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第418章 今天谁结婚?

    流骁的声音听不出一丁点儿怒气,甚至可以说是温润有礼的,只是在场的人却莫名地感觉到一股寒意袭身。

    夏元琼被他问的哑口,想说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心里话,她是真心想要这个丫头好过些,不管她品行如何,终归是他们雷家欠她的,但是,私心里也不可否认,她不希望她再和她儿子纠缠下去,更不希望,她儿子知道她为了他而去结婚。

    这样一来,就更加的没完没了。

    见她无话可说,流骁扬了扬唇,继续道:“雷老夫人,别怪叶子会说你小气,五百万,真心太少,你知道她花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捡回你儿子一条命,免他下半辈子受残废之苦吗?”

    呵!

    在几人惊疑的目光下,流骁轻笑了一声,“真要算起来,你雷家所有资产都不够还的!”

    明明是玉珠落盘的清润笑声,众人嗓子却有些发紧。

    在众人反应不及时,他将手中的支票甩到夏绱脸上,“至于嫁妆,就更不劳你们费心!”

    那天他在手术室里,以他的内力,外面的动静当然逃不过他的耳朵,别人不知道,可是上一世在深门高宅里长大的他,见惯了后院女人的明争暗斗,她那点伎俩,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安锰诧异地看着他,相识多年,他眼中的流骁,从来都是谦谦君子,温润如清风一般的男人,脾气好,性格好,说话做事张弛有度,从不与人为难。

    这是第一次,他看到他若此不给人面子,想必此刻他是真怒了。

    夏绱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强忍着泪水,弯身将支票捡了起来,含泪的眸子看向金玉叶,“小叶,抱歉,是我多事了!”

    夏元琼见她受如此侮辱,心里的那点儿愧疚荡然无存,脾气也上来了,她看向流骁,冷着一张脸怒斥,“这位先生,你是什么身份?谁给你的权利对我们的事发表言论?”

    “我给的权利,雷老夫人有意见?”

    金玉叶一字一顿,一句话,掷地有声,透着她身上独有的乖张与霸气。

    她这人一向这样,别人对她客气,她必然敬人几分,若是别人对她或是对她身边之人不客气,无论是谁,她也不会给面子。

    在她眼里,可没有敬老尊贤。

    “你……”

    “吵什么?”

    夏元琼气极,想说什么,病房的门不知何时开启,一袭病服,脸色青白的雷谨晫站在那里,那双灼亮的黑眸盯着夏绱手中的支票,眼神冷的骇人。

    “阿晫,你……你伤还没好,怎么起来了?赶紧进去躺着!”

    夏元琼紧张的不行,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扶着他往里走。

    雷谨晫拂开她的手,扶着门框,眼睛依旧盯着夏绱手中的支票,“你们在做什么?”

    夏绱倒是大大方方,“晫表哥,小叶为了救你,废了不少心思,姑姑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就……”

    “我们之间不需要谁感谢谁,还有你,夏大夫,虽然你我是亲戚关系,但这是我们雷家的事,你没有立场瞎掺和进来,若我没记错,你这会儿应该在军区医疗室才对,一名合格的军医,是不应该擅离职守的!”

    夏绱本就苍白的脸色,这会儿更是苍白如纸,她颤抖着唇,努力做着深呼吸,强忍着不让眼眶中的泪水流下,良久,她哑着嗓子道:“首长教训的是,是我失职了!”

    “阿晫,你……”

    “妈,这是最后一次,这辈子,如果你还想我娶到老婆,就不要过问我的事!”

    雷谨晫脸色很冷,血色不佳的唇吐出的话语强势而决绝,气的夏元琼胸口起伏不定,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

    雷谨晫不理他,一步步扶着墙壁来到夏绱面前,从她手中抽出支票,塞到金玉叶手里,“拿着!”

    金玉叶挑眉,唇角扯出一个不屑的弧度,“怎么?你也用它来买你那条命?”

    “聘金,也是给你买卫生棉的!”

    冷冷的语调,一本正经的表情,然而,出口的话语,却是将人雷得外焦内嫩。

    刘威和安锰从未想过,高高在上,威严肃冷,刚正不阿的首长大人,特战营一号,居然如此……流氓!

    金玉叶嘴角抽了抽,直接将支票甩给他,“留着给你老母买!”

    话落,她懒得陪他们在这里瞎耗,步伐匆匆地离开。

    而夏元琼直接被她一句话气的两眼一翻,晕了!

    一个星期,过得很快,在南壡景刻意的传播下,整个京都没有人不知道,刚与雷家解除婚约的不久的金家三小姐金玉叶领结良缘,要嫁人了。

    而且嫁的人还是帝豪最神秘的老板,一件婚纱,价值千万,奢华到令人咋舌的地步。

    消息出来的时候,各界免不了一阵哗然与唏嘘。

    金家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养女,在金家落败后,她似乎一如既往的风光无限,本来大家都以为她成了雷家‘弃妇’,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没想到,转过背居然要搭上了一个富豪。

    《豪门‘弃妇’风光依旧,奢华婚礼令人惊叹》

    金世煊被上面几乎占据了半个版面的大字刺得眼睛生疼生疼的,他烦躁地摔下手中的报纸,看着对面一副事不关己的淡定女人,扒了扒寸短的发,“小叶,你真要嫁给那混蛋?”

    金玉叶若无其事的翻着手中的时尚杂志,语气淡然道:“已经嫁了!”

    出了手术室的第一时间,她手里就多了两本红本。

    金世煊定定地看了她半响,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却一无所获。

    深吸了一口气,金世煊做到她身边,“小叶,结婚这种事儿……”

    啪!

    金玉叶干脆将杂志放到茶几上,转眸认真地看着他,“哥,其实有没有这场婚姻,我和他之间没什么区别,你不要想太多!”

    “那……”

    金世煊很想问问那他怎么办?她是怎么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却问不出口,他怕问出来了,她会将他隔离在她的世界之外。

    心里叹了口气,强忍着胃里冒泡的酸水,他将她腮边的一缕发丝拨到她而后,“你自己有分寸就好,总之,有什么事和哥说,别什么都自己扛!”

    八月十八正好是农历七月初七,中国式的情人节。

    同时也是金玉叶大婚的日子。

    病房里,一个星期的休养,又有wxp102着这种逆天药物的辅助,雷谨晫恢复的很好,这样异常的恢复能力,令不少人诧异不已。

    比如雷战,比如雷钧桀,当然,也有雷谨晫自己。

    病房里,雷钧桀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咔嚓咔嚓地啃着,“二叔,真想知道那女人给你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居然恢复得如此快!”

    雷谨晫蹙了蹙眉,他也很想知道?

    只是,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

    “我昏迷的时候,有没有发生特别的事!”

    雷钧桀桃花眸闪了闪,“她当着众人的面,连续三枪,送那杀手下地狱算不算?”

    雷谨晫放下手里的军事周刊,挑了挑眉,“还有呢?”

    雷钧桀睨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复杂,“还有就是,她消失了一个星期,期间除了那个姓流的小白脸,谁也不能进去探视你,她回来就帮你取子弹了!”

    就这样吧,那个女人,他们雷家,终究是要不起,到了这一步,什么都改变不了。

    而他今天的任务,就是杜绝一切意外发生。

    雷谨晫心底咯噔一下,他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雷钧桀看他的动作,眼底诧异,“二叔,你要做什么?”

    “找人!”

    “找她?”

    这次雷谨晫没回答,不过意思却已经很明显。

    雷钧桀上前将他按住,笑着戏谑道:“二叔,这是感动了?不过,你伤还没痊愈,也不急在这一时不是?”

    “滚犊子,老子很急!”

    他必须要问清楚,连钧桀都看出了异常,他老子不可能看不出来。

    “二叔……”

    “请让我进去,我是桀少的人,我是雷家的孙少奶奶!”

    雷钧桀想说什么,外面一个尖利的女音适时传了进来。

    “雷钧桀,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出来,你不能这样对我!”

    吱嘎——

    病房的门打开,雷钧桀冷着一张脸看着眼前身着病服面容憔悴的女人,“找死吗?”

    肖静看到他,眼睛一亮,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衣袖,“钧桀,你不能这么对我,我爱你,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呜呜……我知道,没保住孩子是我的错,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求你别敢我走,让我留在你身边。”

    “想要保住你的小命,我劝你赶紧拿着钱滚蛋!”

    肖静瞳孔一缩,抬眸,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神情状若癫狂:“钧桀,你……你要杀我?你为了那个女人要杀我,呵……呵呵,可是她要结婚了,婚礼就在今天呢,对了,你怎么不去,好歹也是你的前未婚妻啊,呵呵……结婚了,真好啊,你想娶也娶不到了!”

    “谁结婚?”

    透着冰寒之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雷钧桀背脊一僵,他回身,面无异色地笑着,“一个朋友,二叔反应那么大做什么?”

    “老子问你谁他么的今天结婚?”流骁的声音听不出一丁点儿怒气,甚至可以说是温润有礼的,只是在场的人却莫名地感觉到一股寒意袭身。

    夏元琼被他问的哑口,想说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心里话,她是真心想要这个丫头好过些,不管她品行如何,终归是他们雷家欠她的,但是,私心里也不可否认,她不希望她再和她儿子纠缠下去,更不希望,她儿子知道她为了他而去结婚。

    这样一来,就更加的没完没了。

    见她无话可说,流骁扬了扬唇,继续道:“雷老夫人,别怪叶子会说你小气,五百万,真心太少,你知道她花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捡回你儿子一条命,免他下半辈子受残废之苦吗?”

    呵!

    在几人惊疑的目光下,流骁轻笑了一声,“真要算起来,你雷家所有资产都不够还的!”

    明明是玉珠落盘的清润笑声,众人嗓子却有些发紧。

    在众人反应不及时,他将手中的支票甩到夏绱脸上,“至于嫁妆,就更不劳你们费心!”

    那天他在手术室里,以他的内力,外面的动静当然逃不过他的耳朵,别人不知道,可是上一世在深门高宅里长大的他,见惯了后院女人的明争暗斗,她那点伎俩,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安锰诧异地看着他,相识多年,他眼中的流骁,从来都是谦谦君子,温润如清风一般的男人,脾气好,性格好,说话做事张弛有度,从不与人为难。

    这是第一次,他看到他若此不给人面子,想必此刻他是真怒了。

    夏绱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强忍着泪水,弯身将支票捡了起来,含泪的眸子看向金玉叶,“小叶,抱歉,是我多事了!”

    夏元琼见她受如此侮辱,心里的那点儿愧疚荡然无存,脾气也上来了,她看向流骁,冷着一张脸怒斥,“这位先生,你是什么身份?谁给你的权利对我们的事发表言论?”

    “我给的权利,雷老夫人有意见?”

    金玉叶一字一顿,一句话,掷地有声,透着她身上独有的乖张与霸气。

    她这人一向这样,别人对她客气,她必然敬人几分,若是别人对她或是对她身边之人不客气,无论是谁,她也不会给面子。

    在她眼里,可没有敬老尊贤。

    “你……”

    “吵什么?”

    夏元琼气极,想说什么,病房的门不知何时开启,一袭病服,脸色青白的雷谨晫站在那里,那双灼亮的黑眸盯着夏绱手中的支票,眼神冷的骇人。

    “阿晫,你……你伤还没好,怎么起来了?赶紧进去躺着!”

    夏元琼紧张的不行,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扶着他往里走。

    雷谨晫拂开她的手,扶着门框,眼睛依旧盯着夏绱手中的支票,“你们在做什么?”

    夏绱倒是大大方方,“晫表哥,小叶为了救你,废了不少心思,姑姑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就……”

    “我们之间不需要谁感谢谁,还有你,夏大夫,虽然你我是亲戚关系,但这是我们雷家的事,你没有立场瞎掺和进来,若我没记错,你这会儿应该在军区医疗室才对,一名合格的军医,是不应该擅离职守的!”

    夏绱本就苍白的脸色,这会儿更是苍白如纸,她颤抖着唇,努力做着深呼吸,强忍着不让眼眶中的泪水流下,良久,她哑着嗓子道:“首长教训的是,是我失职了!”

    “阿晫,你……”

    “妈,这是最后一次,这辈子,如果你还想我娶到老婆,就不要过问我的事!”

    雷谨晫脸色很冷,血色不佳的唇吐出的话语强势而决绝,气的夏元琼胸口起伏不定,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

    雷谨晫不理他,一步步扶着墙壁来到夏绱面前,从她手中抽出支票,塞到金玉叶手里,“拿着!”

    金玉叶挑眉,唇角扯出一个不屑的弧度,“怎么?你也用它来买你那条命?”

    “聘金,也是给你买卫生棉的!”

    冷冷的语调,一本正经的表情,然而,出口的话语,却是将人雷得外焦内嫩。

    刘威和安锰从未想过,高高在上,威严肃冷,刚正不阿的首长大人,特战营一号,居然如此……流氓!

    金玉叶嘴角抽了抽,直接将支票甩给他,“留着给你老母买!”

    话落,她懒得陪他们在这里瞎耗,步伐匆匆地离开。

    而夏元琼直接被她一句话气的两眼一翻,晕了!

    一个星期,过得很快,在南壡景刻意的传播下,整个京都没有人不知道,刚与雷家解除婚约的不久的金家三小姐金玉叶领结良缘,要嫁人了。

    而且嫁的人还是帝豪最神秘的老板,一件婚纱,价值千万,奢华到令人咋舌的地步。

    消息出来的时候,各界免不了一阵哗然与唏嘘。

    金家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养女,在金家落败后,她似乎一如既往的风光无限,本来大家都以为她成了雷家‘弃妇’,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没想到,转过背居然要搭上了一个富豪。

    《豪门‘弃妇’风光依旧,奢华婚礼令人惊叹》

    金世煊被上面几乎占据了半个版面的大字刺得眼睛生疼生疼的,他烦躁地摔下手中的报纸,看着对面一副事不关己的淡定女人,扒了扒寸短的发,“小叶,你真要嫁给那混蛋?”

    金玉叶若无其事的翻着手中的时尚杂志,语气淡然道:“已经嫁了!”

    出了手术室的第一时间,她手里就多了两本红本。

    金世煊定定地看了她半响,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却一无所获。

    深吸了一口气,金世煊做到她身边,“小叶,结婚这种事儿……”

    啪!

    金玉叶干脆将杂志放到茶几上,转眸认真地看着他,“哥,其实有没有这场婚姻,我和他之间没什么区别,你不要想太多!”

    “那……”

    金世煊很想问问那他怎么办?她是怎么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却问不出口,他怕问出来了,她会将他隔离在她的世界之外。

    心里叹了口气,强忍着胃里冒泡的酸水,他将她腮边的一缕发丝拨到她而后,“你自己有分寸就好,总之,有什么事和哥说,别什么都自己扛!”

    八月十八正好是农历七月初七,中国式的情人节。

    同时也是金玉叶大婚的日子。

    病房里,一个星期的休养,又有wxp102着这种逆天药物的辅助,雷谨晫恢复的很好,这样异常的恢复能力,令不少人诧异不已。

    比如雷战,比如雷钧桀,当然,也有雷谨晫自己。

    病房里,雷钧桀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咔嚓咔嚓地啃着,“二叔,真想知道那女人给你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居然恢复得如此快!”

    雷谨晫蹙了蹙眉,他也很想知道?

    只是,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

    “我昏迷的时候,有没有发生特别的事!”

    雷钧桀桃花眸闪了闪,“她当着众人的面,连续三枪,送那杀手下地狱算不算?”

    雷谨晫放下手里的军事周刊,挑了挑眉,“还有呢?”

    雷钧桀睨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复杂,“还有就是,她消失了一个星期,期间除了那个姓流的小白脸,谁也不能进去探视你,她回来就帮你取子弹了!”

    就这样吧,那个女人,他们雷家,终究是要不起,到了这一步,什么都改变不了。

    而他今天的任务,就是杜绝一切意外发生。

    雷谨晫心底咯噔一下,他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雷钧桀看他的动作,眼底诧异,“二叔,你要做什么?”

    “找人!”

    “找她?”

    这次雷谨晫没回答,不过意思却已经很明显。

    雷钧桀上前将他按住,笑着戏谑道:“二叔,这是感动了?不过,你伤还没痊愈,也不急在这一时不是?”

    “滚犊子,老子很急!”

    他必须要问清楚,连钧桀都看出了异常,他老子不可能看不出来。

    “二叔……”

    “请让我进去,我是桀少的人,我是雷家的孙少奶奶!”

    雷钧桀想说什么,外面一个尖利的女音适时传了进来。

    “雷钧桀,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出来,你不能这样对我!”

    吱嘎——

    病房的门打开,雷钧桀冷着一张脸看着眼前身着病服面容憔悴的女人,“找死吗?”

    肖静看到他,眼睛一亮,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衣袖,“钧桀,你不能这么对我,我爱你,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呜呜……我知道,没保住孩子是我的错,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求你别敢我走,让我留在你身边。”

    “想要保住你的小命,我劝你赶紧拿着钱滚蛋!”

    肖静瞳孔一缩,抬眸,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神情状若癫狂:“钧桀,你……你要杀我?你为了那个女人要杀我,呵……呵呵,可是她要结婚了,婚礼就在今天呢,对了,你怎么不去,好歹也是你的前未婚妻啊,呵呵……结婚了,真好啊,你想娶也娶不到了!”

    “谁结婚?”

    透着冰寒之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雷钧桀背脊一僵,他回身,面无异色地笑着,“一个朋友,二叔反应那么大做什么?”

    “老子问你谁他么的今天结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