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第409章 老子想你!(2)

    想到这里,金玉叶那张过于妖艳的红唇勾起一抹狂妄肆虐的笑意,碧眸徒然睁开,眼底尽是对跃跃欲试的兴奋。

    金成睿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

    女人面向夕阳,火红的光晕映照她精致的脸庞上,是那样的惊艳绝伦,光华潋滟,嘴角的笑容如罂粟一般,美丽,妖异,令人忍不住沉沦,眼底那种自信恣意的光芒灼目得令人眩晕。

    美,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美。

    她似乎是个矛盾体,集娇媚,柔韧,邪肆,刚强与一体,明明都是互相矛盾的词语,然而,融合在她的身上,却恰到好处地形成一个特殊的,惹人眼球的她。

    金成睿不自觉放轻了步伐,屏住呼吸,来到她身后,双臂从身后环住她的腰肢,“小混蛋,老子想上你!”

    擦!

    果真是闷骚!

    金玉叶抽了抽嘴角,心里无声地诽腹了一句,然而,没容她说什么,一个个湿热的细吻落在她的肩膀上,脖颈上,最后落在她的耳郭……

    灼热的气息,湿热的吻,粗重的喘息,室内气温在升高,气氛各种暧昧。

    金玉叶脸色红了,在夕阳的映照下,越发的美艳如花,“四叔,有没有人说过你很闷骚?”

    金成睿动作不停,火热的大掌隔着薄薄的衣料在她身上四处点火,嘴唇一边吻着她,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老子闷骚,你明骚,绝配!”

    说话间,他猛地转过她的身子,将她抵在落地上,霸道而强势地吻住她的唇瓣,细细研磨,吸吮……

    金玉叶痴痴笑了笑,没说话,双臂揽上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应着。

    久未触碰到她的甘甜,金成睿显得有些迫切与狂狷,金玉叶在回来后,便换下了身上严谨的军装,穿了一套淡紫色的雪纺连衣裙,倒是方便了某个闷骚货及时行欢。

    嗯!

    金玉叶看着外面的夕阳,娇笑着,“四叔,咱们这算不算是白日宣淫?”

    “给老子专心点!”

    金成睿说着,惩罚性地咬了口那红色的果子,同时,大手从她裙摆下探了进去,双重刺激下,金玉叶忍不住尖叫了声,而后面,某个男人再也没给她分心机会。

    夕阳似火,春情荡漾,两人从软椅到地板再到床上,红艳的光晕映照在室内,打在交叠的身影上,那画面,端的是风情无限,旖旎香艳……

    是夜,金玉叶是被一阵吵闹声给吵醒的,顺了顺发,拿过床头上的手表看了眼,八点半,不知不觉,睡了三个多小时。

    身边的位置没了人,楼下的隐隐传来争吵和哭啼的身影,秀眉拧了拧,她下床从衣柜里取了件丝质睡袍披上。

    “四叔,四叔,你要帮我和姐姐,我……唔……我求你帮帮我们,现在能帮我们的只有你了!”

    “你要他帮你什么?”

    突来的声音,成功引来了客厅里两人的视线。

    金成睿眼神落在她粉嫩的赤足上,剑眉蹙了蹙,认命地起身从鞋柜上拿出一双女式拖鞋,“老是不穿鞋,不知道自个儿身子受不得寒?”

    金玉叶笑了笑,没说话,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意外来客,金家二小姐金玉婧,嘴角漾着戏谑的笑容,再一次开口问:“你要他帮你什么?”

    家庭的变故,没了优渥物质的生活,曾经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如今身上再也没了那种骄纵与傲气,脸上抹的是低档化妆品,身上洒的是劣质香水,脸上隐隐还有巴掌印。

    很显然,她的生活,过的十分不好。

    金玉婧对她的问话置若罔闻,一双深深凹陷下去的大眼不可置信地瞧着她,不,应该是看着她的脖颈,“你……你们……”

    那里有着淡淡的粉色印记,作为一个成年人,也并不是没有经历过情事,所以,她当然不会脑残的认为,那是蚊子叮的。

    此时,她似乎忘了来这里的目的,毕竟这样的一幕给她的视觉冲击太大。

    她一直都知道,这两人之间的那些丑事,可是却没想到,他们到了这种地步,光是想想,她都觉得恶心。

    金成睿脸色沉了沉,“你先回去!”

    经他一提醒,金玉婧回过神来,这才记起,她现在是有求于人,她脸色白了白,说话的语气带着哭腔,“四叔,你不能不帮我,我和姐姐会死的,他们会弄死我们的!”

    金成睿眉心拧成一个川字,他没理她,兀自进厨房,拿出烧好的饭菜,细心地摆在餐桌上,“小叶,过来吃饭!”

    金玉叶凉凉地笑了笑,走到餐桌旁坐下,姿态慵懒地执起筷子,不发一语地吃起饭来。

    金玉婧看着餐桌上当她是空气一般的两人,死死咬着唇瓣,强忍着委屈难堪的泪水,她颤颤走到餐桌边上,想要去拉金成睿的衣袖,却被他冷冷的眼神制止。

    “四……叔,唔,我也是没办法才来找你,求求你帮帮我,我和姐姐也是你的侄女,不是吗?”

    金成睿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阵手机铃声传来,金玉叶瞄了眼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这边金成睿放下筷子,起身帮她拿了过来,他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心里有些纠结与担忧。

    “是谁?”

    询问间,金成睿将手机递了过来,金玉叶看了眼,直接按了接听键。

    “金妖孽,我要弄死金家那两个贱人,你有没有意见?”

    倪星恺透着浓重煞气的愤恨的狠戾声音传来,金玉叶挑了挑眉,抬眸看了眼脸色苍白的金玉婧,“发生了什么事?”

    “那两贱货居然动了星悦,现在星悦还躺在医院里,大的已经抓住了,小的跑了!”

    挂了电话,金玉叶重新执起筷子,慢条斯理地吃着饭。

    对面的金成睿看着她不漏丝毫情绪的精致面容,眼底闪过一丝复杂,“丫头……”

    啪——

    金玉叶重重地放下筷子,碧色的眸子漠然地看着他,嘴角噙着一丝讥屑的笑意,“四叔,你想说什么?”想到这里,金玉叶那张过于妖艳的红唇勾起一抹狂妄肆虐的笑意,碧眸徒然睁开,眼底尽是对跃跃欲试的兴奋。

    金成睿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

    女人面向夕阳,火红的光晕映照她精致的脸庞上,是那样的惊艳绝伦,光华潋滟,嘴角的笑容如罂粟一般,美丽,妖异,令人忍不住沉沦,眼底那种自信恣意的光芒灼目得令人眩晕。

    美,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美。

    她似乎是个矛盾体,集娇媚,柔韧,邪肆,刚强与一体,明明都是互相矛盾的词语,然而,融合在她的身上,却恰到好处地形成一个特殊的,惹人眼球的她。

    金成睿不自觉放轻了步伐,屏住呼吸,来到她身后,双臂从身后环住她的腰肢,“小混蛋,老子想上你!”

    擦!

    果真是闷骚!

    金玉叶抽了抽嘴角,心里无声地诽腹了一句,然而,没容她说什么,一个个湿热的细吻落在她的肩膀上,脖颈上,最后落在她的耳郭……

    灼热的气息,湿热的吻,粗重的喘息,室内气温在升高,气氛各种暧昧。

    金玉叶脸色红了,在夕阳的映照下,越发的美艳如花,“四叔,有没有人说过你很闷骚?”

    金成睿动作不停,火热的大掌隔着薄薄的衣料在她身上四处点火,嘴唇一边吻着她,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老子闷骚,你明骚,绝配!”

    说话间,他猛地转过她的身子,将她抵在落地上,霸道而强势地吻住她的唇瓣,细细研磨,吸吮……

    金玉叶痴痴笑了笑,没说话,双臂揽上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应着。

    久未触碰到她的甘甜,金成睿显得有些迫切与狂狷,金玉叶在回来后,便换下了身上严谨的军装,穿了一套淡紫色的雪纺连衣裙,倒是方便了某个闷骚货及时行欢。

    嗯!

    金玉叶看着外面的夕阳,娇笑着,“四叔,咱们这算不算是白日宣淫?”

    “给老子专心点!”

    金成睿说着,惩罚性地咬了口那红色的果子,同时,大手从她裙摆下探了进去,双重刺激下,金玉叶忍不住尖叫了声,而后面,某个男人再也没给她分心机会。

    夕阳似火,春情荡漾,两人从软椅到地板再到床上,红艳的光晕映照在室内,打在交叠的身影上,那画面,端的是风情无限,旖旎香艳……

    是夜,金玉叶是被一阵吵闹声给吵醒的,顺了顺发,拿过床头上的手表看了眼,八点半,不知不觉,睡了三个多小时。

    身边的位置没了人,楼下的隐隐传来争吵和哭啼的身影,秀眉拧了拧,她下床从衣柜里取了件丝质睡袍披上。

    “四叔,四叔,你要帮我和姐姐,我……唔……我求你帮帮我们,现在能帮我们的只有你了!”

    “你要他帮你什么?”

    突来的声音,成功引来了客厅里两人的视线。

    金成睿眼神落在她粉嫩的赤足上,剑眉蹙了蹙,认命地起身从鞋柜上拿出一双女式拖鞋,“老是不穿鞋,不知道自个儿身子受不得寒?”

    金玉叶笑了笑,没说话,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意外来客,金家二小姐金玉婧,嘴角漾着戏谑的笑容,再一次开口问:“你要他帮你什么?”

    家庭的变故,没了优渥物质的生活,曾经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如今身上再也没了那种骄纵与傲气,脸上抹的是低档化妆品,身上洒的是劣质香水,脸上隐隐还有巴掌印。

    很显然,她的生活,过的十分不好。

    金玉婧对她的问话置若罔闻,一双深深凹陷下去的大眼不可置信地瞧着她,不,应该是看着她的脖颈,“你……你们……”

    那里有着淡淡的粉色印记,作为一个成年人,也并不是没有经历过情事,所以,她当然不会脑残的认为,那是蚊子叮的。

    此时,她似乎忘了来这里的目的,毕竟这样的一幕给她的视觉冲击太大。

    她一直都知道,这两人之间的那些丑事,可是却没想到,他们到了这种地步,光是想想,她都觉得恶心。

    金成睿脸色沉了沉,“你先回去!”

    经他一提醒,金玉婧回过神来,这才记起,她现在是有求于人,她脸色白了白,说话的语气带着哭腔,“四叔,你不能不帮我,我和姐姐会死的,他们会弄死我们的!”

    金成睿眉心拧成一个川字,他没理她,兀自进厨房,拿出烧好的饭菜,细心地摆在餐桌上,“小叶,过来吃饭!”

    金玉叶凉凉地笑了笑,走到餐桌旁坐下,姿态慵懒地执起筷子,不发一语地吃起饭来。

    金玉婧看着餐桌上当她是空气一般的两人,死死咬着唇瓣,强忍着委屈难堪的泪水,她颤颤走到餐桌边上,想要去拉金成睿的衣袖,却被他冷冷的眼神制止。

    “四……叔,唔,我也是没办法才来找你,求求你帮帮我,我和姐姐也是你的侄女,不是吗?”

    金成睿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阵手机铃声传来,金玉叶瞄了眼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这边金成睿放下筷子,起身帮她拿了过来,他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心里有些纠结与担忧。

    “是谁?”

    询问间,金成睿将手机递了过来,金玉叶看了眼,直接按了接听键。

    “金妖孽,我要弄死金家那两个贱人,你有没有意见?”

    倪星恺透着浓重煞气的愤恨的狠戾声音传来,金玉叶挑了挑眉,抬眸看了眼脸色苍白的金玉婧,“发生了什么事?”

    “那两贱货居然动了星悦,现在星悦还躺在医院里,大的已经抓住了,小的跑了!”

    挂了电话,金玉叶重新执起筷子,慢条斯理地吃着饭。

    对面的金成睿看着她不漏丝毫情绪的精致面容,眼底闪过一丝复杂,“丫头……”

    啪——

    金玉叶重重地放下筷子,碧色的眸子漠然地看着他,嘴角噙着一丝讥屑的笑意,“四叔,你想说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