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第478章 仇人是谁?

    雷战最后那几个字就像是一记闷锤,狠狠地砸在雷钧桀的心尖儿处。

    他想到爸爸死时,那张被玻璃扎的面目全非的脸,想到妈妈至今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样子,心里就有一头暴戾的野兽在啃噬着他的理智。

    那是他的亲人,生他养他的父母,别说是他,任何一个为人子女的,这口气,也不会咽得下去。

    至少,他是真的没办法咽下。

    只是,他的仇人是谁?

    他要找谁报仇?

    南壡景?

    金玉叶?

    应或是同盟会会长?

    不管是哪一个,他都免不了和金玉叶那女人对上。

    可是,他能过得了心里那关,对她举枪吗?

    雷战依旧坐在红木椅上,他眼睛没有看雷钧桀,而是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天空,那沉郁的黑色,如一道漩涡般,好似要将人吞噬进去。

    眼神转向桌上的文件,郑局的话在脑中响起,“雷老,车祸调查资料已经给了你家老二,怎么,你没看到吗?”

    精锐的老眸闭了闭,眼底闪过一丝复杂失望与浓浓的疲惫。

    他最引以为傲的儿子,居然为了个女人,做到这等地步,如果不是他特意问起,他还不知道,他的儿子是被人蓄意谋杀,最可恨的是那个不孝子,竟然想瞒天过海。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书房里,一老一少,两个人心思都是百转千回,一时间,里面安静得针落地可闻。

    “钧桀,你二叔已经让我失望透顶,希望你能摆正自己的姿态,明白自己的使命与职责,另外,不要告诉他,你已经知道了真相!”

    雷战的话,打破了一室的静逸。

    雷钧桀敛了敛神,低低应了一声。

    一直到深夜十二点,雷钧桀才从书房出来,没人知道,这两人都谈了些什么。

    出了书房,雷钧桀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他回头看了眼,迷人的桃花眼闪过一丝复杂。

    如果爷爷知道那女人正怀着雷家的子孙,他还会这样坚持将她送上军事法庭吗?

    日子一天天的过,金玉叶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眨眼间,已经八个多月了,只是那肚子,却是更即将临盆的孕妇有得一拼。

    自从上次夏绱来过之后,他们为了避免这种麻烦,便搬到了南壡景当初购置充当婚房的别墅。

    这里是半山腰,地理位置比较隐秘,隐私效果相对于海边的别墅要好很多。

    肚子越大,金玉叶的身子也越发地笨重,每天除了必要的走动外,她不是躺在躺椅上,就是躺在床上。

    今天天气不错,如今距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上次产检,脐带绕脖一圈,流骁担心她后面的时间身子更笨重,便提议今天再去医院瞧瞧。

    金玉叶点了点头,同意了。

    依旧是流骁和朵薇陪着,跟在后面的保镖却增加了一倍。

    来之前流骁便和他妈妈打了电话,他们直接去了妇产科,陈雅菊已经等在那里。

    产检基本都是千篇一律的程序,一番检查下来,基本都比较正常,其实这方面,有流骁和他们,金玉叶并不是特别担心,她比较担心的是胎位和脐带绕脖的情况。

    果然——

    “你这胎可能无法顺产,脐带绕脖三圈,胎位也不是很正,而且胎儿发育过大,顺产的话,比较困难,一个星期后再过来瞧瞧,如果还是这种情况,就安排剖腹!”

    流骁看了金玉叶一眼,笑着道:“小家伙将你的营养都摄取进去了,你没长胖多少,他倒是胖乎乎的,不过顺产也好,可以减少些痛苦。”

    金玉叶手抚了抚高高凸起的腹部,眉眼漾着柔和的笑,“行,到时候伯母帮我安排下吧!”

    陈雅菊笑了笑,“这后期半个月,你可要格外注意,随时都有生产的可能,记得要多走动走动,不能老坐着的!”

    “陈大主任,你儿子在看着她呢!”

    流骁虽然不是专攻妇产科,可是最基本的,他还是知道的。

    检查完了,几人打道回府,只是,在医院门口,居然意外碰到金成睿。

    相较于以往的一袭军装,现在的他穿的基本比较休闲,墨色的T恤配牛仔裤,将他完美健硕的身材展露无余。

    “四叔,你怎么在这儿?谁病了?”

    金玉叶上前打着招呼,自从蛊解了后,他便忙着金世祈手术的事,再加上家里多了两个小鬼,他也不便经常去她那儿,只靠电话联系,如今他们几乎有一个多月没见了。

    金成睿帮她扶正了下帽子,“小玫感冒了,引起了轻度肺炎,在这儿住院挂水!”

    说着,他看向她比一般孕妇都大的肚子,语气关心地问:“你呢,孩子怎么样?”

    “挺好的,你赶紧上去吧,那小屁孩可不好伺候!”

    金成睿看了她一眼,突然张开双臂将她搂进怀里,“老子突然发现做错了一个选择,我不应该将他们养在身边的!”

    他和她相距的时间本就少得可怜,有了他们两个,这少得可怜的时间都没了。

    金玉叶挑了挑眉,笑着打趣,“后悔了?”

    金成睿叹了口气,俯身吻了吻她的额,“上车吧,想必你也累了,自个儿当心点!”

    他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真要他送走,他是做不出来的,甚至让他重新选择,他还是会选择留下他们。

    金玉叶上车离开,金成睿提着金玉玫爱吃的穆斯蛋糕往住院部。

    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拐角处的一隅,一个大肚子女人将两人的一切尽收眼底。

    “杨琳,你认识那女人?他娘的,没见过一个大肚婆也能这么美的!”

    身边长相平凡的男人盯着早已离开的车影,再瞧瞧她手机里的相片,眼睛冒着淫邪之色,那双眼珠子,恨不得黏上去。

    杨琳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收起手机,嘴角漾起一抹不怀好意地笑容,“这个女人,整个京都不认识的人,恐怕没几个!”

    上次她还不确认,可是这一次,她绝对肯定,这个女人就是金玉叶。

    呵,有谁能想到,已经壮烈牺牲的女人,居然躲在家里生孩子。

    “不久,京都可又要热闹了!”

    两人刚转身,可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两个人高马大的壮汉,身上那股戾气,十足十地慑人。

    “你们是谁?”

    杨琳神情戒备,而身边的男人,瞧着明显不善的两人,腿有些抖了。

    “拿出来!”

    其中一人看着她手中的手机,意思不言而喻。

    杨琳手紧了紧,故意大声嚷嚷,“呵,你们眼里有没有法纪了,居然光天化日之下抢东西!”

    其实杨琳这会儿心里挺害怕的,他们向她要手机,不用想,她也知道这是谁的人。

    想到那女人狠毒残忍的手段,她心尖儿就发颤。

    可是,想到那个女人几次三番对她的羞辱,瞧着身边这个没用又好色的男人,她心里对那女人的怨恨战胜了惧意,只要她将这东西公布出去,那么,那女人就算再厉害,也玩完了。

    这地儿比较偏,经过的人不多,就算看到了,人家也不想多管闲事,更何况,那两壮汉站在那里,根本就没动。

    “杨琳,他们要手机,你给他就是!”

    身边的男人知道这两个绝对不是好惹的角儿,也明白定是杨琳刚才拍的那张照片,而得罪了人。

    杨琳心里气恨,她突然转身,冲男人就骂,“你个窝囊废懂什么,就你胆小怕事儿!”

    如果不是那个女人从中作梗,她早就嫁给了金成睿,而不会是作为家族的弃子,嫁给这么一个胆小又好色的丑男人。

    男人双目一瞪,怒了,也不顾她挺着个大肚子,扬手就是一巴掌甩了下去,“操,你个臭婆娘,居然敢骂本少?妈的,宠你几天,就蹬鼻子上脸了?”

    杨琳被他一巴掌甩的踉跄了几下,好在没几步就是墙壁,这才没有摔倒。

    两个壮汉互视了一眼,也不和他们墨迹,直接上前去夺手机,杨琳抓得死紧,开口大声嚷嚷,“抢……”

    “再叫,信不信我的子弹从你肚子里穿过!”

    杨琳感觉到腹部抵着个硬硬的东西,突地闭嘴了。

    另一个壮汉抓住了男人,一拳揍向他的腹部,“识相的,赶紧让她交出来!”

    “嗷!杨琳你个臭娘们儿,你他么的招惹了谁?还不赶紧给他们,老子再去给你买个新的就是!”

    杨琳颤颤地伸出手,手指一松,“啪”地一声,手机掉落在地上。

    壮汉捡起手机,翻看了下,待确认了后,便不发一语地离开了。

    男人挨了一拳,心里气愤难平,上前就是几个耳光甩下,一边打一边骂,“操他娘的,就知道你是个扫把星,尽给老子惹麻烦,还敢骂老子,看不打死你。”

    男人出了气,也不管她,甩了甩袖,愤愤地离开了。

    杨琳坐在地上,腹部突然一阵剧痛,她脸色突地一白,手抚着肚子,拼了命地喊着“救命!”

    半山腰的别墅里,金玉叶瞧着手机上的画面,碧色的眸子微冷,一旁的流骁看到,一向温和的眉宇,亦是泛着冷光,“叶子,幸亏你找人盯着她!”

    这种时候,若是出什么问题,就麻烦了。

    金玉叶抚了抚额,心里有些烦躁,“以后得更加小心了!”

    这一个个跳梁小丑,谁说无伤大雅,却是让人烦不胜烦。

    叮铃铃——

    家里的电话响起,流骁上前接起,然而,那头传来的话却让他脸色突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