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第498章 大结局(9)

    话落,他弯腰,一把将倪星悦打横抱起,一时间,礼炮声嘭嘭地响个不停,彩丝和彩花在两人头顶飘荡,酒店工作人员整齐地站成两排鼓掌迎接,画面唯美而热闹。

    他们这边风风光光地进了酒店,随后跟着来的军车队伍停了下来,酒店经理一瞧这阵状,脸都吓白了。

    他记得明明是将双方的时间错开的,这怎么就弄到一块儿了呢?

    如今就算要收拾,也来不及了。

    车队纷纷停下,后面车子里清一色穿着橄榄绿军装的士兵唰地一声下车,列队,而后小跑至酒店门口,整整齐齐地站成两排,动作就像是练过千百遍一般,整齐一致,铿锵有力。

    吴良屁颠屁颠地下车,帮忙打开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夏小姐,请下车!”

    夏绱脸色难看是一定的,这会儿听到他的称呼,美艳的俏脸更是沉了一分,不过,良好的教养与忍劲儿,让她没有发作,阔步从车上下来。

    雷钧桀亦是下车,礼貌地牵过她戴着真丝手套的手,“走吧,二叔在上面等你!”

    两人走近大门口的士兵,唰地一声,所有士兵抬手敬礼,他们从中走过,随着他们的步伐,一声声空响炮在空中拉响。

    别具一格的仪式,然而,有了刚才的唯美热闹,这样的场景,终究是大打折扣。

    酒店十八楼,富丽堂皇的宴会厅,婚宴已经开始,倪星悦已经褪下了那一身繁复拖地婚纱,换上了一件亮白鳞片似的华贵晚礼服,头发高高的挽起,整个人艳光四射,美得勾魂夺目。

    此时她挽着江源的手臂,新郎新娘开始敬酒。

    毫无疑问,金玉叶那桌,是第一个开始敬的。

    这一大桌,基本都是金玉叶自家人,江源瞅着黛夫人,再瞅瞅她,不知道应该先进哪个,要说吧,她在这里是最有权的,而他们也最该敬她一杯,可是,人家还有一个老妈在,若是敬她,那不是有点那个啥?

    黛夫人好似知道他的心思,温柔地笑了笑,“你们年轻人喝吧,不用管我!”

    江源斯文地笑了笑,眼神看向金玉叶,接过伴郎的酒,帮她斟上,“魅少,我们两夫妻,最该感谢的人是你,谢谢你能留下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这一杯我们敬你!”

    说着,他就要仰头喝掉,却被人拦住。

    金玉叶笑睨着他,“这酒可不是这么喝的,星悦呢,她不方便,我就不弄她了,你一个人连带着她那份儿承受着,我也不为难你,听说你对酒挺有研究,猜猜,这里面有几种液体混合,猜对了,我这一桌,你喝一杯就算了,猜错了,这杯酒你灌下去,另外罚三杯威士忌,记得只能观和闻不能尝!”

    江源看着她递过来的不明液体,那颜色花花绿绿的,瞧着恐怖得紧,他咽了咽口水,“魅少,能求饶不?”

    “大家说,能不能?”

    “不能!”

    一桌子人,声音洪亮,语气坚决。

    金玉叶耸了耸肩,“猜呗,猜错了没事,反正就几杯酒而已,又不让你脱裤子,还有,醉了也没事,晚上你是注定不能洞房了!”

    江源接过酒,又是看又是闻的,只能硬着头皮猜,“白兰地,鸡尾酒,香槟,干红,还有……醋!”

    “还有吗?”

    江源再次闻了闻,这么多味道混合在一起,实在是闻不出啥了,便摇了摇头。

    金玉叶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看向身边掺料的人,“他猜对了没?”

    “我加了白开水!”

    流骁摸了摸鼻子,笑着道。

    “喝!喝!喝!”

    一桌子人叫嚷着“喝”,身为伴娘的张小涵那二货也在一旁跟着起哄,惹来倪星悦一个白眼。

    这缺心眼儿的货,不帮衬着也就算了,居然还跟着起哄。

    江源看着那一杯恐怖的液体,头皮有些发麻,怨念地看了眼流骁。

    丫的,瞧着谦谦君子一枚,居然这么会整人。

    白开水?无色无味,打死他,他也闻不出开啊!

    江源慢吞吞地酒杯移至唇边,想要仰头一口闷了,可实在没那个勇气,只能小抿了一口,然而,那一小口几乎让他想吐,“卧槽,你们哪个无良的货掺了辣椒水儿?”

    又辣又酸又呛,再加上各种酒的混合,那味道,别提多恐怖了。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猜谁这么狠。

    冷斯抿了一口酒,语气冷冷道:“我是看辣椒水味儿够重,你好猜些,才掺的!”

    得,各个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一个看着文质彬彬,却掺最难嗅出的白开水,一个平时一整天连个屁都蹦不出来的寡言男人,掺最好嗅,却最难下口的辣椒水儿,只是,辣椒水掺进众多酒里,那味道被酒掩盖了去,也不是那么好嗅出的。

    江源看着金玉叶,冲她竖起一个大拇指,“魅少,你真牛,居然能降伏这么一群妖魔!”

    这边的婚宴热热闹闹,各种整蛊怪招尽出,新郎被整的叫苦连天。

    而二十二楼,同属于婚宴的宴会厅内,气氛却是截然不同,说是鸡飞狗跳也不为过,而原因,婚礼有新娘却没有新郎。

    宾客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雷战气得差点归西,夏家老爷子更是直接送进了医院,夏元琼亦是气的够呛,却还要忙着安抚娘家人。

    全京都最大的笑话,没有新郎的婚礼。

    “新郎不要她吧!”

    “嗐,谁知道呢,不过也够可怜见的,以后谁还要啊!”

    “对了,我曾经听说啊,这雷家老二稀罕金家那位才情卓绝的养女,也就是雷家以前的准孙媳妇儿,不过,解除婚约后,她嫁给了个富豪,婚礼当天,雷老二还带人去抢婚呢!”

    “嘿,那女娃,我见过,长得可真是够标致的,确实有才情,听说还是位特种兵,巾帼不让须眉,可是天妒红颜,前不久牺牲了!”

    一声声交头接耳的议论声就如一把尖刀,刺进夏绱的心脏,她看着布置豪华,此时却乱成一锅粥的宴会场,脸色灰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