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第402章 这是最后一次(1)

    此时,雷谨晫就像是陷入一场销魂蚀骨的春梦,英俊刚毅的五官一副意乱情迷的样子,然而,身子却是任人摆弄。

    没多久,嘈杂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桌上的呼叫机滋滋地响着,没多久便传来冷箭粗犷的嗓音,“01,01,鱼儿以上钩,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01收到,鱼饵转移,实行捕鱼计划!”

    红润的唇瓣,吐出的,赫然是雷谨晫那肃冷低沉的磁性嗓音。

    那头似乎有些疑惑,不过迟疑了片刻后,仍是应了一声“收到!”

    细白的指尖在唇上抹了抹,金玉叶跨坐在面色潮红的男人身上,俯身吻住他的唇瓣,同时,手也在那一刻利落地解开他的皮带。

    然而,下一瞬——

    “你玩过火了!”

    纤细的手腕陡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冷沉声音在头顶响起。

    金玉叶眼睑突瞠,两人视线对视。

    一碧一黑,一个愣然,一个平静得近乎麻木。

    在那一句“你玩过火了”后,不算宽敞的空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似乎过了很久,却也不过是片刻。

    金玉叶不着痕迹地敛了敛心神,唇角扬起一丝娇媚笑,“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

    说话间,她的手继续往他身下探去,却被他紧紧拽住,无法进行下一步动作。

    雷谨晫就这样看着她,黑得发亮的眸子平静无波,然而,眼底深处,却是怒恨与伤痛互相交织缠绕。

    良久,他出声,嗓子透着一股暗哑与干涩,“老子以为,你是真想我了!”

    明明那么拙劣的借口,明明猜到她或许有目的,可是,他却想要去相信,相信她是想他了,念他了,却没想到……

    她似乎不知道,身为特种兵王的他,身体早已经过各种药物的千锤百炼,一般的药,对他来说,没用。

    不过,不可否认,刚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沉溺了,沉溺在她的温柔乡里。

    金玉叶身子僵了僵,脸上娇媚的笑容淡了下去,她想从他身上起来,腰肢上的手却箍紧了她,“二叔……”

    低低唤了声,却是无言以对。

    雷谨晫将她搂进怀里,很紧很紧,那力道似乎要将她揉进骨子里。

    “金玉叶,老子该拿你怎么办?”你是不是认准了我不会拿你怎么样,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

    当然,后面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对于她,他似乎永远都无可奈何。

    这是他第一次连名带姓唤她的名字,金玉叶心脏再次狠狠抽紧了下,那无可奈何又带着浓浓苦闷的几个字,就像是一块巨石,狠狠地压在她的心头,让她连呼吸似乎都变得困难。

    看着她陡然变得苍白的脸,雷谨晫心里一慌,他连忙放开她,背过身子,整理了下凌乱地衣服。

    “老大,FX头领Lan的尸体被人带走了,另外,Luky也被救走!”

    追魂大刺刺地冲了进来,一向吊儿郎当的邪气脸庞这会儿一片肃冷与刚毅。

    雷谨晫皱了皱,眼神不露痕迹地看了一旁的金玉叶,“知道了,你先下去!”

    追魂看了金玉叶一眼,没多说什么,转身出了帐篷。

    啪!

    雷谨晫点了一支烟,用力吸了一口,缭绕的烟圈环绕在他面前,适当地遮住了他的表情,“你的目的是哪个?应或是,两个都是?”

    帐篷里很安静,外面嘈杂的声音似乎渐渐停了下来。

    金玉叶没说话,这一刻,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一向厚脸皮,没心没肺,别人的感受,她也很少去在乎,可是面对他的一脸平静,她却无言以对,似乎说什么,都是对他的一种亵渎。

    她不能开口让他放过那两位,也不能为自己的行为找着冠冕堂皇的借口,所以,她只能沉默。

    “我一直以为你有分寸,所以我放任你恣意妄为,而你却已经恣意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随着话落,“啪”地一声,桌上那叠文件,狠狠地砸在她的身上,纸张在空中飘散,犹如秋天的落叶般,渐渐飘零落地。

    面对她的沉默,雷谨晫心底压抑的怒气终于忍不住发泄出来。

    他一直都知道她聪明,她有不输于任何一个男人的本事,可是,他从未想过,她将她的聪明与能力用到歪道上去,更没想过,她会用那些下三滥的本事来对付他。

    金玉叶卷翘的眼睑颤了颤,精致的脸庞看不出任何情绪,“给你五分钟时间,你可以抓我,可以将我送上军事法庭,不过,五分钟之后,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娇软的声音,透着一股不以为然与无所谓。

    五分钟,是她给的期限,他要做什么,她不会反抗。

    他是军人,而且还是位高权重的领导人物,她从不会自以为是地认为他会为她打破军人的原则,背弃他的使命,其实这样的局面,她从一开始,便已经预料到。

    从始至终,她都清楚地明白,他们两人,不再同一条道上。

    这次是她疏忽了,她终是低估了他的能力,她以为她的媚术配合药物,可以万无一失,却没想到,他的毅力之强悍,会到如斯地步。

    这五分钟,是她为自己的疏忽买单,同时也是她欠他的。

    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利用他对她的感情,去请求他放过她。

    输就是输,她金玉叶输得起。

    当然,至于抓了她之后,她也不会就真的认命。

    雷谨晫看了她良久,突地扬起一抹苦笑,“小狐狸,你知不知道,你理智得近乎残忍?”

    金玉叶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理智是个好东西,二叔不也一样吗?”

    “不,面对你,老子永远也无法保持理智!”

    如果他够理智,当初她杀季炀,他就不会帮她兜着,如果他够理智,他不会任由她进入特种部队。

    如果他够理智,在刚才他不会任由她在他眼皮底下搞小动作,如果他够理智,现在不会站在这里和她讨论这些有的没的,而是直接抓起来。此时,雷谨晫就像是陷入一场销魂蚀骨的春梦,英俊刚毅的五官一副意乱情迷的样子,然而,身子却是任人摆弄。

    没多久,嘈杂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桌上的呼叫机滋滋地响着,没多久便传来冷箭粗犷的嗓音,“01,01,鱼儿以上钩,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01收到,鱼饵转移,实行捕鱼计划!”

    红润的唇瓣,吐出的,赫然是雷谨晫那肃冷低沉的磁性嗓音。

    那头似乎有些疑惑,不过迟疑了片刻后,仍是应了一声“收到!”

    细白的指尖在唇上抹了抹,金玉叶跨坐在面色潮红的男人身上,俯身吻住他的唇瓣,同时,手也在那一刻利落地解开他的皮带。

    然而,下一瞬——

    “你玩过火了!”

    纤细的手腕陡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冷沉声音在头顶响起。

    金玉叶眼睑突瞠,两人视线对视。

    一碧一黑,一个愣然,一个平静得近乎麻木。

    在那一句“你玩过火了”后,不算宽敞的空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似乎过了很久,却也不过是片刻。

    金玉叶不着痕迹地敛了敛心神,唇角扬起一丝娇媚笑,“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

    说话间,她的手继续往他身下探去,却被他紧紧拽住,无法进行下一步动作。

    雷谨晫就这样看着她,黑得发亮的眸子平静无波,然而,眼底深处,却是怒恨与伤痛互相交织缠绕。

    良久,他出声,嗓子透着一股暗哑与干涩,“老子以为,你是真想我了!”

    明明那么拙劣的借口,明明猜到她或许有目的,可是,他却想要去相信,相信她是想他了,念他了,却没想到……

    她似乎不知道,身为特种兵王的他,身体早已经过各种药物的千锤百炼,一般的药,对他来说,没用。

    不过,不可否认,刚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沉溺了,沉溺在她的温柔乡里。

    金玉叶身子僵了僵,脸上娇媚的笑容淡了下去,她想从他身上起来,腰肢上的手却箍紧了她,“二叔……”

    低低唤了声,却是无言以对。

    雷谨晫将她搂进怀里,很紧很紧,那力道似乎要将她揉进骨子里。

    “金玉叶,老子该拿你怎么办?”你是不是认准了我不会拿你怎么样,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

    当然,后面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对于她,他似乎永远都无可奈何。

    这是他第一次连名带姓唤她的名字,金玉叶心脏再次狠狠抽紧了下,那无可奈何又带着浓浓苦闷的几个字,就像是一块巨石,狠狠地压在她的心头,让她连呼吸似乎都变得困难。

    看着她陡然变得苍白的脸,雷谨晫心里一慌,他连忙放开她,背过身子,整理了下凌乱地衣服。

    “老大,FX头领Lan的尸体被人带走了,另外,Luky也被救走!”

    追魂大刺刺地冲了进来,一向吊儿郎当的邪气脸庞这会儿一片肃冷与刚毅。

    雷谨晫皱了皱,眼神不露痕迹地看了一旁的金玉叶,“知道了,你先下去!”

    追魂看了金玉叶一眼,没多说什么,转身出了帐篷。

    啪!

    雷谨晫点了一支烟,用力吸了一口,缭绕的烟圈环绕在他面前,适当地遮住了他的表情,“你的目的是哪个?应或是,两个都是?”

    帐篷里很安静,外面嘈杂的声音似乎渐渐停了下来。

    金玉叶没说话,这一刻,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一向厚脸皮,没心没肺,别人的感受,她也很少去在乎,可是面对他的一脸平静,她却无言以对,似乎说什么,都是对他的一种亵渎。

    她不能开口让他放过那两位,也不能为自己的行为找着冠冕堂皇的借口,所以,她只能沉默。

    “我一直以为你有分寸,所以我放任你恣意妄为,而你却已经恣意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随着话落,“啪”地一声,桌上那叠文件,狠狠地砸在她的身上,纸张在空中飘散,犹如秋天的落叶般,渐渐飘零落地。

    面对她的沉默,雷谨晫心底压抑的怒气终于忍不住发泄出来。

    他一直都知道她聪明,她有不输于任何一个男人的本事,可是,他从未想过,她将她的聪明与能力用到歪道上去,更没想过,她会用那些下三滥的本事来对付他。

    金玉叶卷翘的眼睑颤了颤,精致的脸庞看不出任何情绪,“给你五分钟时间,你可以抓我,可以将我送上军事法庭,不过,五分钟之后,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娇软的声音,透着一股不以为然与无所谓。

    五分钟,是她给的期限,他要做什么,她不会反抗。

    他是军人,而且还是位高权重的领导人物,她从不会自以为是地认为他会为她打破军人的原则,背弃他的使命,其实这样的局面,她从一开始,便已经预料到。

    从始至终,她都清楚地明白,他们两人,不再同一条道上。

    这次是她疏忽了,她终是低估了他的能力,她以为她的媚术配合药物,可以万无一失,却没想到,他的毅力之强悍,会到如斯地步。

    这五分钟,是她为自己的疏忽买单,同时也是她欠他的。

    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利用他对她的感情,去请求他放过她。

    输就是输,她金玉叶输得起。

    当然,至于抓了她之后,她也不会就真的认命。

    雷谨晫看了她良久,突地扬起一抹苦笑,“小狐狸,你知不知道,你理智得近乎残忍?”

    金玉叶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理智是个好东西,二叔不也一样吗?”

    “不,面对你,老子永远也无法保持理智!”

    如果他够理智,当初她杀季炀,他就不会帮她兜着,如果他够理智,他不会任由她进入特种部队。

    如果他够理智,在刚才他不会任由她在他眼皮底下搞小动作,如果他够理智,现在不会站在这里和她讨论这些有的没的,而是直接抓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