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第430章 爷饿了!(2)

    经过特殊调教的皇子龙孙,床技他称第二,恐怕没人敢称第一,圣女在他身下都能成欲女,更何况本就对他没什么抵抗力的金玉叶。

    南壡景的欲念比一般人都强,开闸了就很难关,性致来了,那是往死里折腾,不餍足不缴枪。

    一夜的放纵在所难免,金玉叶睡到日上三竿,等她起来的时候,南壡景早已上了飞机。

    不过,金玉叶的那些个麻烦事,他细心体贴地交代了樊祤和克瑞他们帮她尽数处理,没有让殡仪馆里上演的事儿,流露出去只字片语,就连金玉婧跳楼,新闻上也只是一笔带过。

    下午,金玉叶和金世煊两人偷得浮生半日闲,悠闲惬意地坐在阳台上,听着海浪,聊着天,喝着下午茶,夏奕打电话过来,告诉她,夏绱醒了,让她别太担心。

    放下手机,金玉叶看向对面一身休闲装,显得柔和俊朗的男人,“哥,夏绱醒了,你要去看看吗?”

    金世煊摇了摇头,“不了,听你说她失忆了,就这样吧,知道她活着就好,牵扯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金玉叶没说话,眼神转向大海,那里一望无际,广阔辽源,心在这时候,似乎也宽广了不少。

    脑海里不知不觉地想到一句诗——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是一种简单的幸福,简单到一般人几乎都触手可及,然而,又有多少人能够超脱世俗,就这样简单幸福着?

    她不能!

    至少目前不能!

    而夏绱,貌似也不能。

    她知道,夏绱也许已经记起了一切,也许从始至终都没有失忆,只是不想去忆起那些过往而已,因为她能明显地感觉到,她对她的敌意与怨怼,并不仅仅是因为雷谨晫。

    虽然她藏得很深,可是偶尔流出来的怨,逃不过她的眼。

    说句没心没肺的话,其实她现在过得比她好多了,有疼爱她的家人,有令人称羡的工作,她若是放下过往,珍惜眼前,何尝又不是一种简单的幸福?

    南壡景回去了,而她的工作因上次雷谨晫的受伤事件而失了一次与对方接触的机会,目前正在等待上级命令中,外界的纷纷扰扰也被阻隔在这栋别墅之外。

    难得的,金玉叶和金世煊两人窝在这栋别墅里,过了几天悠闲自在的日子。

    今天,金世煊去上班了,在家窝了几天,金玉叶也想出去走走,天渐渐转凉,也该添帮自家哥哥添几件秋装,正好倪星悦电话打过来,两个女人变约到了一起。

    “叶子,这件怎么样?”

    倪星悦指着一件英格伦风格的红格子衬衫,金玉叶顺着她的手看了眼,摇头,“你哥那家伙穿还差不多,我家的不适合!”

    “嘿,那我就买给他!”

    倪星悦吩咐导购小姐拿了适合的尺码,干脆利落地包了起来。

    这边,金玉叶也挑了两套休闲装,两人结好账便出了店。

    “叶子,还要逛吗?”

    此时,彼此手中已经大包小包提了不少东西了。

    “去对面看看,我哥生日快到了!”

    对面是Girard—Perregaux(芝柏)品牌旗舰店。

    两人一进门,便有导购小姐上前,“欢迎光临,这里是Girard—Perregaux国际品牌旗舰店,请问二位小姐想要什么样的款式的手表?”

    “我们自己看!”

    说话间,金玉叶已经在柜台上,瞧了起来。

    她哥哥手腕上的红色肉痣太过明显,虽然不知道雷谨晫出于什么原因没有追根究底下去,可不代表其他人不会。

    “这款拿出来瞧瞧!”

    “这款能看看吗?”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条件反射性的,两人同时转头看向对方。

    “金玉叶!”

    看着对面女孩惊喜诧异的表情,金玉叶碧眸微眯,红唇不甚确定地轻吐:“刘文湘?”

    刘文湘用力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情绪明显有些激动,“嘿,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金玉叶笑了笑,扫了眼她身边气质清冷的美女,“当然记得,刘文湘,施冉,名扬出了名的美女二人组,一个冷一热!”

    说着,她眼神看向导购小姐已经拿出来的手表,“既然你喜欢,你看吧,我再去看看别的!”

    “你看你看,我只是随便瞧瞧!”

    “呵呵,你看吧,她这是不喜欢呢,喜欢哪还有你看的份儿!”

    倪星悦了解金玉叶,适时出声提醒着这位热情得过分的漂亮妹子。

    金玉叶和倪星悦两人逛了一圈,最后,她的眼神停留在一块以红宝石为轴承,表带也够宽的手表上。

    导购小姐极其会瞧眼色,见她盯着那块表不放,连忙热情地出声,“小姐,这一款Girard—Perregaux1966,是金桥陀飞轮220周年的纪念版,全球限量五十块,它的表壳是用整块玫瑰金属雕琢而成,轴承中心的红宝石更是显得华贵大气,另外……”

    “给我包起来!”

    导购小姐话语被打断,有些愣然,不过,想到她的话,她立即漾出越发甜美的笑容,“好的,请稍等!”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看看怎么了,看了就一定要买了?”

    “切,没钱买就没钱买,摆什么阔!”

    她这边是搞定了,刘文湘那边却传来了争吵声,金玉叶和倪星悦对视一眼,二人齐步走了过去。

    “钱没带够,我借你!”

    金玉叶的话,让刘文湘和施冉两人愣了愣,刘文湘更是脸色通红,“叶子,我……”

    金玉叶眨了眨眼,状似开玩笑道:“别太感激我,双倍还我就成,你刘大小姐,不差这点钱!”

    刘文湘还想说什么,可是她一看到导购小姐诚惶诚恐的表情,瞬间懂了她的意思,心里有些感动,出口的话,变成了一句“谢谢!”

    “你好,一共是一百三十三万三千五百元!”

    收银员报出的数字令刘文湘咋舌不已,她再次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那块表,确定只要五万六千块后,拍了拍胸脯,“她是土豪的朋友,真好啊!”经过特殊调教的皇子龙孙,床技他称第二,恐怕没人敢称第一,圣女在他身下都能成欲女,更何况本就对他没什么抵抗力的金玉叶。

    南壡景的欲念比一般人都强,开闸了就很难关,性致来了,那是往死里折腾,不餍足不缴枪。

    一夜的放纵在所难免,金玉叶睡到日上三竿,等她起来的时候,南壡景早已上了飞机。

    不过,金玉叶的那些个麻烦事,他细心体贴地交代了樊祤和克瑞他们帮她尽数处理,没有让殡仪馆里上演的事儿,流露出去只字片语,就连金玉婧跳楼,新闻上也只是一笔带过。

    下午,金玉叶和金世煊两人偷得浮生半日闲,悠闲惬意地坐在阳台上,听着海浪,聊着天,喝着下午茶,夏奕打电话过来,告诉她,夏绱醒了,让她别太担心。

    放下手机,金玉叶看向对面一身休闲装,显得柔和俊朗的男人,“哥,夏绱醒了,你要去看看吗?”

    金世煊摇了摇头,“不了,听你说她失忆了,就这样吧,知道她活着就好,牵扯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金玉叶没说话,眼神转向大海,那里一望无际,广阔辽源,心在这时候,似乎也宽广了不少。

    脑海里不知不觉地想到一句诗——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是一种简单的幸福,简单到一般人几乎都触手可及,然而,又有多少人能够超脱世俗,就这样简单幸福着?

    她不能!

    至少目前不能!

    而夏绱,貌似也不能。

    她知道,夏绱也许已经记起了一切,也许从始至终都没有失忆,只是不想去忆起那些过往而已,因为她能明显地感觉到,她对她的敌意与怨怼,并不仅仅是因为雷谨晫。

    虽然她藏得很深,可是偶尔流出来的怨,逃不过她的眼。

    说句没心没肺的话,其实她现在过得比她好多了,有疼爱她的家人,有令人称羡的工作,她若是放下过往,珍惜眼前,何尝又不是一种简单的幸福?

    南壡景回去了,而她的工作因上次雷谨晫的受伤事件而失了一次与对方接触的机会,目前正在等待上级命令中,外界的纷纷扰扰也被阻隔在这栋别墅之外。

    难得的,金玉叶和金世煊两人窝在这栋别墅里,过了几天悠闲自在的日子。

    今天,金世煊去上班了,在家窝了几天,金玉叶也想出去走走,天渐渐转凉,也该添帮自家哥哥添几件秋装,正好倪星悦电话打过来,两个女人变约到了一起。

    “叶子,这件怎么样?”

    倪星悦指着一件英格伦风格的红格子衬衫,金玉叶顺着她的手看了眼,摇头,“你哥那家伙穿还差不多,我家的不适合!”

    “嘿,那我就买给他!”

    倪星悦吩咐导购小姐拿了适合的尺码,干脆利落地包了起来。

    这边,金玉叶也挑了两套休闲装,两人结好账便出了店。

    “叶子,还要逛吗?”

    此时,彼此手中已经大包小包提了不少东西了。

    “去对面看看,我哥生日快到了!”

    对面是Girard—Perregaux(芝柏)品牌旗舰店。

    两人一进门,便有导购小姐上前,“欢迎光临,这里是Girard—Perregaux国际品牌旗舰店,请问二位小姐想要什么样的款式的手表?”

    “我们自己看!”

    说话间,金玉叶已经在柜台上,瞧了起来。

    她哥哥手腕上的红色肉痣太过明显,虽然不知道雷谨晫出于什么原因没有追根究底下去,可不代表其他人不会。

    “这款拿出来瞧瞧!”

    “这款能看看吗?”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条件反射性的,两人同时转头看向对方。

    “金玉叶!”

    看着对面女孩惊喜诧异的表情,金玉叶碧眸微眯,红唇不甚确定地轻吐:“刘文湘?”

    刘文湘用力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情绪明显有些激动,“嘿,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金玉叶笑了笑,扫了眼她身边气质清冷的美女,“当然记得,刘文湘,施冉,名扬出了名的美女二人组,一个冷一热!”

    说着,她眼神看向导购小姐已经拿出来的手表,“既然你喜欢,你看吧,我再去看看别的!”

    “你看你看,我只是随便瞧瞧!”

    “呵呵,你看吧,她这是不喜欢呢,喜欢哪还有你看的份儿!”

    倪星悦了解金玉叶,适时出声提醒着这位热情得过分的漂亮妹子。

    金玉叶和倪星悦两人逛了一圈,最后,她的眼神停留在一块以红宝石为轴承,表带也够宽的手表上。

    导购小姐极其会瞧眼色,见她盯着那块表不放,连忙热情地出声,“小姐,这一款Girard—Perregaux1966,是金桥陀飞轮220周年的纪念版,全球限量五十块,它的表壳是用整块玫瑰金属雕琢而成,轴承中心的红宝石更是显得华贵大气,另外……”

    “给我包起来!”

    导购小姐话语被打断,有些愣然,不过,想到她的话,她立即漾出越发甜美的笑容,“好的,请稍等!”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看看怎么了,看了就一定要买了?”

    “切,没钱买就没钱买,摆什么阔!”

    她这边是搞定了,刘文湘那边却传来了争吵声,金玉叶和倪星悦对视一眼,二人齐步走了过去。

    “钱没带够,我借你!”

    金玉叶的话,让刘文湘和施冉两人愣了愣,刘文湘更是脸色通红,“叶子,我……”

    金玉叶眨了眨眼,状似开玩笑道:“别太感激我,双倍还我就成,你刘大小姐,不差这点钱!”

    刘文湘还想说什么,可是她一看到导购小姐诚惶诚恐的表情,瞬间懂了她的意思,心里有些感动,出口的话,变成了一句“谢谢!”

    “你好,一共是一百三十三万三千五百元!”

    收银员报出的数字令刘文湘咋舌不已,她再次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那块表,确定只要五万六千块后,拍了拍胸脯,“她是土豪的朋友,真好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