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第423章 金成睿是我男人(1)

    ****了!

    这三个不堪入耳的字眼,金玉婷并没有机会说出口,她的喉咙像是被人死死扼住一般,呜呜地发不出完整的话语,面色因为那诡异的窒息感,而逐渐发红发紫。

    看着对面那双深幽无底洞,却恐怖的不像话的湛蓝眸子,金玉婷突地噤声了,连呜呜地声音,似乎都没有能力发出来。

    这一刻,她是真的害怕了。

    杀意!

    这是她看到他眼神的第一感觉。

    令人心颤的杀意,他瞧着她,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啪——

    脆生生的一个巴掌,打破了现场诡异的静默,同时也解救了金玉婷那种痛苦的窒闷感。

    “姑姑……”

    一声叫唤,婉转委屈,羞愤暗恼。

    金成秀眉目清冷,以前那个性格暴躁孤僻的女人遭逢家族巨变之后,沉稳内敛了不少,“这是你爷爷的丧礼,你要胡闹,就给我滚出去闹!”

    金玉婷对于刚才无法言喻的诡异事件余惊未消,那双眼睛尽管没再看着她,可那种被毒蛇死死盯住的感觉,犹如跗骨之蛆,让她惊惧心颤,所以也没再继续闹下去。

    然而,她这边偃旗息鼓,金玉婧却不安分了。

    她挡在金玉叶面前,不让她上香,眼睛却是怨怼地看着金成秀,歇斯底里地控诉:“姑姑,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包庇偏袒这贱人,我们金家就是这个落到这个地步,都是她害的,爷爷恨不得她死,你还要她上香,是想爷爷死都不安宁吗?”

    “玉婧,她姓金!”

    金成睿冷声呵斥,一张刚冷的俊脸绷得死紧,本就肃冷钢铁般的气息,这会儿越发的冷厉骇人。

    然而,‘她姓金’三个字,他却说的无奈而涩然。

    就因为这三个字,他和她,永远都不能站在阳光下手牵手,不能无所顾忌地对世人宣告,她是他的女人。

    如今,她成了别人的妻。

    不管成就这场婚姻的过程如何,她的人生打上那男人的印记,这是不争的事实,本就见不得光的关系,这下更是多了一层束缚。

    他不知道他们这份本就不被世俗所容纳的情感还要怎么走下去,应或是在她心里,是否有必要走下去?

    心思百转,却也不过片刻之间。

    金玉婧闻言,冷笑一声:讥嘲道:“呵,姓金?原来四叔你还没忘记啊,那么你在和她上……”

    “玉婧,适可而止,别让我这个做姑姑的,将你们轰出去!”

    金成秀平静的眸子这会儿也染上了怒色,她已经没心思去管那些是是非非,只希望她父亲能一路走好,不管如何,死者为大,她们小辈不懂事,她不能由着她们胡闹。

    玉叶再怎么不是,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讨论,父亲一向注重家族声誉,她不能让他死都不瞑目!

    “姑姑,你该轰的人,是她,她联合外人陷害我爸,将我们金家弄得家破人亡,这种忘恩负义的贱人,有什么脸给爷爷上香?四叔包庇她,是因为她不要脸地勾……”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只是这次动手的确是金成睿。

    他面寒如冰,一双冷眸夹杂着寒气逼人的冰凌,咬牙切齿低声警告:“想要命,就给我闭嘴,再闹下去,没人保得了你!”

    那男人眼底的杀意,别人或许感觉不到,可是他却忽略不了。

    南壡景勾唇笑了笑,那笑容印在他那张魅惑的俊脸上,邪戾而森冷。

    然而,金玉婧却是不领他的情,应或是不在乎生死。

    听到他的警告,她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哈哈哈大笑,笑声高亢却透着凄厉,笑到最后,连眼泪都笑了出来,她看着他,眼底满满地都是控诉与怨怼。

    “保我?四叔,你有保过我吗?那天我如此求你,你不但不帮我,还亲手将我交给那群魔鬼,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对我们的吗?呵,你恐怕永远也想不到。”

    下面的宾客看着呆愣愣地看着这场窝里斗,皆都不明所以。

    “怎么回事儿这是?”

    “这金家两个女娃也真够胡闹的,不管有什么过节,也不能惊扰死者亡魂啊。”

    “是啊,想他金老爷子曾经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没想到后辈如此不懂事理!”

    “哎,豪门内宅,水真是够浑的!”

    各种窃窃私语摇头叹息的声音入耳,金成秀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金玉婧这会儿情绪高涨,心里的怨恨撑到了极点,一双眸子猩红恐怖,“在你心里,永远都只有金玉叶那个贱人,我们这些亲人都是狗屁,为了她,你抛弃一切,泯灭良知,你这是在助纣为虐你知道吗?我诅咒你们下地狱,全部都下地狱!”

    “够了!”

    “不够,姑姑,你也一样,你也要下地狱的!”

    金成秀脸色气的铁青,从不远处的保全人员厉声道:“保安,将她带出去!”

    两名保安虽然是殡仪馆里维持秩序的,不过这种状况,还是头一次见,互看一眼后,犹豫着上前,“小姐,请你出去!”

    “滚,凭什么本小姐出去,我是爷爷的孙女,该出去的人是她,是……啊……”

    骨头吱嘎断裂的声音,和女子凄厉惨叫的声音,在这肃穆的礼堂里响起。

    “我老婆不喜欢别人拿手指着她!”

    阴魅的声音犹如地狱里的勾魂使者,透着森森寒气与危险,令人心底止不住发颤。

    金玉婧那只细白的手指被折成一个几乎不可能弯曲的弧度,指根处破皮见骨,鲜血淋淋。

    一众宾客背脊发寒,皆惊恐地看着那笑得乖张邪戾的男人。

    仅仅是因为不喜欢别人拿手指着她,所以他硬生生折断别人的手骨。

    好狠辣的手段,好狠毒的心!

    越美的事物越是有毒,这话真是一点儿也不假。

    “你也不嫌脏!”

    金玉叶挑了挑眉,在这种氛围中,来了这么一句。

    不是劝他放手,不是害怕得尖叫,而是轻飘飘,淡淡然地嫌弃别人脏,如果说刚才对南壡景是畏惧,那么现在,那些宾客看她的眼神则是惊恐。****了!

    这三个不堪入耳的字眼,金玉婷并没有机会说出口,她的喉咙像是被人死死扼住一般,呜呜地发不出完整的话语,面色因为那诡异的窒息感,而逐渐发红发紫。

    看着对面那双深幽无底洞,却恐怖的不像话的湛蓝眸子,金玉婷突地噤声了,连呜呜地声音,似乎都没有能力发出来。

    这一刻,她是真的害怕了。

    杀意!

    这是她看到他眼神的第一感觉。

    令人心颤的杀意,他瞧着她,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啪——

    脆生生的一个巴掌,打破了现场诡异的静默,同时也解救了金玉婷那种痛苦的窒闷感。

    “姑姑……”

    一声叫唤,婉转委屈,羞愤暗恼。

    金成秀眉目清冷,以前那个性格暴躁孤僻的女人遭逢家族巨变之后,沉稳内敛了不少,“这是你爷爷的丧礼,你要胡闹,就给我滚出去闹!”

    金玉婷对于刚才无法言喻的诡异事件余惊未消,那双眼睛尽管没再看着她,可那种被毒蛇死死盯住的感觉,犹如跗骨之蛆,让她惊惧心颤,所以也没再继续闹下去。

    然而,她这边偃旗息鼓,金玉婧却不安分了。

    她挡在金玉叶面前,不让她上香,眼睛却是怨怼地看着金成秀,歇斯底里地控诉:“姑姑,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包庇偏袒这贱人,我们金家就是这个落到这个地步,都是她害的,爷爷恨不得她死,你还要她上香,是想爷爷死都不安宁吗?”

    “玉婧,她姓金!”

    金成睿冷声呵斥,一张刚冷的俊脸绷得死紧,本就肃冷钢铁般的气息,这会儿越发的冷厉骇人。

    然而,‘她姓金’三个字,他却说的无奈而涩然。

    就因为这三个字,他和她,永远都不能站在阳光下手牵手,不能无所顾忌地对世人宣告,她是他的女人。

    如今,她成了别人的妻。

    不管成就这场婚姻的过程如何,她的人生打上那男人的印记,这是不争的事实,本就见不得光的关系,这下更是多了一层束缚。

    他不知道他们这份本就不被世俗所容纳的情感还要怎么走下去,应或是在她心里,是否有必要走下去?

    心思百转,却也不过片刻之间。

    金玉婧闻言,冷笑一声:讥嘲道:“呵,姓金?原来四叔你还没忘记啊,那么你在和她上……”

    “玉婧,适可而止,别让我这个做姑姑的,将你们轰出去!”

    金成秀平静的眸子这会儿也染上了怒色,她已经没心思去管那些是是非非,只希望她父亲能一路走好,不管如何,死者为大,她们小辈不懂事,她不能由着她们胡闹。

    玉叶再怎么不是,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讨论,父亲一向注重家族声誉,她不能让他死都不瞑目!

    “姑姑,你该轰的人,是她,她联合外人陷害我爸,将我们金家弄得家破人亡,这种忘恩负义的贱人,有什么脸给爷爷上香?四叔包庇她,是因为她不要脸地勾……”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只是这次动手的确是金成睿。

    他面寒如冰,一双冷眸夹杂着寒气逼人的冰凌,咬牙切齿低声警告:“想要命,就给我闭嘴,再闹下去,没人保得了你!”

    那男人眼底的杀意,别人或许感觉不到,可是他却忽略不了。

    南壡景勾唇笑了笑,那笑容印在他那张魅惑的俊脸上,邪戾而森冷。

    然而,金玉婧却是不领他的情,应或是不在乎生死。

    听到他的警告,她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哈哈哈大笑,笑声高亢却透着凄厉,笑到最后,连眼泪都笑了出来,她看着他,眼底满满地都是控诉与怨怼。

    “保我?四叔,你有保过我吗?那天我如此求你,你不但不帮我,还亲手将我交给那群魔鬼,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对我们的吗?呵,你恐怕永远也想不到。”

    下面的宾客看着呆愣愣地看着这场窝里斗,皆都不明所以。

    “怎么回事儿这是?”

    “这金家两个女娃也真够胡闹的,不管有什么过节,也不能惊扰死者亡魂啊。”

    “是啊,想他金老爷子曾经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没想到后辈如此不懂事理!”

    “哎,豪门内宅,水真是够浑的!”

    各种窃窃私语摇头叹息的声音入耳,金成秀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金玉婧这会儿情绪高涨,心里的怨恨撑到了极点,一双眸子猩红恐怖,“在你心里,永远都只有金玉叶那个贱人,我们这些亲人都是狗屁,为了她,你抛弃一切,泯灭良知,你这是在助纣为虐你知道吗?我诅咒你们下地狱,全部都下地狱!”

    “够了!”

    “不够,姑姑,你也一样,你也要下地狱的!”

    金成秀脸色气的铁青,从不远处的保全人员厉声道:“保安,将她带出去!”

    两名保安虽然是殡仪馆里维持秩序的,不过这种状况,还是头一次见,互看一眼后,犹豫着上前,“小姐,请你出去!”

    “滚,凭什么本小姐出去,我是爷爷的孙女,该出去的人是她,是……啊……”

    骨头吱嘎断裂的声音,和女子凄厉惨叫的声音,在这肃穆的礼堂里响起。

    “我老婆不喜欢别人拿手指着她!”

    阴魅的声音犹如地狱里的勾魂使者,透着森森寒气与危险,令人心底止不住发颤。

    金玉婧那只细白的手指被折成一个几乎不可能弯曲的弧度,指根处破皮见骨,鲜血淋淋。

    一众宾客背脊发寒,皆惊恐地看着那笑得乖张邪戾的男人。

    仅仅是因为不喜欢别人拿手指着她,所以他硬生生折断别人的手骨。

    好狠辣的手段,好狠毒的心!

    越美的事物越是有毒,这话真是一点儿也不假。

    “你也不嫌脏!”

    金玉叶挑了挑眉,在这种氛围中,来了这么一句。

    不是劝他放手,不是害怕得尖叫,而是轻飘飘,淡淡然地嫌弃别人脏,如果说刚才对南壡景是畏惧,那么现在,那些宾客看她的眼神则是惊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