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第406章 雷谨晫,你有种!(2)

    “你来了!”

    金玉叶没说话,金卓鹏也不介意,金管家冲金玉叶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金卓鹏拿起一旁的湿毛巾擦了擦手,语气听不出情绪地道:“其实这些年,除了秘密机关在找你母亲,还有另一方也在找她!”

    金玉叶依旧不说话,等待他继续开口。

    “我不确定是不是他们,不过,若真是,你妈妈,恐怕凶多吉少!”

    说到最后,金卓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些年,他们不同意她带走她母亲,除了怕她母亲曝光在人前,金家受牵连外,另一个原因也是为了保护。

    虽然那女人身份卑微而敏感,可终究是为他们金家生下了长孙,说到底,是成嵘对不住她。

    金玉叶心里咯噔一下,碧眸迸发出一抹冷戾的光芒,“是谁?”

    感觉到她身上那股阴冷暴戾的气息,金卓鹏浑浊的老眸闪过一丝复杂,“同盟会!”

    金卓鹏丢下这三个字后,便再也不肯透露一丝信息,金玉叶出了疗养院,心情无比地暴躁。

    回到家里,金玉叶将自己关进书房,打开电脑,通过特殊渠道准备搜索同盟会的资料,然而,却是一无所获。

    “小叶!”

    金世煊不知何时站在身后,他将手里的牛奶放在她面前,眼睛瞧了眼电脑,身子猛然僵了僵,“小叶,你在查什么?”

    金玉叶并没有察觉他的异样,端起牛奶,喝了一口,语气掺杂了一丝忧心,“金老头说,带走妈妈的,也许是同盟会的人,不过,我查了半天,并没有查出什么。”

    她查不出来的东西,只有两个原因,要么就是不存在,要么就是高级机密。

    金世煊关掉她的电脑页面,“别想那么多,你昨晚没睡好,去睡个午觉补补眠,明天假期就结束,到时候有得你累,妈妈的事,哥哥会去调查的!”

    金玉叶看着他的态度,碧眸微闪,她转过转椅,面向他,“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金世煊抿了抿唇,突然蹲下身,环住她的腰,将脸贴在她的小腹上,“小叶,听哥哥一次,这事交给哥哥,你不要过问!”

    金玉叶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的眼神,却是多了一抹深思与探究。

    七天的假期,金玉叶是在各种憋闷中度过的,除了解除婚约算是一件值得欢喜的事,其他的,简直让她心情差的可以。

    连带着销假去部队报到之时,别人都能感觉到她心情欠佳。

    金玉叶被分配在御雷突击队,雷谨晫属于她的直属上司,报到也是找他。

    进了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个穿着军装的女人,金玉叶是认识的,正是当初在城中城的私房菜馆里开门的女人,礼貌地冲她点了点头,对方回以一笑。

    “报告首长,007前来报到!”

    雷谨晫点了点头,刚竣的面容瞧不出神色道:“你跟唐参谋下去,她会对你做安排!”

    唐静转身,非常友好地冲她伸出手,脸上笑意爽朗明亮,“你好,我是头儿的参谋唐静,我们见过的!”

    金玉笑了笑,与她握了下手,“我记得!”

    “呵呵,走吧,我带你去机要处!”

    金玉叶听到那句机要处,面上笑容依旧,眸子却是有些冷,“唐参谋先过去吧,我……”

    没容她说完,唐静暧昧地笑了笑,“行,我先去忙了!”

    带她离开,金玉叶面上的笑容突然淡了下来,她上前,双手撑在偌大的红木办公桌上,“首长,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学的是作战指挥,你将我弄到机要处做什么?”

    雷谨晫面色不变,埋首于文件中,也不抬头,“你是军人,服从命令就好!”

    一句服从命令,让金玉叶脸色变了几变,精致的脸颊阴郁而难看,她暴戾地抬脚狠狠踹了一脚办公桌,“雷谨晫,你他么的有种!”

    啪——

    办公室的门重重地甩上,那力道,几乎让整座军政大楼都震了几震。

    雷谨晫甩开手中的派克笔,取下军帽,烦躁地扒了扒寸短硬茬的头发,抽出一支烟,啪地一声,点燃,坐在那里吞云吐雾起来。

    追魂进来,被浓郁的烟味儿呛得鼻子有些发痒,“靠,老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办公室着火了!”

    雷谨晫掐灭手中的烟头,语气是一贯的冷沉,“什么事?”

    “听说你将叶妹子丢进了机要处?”

    “有问题?”

    听到他的间接承认,追魂一阵怪叫,“老大,你脑子没坏吧,人家不论是哪一方面,都是拔尖儿拔尖儿的,你将她丢到机要处,你确定她晚上不将你给踹下床?”

    雷谨晫嘴角抽了抽,脸色一阵青一阵黑,“滚犊子!”

    追魂不在乎他的冷脸,邪气的眸子难得地透着一丝认真,“老大,我懂你怜香惜玉的心思,可是,她的才能是有目共睹的,且性子桀骜不驯,机要处不适合她!”

    金玉叶的来到九楼所谓的机要处,唐静带着她和里面的人互相打了声招呼,而后将厚厚地一摞文件交给她,让她按照轻重缓急译出来,一一整理好。

    这就是她的工作,机要秘书,对她来说,这份工作不难,真心不难,然而,看着这一摞文件,她却想骂娘。

    一整天,金玉叶埋首在一堆文件中,中午的时候,同在机要处的蔡娉来找她一起去食堂吃饭。

    “喂,女金刚,你不是被安排进了御雷突击队,咋也进了这里?”

    蔡娉喝了口汤,看着对面面容精致的女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金玉叶神色淡淡地,直接丢了“军令如山”四个字,却是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靠,大材小用有木有!”

    蔡娉一拍桌子,立即引来众士兵的侧目。

    机要秘书的工作,对金玉叶来说,枯燥又无味。

    日子一天天下去,看着眼前永远译不完的文件,妈妈的事又毫无头绪,她的心情,越来越暴躁,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浑身散发出来的低气压,完全不输于雷谨晫。“你来了!”

    金玉叶没说话,金卓鹏也不介意,金管家冲金玉叶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金卓鹏拿起一旁的湿毛巾擦了擦手,语气听不出情绪地道:“其实这些年,除了秘密机关在找你母亲,还有另一方也在找她!”

    金玉叶依旧不说话,等待他继续开口。

    “我不确定是不是他们,不过,若真是,你妈妈,恐怕凶多吉少!”

    说到最后,金卓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些年,他们不同意她带走她母亲,除了怕她母亲曝光在人前,金家受牵连外,另一个原因也是为了保护。

    虽然那女人身份卑微而敏感,可终究是为他们金家生下了长孙,说到底,是成嵘对不住她。

    金玉叶心里咯噔一下,碧眸迸发出一抹冷戾的光芒,“是谁?”

    感觉到她身上那股阴冷暴戾的气息,金卓鹏浑浊的老眸闪过一丝复杂,“同盟会!”

    金卓鹏丢下这三个字后,便再也不肯透露一丝信息,金玉叶出了疗养院,心情无比地暴躁。

    回到家里,金玉叶将自己关进书房,打开电脑,通过特殊渠道准备搜索同盟会的资料,然而,却是一无所获。

    “小叶!”

    金世煊不知何时站在身后,他将手里的牛奶放在她面前,眼睛瞧了眼电脑,身子猛然僵了僵,“小叶,你在查什么?”

    金玉叶并没有察觉他的异样,端起牛奶,喝了一口,语气掺杂了一丝忧心,“金老头说,带走妈妈的,也许是同盟会的人,不过,我查了半天,并没有查出什么。”

    她查不出来的东西,只有两个原因,要么就是不存在,要么就是高级机密。

    金世煊关掉她的电脑页面,“别想那么多,你昨晚没睡好,去睡个午觉补补眠,明天假期就结束,到时候有得你累,妈妈的事,哥哥会去调查的!”

    金玉叶看着他的态度,碧眸微闪,她转过转椅,面向他,“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金世煊抿了抿唇,突然蹲下身,环住她的腰,将脸贴在她的小腹上,“小叶,听哥哥一次,这事交给哥哥,你不要过问!”

    金玉叶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的眼神,却是多了一抹深思与探究。

    七天的假期,金玉叶是在各种憋闷中度过的,除了解除婚约算是一件值得欢喜的事,其他的,简直让她心情差的可以。

    连带着销假去部队报到之时,别人都能感觉到她心情欠佳。

    金玉叶被分配在御雷突击队,雷谨晫属于她的直属上司,报到也是找他。

    进了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个穿着军装的女人,金玉叶是认识的,正是当初在城中城的私房菜馆里开门的女人,礼貌地冲她点了点头,对方回以一笑。

    “报告首长,007前来报到!”

    雷谨晫点了点头,刚竣的面容瞧不出神色道:“你跟唐参谋下去,她会对你做安排!”

    唐静转身,非常友好地冲她伸出手,脸上笑意爽朗明亮,“你好,我是头儿的参谋唐静,我们见过的!”

    金玉笑了笑,与她握了下手,“我记得!”

    “呵呵,走吧,我带你去机要处!”

    金玉叶听到那句机要处,面上笑容依旧,眸子却是有些冷,“唐参谋先过去吧,我……”

    没容她说完,唐静暧昧地笑了笑,“行,我先去忙了!”

    带她离开,金玉叶面上的笑容突然淡了下来,她上前,双手撑在偌大的红木办公桌上,“首长,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学的是作战指挥,你将我弄到机要处做什么?”

    雷谨晫面色不变,埋首于文件中,也不抬头,“你是军人,服从命令就好!”

    一句服从命令,让金玉叶脸色变了几变,精致的脸颊阴郁而难看,她暴戾地抬脚狠狠踹了一脚办公桌,“雷谨晫,你他么的有种!”

    啪——

    办公室的门重重地甩上,那力道,几乎让整座军政大楼都震了几震。

    雷谨晫甩开手中的派克笔,取下军帽,烦躁地扒了扒寸短硬茬的头发,抽出一支烟,啪地一声,点燃,坐在那里吞云吐雾起来。

    追魂进来,被浓郁的烟味儿呛得鼻子有些发痒,“靠,老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办公室着火了!”

    雷谨晫掐灭手中的烟头,语气是一贯的冷沉,“什么事?”

    “听说你将叶妹子丢进了机要处?”

    “有问题?”

    听到他的间接承认,追魂一阵怪叫,“老大,你脑子没坏吧,人家不论是哪一方面,都是拔尖儿拔尖儿的,你将她丢到机要处,你确定她晚上不将你给踹下床?”

    雷谨晫嘴角抽了抽,脸色一阵青一阵黑,“滚犊子!”

    追魂不在乎他的冷脸,邪气的眸子难得地透着一丝认真,“老大,我懂你怜香惜玉的心思,可是,她的才能是有目共睹的,且性子桀骜不驯,机要处不适合她!”

    金玉叶的来到九楼所谓的机要处,唐静带着她和里面的人互相打了声招呼,而后将厚厚地一摞文件交给她,让她按照轻重缓急译出来,一一整理好。

    这就是她的工作,机要秘书,对她来说,这份工作不难,真心不难,然而,看着这一摞文件,她却想骂娘。

    一整天,金玉叶埋首在一堆文件中,中午的时候,同在机要处的蔡娉来找她一起去食堂吃饭。

    “喂,女金刚,你不是被安排进了御雷突击队,咋也进了这里?”

    蔡娉喝了口汤,看着对面面容精致的女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金玉叶神色淡淡地,直接丢了“军令如山”四个字,却是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靠,大材小用有木有!”

    蔡娉一拍桌子,立即引来众士兵的侧目。

    机要秘书的工作,对金玉叶来说,枯燥又无味。

    日子一天天下去,看着眼前永远译不完的文件,妈妈的事又毫无头绪,她的心情,越来越暴躁,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浑身散发出来的低气压,完全不输于雷谨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