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第483章 孩子不见了!

    他取名了没?

    一句话,雷谨晫表情僵住了。

    他僵硬地点了点头,“取了,叫……小肉包!”

    老头子刚从医院回来,他实在没勇气将那变态所取的名字说出来。

    雷战一听这名字,花白的眉头一皱,“胡闹,怎么取这种名字!”

    “是啊,阿晫,这名字小名叫叫还行!”

    “行了,这些你们就别操心了!”

    雷谨晫拿起手机,就想上楼,雷战厉目一瞪,语气别扭,“手机搁这儿!”

    金玉叶在医院住了几天,她的伤口愈合得很快,基本已经愈合了,期间雷谨晫来过几次,不过,都被拒之门外,夏元琼也来过,更是连小肉包的影儿都没瞧过。

    小肉包那皮肤一天比一天水嫩,一天比一天活跃,她瞧着自己儿子,那心情,别提多高兴了。

    然而,她也有犯愁的事情。

    她的胃每天被各种各样的营养汤招呼着,金成睿一天三趟,风雨无阻,朵薇亦一天三趟,雷打不动,再加上倪星悦时不时地来凑凑热闹,献献爱心,她一天光喝营养汤,就要喝好几碗。

    短短五天,她漂亮的瓜子脸变圆了,腰肢变粗了一倍不止,肚子上多了一圈呼啦圈,看起来特碍眼。

    南壡景那变态还时不时地钻被窝摸几把,凉凉地一句“很有肉感”,让金玉叶恨得牙痒痒。

    女人都爱美,金玉叶是女人,当然也不例外。

    所以,当金成睿再次送来那什么捞子王八汤,金玉叶坚决不肯再喝了。

    金成睿端在手里,看着汤,再看看她,口吻难得地多了一丝严厉,“赶紧喝了,身子重要还是身材重要?”

    金玉叶抚了抚额,“四叔,你不懂女人,照你们这种喂法,不出十天,我就成一肥婆了!”

    肥婆?

    想到这两个字,她就不寒而栗。

    她坚决不当肥婆。

    金成睿挑眉,硬是将一口汤塞进了她嘴里,“你不懂男人,男人就喜欢肉肉的,摸起来爽!”

    “爷建意你去摸猪!”

    南壡景上前,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汤,毫不客气地往嘴里灌,“以后别乱给她东西吃!”

    金成睿气极,“姓南的,你他么的还真不害臊!”

    流骁摸了摸鼻子,好心地提醒,“补品是好,但也要适量,有些东西是相冲的,一股脑儿吃进去,身子没补成,别给吃出毛病了,她刚才喝了黄鳝汤,而甲鱼和黄鳝是相冲的!”

    这点常识,金成睿还是知道一点的,只是他并不知道她刚才喝了黄鳝汤。

    金玉叶将保温瓶盖上,“四叔,以后你别忙活,朵薇会弄这些,你别将我养的像猪,自己却垮了!”

    “老子没那么弱!”

    金玉叶笑了笑,自我打趣道:“知道你不弱,可我怕那俩小鬼又说我将你抢走了!”

    说笑间,睡在小摇床的小肉包突然哇哇地哭起来,金成睿隔得近,伸手小心翼翼地将他抱了起来,“这是饿了吗?”

    “刚吃的!”

    月嫂听到动静,走了进来,接过孩子,“想必是拉了,我去弄点水帮他洗洗!”

    金玉叶轻轻逗弄他肉嘟嘟的小脸一把,笑着道:“这小家伙,特爱干净,只要一拉,就使劲儿哭,洗干净就好了!”

    “像他老子!”

    他记得雷老二也是个爱干净的主儿,以前在深山老林里野训,环境十分艰苦,根本就没热水洗澡,别人都是将就着过去了,他却硬要跑到河里去洗澡,大冬天的,那河水冷得刺骨。

    金玉叶笑容敛了敛,瞧着他那张小脸蛋儿,确实像那男人。

    丫的,真亏。

    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娃,居然找不到一点儿她的影子,那男人就提供一颗小蝌蚪,什么罪都没受,还白白爽了一把。

    不公平啊!

    换了纸尿裤,小家伙也不睡了,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小嘴儿蠕动着,流骁喜欢小孩,只要醒着,都是他在跟他玩。

    南壡景这人比较恶劣,醒的时候他不鸟他,偏偏他要睡的时候,用各种方法将他弄醒,小孩子特敏感,后面只要他一碰他,就哇哇地牟足了劲儿哭。

    “小姐,小少爷游泳的时间到了!”

    朵薇推门进来,提醒道。

    流骁将小肉包交给朵薇,这边月嫂也准备好了干净的衣物和护脐贴,两人一起出去了。

    “叶子,你睡一下吧!”

    金玉叶伸了个懒腰,“每天吃了睡睡了吃,还真成猪了!”

    流骁帮她掖了掖被角,“呵呵,女人月子都是这样的!”

    金玉叶躺在床上,还没睡着,就见月嫂慌慌张张地推门进来,“小姐,不好了,小少爷没了!”

    唰!

    金玉叶浑身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好在她伤口愈合了,不然给疼死。

    “说清楚,什么叫没了!”

    金玉叶没说话,一旁正在用电脑处理工作的南壡景一个冷眸扫过,语气冷戾得吓人。

    流骁已经第一时间出门了解情况,毕竟这里是他老子的医院。

    月嫂被南壡景那一身冷戾的寒气吓得浑身发颤,她努力保持着镇定,开口道:“小少爷游好泳,我转过背去帮他拿衣物,等我回身,就没看见了!”

    没多久,流骁回来了,金玉叶穿着衣服,一张脸冷的可怖,“什么情况?”

    流骁脸色有些白,“有人混进婴儿泳房,将孩子给抱走了!”

    “朵薇不是守在门口吗?孩子出来,她没看到?”

    金玉叶心里很慌,连穿衣服的手都是抖的,那扣子怎么扣都扣不上。

    泳房里面不止一个婴儿游泳,别人都是护士帮忙的,洗好后给送到病房,他们因为身份敏感,还刻意防了一下,月嫂跟着进去,朵薇守在门口,没想到,还是发生了这种事。

    “泳房还有一个隐蔽的安全门,你别急,朵薇第一时间便追去了,另外,医院的大门已经被保安封锁,孩子抱不出去的!”

    流骁抓住她的手,“你还在月子期间,不宜出门,我们去找!”

    “调出泳房的监控录像,先找出是什么人抱走!”

    金成睿亦是绷着一张脸,语气冷静地分析着。

    “丫头,你打个电话给雷家问问,看他们有没有动手!”

    听到南壡景的话,金玉叶立即拨通了雷谨晫的电话,却得到否定的答案。

    金玉叶心底一沉,这一刻她倒是希望,抱走小肉包的是他们,这样的话,她至少能保证孩子的平安。

    孩子丢了,整个医院都陷入戒备状态。

    监控录像很快调出来了,只是那人穿着医院的护士服,脸上又戴了口罩,刻意低着头,根本就看不出是谁,不过,可以确认的是,抱走孩子的,是个女人。

    另外,那人显然十分熟悉医院的监控,从她出了泳房后,各个监控录像里居然没再看到她的身影。

    没过多久,雷谨晫过来了,带着一大卡车的特种兵,整间医院都被真枪核弹的特种兵包围,一间间地搜查。

    配药房一处小型的休息室里,一个年近三十的女人神色慌张地看着对面抱着孩子,形如枯槁的女人,“姑奶奶,你到底惹了什么人,连特种兵都出动了?你不是说这孩子是你丈夫的小三生,你只是想带回去养吗?”

    女人没说话,她低着头,眼睛瞧着怀里的孩子,眼神满是怨毒之色。

    突然,她伸出一只骨瘦如柴的手掐孩子的脖颈,“你下去给我的孩子做个伴儿!”

    “喂,你干什么?疯了吗?”

    另一个女人神色骤变,一把拉住她的手,“杀人要坐牢的,老同学,你可别害我!”

    女人抬头,那张脸很瘦,额骨突出,眼窝深陷,脸色更是蜡黄蜡黄的。

    如果金玉叶在,肯定能认出,这张脸,赫然是杨琳的。

    她笑着,露出一口森冷的白牙,开起来就像是从地狱爬来索命的厉鬼,“刘蒙,我的孩子死了,你知道吗?他八个月了,可却死在了我的肚子里,他出来的时候,那脸色青紫青紫的,哪有他这么红润啊!”

    她低着头,手去摸孩子的脸颊,神情已然疯癫。

    那个叫刘蒙的女人脸色煞白煞白的,“杨琳,你别这样,孩子是无辜的!”

    活了这么久,她从来就没有像这一刻这般后悔过,这杨琳,显然已经癫狂了,而她居然糊里糊涂地做了一个疯子的帮凶,真是作孽。

    “呵呵,呵呵,哈哈哈……无辜?那你知不知道,我的孩子,就是他妈害死的,都是那个狠毒的贱人,都是她,都是她!”

    瞧着她凶狠怨毒的眼神,那眼珠子几乎要脱离眼眶一般,刘蒙脚步吓得后退了一步,她抖着唇,眼睛看向她手里的睡得香甜的孩子,“杨琳,将孩子给我!”

    “不给,他必须死,我儿子一个人在地府太孤单了,他得下去陪他!”

    说着,她再次伸手去掐他的脖子,刘蒙伸手拽住了她的手,心底慌的厉害,脑子里有个声音告诉她,这孩子不能死,他死了,她就玩完了。

    “杨琳,你听我说,咱把孩子悄悄放到一个地方,是死是活听天由命,这样就查不到我们了,你还年轻,还能再有自己的孩子,别为了一个不幸夭折的生命,而毁了自己的一生!”

    叩叩叩……

    话刚落,外面就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