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第404章 我去接我妈

    轰隆隆——

    电闪雷鸣,倾盆大雨,整个世界一片暗无天日。

    大雨下,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一袭军装,威严霸气,那双异常灼亮的眸子泛着冷酷的寒光,女人一身红艳似血的衣裙,精致的脸庞冷然一片。

    两个人,站在瓢泼地大雨下,衣服湿透,脸上布满了雨水,彼此久久对望,却是无言的沉默。

    突然——

    嘭!嘭!

    两声枪响,两人的胸口被染红,经过雨水的冲洗,猩红的血晕染开来。

    咚——

    重物倒地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冷戾的怒吼,“金玉叶,你要为那些冤魂偿命!”

    呼!

    金玉叶猛地床上坐起,大口大口喘息着,光滑饱满的额角布满了一层蜜汗,。

    她揉了揉眉心,手放在狂跳不已的心口上,梦中,子弹穿透心脏的灼痛那样真实,此时,那里又疼又闷,明明是炎热的盛夏,她却觉得异常的寒冷。

    “怎么了?”

    流骁睁开惺忪的睡眼,温热的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上面一片湿濡,让他怔了怔,“做噩梦?”

    金玉叶擦了擦冷汗,“没事,你继续睡!”

    说话间,她掀开薄薄的空调被,来到吧台到了杯伏特加,就像是喝水一般,一饮而尽,接着她又到了第二杯,依旧是豪爽地一口干。

    高纯度伏特加入胃,身子似乎有些回暖。

    待她准备倒第三杯时,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覆盖了她的杯口,“伏特加太烈,喝多了伤身!”

    金玉叶松了耸肩,“有点冷,我暖暖胃!”

    流骁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然而,更多的却是担忧。

    从黄金岛回来后,因为冷斯的关系,他们取消了原先拟定的行程,已经从华安市回来了。

    这几天他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不对劲,虽然面上是一如既往的笑意盈盈,尽心处理着工作上的事,可是,每每到了晚上,就算他们做着最亲密的事,同床共枕相拥而眠,他还是觉得她心思飘忽。

    有时候他一觉醒来,会看到她站在阳台上,独自抽烟的情景。

    她没什么烟瘾,也只有烦的时候,习惯性地抽一两根,可这两天,烟灰缸里,常常堆满了烟蒂。

    心底有些难受,他将室内的冷气调整了下,“叶子,还在想那事?”

    金玉叶这次倒是没有豪饮,而是浅抿了一口,“没,就是这两天老做些乱七八糟的梦!”

    流骁调皮地将她的头发拨向一边,露出她莹白纤细的秀美脖颈,“你啊,肯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以后那些事,交给我来做,你不要插手!”

    这样一来,以后就算事发,也不会查到她头上去,同时也避免了她与那男人直接对上。

    “别,你这双手,我可舍不得他染黑,我还想帮你成立一家私人医院呢!”

    在她心中,流骁一直都是温润干净的,她不希望,他再一次为了她,而双手沾满鲜血。

    “不用为我忙活,我已经准备去我爸的医院实习了!”

    金玉叶想了想,也没再说什么。

    现在天还没亮,两人又去床上补了下眠,不过,金玉叶却是再也睡不着,这几天一直都是这个状态,而她讨厌这样。

    她一直以为,就算她对那男人有些心思,也不足以影响到她,她依旧可以过的恣意潇洒,没心没肺,等到针锋相对的那一天,她可以毫不留情地拿枪对着他。

    然而,事实上,她却做不到无动于衷,梦中,她拿枪的手在颤抖,她的心脏,是前所未有的窒痛,尽管是做梦,可那种疼痛感,却是那样清晰与真实。

    骄阳升起,金玉叶早早起了床,去看了下冷斯,流骁正在帮他换药,瞧着他已经趋于愈合状态的伤口,金玉叶挑了挑眉,“看来WXP102确实是个好东西!”

    冷斯淡淡睨了她一眼,“你不知道,为了你口中的好东西,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想到他的身体状况,金玉叶沉默。

    吃了早餐,金玉叶换了身衣服,开车来到郊区的疗养院,走廊里,端着洗脸盆的金成秀看到她,愣了愣,“小叶!”

    金玉叶礼貌地唤了声“姑姑”!

    金成秀点了点头,看着她的眼神,透着一丝复杂,“你来看你爷爷的吧,不过,这会儿你四叔在里面!”

    金玉叶笑了笑,没说话,两人一道儿向病房走去,刚到门口,就听里面“嘭”地一声,随之而来的是金卓鹏中气不足的怒吼,“滚,你这个不孝子,给老子滚!”

    “爸,你别生气,有话好好说!”

    金成秀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拍着他的背脊,帮他顺着气。

    金玉叶瞧了眼金成睿额头流血的伤口,皱了皱眉,“去找医生处理下!”

    金成睿看到她,有些愣神,眉目微拧,“你怎么来了?”

    “我过来看看!”

    说话间,金玉叶已经来到病床边上,眼睛瞧着气得老脸通红的金卓鹏,话却是对金成秀说,“姑姑,你带四叔去处理下伤口吧!”

    金成秀眼神在两人身上转悠,沉吟了片刻,“小叶,你爷爷身子不好,你……别惹他生气!”

    “如果你来是为了你妈的事,我没什么好说的!”

    在他们出去之后,金卓鹏闭上眼睛,明显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

    金玉叶无所谓他的冷淡态度,笑了笑道:“不,我是来告诉你,我已经帮你找到你那个自私自利的儿子金成堑,如今他们一家三口,花着从金氏卷走的钱,吃好喝好。”

    金卓鹏脸色陡然一白,急促地喘息着,“你……你……”

    金玉叶好心地帮他倒了杯水,递给他,“别太激动了!”

    啪!

    金卓鹏扬手打掉她手中的水杯,“金玉叶,你好歹也姓金,你将我金家赶尽杀绝,小心遭雷劈!”

    金玉叶抽出纸巾,擦了擦手上的水渍,语气戏谑,“你以为我做了什么?”

    “哼,你别以为我老头子不知道,你和冷魅那混蛋一丘之貉,他对金家所为,不就是你的枕边风!”

    他人老,眼睛却没花,金家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若他还不知道是谁所为,那他算是白活了这么多年,只是他却没想到,那男人居然肯为她做到这般地步。

    金玉叶碧眸微闪,不承认,也不否认,“其实我要的很简单,将我妈交给我,另外,告诉我,她到底犯了什么事,让警方和军方同时对她下达特级通缉令!”

    金卓鹏有些浑浊的老眸冷冷地看着她,良久,他出声,语气颓然而无奈,“放过你三叔,不准再和你四叔纠缠不清,我告诉你!”

    “金成堑的事,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至于四叔,你无权过问!”

    她顿了顿,嘴角扯出一丝讥屑地笑容,“在他最难的时候,你放弃了他,登报将他逐出金家,他便不是你金家人,他来看你,是情义,不来看你,没人会说他什么!”

    金卓鹏脸色青黑,“你……你不要脸,他是你四叔,是亲叔,你们这是乱伦!”

    金玉叶蹙眉,神情有些不耐,“得了,这些不是你该管的,赶紧告诉我,不然我可不保证,会不会乱说话!”

    金卓鹏气焰突地焉了下来,整个人像是瞬间老去十来岁,再也没了昔日的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完全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他闭了闭眼,一番挣扎后,语气艰涩地道:“你妈,我可以交给你,至于当年的事,我无可奉告!”

    出了住院部,金玉叶坐在车里,没多久,头上贴着绷带的金成睿走了出来,金玉叶按了下喇叭,金成睿看了眼,阔步上前,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金玉叶看着眼他额头上的伤,眉头几乎拧成一个川字,“臭老头,下手真够狠的!”

    金成睿一如既往的面瘫脸,不过眼底却多了一丝笑意,“你心疼?”

    “当然,本来就够老了,若是破了相,就……唔……”

    没容她说完,金成睿一把拽过她的身子,双掌捧着她的脸颊,封住她那张刁钻的嘴。

    由刚开始惩罚性的吻,到后面的温柔缱绻,舌尖细细描绘着她的唇与口腔内每一寸领地,用吻向她诉说着他的想念与柔情。

    泄愤似的在她娇嫩的唇瓣上轻咬一口,“现在开始嫌我老了,当初勾引老子的时候,怎么就不嫌老?”

    金玉叶邪气地笑了笑,“我记得当初是你用眼神YY我吧,不是往我裤裆上瞄,就是看着我的胸部眨眼!”

    金成睿没好气地敲了下她的脑门儿,不再纠结这个话题,“今晚回家去?”

    “不了,我今天有点事,可能没空!”

    金成睿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不过也没勉强,“嗯,那你去忙,我回健身馆!”

    “四叔,我去接我妈!”

    看着他落寞的背影,金玉叶难得地出声解释。

    金成睿回头,黑眸闪过一丝讶色,像是想到什么,他菲薄的唇瓣微勾,“去吧,有空了就回去!”

    在他们离开之后,一旁的常青树下,闪出一抹壮硕的军绿色身影,那人抬眸看了眼金卓鹏所在的楼层,炯亮有神的黑眸闪过一抹幽光。轰隆隆——

    电闪雷鸣,倾盆大雨,整个世界一片暗无天日。

    大雨下,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一袭军装,威严霸气,那双异常灼亮的眸子泛着冷酷的寒光,女人一身红艳似血的衣裙,精致的脸庞冷然一片。

    两个人,站在瓢泼地大雨下,衣服湿透,脸上布满了雨水,彼此久久对望,却是无言的沉默。

    突然——

    嘭!嘭!

    两声枪响,两人的胸口被染红,经过雨水的冲洗,猩红的血晕染开来。

    咚——

    重物倒地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冷戾的怒吼,“金玉叶,你要为那些冤魂偿命!”

    呼!

    金玉叶猛地床上坐起,大口大口喘息着,光滑饱满的额角布满了一层蜜汗,。

    她揉了揉眉心,手放在狂跳不已的心口上,梦中,子弹穿透心脏的灼痛那样真实,此时,那里又疼又闷,明明是炎热的盛夏,她却觉得异常的寒冷。

    “怎么了?”

    流骁睁开惺忪的睡眼,温热的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上面一片湿濡,让他怔了怔,“做噩梦?”

    金玉叶擦了擦冷汗,“没事,你继续睡!”

    说话间,她掀开薄薄的空调被,来到吧台到了杯伏特加,就像是喝水一般,一饮而尽,接着她又到了第二杯,依旧是豪爽地一口干。

    高纯度伏特加入胃,身子似乎有些回暖。

    待她准备倒第三杯时,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覆盖了她的杯口,“伏特加太烈,喝多了伤身!”

    金玉叶松了耸肩,“有点冷,我暖暖胃!”

    流骁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然而,更多的却是担忧。

    从黄金岛回来后,因为冷斯的关系,他们取消了原先拟定的行程,已经从华安市回来了。

    这几天他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不对劲,虽然面上是一如既往的笑意盈盈,尽心处理着工作上的事,可是,每每到了晚上,就算他们做着最亲密的事,同床共枕相拥而眠,他还是觉得她心思飘忽。

    有时候他一觉醒来,会看到她站在阳台上,独自抽烟的情景。

    她没什么烟瘾,也只有烦的时候,习惯性地抽一两根,可这两天,烟灰缸里,常常堆满了烟蒂。

    心底有些难受,他将室内的冷气调整了下,“叶子,还在想那事?”

    金玉叶这次倒是没有豪饮,而是浅抿了一口,“没,就是这两天老做些乱七八糟的梦!”

    流骁调皮地将她的头发拨向一边,露出她莹白纤细的秀美脖颈,“你啊,肯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以后那些事,交给我来做,你不要插手!”

    这样一来,以后就算事发,也不会查到她头上去,同时也避免了她与那男人直接对上。

    “别,你这双手,我可舍不得他染黑,我还想帮你成立一家私人医院呢!”

    在她心中,流骁一直都是温润干净的,她不希望,他再一次为了她,而双手沾满鲜血。

    “不用为我忙活,我已经准备去我爸的医院实习了!”

    金玉叶想了想,也没再说什么。

    现在天还没亮,两人又去床上补了下眠,不过,金玉叶却是再也睡不着,这几天一直都是这个状态,而她讨厌这样。

    她一直以为,就算她对那男人有些心思,也不足以影响到她,她依旧可以过的恣意潇洒,没心没肺,等到针锋相对的那一天,她可以毫不留情地拿枪对着他。

    然而,事实上,她却做不到无动于衷,梦中,她拿枪的手在颤抖,她的心脏,是前所未有的窒痛,尽管是做梦,可那种疼痛感,却是那样清晰与真实。

    骄阳升起,金玉叶早早起了床,去看了下冷斯,流骁正在帮他换药,瞧着他已经趋于愈合状态的伤口,金玉叶挑了挑眉,“看来WXP102确实是个好东西!”

    冷斯淡淡睨了她一眼,“你不知道,为了你口中的好东西,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想到他的身体状况,金玉叶沉默。

    吃了早餐,金玉叶换了身衣服,开车来到郊区的疗养院,走廊里,端着洗脸盆的金成秀看到她,愣了愣,“小叶!”

    金玉叶礼貌地唤了声“姑姑”!

    金成秀点了点头,看着她的眼神,透着一丝复杂,“你来看你爷爷的吧,不过,这会儿你四叔在里面!”

    金玉叶笑了笑,没说话,两人一道儿向病房走去,刚到门口,就听里面“嘭”地一声,随之而来的是金卓鹏中气不足的怒吼,“滚,你这个不孝子,给老子滚!”

    “爸,你别生气,有话好好说!”

    金成秀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拍着他的背脊,帮他顺着气。

    金玉叶瞧了眼金成睿额头流血的伤口,皱了皱眉,“去找医生处理下!”

    金成睿看到她,有些愣神,眉目微拧,“你怎么来了?”

    “我过来看看!”

    说话间,金玉叶已经来到病床边上,眼睛瞧着气得老脸通红的金卓鹏,话却是对金成秀说,“姑姑,你带四叔去处理下伤口吧!”

    金成秀眼神在两人身上转悠,沉吟了片刻,“小叶,你爷爷身子不好,你……别惹他生气!”

    “如果你来是为了你妈的事,我没什么好说的!”

    在他们出去之后,金卓鹏闭上眼睛,明显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

    金玉叶无所谓他的冷淡态度,笑了笑道:“不,我是来告诉你,我已经帮你找到你那个自私自利的儿子金成堑,如今他们一家三口,花着从金氏卷走的钱,吃好喝好。”

    金卓鹏脸色陡然一白,急促地喘息着,“你……你……”

    金玉叶好心地帮他倒了杯水,递给他,“别太激动了!”

    啪!

    金卓鹏扬手打掉她手中的水杯,“金玉叶,你好歹也姓金,你将我金家赶尽杀绝,小心遭雷劈!”

    金玉叶抽出纸巾,擦了擦手上的水渍,语气戏谑,“你以为我做了什么?”

    “哼,你别以为我老头子不知道,你和冷魅那混蛋一丘之貉,他对金家所为,不就是你的枕边风!”

    他人老,眼睛却没花,金家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若他还不知道是谁所为,那他算是白活了这么多年,只是他却没想到,那男人居然肯为她做到这般地步。

    金玉叶碧眸微闪,不承认,也不否认,“其实我要的很简单,将我妈交给我,另外,告诉我,她到底犯了什么事,让警方和军方同时对她下达特级通缉令!”

    金卓鹏有些浑浊的老眸冷冷地看着她,良久,他出声,语气颓然而无奈,“放过你三叔,不准再和你四叔纠缠不清,我告诉你!”

    “金成堑的事,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至于四叔,你无权过问!”

    她顿了顿,嘴角扯出一丝讥屑地笑容,“在他最难的时候,你放弃了他,登报将他逐出金家,他便不是你金家人,他来看你,是情义,不来看你,没人会说他什么!”

    金卓鹏脸色青黑,“你……你不要脸,他是你四叔,是亲叔,你们这是乱伦!”

    金玉叶蹙眉,神情有些不耐,“得了,这些不是你该管的,赶紧告诉我,不然我可不保证,会不会乱说话!”

    金卓鹏气焰突地焉了下来,整个人像是瞬间老去十来岁,再也没了昔日的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完全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他闭了闭眼,一番挣扎后,语气艰涩地道:“你妈,我可以交给你,至于当年的事,我无可奉告!”

    出了住院部,金玉叶坐在车里,没多久,头上贴着绷带的金成睿走了出来,金玉叶按了下喇叭,金成睿看了眼,阔步上前,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金玉叶看着眼他额头上的伤,眉头几乎拧成一个川字,“臭老头,下手真够狠的!”

    金成睿一如既往的面瘫脸,不过眼底却多了一丝笑意,“你心疼?”

    “当然,本来就够老了,若是破了相,就……唔……”

    没容她说完,金成睿一把拽过她的身子,双掌捧着她的脸颊,封住她那张刁钻的嘴。

    由刚开始惩罚性的吻,到后面的温柔缱绻,舌尖细细描绘着她的唇与口腔内每一寸领地,用吻向她诉说着他的想念与柔情。

    泄愤似的在她娇嫩的唇瓣上轻咬一口,“现在开始嫌我老了,当初勾引老子的时候,怎么就不嫌老?”

    金玉叶邪气地笑了笑,“我记得当初是你用眼神YY我吧,不是往我裤裆上瞄,就是看着我的胸部眨眼!”

    金成睿没好气地敲了下她的脑门儿,不再纠结这个话题,“今晚回家去?”

    “不了,我今天有点事,可能没空!”

    金成睿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不过也没勉强,“嗯,那你去忙,我回健身馆!”

    “四叔,我去接我妈!”

    看着他落寞的背影,金玉叶难得地出声解释。

    金成睿回头,黑眸闪过一丝讶色,像是想到什么,他菲薄的唇瓣微勾,“去吧,有空了就回去!”

    在他们离开之后,一旁的常青树下,闪出一抹壮硕的军绿色身影,那人抬眸看了眼金卓鹏所在的楼层,炯亮有神的黑眸闪过一抹幽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