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第417章 戒指不能乱带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折射进来,为这一室白色清冷色调添了一丝暖意。

    金玉叶看了他良久,金黄色的阳光打在他俊冷的脸上,倒是柔和了他冷硬的面部面条,只是她怎么看都觉得这男人在……别扭。

    别扭?

    想到这个词,金玉叶无声地笑了笑。

    “愣着做什么,老子叫你过来!”

    “首长,你老这是哪里不爽快?”

    说话间,金玉叶已经站到了他的床边上,居高临下地笑睨着他。

    雷谨晫的病床被支撑起来,此时他算是靠坐在床上,他挑了挑眉,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老子浑身都不爽!”

    金玉叶笑笑,没说话,纤指覆上他的脉搏,少顷,碧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满意之色。

    WXP102这东西,果真是逆天了,不但能激发体内的潜在能力,将所有的组织功能提升到一个不可估量的程度,自动愈合能力更是令人不可思议。

    这样的东西,也难怪FX不惜一切,倾巢而出也要夺回。

    “恢复得不错!”

    金玉叶抽回手,却在半途被一只有力干燥的大掌握住。

    “听说你为了救我,费了不少力?”

    雷谨晫定定地看着她,粗粝的指腹亲昵的摩挲着她的细腻的掌心,那双深邃灼亮的黑眸里的漾着毫不掩饰的情愫。

    金玉叶不着痕迹的抽回手,端起床头柜上盛好的汤,邪邪地调笑道:“嗯,有没有打算以身相许?”

    为了将wxp102配置出来,她求助南壡景和霍偲竣,第一时间成立了一支庞大而严密的研究团队,不眠不休整整一个星期。

    嗯,这也算是费力吧!

    雷谨晫捏着她的手紧了紧,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表情认真,“小狐狸,告诉我,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金玉叶挑眉,舀了一勺汤送到他唇边,语气波澜不惊,“怎么突然问这个?”

    “老子不想再浪费时间!”

    经过这次的事件,让他明白,身为军人,且还是冲在一线上的特殊军人,他们的命有太多的不定数,也许前一刻还在情意绵绵,下一刻却是阴阳相隔。

    倒下的那一刻,他除了庆幸她没事外,最多的确是遗憾。

    遗憾没有娶她为妻!

    想法虽然自私,可是,那是他心底的愿望。

    他的身份和职业,注定了他需要放弃很多,唯有这么一个女人,他想要破除一切障碍,牢牢地抓在手里,绑在身边。

    默默守望着她,也许他的生活依旧,可是,他的人生,确有了缺憾。

    他已是而立之年,早已没了那股年少轻狂,他的身份也不允许他恣意而为,别人羡慕他位高权重,他却羡慕别人恣意潇洒,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围城外的人永远不懂围城内的人的孤独。

    生死瞬间,他才觉得,他对所有人都无愧于心,却对自己太过苛刻。

    叮!

    最后一口汤喂进他嘴里,金玉叶放下汤勺,将空碗搁下,抽出纸巾,细心地帮他擦拭了下嘴唇,这才站起身子,语气不温不火:“你好好养着,有空来看你!”

    “问你话,你逃什么逃?”

    雷谨晫强硬地拉住她的手,指尖触到的硬物让他蹙了蹙眉,垂眸低视,那闪亮的光芒让他瞳孔缩了缩,“没人告诉你,戒指不能乱带?”

    金玉叶挑了挑眉,看来夏元琼她们并没有将她结婚的事告诉他。

    抽回自己的手,她也不解释,“好好养着吧!”

    这是第一次,她不想去伤一个男人的心。

    这个男人和四叔不同,和哥哥不同,更和流骁不同,四叔被所谓的身份箍制,他不会要求她太多,哥哥一向以她为主,也不会去逼她,而流骁亦然。

    他们因为种种原因,迁就着恣意妄为的她,包容着任性自私的她。

    可是他不能!

    他的身份与原则,他的强势与霸道,都容不下那样一个她,容不下她身后那些守护她的人。

    他们两人骨子里其实有些相似,都强势霸道,若是硬扯在一起,注定要被碰伤。

    当然,她从不怀疑他的感情,她感动着,心动着,可是也仅此而已,再多的,她给不起。

    “操,你就这么不待见老子?”

    雷谨晫明显是怒了,他再次拉住她的手,这次稍稍用了些力。

    金玉叶被他扯着踉跄了一下,身子前倾,为了避免压住他的危险,她另一只手撑起身子,只是手落之处,让她想骂三字经。

    雷谨晫重重地吸了口冷气,冷寒的眸子里急速地窜起一簇小火苗,他视线下移,落在她手上,唇角若有似无地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你想他了?”

    夏天的被子很薄很薄,感觉到掌心下渐渐转变的灼热,金玉叶暗咒一声“色胚”,很是淡定地收回手,“首长,未婚妻在外面呢!”

    她可是没忘记,夏元琼一口一个未婚妻的。

    雷谨晫挑了挑眉,用他那只没有打点滴的手勾下她的脖子,“就为这才不待见老子?”

    “你想多了!”

    金玉叶想起来,奈何他虽然伤着,可那力道却是不轻,她又不敢使用蛮力,挣扎了几下没挣脱,也就随他了。

    “你就嘴硬!”

    雷谨晫眼底闪过一丝柔意,他指腹摩挲着她脖子上细嫩的肌肤,“老子什么心思你还不知道?这条命是你给捡回来的,刚才你也说了,以身相许,老子就许你了!”

    “要不起,我很惜命!”

    金玉叶语气很淡定,对于身上那变态的蛊,她由刚开始的厌恶痛恨,到现在的认命。

    以前她以为万蛊之王金蚕就算不能解也能压制,可是,她试着练金蚕,却因为现代的条件有限,而始终无法练成。

    “告诉我,你的身体情况,我们一起想办法!”

    金玉叶斜睨了他一眼,“不是我瞧不起你,而是你真没那个本事!”

    “行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好好养着,我还有事儿!”

    趁着他放松的间隙,金玉叶直起身子,与他拉开距离,拿过沙发上的皮包,向外走去。

    雷谨晫气的脸色青黑,却也无可奈何,像是想到什么,他冲她背影沉声道:“将戒指给取下来,以后老子给你戴!”

    出了病房,夏元琼和夏绱两人便迎了上来,夏元琼脸色有点紧张,“叶丫头,你没将那事告诉他吧?”

    金玉叶挑眉,凉薄地笑了笑,“司令夫人指的是什么事?”

    夏元琼尴尬地笑了笑,许是这些天太过忧心,以往保养得极好的脸上,出现了深厚的细纹,脸色也少了光泽,变得憔悴黯淡。

    “叶丫头,那天是我太过担心你……二叔了,所以说话过分了点,还希望你体谅,说句心里话,我挺喜欢你这丫头的,不过,你终归和钧桀有那么一段,我们雷家对门户之见虽然比较开放,可是……”

    后面的话夏元琼点到即止,她看着她,眼神满是歉意,“叶丫头,你为你二叔做的事,我老婆子谢谢你,我们雷家对不住你,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算是对你的补偿,你一个女孩子,应该会需要!”

    说着,她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金玉叶碧眸扫了眼,精致的眉眼闪过一抹讥屑,语气邪气道:“司令夫人,我能说你很小气吗?”

    五百万?

    呵呵,真是可笑!

    她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

    以前她怎么没发现这老太婆这么恶心?

    夏元琼脸色青白交加,手里的支票递出去也不是,收回也不是。

    夏绱适时出声,做着她的和事老,“小叶,你别生气,姑姑只是担心你家里没什么人,这不是要结婚了嘛,这些钱你也可以拿去置办些嫁妆,这样也不会被夫家看轻了去!”

    金玉叶转眸,深深看了夏绱一眼,眉眼还是那副眉眼,神情是那样的真诚,那双漂亮的美目不掺丝毫杂质,可是,真的就不掺杂任何杂质吗?

    她想未必!

    看来时间真的很残酷,深深磨灭了一个人的本性。

    当初善良懂事,笑的天真烂漫,唯一的愿望是希望拥有一辆自行车送自己妹妹去学校读书的小女孩,如今却变成一个深沉做作,攻于心计的女人。

    不得不说,她掩藏得很好,如果不是她那特殊的经历,她也许会因为那层身份而沉溺在她温婉和善的笑容里。

    只是,她是金玉叶,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金玉叶。

    再怎么伪装,也骗不了她练就出来的火眼金睛和对危险人物的警觉。

    走廊里很安静,由于雷谨晫身份特殊,这一楼层早已被清场,整栋楼层,也就他一个病人。

    守在病房门口的刘威和安锰两人互视一眼,眼底皆闪过一丝愤愤不平。

    其实在他们心里,金玉叶的地位,甚至已经超越了雷谨晫。

    这种感情很奇妙,雷谨晫高高在上,他们只能仰望。

    而金玉叶则不同,她和他们在一起,一起训练,一起演习,一起作战,他们之间是战友情,是生死相交的情谊,再加上金玉叶不输于任何男人的能力,他们更加多了一份敬佩与仰慕。

    这会儿她受如此委屈,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侮辱,他们心里的怒气可想而知了。

    滋!

    夏元琼手中的支票被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抽走,流骁看着上面的数字,温润地笑了笑,“雷老夫人,五百万,这是准备买你儿子的命?”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折射进来,为这一室白色清冷色调添了一丝暖意。

    金玉叶看了他良久,金黄色的阳光打在他俊冷的脸上,倒是柔和了他冷硬的面部面条,只是她怎么看都觉得这男人在……别扭。

    别扭?

    想到这个词,金玉叶无声地笑了笑。

    “愣着做什么,老子叫你过来!”

    “首长,你老这是哪里不爽快?”

    说话间,金玉叶已经站到了他的床边上,居高临下地笑睨着他。

    雷谨晫的病床被支撑起来,此时他算是靠坐在床上,他挑了挑眉,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老子浑身都不爽!”

    金玉叶笑笑,没说话,纤指覆上他的脉搏,少顷,碧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满意之色。

    WXP102这东西,果真是逆天了,不但能激发体内的潜在能力,将所有的组织功能提升到一个不可估量的程度,自动愈合能力更是令人不可思议。

    这样的东西,也难怪FX不惜一切,倾巢而出也要夺回。

    “恢复得不错!”

    金玉叶抽回手,却在半途被一只有力干燥的大掌握住。

    “听说你为了救我,费了不少力?”

    雷谨晫定定地看着她,粗粝的指腹亲昵的摩挲着她的细腻的掌心,那双深邃灼亮的黑眸里的漾着毫不掩饰的情愫。

    金玉叶不着痕迹的抽回手,端起床头柜上盛好的汤,邪邪地调笑道:“嗯,有没有打算以身相许?”

    为了将wxp102配置出来,她求助南壡景和霍偲竣,第一时间成立了一支庞大而严密的研究团队,不眠不休整整一个星期。

    嗯,这也算是费力吧!

    雷谨晫捏着她的手紧了紧,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表情认真,“小狐狸,告诉我,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金玉叶挑眉,舀了一勺汤送到他唇边,语气波澜不惊,“怎么突然问这个?”

    “老子不想再浪费时间!”

    经过这次的事件,让他明白,身为军人,且还是冲在一线上的特殊军人,他们的命有太多的不定数,也许前一刻还在情意绵绵,下一刻却是阴阳相隔。

    倒下的那一刻,他除了庆幸她没事外,最多的确是遗憾。

    遗憾没有娶她为妻!

    想法虽然自私,可是,那是他心底的愿望。

    他的身份和职业,注定了他需要放弃很多,唯有这么一个女人,他想要破除一切障碍,牢牢地抓在手里,绑在身边。

    默默守望着她,也许他的生活依旧,可是,他的人生,确有了缺憾。

    他已是而立之年,早已没了那股年少轻狂,他的身份也不允许他恣意而为,别人羡慕他位高权重,他却羡慕别人恣意潇洒,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围城外的人永远不懂围城内的人的孤独。

    生死瞬间,他才觉得,他对所有人都无愧于心,却对自己太过苛刻。

    叮!

    最后一口汤喂进他嘴里,金玉叶放下汤勺,将空碗搁下,抽出纸巾,细心地帮他擦拭了下嘴唇,这才站起身子,语气不温不火:“你好好养着,有空来看你!”

    “问你话,你逃什么逃?”

    雷谨晫强硬地拉住她的手,指尖触到的硬物让他蹙了蹙眉,垂眸低视,那闪亮的光芒让他瞳孔缩了缩,“没人告诉你,戒指不能乱带?”

    金玉叶挑了挑眉,看来夏元琼她们并没有将她结婚的事告诉他。

    抽回自己的手,她也不解释,“好好养着吧!”

    这是第一次,她不想去伤一个男人的心。

    这个男人和四叔不同,和哥哥不同,更和流骁不同,四叔被所谓的身份箍制,他不会要求她太多,哥哥一向以她为主,也不会去逼她,而流骁亦然。

    他们因为种种原因,迁就着恣意妄为的她,包容着任性自私的她。

    可是他不能!

    他的身份与原则,他的强势与霸道,都容不下那样一个她,容不下她身后那些守护她的人。

    他们两人骨子里其实有些相似,都强势霸道,若是硬扯在一起,注定要被碰伤。

    当然,她从不怀疑他的感情,她感动着,心动着,可是也仅此而已,再多的,她给不起。

    “操,你就这么不待见老子?”

    雷谨晫明显是怒了,他再次拉住她的手,这次稍稍用了些力。

    金玉叶被他扯着踉跄了一下,身子前倾,为了避免压住他的危险,她另一只手撑起身子,只是手落之处,让她想骂三字经。

    雷谨晫重重地吸了口冷气,冷寒的眸子里急速地窜起一簇小火苗,他视线下移,落在她手上,唇角若有似无地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你想他了?”

    夏天的被子很薄很薄,感觉到掌心下渐渐转变的灼热,金玉叶暗咒一声“色胚”,很是淡定地收回手,“首长,未婚妻在外面呢!”

    她可是没忘记,夏元琼一口一个未婚妻的。

    雷谨晫挑了挑眉,用他那只没有打点滴的手勾下她的脖子,“就为这才不待见老子?”

    “你想多了!”

    金玉叶想起来,奈何他虽然伤着,可那力道却是不轻,她又不敢使用蛮力,挣扎了几下没挣脱,也就随他了。

    “你就嘴硬!”

    雷谨晫眼底闪过一丝柔意,他指腹摩挲着她脖子上细嫩的肌肤,“老子什么心思你还不知道?这条命是你给捡回来的,刚才你也说了,以身相许,老子就许你了!”

    “要不起,我很惜命!”

    金玉叶语气很淡定,对于身上那变态的蛊,她由刚开始的厌恶痛恨,到现在的认命。

    以前她以为万蛊之王金蚕就算不能解也能压制,可是,她试着练金蚕,却因为现代的条件有限,而始终无法练成。

    “告诉我,你的身体情况,我们一起想办法!”

    金玉叶斜睨了他一眼,“不是我瞧不起你,而是你真没那个本事!”

    “行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好好养着,我还有事儿!”

    趁着他放松的间隙,金玉叶直起身子,与他拉开距离,拿过沙发上的皮包,向外走去。

    雷谨晫气的脸色青黑,却也无可奈何,像是想到什么,他冲她背影沉声道:“将戒指给取下来,以后老子给你戴!”

    出了病房,夏元琼和夏绱两人便迎了上来,夏元琼脸色有点紧张,“叶丫头,你没将那事告诉他吧?”

    金玉叶挑眉,凉薄地笑了笑,“司令夫人指的是什么事?”

    夏元琼尴尬地笑了笑,许是这些天太过忧心,以往保养得极好的脸上,出现了深厚的细纹,脸色也少了光泽,变得憔悴黯淡。

    “叶丫头,那天是我太过担心你……二叔了,所以说话过分了点,还希望你体谅,说句心里话,我挺喜欢你这丫头的,不过,你终归和钧桀有那么一段,我们雷家对门户之见虽然比较开放,可是……”

    后面的话夏元琼点到即止,她看着她,眼神满是歉意,“叶丫头,你为你二叔做的事,我老婆子谢谢你,我们雷家对不住你,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算是对你的补偿,你一个女孩子,应该会需要!”

    说着,她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金玉叶碧眸扫了眼,精致的眉眼闪过一抹讥屑,语气邪气道:“司令夫人,我能说你很小气吗?”

    五百万?

    呵呵,真是可笑!

    她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

    以前她怎么没发现这老太婆这么恶心?

    夏元琼脸色青白交加,手里的支票递出去也不是,收回也不是。

    夏绱适时出声,做着她的和事老,“小叶,你别生气,姑姑只是担心你家里没什么人,这不是要结婚了嘛,这些钱你也可以拿去置办些嫁妆,这样也不会被夫家看轻了去!”

    金玉叶转眸,深深看了夏绱一眼,眉眼还是那副眉眼,神情是那样的真诚,那双漂亮的美目不掺丝毫杂质,可是,真的就不掺杂任何杂质吗?

    她想未必!

    看来时间真的很残酷,深深磨灭了一个人的本性。

    当初善良懂事,笑的天真烂漫,唯一的愿望是希望拥有一辆自行车送自己妹妹去学校读书的小女孩,如今却变成一个深沉做作,攻于心计的女人。

    不得不说,她掩藏得很好,如果不是她那特殊的经历,她也许会因为那层身份而沉溺在她温婉和善的笑容里。

    只是,她是金玉叶,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金玉叶。

    再怎么伪装,也骗不了她练就出来的火眼金睛和对危险人物的警觉。

    走廊里很安静,由于雷谨晫身份特殊,这一楼层早已被清场,整栋楼层,也就他一个病人。

    守在病房门口的刘威和安锰两人互视一眼,眼底皆闪过一丝愤愤不平。

    其实在他们心里,金玉叶的地位,甚至已经超越了雷谨晫。

    这种感情很奇妙,雷谨晫高高在上,他们只能仰望。

    而金玉叶则不同,她和他们在一起,一起训练,一起演习,一起作战,他们之间是战友情,是生死相交的情谊,再加上金玉叶不输于任何男人的能力,他们更加多了一份敬佩与仰慕。

    这会儿她受如此委屈,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侮辱,他们心里的怒气可想而知了。

    滋!

    夏元琼手中的支票被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抽走,流骁看着上面的数字,温润地笑了笑,“雷老夫人,五百万,这是准备买你儿子的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