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第467章 爷帮你洗

    卧室里突然变得很安静,呼啸的海风怒吼着,吹打在肌肤上,像是刀割般,生疼生疼的。

    两人对视,他看着她,湛蓝的眸子深邃汹涌,就像是愤怒的海,浪涛不断地翻涌着,势要将人吞噬其中。

    她亦是看着他,碧眸灿若银河,晶亮迷人,眼底有着不可侵犯的坚毅与绝然。

    嗤!

    良久,一声嗤笑打破了室内的静逸。

    南壡景眼底诡波流转,他冰凉的指尖捏着她的精美的下巴,“爷发觉,你可以对所有人的心软多情,唯独对爷心狠无情!”

    金玉叶碧眸闪了闪,却没说话。

    有没有情她自己知道。

    他们两人彼此太过了解,他的心思,她猜得透。

    他在等着伺机而动。

    而这个机,就是她对他的心软,对他情,等到她对他无法割舍时,她身边的人,就会被他一个个除去。

    这个男人,他的心胸很大,大到可以容忍她和别个男人滚床单,他的心也很小,小到容不得她心底有人,容不得她将别人看得太重。

    他骨子里的狠辣无情不会因为时空转变而转变,只是适时收敛了而已。

    只是,他不明白,她变了。

    那时候的她孑然一身,而现在,她心底多了牵挂。

    说她滥情也好,不要脸也罢,某些人,她不能割舍,也无法割舍,她不希望她所重视的人,像上一世的柳逸一般,死在他的手里。

    “为什么不说话?嗯?”

    南壡景笑着,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寒凉。

    金玉叶敛了敛目,从他怀里起来,“面不吃要凉了!”

    南壡景看着矮几上的面条和他爱喝的老鸭汤,再瞧瞧她的腹部,心里的气突然就没了。

    他冷冷哼了哼,“别以为一些小恩小惠就想打发爷!”

    金玉叶挑了挑眉,“不吃?那我给小金吃!”

    南壡景脸色再次阴沉了,嘴角却笑得邪恶,“行,你给它吃,爷吃你!”

    对于他阴晴不定的脾气,金玉叶抚了抚额,“爱吃不吃,我洗澡了!”

    自从怀孕,她就闻不得半点儿油烟,几乎都不进厨房了,丫的,好心帮他煮面,他还拿乔。

    浴室里,雾气缭绕,莲蓬花洒喷出热烫的水,湿了一地。

    金玉叶站在花洒下,她莹白水嫩的肌肤经过热水的洗礼,全身透着一种诱人的淡粉色,肩膀上一排深深的牙印,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可见刚才他心里是怒极的。

    纤白的手拂过,有些刺痛,金玉叶秀眉蹙了蹙,突然腹部上明显的鼓动让她手滑过微凸的小腹,一阵明显的鼓动让她脸上露出一抹柔柔的笑容。

    如今胎儿五个多月了,胎动比较频繁,往往她感觉到里面小家伙的小动作,她就觉得很神奇。

    腰间突然多了一双手臂,背后抵着一具温凉的胸膛,微凉的唇覆在肩膀上的牙印,金玉叶身子瑟缩了下。

    “疼?”

    金玉叶吸了口气,“闪开,我还没洗好!”

    “爷帮你洗!”

    出口的声音暗哑而磁性,阴魅惑人。

    他说着,还真弄了点沐浴乳到掌心,搓开,继而涂抹到她身上,从背脊到胸前,从上到下,丝毫不放过一寸肌肤。

    他洗的很专注,反常的没有撩她,然而,金玉叶瞧着他深得发亮的眸子,心底有种他将她洗白白,再慢慢享用的诡异的感觉。

    嘴角抽了抽,她夺过他手中的沐浴球,“我自个儿洗!”

    南壡景勾唇,邪气一笑,将她拉到花洒下,冲去身上的泡沫,“爷可不是白帮你洗的!”

    话落,他俯身,唇以迅雷不及之势压下,手也不闲着,熟练地在她身上肆意撩火。

    丫的,她就知道,想这个时时刻刻脑子里装黄的色胚正儿八经地帮她洗澡,除非天要下红雨。

    嘶!

    胸前传来一阵痛意,让金玉叶倒抽了口冷气,她眼皮掀了掀,就对上那人染满了欲念与怒色的阴鸷眸子。

    “爷那么卖力,你居然走神?在想什么?嗯?还是在回味你家四叔的味道?”

    一连几个问题,尖锐而露骨。

    金玉叶眉目微凉,“你发……唔……”

    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唇便被他封住。

    男人心底的负面情绪像是压抑到极致,在这一刻彻底爆发,这个吻甚至比刚才还要凶猛残暴,充满了强势与掠夺。

    本就负伤的唇瓣,这会儿又见了血腥,浓郁的铁锈味充斥着口腔,令人作呕。

    金玉叶知道,这才是这个男人的本性,冷残暴戾,狠辣无情外加阴晴不定。

    和平的年代,掩藏不住他骨子里的凶残与嗜血,他天生就是一个强势的掠夺者,和她玩那些柔情戏码,只是他的另一种战略,灵魂深处的脾性,永远也改不了。

    瞧,一个小屁孩的一句话,他就露出了他的本性。

    南壡景睁开狂乱的眼睛,就对上她清冷毫无情绪的碧眸,他眸色微凝,瞳仁处的狂乱溅退,舌尖轻舔着她唇角的血丝,“丫头,你这里又躁动了,对不对?”

    他说着,指尖抚过她的左心房,“对你四叔!”

    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金玉叶微怔,她对四叔动心了吗?

    她自己都不知道。

    只是每每想到他,心里就阵阵地揪疼,她将这种归于心疼,心疼他的付出,心疼他的孤寂,却忘了,因为在乎,才会心疼,因为爱,他才能牵动她的情绪,继而引发心痛。

    这种情绪被她刻意潜藏忽略,不明显,所以,她的身体反应不大,也正因为反应不大,她才会忽略那种感觉。

    见她怔愣不说话,南壡景湛蓝的眸子明明灭灭,他突然抬手捏住她的下巴,“你可以对姓雷的动情,可以对你四叔动心,可以怜惜你哥,可以依赖流骁,为什么爷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是不是爷对你太好,你就能肆意挥霍爷的感情?”

    金玉叶下颚被他捏的有些疼,瞧着他眼底隐藏的痛色,她心下微软,蹙了蹙眉,拂开他的手,“你确定要在这里谈话?”

    南壡景浓眉一挑,突然就笑了,可谓是将“阴晴不定”四个字演绎到极致。

    “也对,此等良辰,我们确实应该做些别的!”

    说着,他突然压下她的身子。

    金玉叶眉心狠狠跳了跳,“南壡景,你他么的……唔……”

    金玉叶碧色的眸子染上了怒色,想说话,然而,发出的确是“唔唔”声。

    南壡景一手固定着她的脑袋,一手抓住她的双手,神情透着一丝迷乱,“乖,宝贝儿!”

    金玉叶停止了挣扎,她就这样看着他,碧色的眸子越来越冷,越来越冷,最后像是结了一层寒冰般。

    嘴巴逐渐变得麻木,本就被他咬破的唇这会儿又渗出了血丝,男人情绪越发的高涨。

    突然,一声低吼,一场你情我不愿的情爱交流,宣告结束。

    呕!呕!

    金玉叶趴在马桶上吐得胆汁都出来了,南壡景清理好了自己,手里拿着漱口水和浴巾给她。

    金玉叶沉默地接过漱口水漱了漱口,南壡景用浴巾将她身上的水珠擦干,想要将她抱起,金玉叶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浴巾围在身上,反手就是一个巴掌甩在他脸上。

    “啪”地一声脆响,在这寂静的浴室里,显得特别的响亮。

    “马上给我滚出我家!”

    南壡景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舌尖添去嘴角的血丝,他抬眸看着她清冷决然的背影,心底突然升起一股浓浓的疲惫感。

    是他对她太纵容了吗?

    纵容到她的心里装下了别人,却将他给挤了出去。

    应或是,是他自己太过自信,总以为她心底有他,其实他于她而言,根本就微不足道?

    如果没有了魂牵,她对他,是不是可有可无?

    嘭!

    一声巨响,黑沉的天空突然被点亮,金玉叶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绚丽的烟火渐渐幻灭,最后归于沉静。

    转身,抬眼,男人一袭墨色的丝质睡袍,俊美绝伦的脸上五个鲜红的指印特别明显,此时他手里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阔步而来,“喝了它!”

    看着眼前的牛奶,金玉叶联想到某种东西,胃里又是一阵翻涌。

    呕!

    南壡景湛蓝的眸子深沉如海,端着杯子的手指不自觉收紧,“爷的味道,就让你这么排斥?”

    金玉叶掀开被子,身子躺了进去,“我记得我让你滚出我家!”

    南壡景将牛奶放在床头柜上,亦是掀开被子躺了进去,还不要脸地将某个女人给抱进怀里,“你是爷老婆,你的家就是爷的家,另外,男人睡自己老婆天经地义!”

    金玉叶胸腔里突然燃起一团火,她猛地坐起来,碧眸渗着浓烈的火光,“滚下去!”

    “不滚,有本事你再杀爷一次,不就是让你伺候爷一次吗?别人你能,爷为什么就不能!”

    这次南壡景直接点了她的穴,从背后将她禁锢在怀里。

    “他么的有你那样强迫人的?”

    她虽然不排斥那种事,可是她容忍不了被强迫。

    “行,那爷不强迫你了,让你心甘情愿来一次?”

    得,金玉叶干脆闭嘴了,这变态今晚被无赖鬼上身。

    “丫头,别气了啊,爷刚才那不是急了点吗?上次被你耍了,爷还憋着呢!”

    见她闭眼不说话,南壡景解开她的穴道,掰过她的身子,吻了吻她微肿的唇瓣,“丫头,如今你妈也找到了,什么时候去将绿漪蛇拿来,将蛊毒解了,再帮龙老头弄出他儿子,到时候咱们放下这里的一切去周游世界,你说怎么样?”

    金玉叶眼睑颤了颤,却没有说话。

    南壡景温凉的指尖抚过她的眉眼,心底既无力又疲惫,这个女人,他追逐了两世,似乎一直都是他在追逐她的步伐,上一世,他敌不过她心底的仇恨,他认了。

    可是这一世,他不想让自己再输,也不允许自己输。

    他必须得赌一次。

    “如果你放不下,那爷一个人去玩,你说怎么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