499.第499章 大结局(10)

    众人的她指指点点,交头接耳,同情的眼神,就像是地狱里的魑魅魍魉,势必要将她拖去地狱一般。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突然,她笑了,笑声越来越大,笑的前俯后仰,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众人都惊恐担忧地看着她,雷媛媛眸色复杂地上前,“小绱,你别这样!”

    夏绱一把甩开她的手,神色狂乱,一双泪眼布满了怨与怒,“呵呵,这样是哪样?不用她来抢,我的新郎就逃了,他逃了,我成了全京都最大的笑话!”

    话落,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噼里啪啦”声,酒桌上摆放的餐具被她一股脑儿扫在地上,雷媛媛吓得脸色惨白,“夏绱,你冷静点!”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全京都都知道我夏绱没人要,他雷谨晫不要,为什么,就最后一步了,就最后一步,我就可以成为晫表哥的妻子了,我可以胜过她那么一次了,我可以幸福了,可是,这下没了,我注定得不到幸福,得不到关注,金玉叶,你他么的就是我的克星,克星!”

    长长的一段话,她吼得歇斯底里,最后连续两句克星,话语间尽是怨恨与悲愤。

    话吼完,她整个人就像是被抽空了力气般,身子无力地仰躺在地上,胸脯剧烈起伏着,眼角的泪流入鬓间,凉凉的,给人的感觉却是刺骨的冷。

    那一袭白色的婚纱在红色的地毯上铺成开来,就如一朵刚盛开,就被风雨摧残的花儿,透着一股凋零之色。

    雷媛媛看着她这样子,捂着嘴低低地咽唔着,虽然曾经有那么一瞬间,她讨厌过她深沉的心机,可是,这一刻,她却心疼了。

    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时她才九岁,而她十岁,比她大一岁,当时她们都在院子玩,而她像个被人抛弃的小可怜一般,一个人卷缩在角落里,睁着眼睛,看着天空。

    后来她才知道,她是奶奶的侄女,小时候被人贩子拐走,在一次地震中受伤没家人认领,最后碾转回到了夏家。

    其实,后面她也听奶奶说过,夏家真正的女儿,确实是在那个村子里,只是已经死在了地震中,四舅公为了安抚患有忧郁症的四舅婆,这才领了她回来,骗她说是他们的女儿。

    这么多年,尽管中间她出国,她入部队,分开了几年,可是,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好,这会儿看到她这般,除了心疼,就是心酸。

    爱情里面没有对错,她虽然使用心心机,可也只是追求自己的幸福而已。

    只能说,她爱错了人。

    她爱的人,不爱她。

    宾客们渐渐散去,雷战气得发病,夏家老太爷亦是直接进了抢救室,雷家和夏家皆是手忙脚乱,没有人去顾及那个被人抛弃的可怜新娘。

    雷媛媛一步步上前,她蹲下身子,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紧紧搂着她冰凉的身子,语气咽哽,“小绱,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中的主角,你不是配角,你只是没有遇到对的那个人而已。”

    夏绱凉凉的笑了笑,“媛媛,你不知道,我二十几年的生命里,都是活在金玉叶之下!”

    “我们一母同胞,小时候,妈妈哥哥疼的是她,宠的也是她,连我这个做姐姐的,也要宠着她,让着她,而我是被忽略的那个,其实说到底,我也只是比她大了几分钟而已。”

    “地震之中,在我与她二者选其一的情况下,妈妈毅然决然地选择她活我死,如今,我依然是被抛弃的那个,媛媛,我恨这种不公平,我恨我们是姐妹,待遇却是云泥之别,我恨她的存在,是她占去了我的一切,我心里有怨,我真的……很怨啊。”

    夏绱一边幽幽地说着,眼眶中的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般,一滴滴不停地滑落,这是第一次,她这样毫无保留地剖开她的心殇,这样肆无忌惮地说出她心底的怨与恨。

    听到她说的话,雷媛媛心里就算有再多的不满,此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别说是她,就算是她自己,面对这种不公平的待遇,心里要说不怨,恐怕也是骗人的。

    她拍了拍她的背脊,“别想那么多了,人要朝前看,放宽心,这样才不会活得那么累,你瞧瞧,四舅公和四舅婆不是很疼你吗?你想想他们,二叔娶不到你,那是你们有缘无分,上帝关了你一扇窗,必定会给你开另一道窗,眼前的虽然美好,也许并不适合你,往前走,后面会有更好的在等你的,而且……”

    她顿了顿,抬手拂去她脸上的泪水,“其实你别看叶子现在这般风光,她以前在金家的日子很不好过,你在夏家,有这么多人疼,可是,她在金家,连她们养的狗都不如,她若是个逆来顺受的,恐怕这会儿被啃得连渣都不剩!”

    夏绱没说话,睁着眼睛,静静地看着头顶的吊灯。

    媛媛的话,她无法反驳,可是,她心里有个结,如果可以,她宁愿跟着他们一起过着连狗都不如的日子,也不愿意承受被最亲最爱的人抛弃的痛。

    小时候妈妈和哥哥偏心她,她也没怨过,而且和他们一样对她好,因为她担了个姐姐的称号,可是自从八岁以后,她的世界一片昏暗,直到他出现,才照进一束曙光。

    那时候的她十二岁,她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跟着妈妈来雷家玩,被军区大院里的几个孩子王推进了水池里,当时是他奋不顾身的跳下水里将她捞起来,对那些欺负她的孩子厉声呵斥。

    自此,二十一岁的他,在十二岁的她心里留下了印记,他是那般高大,那般英武卓群,像是擎天柱一般,为她撑起一片天。

    她试着从自己那片昏暗的世界里走出来,试着融入夏家,融入人群,她努力读书,出国留学,他是军人,她就去学医,因为军人经常会受伤。

    多年的爱恋,她掩藏的很好,直到姑妈有意无意地凑合他们,她才敢显露出那么一点点,只是,那时候,他的心已经飞了,飞到她最怨的那个女人身上。

    她的存在,影响了她上半生,她不想他也被她抢走,所以,在特战队训练选拔时,就算只有一口气,她都要死撑下去,她要让他知道,她并不比她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