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第493章 大结局(4)

    其实他挺同情他的,他们调查过,且从雷钧桀那里旁敲侧击中得知,在他受伤昏迷期间,雷战让人对他下了催眠,不知是篡改还是消了他脑子里关于丫头的记忆。

    听说当时他挣扎得厉害,意志之强差点让催眠师破功,只是受伤太重,又被打了重度镇定剂,最后还是被催眠师得手。

    不过,他和小叶这样的身份摆在那里,如果真能忘记,对他而言,也许是一件好事。

    时间一长,身为人子,人夫后面或许还有人父的责任压在他身上,他也没那个精力去想别的,再说了,丫头过几天就走,雷家迟早要逼着他娶妻生子,与其在这份无望的感情中挣扎,还不如就这般放下。

    雷谨晫听到他的话,深邃的眸子霍然一凝,“金老四,这话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金成睿敛了敛神色,轻抿了一口茶,语气清冷而淡定,“意思是你目前不习惯身边多了个人,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

    雷谨晫看着他,冷沉的墨眸透着一丝探究和深思,他想,对于夏绱,他永远也习惯不了,那种排斥感,别说生活在一起,就连她一靠近身边,他浑身就莫名的难受。

    脑子里有个声音告诉他,那是他喜欢的女人,是他的未婚妻,可是他的身体莫名的排斥着,这种感觉矛盾且难受,对于这场即将来临的婚礼,更是提不起任何兴致。

    看着他们忙活,他感觉不到半点欢畅和期待,有的只是如旁观者一般的淡漠与无边无际的烦躁。

    两人都没有说话,客厅里陷入片刻的沉默。

    金玉叶抱着哇哇叫的小肉包走了进来,月嫂跟在身后,“小姐,我去冲奶粉!”

    金玉叶点了点头,出声提醒,“掺半支滴剂,最近看他有点上火!”

    “得嘞!”

    月嫂上楼去冲奶粉了,客厅里三个人外加一个小肉包,金成睿见他哇哇哭的厉害,连忙站起身子,从金玉叶手中接过,“小肉包,怎么说吃就要吃,一会儿都等不了!”

    雷谨晫听着他那句小肉包和孩子的哭声,心里就跟猫抓似的难受,胸口亦是闷得慌,他突兀地站起身子,语气急切,“给老子抱抱!”

    金成睿一愣,看了眼金玉叶。

    “小家伙认生!”

    金玉叶嘴角漾着恰到好处的笑容,语气听不出半分情绪。

    听到这个声音,雷谨晫心突然一窒,他转眸看她,眼前的女人很美,那种美不单单是她那张精致的容颜,而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独特神韵。

    只是,明明是张陌生的脸,为何他却觉得熟悉?

    雷谨晫脑子有些混乱,他甩了甩头,重新坐下,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行了雷老二,没啥事赶紧滚回去做你的准新郎官!”

    雷谨晫没理他,身子靠在沙发背上,仰着头,微合着双眼,眉心皱成一个川字,“一定见过!”

    金玉叶垂下眼睑,掩去眼底复杂的神色,接过月嫂递来的牛奶,“四叔,给我吧!”

    唰!

    雷谨晫眼眸霍地一睁,他看着他们,眼露吃惊,“你们……”

    “二叔,我喜欢这样叫你,二叔,二叔,二叔……”

    是谁在他耳边说这句话?是谁一遍一遍地唤他二叔?

    他知道,那人绝对不会是媛媛,可不是媛媛,那还有谁唤他二叔?

    雷谨晫带着满腹疑问,神色恍惚地离开了别墅。

    二楼的露天台上,金玉叶看着他的车子离开,低头,看着小肉包那张粉嫩嫩的脸,指尖轻抚着他的眉宇,尽管这张脸还未张开,然而却不难看出小家伙的眉宇和鼻子像极了他。

    “雷战祈祷他这辈子都别想起来,不然,这两人,恐怕父子没得做了!”

    雷老二的性子就如一匹桀骜的野马,有多烈多执拗,他是清楚的,如果有一天想起来了,他们本就薄弱的父子情份,也就到头了。

    金玉叶勾唇笑了笑,“我倒是希望他别想起来!”

    这份感情他支撑得有多苦多累,她能感觉得到,如今这般也挺好,虽然刚开始会迷茫,就像四叔说的,时间长了,也就好了。

    金玉叶是理智的,这种理智,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以前在古代那会儿,她心里对南壡景也有复杂的情愫,可她为了报仇,愣是眼也不眨一下,将人脑袋给割了下来。

    如今面对雷谨晫的事,尽管心里有那么点儿不舒坦,可是,她却还能理智的分析着。

    回到家里,看着焕然一新的屋子,雷谨晫心里更加烦闷。

    夏绱端着一盆水果从厨房出来,看到他,明媚的脸上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晫表哥,你回来啦,这是我和姑姑刚才买的新鲜蛇果,你尝尝!”

    夏绱的脚上次枪伤伤到骨头,虽然好了,但是走路已经没有以前那般利索,不走快,倒是不怎么明显。

    雷谨晫剑眉皱了皱,定定地看了她的脸几秒,脑子里突然闪过那张精致深刻的脸庞,眼神微微恍惚。

    “晫表哥!”

    夏绱见他一个劲儿盯着她的脸瞧,面颊上闪过一抹嫣红。

    雷谨晫回神,淡淡地别开眼,语气冷然道:“搁那儿!”

    话落,他转身,蹬蹬蹬地就上楼了。

    仰躺在床上,睁着眼看着天花板,雷谨晫思绪很混乱,从未有过的混乱,心里就像是破了个洞似的,很疼,有什么东西在体内流失,他想抓,却怎么也抓不住。

    脑海里再次不自觉地闪过那张脸,是谁在一遍一遍地唤二叔,是谁?是谁……

    嚯!

    雷谨晫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敲响了雷媛媛卧室的门。

    雷媛媛看着他,漂亮的大眼露出一抹讶异之色,“二叔,有事儿啊?”

    不对,不是这个声音!

    雷媛媛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脸,大眼眨了眨,再次唤了一声,“二叔?”

    “媛媛,除了你和钧桀,还有谁唤过我二叔?”

    “小叶啊,你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