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第431章 你想了我吧?(1)

    夜迷离,灯闪烁!

    狂劲的DJ音乐,热情妖娆的钢管舞女郎,淫声艳语混合口哨声,叫好声,此起彼伏,舞池里,寂寞的都市男女,疯狂地扭腰摆臀,有的甚至大胆地表演着各种香艳刺激的戏码。

    毫无疑问,这是个群魔乱舞,纸醉金迷的世界。

    远离舞池喧嚣的一方卡座里,名扬高中风靡一时的几个风云人物人物,除了在部队里的安锰外,其余的几个借由王芃悱的生日,难得地,聚在了一起。

    岁月不饶人,四年的时间,曾经青涩年少的小伙子,如今都多了一抹沉稳之气,就连一向爱说爱闹的王芃悱都收敛了不少。

    “流骁,你小子现在倒是混得风生水起,我们几个每天奔波劳碌,苦哈哈地跟在那些所谓的精英屁股后面跑腿儿!”

    流骁轻啜一口酒,温润地笑了笑,“我也在实习,好不好!”

    “切,你能跟我们一样吗?”

    王芃悱对他的话,是各种鄙视,“哈佛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仅用三年的时间就修完了全部课程,取得学位,自家老子又是一院之长,这种高度,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一辈子望尘莫及。”

    突然,王芃悱话锋一转,玩笑似的开口:“对了,我听说叶子和百生堂的总经理江源,总裁魅少关系都不错,我家湘湘现在正在百生堂实习,怎么样,能走走后门不?”

    他口中的湘湘就是刘文湘,两人在大一下学期就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

    今天傍晚,金玉叶他们几个出了Girard—Perregaux旗舰店后,刘文湘邀请了金玉叶参加王芃悱的生日,而倪星悦则是被江源给接走了。

    “芃悱,人家魅少可是女人心目中的男神,你当心你家湘湘见了他后,将你给甩了!”

    孟羲性子还是一派温和的样子,只不过,眉宇之间,多了一抹世故与圆滑。

    “就他那种醋坛子,丫的,早该甩了!”

    相较于王芃悱和孟羲,搞艺术的徐维倒是没变多少,依旧是懒懒散散的,那双漂亮的眸子如梦似雾,气质慵懒颓废,想来艺术家都有这种特质。

    “靠,滚你丫的!”

    几人骂骂咧咧地,流骁看着他们,摇了摇头,轻浅地笑了笑,他眼神转向舞池里跳舞跳得疯狂的某个女人,温和地眼底,多了一抹显而易见的心疼。

    别人都只能看到她的风光,却看不到她背后的辛苦与无奈。

    对面的施冉时不时地打量着他,扑捉到他眼底那抹心疼,神情怔了怔,眼睛顺着他的眼神看去,舞池中央,那个艳光四射,身姿妖娆的女人,正是金玉叶。

    心疼?

    金玉叶?

    施冉有点想不通,一个集聚了所有光芒的天之骄女一般的人物,有什么地方是令人心疼的?

    今天下午,上百万的金钱支出,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一百万是什么概念,像她们这种小家小户的人,也许永远也体会不到。

    呼~

    “艾玛啊,叶子简直玩疯了,我Hold不住了!”

    刘文湘从舞池上下来,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拿起桌上的矿泉水豪气干云地猛灌一口。

    待喘息平复了点,眼神转向流骁,“流骁,她好像喝得有点高了,你要不要去将她拉下来,那些个臭男人,一个个地,都如狼似虎。”

    流骁笑了笑,眼神盯着舞池,“不用,别人占不了她便宜!”

    金玉叶这会儿已经被一大群男人包围在中间,无与伦比的容貌,妖娆狂放的舞姿,这样的女人,绝对是那些猎艳男人的目标,整个舞池,似乎已经成了她一个人的舞台,她一个人的表演秀。

    她最近心情不太好,他是知道的,可是面对她的坏心情,他却无能为力,他能做的,只是陪着她,纵容着她。

    整个酒吧,注意舞池的,又岂止他们这一行?

    一方比较隐秘的角落里,齐芠摇晃着杯中琥珀色的液体,看着对面的男人,笑的戏谑,“老兄,那不是你的小老婆吗?那身姿,真够销魂的!”

    雷谨晫狠狠地灌了一杯酒,“现在是别人的老婆了!”

    齐芠眼底闪过一丝讶色,他放下酒杯,端坐身子,“我说兄弟,这可不像你啊,你雷谨晫什么时候服输过?一向不是强取豪夺?”

    雷谨晫没说话,抬手帮自己倒了杯威士忌,再次仰头,一口饮尽。

    那浓烈火辣的液体入喉,喉咙火烧火燎的,连带着心里的那团火都被点燃,他看着舞池里尽情宣泄,妖娆得像个妖精一般的女人,寒鸷的眸子迸射出一抹隐痛与火光。

    咚!

    酒杯被重重地放下,雷谨晫高大的身子突地站了起来,“那边那几个小子,你招呼下!”

    齐芠看着他的背影,一阵愕然,低低咒了句,“靠,这丫的!”

    那个穿白衣的,身手他当初可是见识过的,比他还能打。

    高大的身影一路披荆斩棘,拨开拥挤的人群,来到喧闹迷离的舞池,长臂一揽,妖娆绝伦的身姿便已入怀,瞧着她迷醉朦胧的碧眸,他剑眉微拧,“够了!”

    金玉叶如水蛇一般的手臂顺势攀附在他的脖颈上,咯咯地笑着,如梦似幻的迷离眸子弯起一个魅惑的弧度,表情那叫一个风情万种,“大叔,要拼舞吗?可是你太老了,别闪了腰要本小姐负责哈!”

    金玉叶在吃饭的时候变被灌下了不少的酒,在酒吧里又喝了不少,这会儿酒劲上来,确实有喝高的迹象,再加上舞池里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她迷离的眼睛看不清什么,只知道面前的男人身上那股味道不讨厌。

    周围的男人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皆都骂骂咧咧地,听到她的话后,大家伙儿哄笑,吵着让他滚下去。

    雷谨晫一个厉目扫过,众人被他那冷妄阴鸷的眼神所慑,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你醉了,我们回去!”

    雷谨晫拉下她的手,揽着她的腰肢,将她往外带。

    噗!

    金玉叶笑,说话直白露骨,“大叔,你想上我吧!”夜迷离,灯闪烁!

    狂劲的DJ音乐,热情妖娆的钢管舞女郎,淫声艳语混合口哨声,叫好声,此起彼伏,舞池里,寂寞的都市男女,疯狂地扭腰摆臀,有的甚至大胆地表演着各种香艳刺激的戏码。

    毫无疑问,这是个群魔乱舞,纸醉金迷的世界。

    远离舞池喧嚣的一方卡座里,名扬高中风靡一时的几个风云人物人物,除了在部队里的安锰外,其余的几个借由王芃悱的生日,难得地,聚在了一起。

    岁月不饶人,四年的时间,曾经青涩年少的小伙子,如今都多了一抹沉稳之气,就连一向爱说爱闹的王芃悱都收敛了不少。

    “流骁,你小子现在倒是混得风生水起,我们几个每天奔波劳碌,苦哈哈地跟在那些所谓的精英屁股后面跑腿儿!”

    流骁轻啜一口酒,温润地笑了笑,“我也在实习,好不好!”

    “切,你能跟我们一样吗?”

    王芃悱对他的话,是各种鄙视,“哈佛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仅用三年的时间就修完了全部课程,取得学位,自家老子又是一院之长,这种高度,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一辈子望尘莫及。”

    突然,王芃悱话锋一转,玩笑似的开口:“对了,我听说叶子和百生堂的总经理江源,总裁魅少关系都不错,我家湘湘现在正在百生堂实习,怎么样,能走走后门不?”

    他口中的湘湘就是刘文湘,两人在大一下学期就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

    今天傍晚,金玉叶他们几个出了Girard—Perregaux旗舰店后,刘文湘邀请了金玉叶参加王芃悱的生日,而倪星悦则是被江源给接走了。

    “芃悱,人家魅少可是女人心目中的男神,你当心你家湘湘见了他后,将你给甩了!”

    孟羲性子还是一派温和的样子,只不过,眉宇之间,多了一抹世故与圆滑。

    “就他那种醋坛子,丫的,早该甩了!”

    相较于王芃悱和孟羲,搞艺术的徐维倒是没变多少,依旧是懒懒散散的,那双漂亮的眸子如梦似雾,气质慵懒颓废,想来艺术家都有这种特质。

    “靠,滚你丫的!”

    几人骂骂咧咧地,流骁看着他们,摇了摇头,轻浅地笑了笑,他眼神转向舞池里跳舞跳得疯狂的某个女人,温和地眼底,多了一抹显而易见的心疼。

    别人都只能看到她的风光,却看不到她背后的辛苦与无奈。

    对面的施冉时不时地打量着他,扑捉到他眼底那抹心疼,神情怔了怔,眼睛顺着他的眼神看去,舞池中央,那个艳光四射,身姿妖娆的女人,正是金玉叶。

    心疼?

    金玉叶?

    施冉有点想不通,一个集聚了所有光芒的天之骄女一般的人物,有什么地方是令人心疼的?

    今天下午,上百万的金钱支出,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一百万是什么概念,像她们这种小家小户的人,也许永远也体会不到。

    呼~

    “艾玛啊,叶子简直玩疯了,我Hold不住了!”

    刘文湘从舞池上下来,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拿起桌上的矿泉水豪气干云地猛灌一口。

    待喘息平复了点,眼神转向流骁,“流骁,她好像喝得有点高了,你要不要去将她拉下来,那些个臭男人,一个个地,都如狼似虎。”

    流骁笑了笑,眼神盯着舞池,“不用,别人占不了她便宜!”

    金玉叶这会儿已经被一大群男人包围在中间,无与伦比的容貌,妖娆狂放的舞姿,这样的女人,绝对是那些猎艳男人的目标,整个舞池,似乎已经成了她一个人的舞台,她一个人的表演秀。

    她最近心情不太好,他是知道的,可是面对她的坏心情,他却无能为力,他能做的,只是陪着她,纵容着她。

    整个酒吧,注意舞池的,又岂止他们这一行?

    一方比较隐秘的角落里,齐芠摇晃着杯中琥珀色的液体,看着对面的男人,笑的戏谑,“老兄,那不是你的小老婆吗?那身姿,真够销魂的!”

    雷谨晫狠狠地灌了一杯酒,“现在是别人的老婆了!”

    齐芠眼底闪过一丝讶色,他放下酒杯,端坐身子,“我说兄弟,这可不像你啊,你雷谨晫什么时候服输过?一向不是强取豪夺?”

    雷谨晫没说话,抬手帮自己倒了杯威士忌,再次仰头,一口饮尽。

    那浓烈火辣的液体入喉,喉咙火烧火燎的,连带着心里的那团火都被点燃,他看着舞池里尽情宣泄,妖娆得像个妖精一般的女人,寒鸷的眸子迸射出一抹隐痛与火光。

    咚!

    酒杯被重重地放下,雷谨晫高大的身子突地站了起来,“那边那几个小子,你招呼下!”

    齐芠看着他的背影,一阵愕然,低低咒了句,“靠,这丫的!”

    那个穿白衣的,身手他当初可是见识过的,比他还能打。

    高大的身影一路披荆斩棘,拨开拥挤的人群,来到喧闹迷离的舞池,长臂一揽,妖娆绝伦的身姿便已入怀,瞧着她迷醉朦胧的碧眸,他剑眉微拧,“够了!”

    金玉叶如水蛇一般的手臂顺势攀附在他的脖颈上,咯咯地笑着,如梦似幻的迷离眸子弯起一个魅惑的弧度,表情那叫一个风情万种,“大叔,要拼舞吗?可是你太老了,别闪了腰要本小姐负责哈!”

    金玉叶在吃饭的时候变被灌下了不少的酒,在酒吧里又喝了不少,这会儿酒劲上来,确实有喝高的迹象,再加上舞池里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她迷离的眼睛看不清什么,只知道面前的男人身上那股味道不讨厌。

    周围的男人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皆都骂骂咧咧地,听到她的话后,大家伙儿哄笑,吵着让他滚下去。

    雷谨晫一个厉目扫过,众人被他那冷妄阴鸷的眼神所慑,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你醉了,我们回去!”

    雷谨晫拉下她的手,揽着她的腰肢,将她往外带。

    噗!

    金玉叶笑,说话直白露骨,“大叔,你想上我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