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第416章 不知所谓

    雷钧桀这一句问的异常突兀,许是太过难以置信,他的口气很不好,少了平时的吊儿郎当,多了一股凌厉和咄咄逼人。

    金玉叶心底好笑,而她也确实笑出了声,“桀少,我结婚,你激动个什么劲儿?”

    雷钧桀唇瓣动了动,却是哑口无言。

    是啊,他激动个什么劲儿?

    两人订婚两三年,可是,见面的次数,十个手指都能数的出来,当他想要好好和她过下去的时候,两人的婚约也到了尽头。

    南壡景上前揽住她的腰肢,“宝贝儿,走吧!”

    对于不相干的人,南壡景从来都是连眼神都吝啬施舍的人,不是生性傲慢,只是他那尊荣身份养成的习惯,那种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傲然矜贵,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

    肖静看着他们的背影撇了撇嘴,状似撒娇般道:“钧桀,金小姐这男朋友怎么这样!”

    雷钧桀神色一冷,“给本少闭上你的嘴!”

    肖静有些畏惧,不服气地轻声嘟嚷,“本来就是嘛,招呼都不打一声,没礼貌!”

    在她心里,雷钧桀是京都的太子爷,是众人追捧巴结的对象。

    如今,她成功挤掉正牌太子妃,就算那女人要结婚,找的男人也不会好不到哪里去,可是,这样一个小白脸似的男人,却将他们当做是空气,完全无视得彻底,她心里是各种不平衡。

    总之一句话,她心理扭曲,见不得‘手下败将’过的比她好。

    肖静说的很小声,就连一旁的雷钧桀都没怎么听清楚,然而,前面那两个是什么人?

    这样的话,又怎么会逃脱他们的耳朵。

    毫无疑问,两人的脚步同时停了下来,南壡景眯了眯眼,而一旁的金玉叶亦然,若是认真看,绝对会发现,两人眯眼的动作,简直如出一辙。

    “将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金玉叶返回身,双手抱胸,嘴角噙着明艳的笑容,然而,眼底却无半分笑容。

    她金玉叶护短,尽管身边的男人不需要她护,可是,站在她身边,就不容他人指手画脚,说三道四。

    她个子高挑,几乎高出肖静半个头,站在她面前,有一种居高临下的睥睨姿态。

    如此气势,让肖静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脸色有些难看,“金小姐,我……我也没说什么啊!”

    “你刚才说谁没礼貌?”

    此话一出,肖静脸色白了白,她没想到她说的那么轻,她居然能听到,这会儿被她如此不给面子地逼问,心里又急又怒。

    她看了眼身边的雷钧桀,想到她肚子里装的那颗球,眼底精光微闪,姣好的面容漾着明媚的笑容。

    “金小姐,好歹你也曾经也跟过钧桀,他一直都觉得对你不起,自是希望你过得好的,这选老公,得看准儿,只是你这男朋友,除了那副皮囊,还真不……”

    啪——

    清脆的掌声在大堂响起,一些客人皆都讶异地看向这边,继而全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肖静不可置信地看着对她动手的雷钧桀,美目漾着委屈的泪水,“钧桀,你……”

    “少他么的在这里给本少丢人现眼,赶紧滚回去!”

    雷钧桀桃花眸一片无情而冷酷,俊美的面容没了以往的浪荡不羁,有的只是彻骨的冷寒。

    这个女人,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他景少是什么人?

    她金玉叶又是什么人?

    一个能将人头当礼物。

    一个收起起来面不改色心不跳。

    这样残酷狠戾,睚眦必报的两人,又岂容他人在他们面前放肆?

    深吸一口气,雷钧桀压下心底的各种情绪,“景少,女人不懂事,还望你别和她一般计较!”

    南壡景手搭在金玉叶的腰肢上,指尖似有意似无意地打着圈圈,语气阴魅而戏谑道:“你女人?”

    雷钧桀脸色微变,桃花眸闪过一丝挣扎与悲凉,哑着嗓子应了一声:“是!”

    他知道,这一刻,他再也没有资格将心底那份爱恋说出口,他明明知道他这么问,是想斩断他的后路,却不得不肯定地回答,因为,他若回答不是,那么肖静,也许会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倒不是对这女人有多深的感情,而是她肚子里那个小的,在DNA没验证之前,他终还是要顾及的。

    “呵,既是你女人,就好好好圈养起来,别让她出来乱吠!”

    “你……”

    “闭嘴!”

    肖静气的浑身发抖,想说什么,却被雷钧桀一声厉喝制止。

    南壡景勾了勾唇,绝艳无双的面容漾起一抹冰冷慑人的笑容,他低眸,湛蓝色的眸子柔光潋滟,不顾场合地给了怀中女人一记火辣缠绵的深吻。

    “看在你曾经有眼无珠的份上,爷就不计较了,以后给爷好好记着,这是爷的老婆,多瞧一眼,爷将你的眼珠子剜出来泡酒,还有,让你女人悠着点!”

    南壡景的嘴巴一向毒,最后两句话,他说的很缓慢,配合他那阴魅幽冷的语气,感觉一阵阵阴风从耳畔拂过,渗人得紧。

    肖静看着那人堪称妖邪的绝艳脸庞,心里是有些畏惧的,然而,一想到雷钧桀对那女人的心思,她心里就各种嫉恨,她垂下眼眸,手抚了抚凸起的腹部,眼底闪过一抹决然之色。

    再抬眸,她眼底已然挤出了两泡泪珠,“金小姐,我知道是我和钧桀对不住你,这都是我的错……”

    说着,她上前几步,想要去拉金玉叶的手。

    南壡景湛蓝的眸子闪过一抹可怖的阴妄,“不知所谓!”

    冷冷地哼了一声,继而一股强大的气流从身上散发出来,直逼几步之遥的肖静。

    肖静只觉一股诡异的力道逼的她连连后退,最后一个不稳,咚地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嘶——

    众人看着这一幕,皆倒抽一口冷气。

    “肖静!”

    一声惊呼从不远处传来,几秒之间,神色慌张的乐梅扒开人群,紧张又怨怪地道:“你怎么回事?肚子痛不痛?”

    肖静脸色苍白,呼吸急促,额角溢出大颗大颗的冷汗,“痛,我肚子好痛!”

    正说着,暗红色的血迹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染红了她白色的孕妇裙,看起来触目惊心。

    围观之人的窃窃私语声,珠宝行经理惊慌失措地赔礼声,肖静痛苦的哭喊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副兵荒马乱的现象。

    而引发事件的两个主角,却早已不知去向。

    豪华的宾利在主干道上张扬恣意地驰骋,而车内却是另一番光景。

    激吻,喘息,嘤咛,南壡景将人禁锢在怀里,两人就像是连体婴儿一般,难分难舍。

    “南壡景,你够了!”

    金玉叶拉着他得寸进尺的手,神情似娇似恼,碧色的眸子因为南壡景这个调情高手的撩拨,透着一丝迷离的水雾,看起来越发的魅惑勾人。

    南壡景轻笑一声,再次缠上她的唇,一边深深浅浅地吻着,一边含糊不清地呢喃,“宝贝儿乖,今儿个爷高兴,别扫爷性致!”

    说话间,他挣脱她的手,继续往她裙底钻去,速度之快,让金玉叶措手不及。

    金玉叶眸色微凉,强硬地拂开他的手,从他腿上下来,冲前面的司机开口,“停车!”

    司机没得到自家主子的命令,纹丝不动,车子依旧平稳地行驶着。

    南壡景脸上的笑容敛了敛,重新将她揽进怀里,“别闹,爷憋着呢!”

    “你丫的能不能管好你老二,别乱发情!”

    金玉叶着实没心情,这会儿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南壡景瞧她真动了气儿,也知道适可而止,他比谁都明白,物极必反的道理,眼前这女人可不是什么温顺的小猫,逼急了,她比谁都狠绝无情。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调笑道:“你应该庆幸,爷只对你发情,不像姓雷的那混球,是个洞都钻!”

    一番折腾下来,已经临近中午,两人找了家餐厅吃了午饭,期间南壡景接了个电话,饭后,在金玉叶拒绝和他一起回去后,他也没多勉强,将车留给她,便被樊祤接走了。

    摆脱了缠人的某妖孽,金玉叶驱车直接去了医院。

    来到雷谨晫病房门口,刘威和安锰两人尽责地守在那里,看到她,皆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病房里,夏元琼将保温瓶的汤盛到小碗上,夏绱在一旁打着下手,两人说说笑笑地,气氛好不和睦。

    金玉叶的到来,里面的气氛有片刻地静默。

    夏绱娇俏的脸上扬起一抹温婉有礼的笑容,“小叶,你来啦!”

    金玉叶点了点头,神情不算冷淡,但也热络不到哪里去,她在床尾站定,看着气色还算不错的男人,浅笑嫣然:“感觉如何?”

    雷谨晫静静地看了她几秒,没说话,眼神看向另外两人,“妈,你们先出去!”

    夏元琼脸色有些难看,想说什么,一旁的夏绱上前挽住她的胳膊,打着圆场,“姑姑,晫表哥和小叶有事谈,咱先出去吧!”

    两个碍事的人出去,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雷谨晫看着离他老远的女人,皱了皱眉,“过来,还怕我吃了你不成?”雷钧桀这一句问的异常突兀,许是太过难以置信,他的口气很不好,少了平时的吊儿郎当,多了一股凌厉和咄咄逼人。

    金玉叶心底好笑,而她也确实笑出了声,“桀少,我结婚,你激动个什么劲儿?”

    雷钧桀唇瓣动了动,却是哑口无言。

    是啊,他激动个什么劲儿?

    两人订婚两三年,可是,见面的次数,十个手指都能数的出来,当他想要好好和她过下去的时候,两人的婚约也到了尽头。

    南壡景上前揽住她的腰肢,“宝贝儿,走吧!”

    对于不相干的人,南壡景从来都是连眼神都吝啬施舍的人,不是生性傲慢,只是他那尊荣身份养成的习惯,那种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傲然矜贵,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

    肖静看着他们的背影撇了撇嘴,状似撒娇般道:“钧桀,金小姐这男朋友怎么这样!”

    雷钧桀神色一冷,“给本少闭上你的嘴!”

    肖静有些畏惧,不服气地轻声嘟嚷,“本来就是嘛,招呼都不打一声,没礼貌!”

    在她心里,雷钧桀是京都的太子爷,是众人追捧巴结的对象。

    如今,她成功挤掉正牌太子妃,就算那女人要结婚,找的男人也不会好不到哪里去,可是,这样一个小白脸似的男人,却将他们当做是空气,完全无视得彻底,她心里是各种不平衡。

    总之一句话,她心理扭曲,见不得‘手下败将’过的比她好。

    肖静说的很小声,就连一旁的雷钧桀都没怎么听清楚,然而,前面那两个是什么人?

    这样的话,又怎么会逃脱他们的耳朵。

    毫无疑问,两人的脚步同时停了下来,南壡景眯了眯眼,而一旁的金玉叶亦然,若是认真看,绝对会发现,两人眯眼的动作,简直如出一辙。

    “将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金玉叶返回身,双手抱胸,嘴角噙着明艳的笑容,然而,眼底却无半分笑容。

    她金玉叶护短,尽管身边的男人不需要她护,可是,站在她身边,就不容他人指手画脚,说三道四。

    她个子高挑,几乎高出肖静半个头,站在她面前,有一种居高临下的睥睨姿态。

    如此气势,让肖静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脸色有些难看,“金小姐,我……我也没说什么啊!”

    “你刚才说谁没礼貌?”

    此话一出,肖静脸色白了白,她没想到她说的那么轻,她居然能听到,这会儿被她如此不给面子地逼问,心里又急又怒。

    她看了眼身边的雷钧桀,想到她肚子里装的那颗球,眼底精光微闪,姣好的面容漾着明媚的笑容。

    “金小姐,好歹你也曾经也跟过钧桀,他一直都觉得对你不起,自是希望你过得好的,这选老公,得看准儿,只是你这男朋友,除了那副皮囊,还真不……”

    啪——

    清脆的掌声在大堂响起,一些客人皆都讶异地看向这边,继而全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肖静不可置信地看着对她动手的雷钧桀,美目漾着委屈的泪水,“钧桀,你……”

    “少他么的在这里给本少丢人现眼,赶紧滚回去!”

    雷钧桀桃花眸一片无情而冷酷,俊美的面容没了以往的浪荡不羁,有的只是彻骨的冷寒。

    这个女人,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他景少是什么人?

    她金玉叶又是什么人?

    一个能将人头当礼物。

    一个收起起来面不改色心不跳。

    这样残酷狠戾,睚眦必报的两人,又岂容他人在他们面前放肆?

    深吸一口气,雷钧桀压下心底的各种情绪,“景少,女人不懂事,还望你别和她一般计较!”

    南壡景手搭在金玉叶的腰肢上,指尖似有意似无意地打着圈圈,语气阴魅而戏谑道:“你女人?”

    雷钧桀脸色微变,桃花眸闪过一丝挣扎与悲凉,哑着嗓子应了一声:“是!”

    他知道,这一刻,他再也没有资格将心底那份爱恋说出口,他明明知道他这么问,是想斩断他的后路,却不得不肯定地回答,因为,他若回答不是,那么肖静,也许会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倒不是对这女人有多深的感情,而是她肚子里那个小的,在DNA没验证之前,他终还是要顾及的。

    “呵,既是你女人,就好好好圈养起来,别让她出来乱吠!”

    “你……”

    “闭嘴!”

    肖静气的浑身发抖,想说什么,却被雷钧桀一声厉喝制止。

    南壡景勾了勾唇,绝艳无双的面容漾起一抹冰冷慑人的笑容,他低眸,湛蓝色的眸子柔光潋滟,不顾场合地给了怀中女人一记火辣缠绵的深吻。

    “看在你曾经有眼无珠的份上,爷就不计较了,以后给爷好好记着,这是爷的老婆,多瞧一眼,爷将你的眼珠子剜出来泡酒,还有,让你女人悠着点!”

    南壡景的嘴巴一向毒,最后两句话,他说的很缓慢,配合他那阴魅幽冷的语气,感觉一阵阵阴风从耳畔拂过,渗人得紧。

    肖静看着那人堪称妖邪的绝艳脸庞,心里是有些畏惧的,然而,一想到雷钧桀对那女人的心思,她心里就各种嫉恨,她垂下眼眸,手抚了抚凸起的腹部,眼底闪过一抹决然之色。

    再抬眸,她眼底已然挤出了两泡泪珠,“金小姐,我知道是我和钧桀对不住你,这都是我的错……”

    说着,她上前几步,想要去拉金玉叶的手。

    南壡景湛蓝的眸子闪过一抹可怖的阴妄,“不知所谓!”

    冷冷地哼了一声,继而一股强大的气流从身上散发出来,直逼几步之遥的肖静。

    肖静只觉一股诡异的力道逼的她连连后退,最后一个不稳,咚地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嘶——

    众人看着这一幕,皆倒抽一口冷气。

    “肖静!”

    一声惊呼从不远处传来,几秒之间,神色慌张的乐梅扒开人群,紧张又怨怪地道:“你怎么回事?肚子痛不痛?”

    肖静脸色苍白,呼吸急促,额角溢出大颗大颗的冷汗,“痛,我肚子好痛!”

    正说着,暗红色的血迹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染红了她白色的孕妇裙,看起来触目惊心。

    围观之人的窃窃私语声,珠宝行经理惊慌失措地赔礼声,肖静痛苦的哭喊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副兵荒马乱的现象。

    而引发事件的两个主角,却早已不知去向。

    豪华的宾利在主干道上张扬恣意地驰骋,而车内却是另一番光景。

    激吻,喘息,嘤咛,南壡景将人禁锢在怀里,两人就像是连体婴儿一般,难分难舍。

    “南壡景,你够了!”

    金玉叶拉着他得寸进尺的手,神情似娇似恼,碧色的眸子因为南壡景这个调情高手的撩拨,透着一丝迷离的水雾,看起来越发的魅惑勾人。

    南壡景轻笑一声,再次缠上她的唇,一边深深浅浅地吻着,一边含糊不清地呢喃,“宝贝儿乖,今儿个爷高兴,别扫爷性致!”

    说话间,他挣脱她的手,继续往她裙底钻去,速度之快,让金玉叶措手不及。

    金玉叶眸色微凉,强硬地拂开他的手,从他腿上下来,冲前面的司机开口,“停车!”

    司机没得到自家主子的命令,纹丝不动,车子依旧平稳地行驶着。

    南壡景脸上的笑容敛了敛,重新将她揽进怀里,“别闹,爷憋着呢!”

    “你丫的能不能管好你老二,别乱发情!”

    金玉叶着实没心情,这会儿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南壡景瞧她真动了气儿,也知道适可而止,他比谁都明白,物极必反的道理,眼前这女人可不是什么温顺的小猫,逼急了,她比谁都狠绝无情。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调笑道:“你应该庆幸,爷只对你发情,不像姓雷的那混球,是个洞都钻!”

    一番折腾下来,已经临近中午,两人找了家餐厅吃了午饭,期间南壡景接了个电话,饭后,在金玉叶拒绝和他一起回去后,他也没多勉强,将车留给她,便被樊祤接走了。

    摆脱了缠人的某妖孽,金玉叶驱车直接去了医院。

    来到雷谨晫病房门口,刘威和安锰两人尽责地守在那里,看到她,皆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病房里,夏元琼将保温瓶的汤盛到小碗上,夏绱在一旁打着下手,两人说说笑笑地,气氛好不和睦。

    金玉叶的到来,里面的气氛有片刻地静默。

    夏绱娇俏的脸上扬起一抹温婉有礼的笑容,“小叶,你来啦!”

    金玉叶点了点头,神情不算冷淡,但也热络不到哪里去,她在床尾站定,看着气色还算不错的男人,浅笑嫣然:“感觉如何?”

    雷谨晫静静地看了她几秒,没说话,眼神看向另外两人,“妈,你们先出去!”

    夏元琼脸色有些难看,想说什么,一旁的夏绱上前挽住她的胳膊,打着圆场,“姑姑,晫表哥和小叶有事谈,咱先出去吧!”

    两个碍事的人出去,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雷谨晫看着离他老远的女人,皱了皱眉,“过来,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