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第408章 老子想你!(1)

    似乎永远都不对头的两父子,为了这一事,再一次吵得不可开交,最后,雷战一句“军人必须得服从命令”堵得雷谨晫哑口无言,脸色铁青。

    而金玉叶心里则是暗笑不已。

    不得不说,这两父子,某些方面很像。

    毫无疑问,势同水火的两父子,经这一闹,关系简直降入了冰点。

    出了办公室,某个无良的女人被雷大首长毫不怜香惜玉地拽进他那辆霸气得不像话的座驾。

    揉了揉被他拽得发红的手腕,金玉叶笑语宴宴,“首长,容我去和家人告个别!”

    “闭嘴!”

    雷谨晫现在很火大,‘闭嘴’两个字,几乎是从齿缝中蹦出来。

    金玉叶心情很好,也不去在乎他的冷脸,眼神转向窗外,看着一晃而过的,那些似锦繁华。

    明天,明天她就要离开这里了,去执行一场无法预知未来的探险,说实在的,这会儿她是开心的,体内不安分因子肆意叫嚣着,冲撞着,好似要冲破她的皮肉,挣脱她的灵魂。

    这项任务恰到好处的消除了她目前的困境,同时,同盟会这个死结,也迎刃而解。

    很好,真的很好。

    手臂被人猛劲儿扯了一下,金玉叶回头,心情好,连带着眼神也暖了几分,“有话好好说,别扯啊!”

    “我说过,那是我最后一次容忍你,你自己在行事之前,最好给我带上脑子!”

    雷谨晫瞧着她不温不火的样子,气得心肝疼,灼亮的眸子里面满是阴鸷的悲痛之色,他擒着她的双肩,那力道,几乎要捏碎她的肩骨,语气更是透着歇斯底里的怒恨。

    金玉叶皱了皱眉,“不就是个任务?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

    雷谨晫放开她,将身子的重量跑进舒适的靠背上,揉了揉眉心。

    “同盟会,不是一般的组织,它已经存在了上百年,里面的成员错综复杂,渗透每一个国家的高层甚至军方,我们军方和它斗了多年,经过无数次较量,都没能彻底将它瓦解!”

    金玉叶碧眸微闪,一个背景如此复杂且有绝对实力的组织,为何会找上她的妈妈?

    心里不解,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她笑了笑,自我调侃道:“那你老子还真看得起我,我该感到骄傲才对!”

    雷谨晫眸色复杂,瞳孔深处,掩藏着一种令人不解的痛苦,他看了她良久,情不自禁地抬手,指腹摩挲着她精致滑腻的面颊。

    金玉叶愣了愣,“首……嗯……”

    话没说完,身子被猛地一扯,便被紧紧箍制在一具宽阔温热充斥着强烈男性气息的胸怀,鼻子撞到他硬实的胸膛,火辣辣地疼着。

    “老子的名字很难听?”

    金玉叶被撞得有些疼,心里本是有些气的,却在听到他这句霸道却透着一丝黯然与别扭的话语,耳朵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时,气突然消了。

    呵!

    一声轻笑从喉间溢出,金玉叶推了推他,“放我下车吧,我时间不多!”

    雷谨晫没理她,端正了身子,理了理军装,便坐在一旁,闭目沉思。

    靠,变脸真够快的!

    金玉叶心里诽腹了一把,扬了扬唇,再次出声,“二叔,我……”

    “老子还能吃了你不成?”

    没容她说完,雷谨晫便冷冷地打断她的话,一向冷静沉稳的脾气这会儿异常的暴躁。

    金玉叶挑了挑眉,碧眸打量了他片刻,接着嗤笑一声,“更年期到了吧,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如此阴晴不定?”

    雷谨晫脸色一阵黑一阵青,他努力压下心底翻涌的暴戾和烦闷,有力的臂膀一捞,再次将她揽入怀中,“小狐狸,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你可以毫无建树,却不能在背后捅刀子,别去挑战法纪,这种结果,你我都承受不起!”

    他能帮她兜一次两次,可是,却不能陪她一起去走这条钢丝,是原则,也是职责。

    他害怕走到最后,他们会落到针锋相对,你死我活的局面,所以,尽管知道她能力超然,却依旧不管不顾地将她安排在最安全保险的位置上。

    除了要将她放在眼皮底下外,也是一种保护。

    却没想到,最后还是……

    雷谨晫带她回了军区,直接进了他的办公室,而后打了个电话,冲那头交代了几句。

    没等多久,冷箭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份档案袋,“头儿,你要的东西!”

    雷谨晫点了点头,摆摆手,示意他出去。

    “打开看看!”

    金玉叶挑了挑眉,猜到里面的东西也许对她有用,便毫不迟疑地打了开来。

    果然——

    手中的东西,是同盟会的资料,越是往下看,心里对这个同盟会越是惊诧好奇,同时对妈妈的处境也越发的担忧。

    “这是这些年来,我们的人调查追踪的成果,这还只是外围的,真正的内部,我们渗透不进!”

    见她放下资料,雷谨晫搁下手中的笔,面容一派严谨认真。

    金玉叶敛了敛心神,“我自己会注意,没其他事我走了,我会定期与这边联系!”

    “等等!”

    金玉叶开门的动作顿住,回眸看他。

    雷谨晫看了眼她的手腕,沉吟了片刻,道:“记得将我送你的手表戴上!”

    夕阳斜下,西边残阳如血,站在偌大的落地窗边,金玉叶看着手中那块精致优雅,尽显贵气的紫钻手表,想到那男人隐隐露出的关怀,心底漾起阵阵涟漪。

    熟悉的炙痛从心口传遍全身,金玉叶碧眸闭了闭,掩去眼底一闪而逝的戾气,掏出一颗药丸塞进口中,嘴角无意识地牵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突然之间,她心里生出一股越来越无力的感觉,纵使财富如山,可是她的命,她人生轨迹,似乎都握在他人手中。

    妈妈到如今还不知什么情况,而她,行事处处受限,无形之中,似乎有张大网在向她张开,可她却只能往里面钻。

    因为,那张网里,有她想要的东西。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似乎永远都不对头的两父子,为了这一事,再一次吵得不可开交,最后,雷战一句“军人必须得服从命令”堵得雷谨晫哑口无言,脸色铁青。

    而金玉叶心里则是暗笑不已。

    不得不说,这两父子,某些方面很像。

    毫无疑问,势同水火的两父子,经这一闹,关系简直降入了冰点。

    出了办公室,某个无良的女人被雷大首长毫不怜香惜玉地拽进他那辆霸气得不像话的座驾。

    揉了揉被他拽得发红的手腕,金玉叶笑语宴宴,“首长,容我去和家人告个别!”

    “闭嘴!”

    雷谨晫现在很火大,‘闭嘴’两个字,几乎是从齿缝中蹦出来。

    金玉叶心情很好,也不去在乎他的冷脸,眼神转向窗外,看着一晃而过的,那些似锦繁华。

    明天,明天她就要离开这里了,去执行一场无法预知未来的探险,说实在的,这会儿她是开心的,体内不安分因子肆意叫嚣着,冲撞着,好似要冲破她的皮肉,挣脱她的灵魂。

    这项任务恰到好处的消除了她目前的困境,同时,同盟会这个死结,也迎刃而解。

    很好,真的很好。

    手臂被人猛劲儿扯了一下,金玉叶回头,心情好,连带着眼神也暖了几分,“有话好好说,别扯啊!”

    “我说过,那是我最后一次容忍你,你自己在行事之前,最好给我带上脑子!”

    雷谨晫瞧着她不温不火的样子,气得心肝疼,灼亮的眸子里面满是阴鸷的悲痛之色,他擒着她的双肩,那力道,几乎要捏碎她的肩骨,语气更是透着歇斯底里的怒恨。

    金玉叶皱了皱眉,“不就是个任务?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

    雷谨晫放开她,将身子的重量跑进舒适的靠背上,揉了揉眉心。

    “同盟会,不是一般的组织,它已经存在了上百年,里面的成员错综复杂,渗透每一个国家的高层甚至军方,我们军方和它斗了多年,经过无数次较量,都没能彻底将它瓦解!”

    金玉叶碧眸微闪,一个背景如此复杂且有绝对实力的组织,为何会找上她的妈妈?

    心里不解,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她笑了笑,自我调侃道:“那你老子还真看得起我,我该感到骄傲才对!”

    雷谨晫眸色复杂,瞳孔深处,掩藏着一种令人不解的痛苦,他看了她良久,情不自禁地抬手,指腹摩挲着她精致滑腻的面颊。

    金玉叶愣了愣,“首……嗯……”

    话没说完,身子被猛地一扯,便被紧紧箍制在一具宽阔温热充斥着强烈男性气息的胸怀,鼻子撞到他硬实的胸膛,火辣辣地疼着。

    “老子的名字很难听?”

    金玉叶被撞得有些疼,心里本是有些气的,却在听到他这句霸道却透着一丝黯然与别扭的话语,耳朵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时,气突然消了。

    呵!

    一声轻笑从喉间溢出,金玉叶推了推他,“放我下车吧,我时间不多!”

    雷谨晫没理她,端正了身子,理了理军装,便坐在一旁,闭目沉思。

    靠,变脸真够快的!

    金玉叶心里诽腹了一把,扬了扬唇,再次出声,“二叔,我……”

    “老子还能吃了你不成?”

    没容她说完,雷谨晫便冷冷地打断她的话,一向冷静沉稳的脾气这会儿异常的暴躁。

    金玉叶挑了挑眉,碧眸打量了他片刻,接着嗤笑一声,“更年期到了吧,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如此阴晴不定?”

    雷谨晫脸色一阵黑一阵青,他努力压下心底翻涌的暴戾和烦闷,有力的臂膀一捞,再次将她揽入怀中,“小狐狸,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你可以毫无建树,却不能在背后捅刀子,别去挑战法纪,这种结果,你我都承受不起!”

    他能帮她兜一次两次,可是,却不能陪她一起去走这条钢丝,是原则,也是职责。

    他害怕走到最后,他们会落到针锋相对,你死我活的局面,所以,尽管知道她能力超然,却依旧不管不顾地将她安排在最安全保险的位置上。

    除了要将她放在眼皮底下外,也是一种保护。

    却没想到,最后还是……

    雷谨晫带她回了军区,直接进了他的办公室,而后打了个电话,冲那头交代了几句。

    没等多久,冷箭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份档案袋,“头儿,你要的东西!”

    雷谨晫点了点头,摆摆手,示意他出去。

    “打开看看!”

    金玉叶挑了挑眉,猜到里面的东西也许对她有用,便毫不迟疑地打了开来。

    果然——

    手中的东西,是同盟会的资料,越是往下看,心里对这个同盟会越是惊诧好奇,同时对妈妈的处境也越发的担忧。

    “这是这些年来,我们的人调查追踪的成果,这还只是外围的,真正的内部,我们渗透不进!”

    见她放下资料,雷谨晫搁下手中的笔,面容一派严谨认真。

    金玉叶敛了敛心神,“我自己会注意,没其他事我走了,我会定期与这边联系!”

    “等等!”

    金玉叶开门的动作顿住,回眸看他。

    雷谨晫看了眼她的手腕,沉吟了片刻,道:“记得将我送你的手表戴上!”

    夕阳斜下,西边残阳如血,站在偌大的落地窗边,金玉叶看着手中那块精致优雅,尽显贵气的紫钻手表,想到那男人隐隐露出的关怀,心底漾起阵阵涟漪。

    熟悉的炙痛从心口传遍全身,金玉叶碧眸闭了闭,掩去眼底一闪而逝的戾气,掏出一颗药丸塞进口中,嘴角无意识地牵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突然之间,她心里生出一股越来越无力的感觉,纵使财富如山,可是她的命,她人生轨迹,似乎都握在他人手中。

    妈妈到如今还不知什么情况,而她,行事处处受限,无形之中,似乎有张大网在向她张开,可她却只能往里面钻。

    因为,那张网里,有她想要的东西。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