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第400章 混战之后

    一场空前绝后的恐怖分子突袭,以头领的死亡来宣布告终。

    金玉叶退下黑色的面罩,一头柔顺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在空中扬起一抹靓丽的弧度。

    众人看着一个女人出现在战场上,眼里皆闪过一丝诧异,不过,这种时刻,却没人说什么。

    雷谨晫交代了后面的工作事宜,吩咐人拆下两位人质身上的炸弹。

    待一切有条不紊地安排下去,他来到他们几人面前,眼神紧紧锁住已经退下黑色面罩的女人,那双璀璨如黑钻石般的眸子如探测雷达一般,将她全身上下,见她没受什么伤,紧绷的心算是彻底松懈下来。

    敛了敛心神,他状似鼓励般拍了拍她的肩膀,“做的不错,回去帮你记功!”

    声音一如既往的磁性冷沉,然而,那双眼睛却是透着独属于她的柔光。

    如果不是她们潜入歹徒内部,这次的任务,还是比较棘手的,毕竟那些人,一个个都是心狠手辣,且不要命的恐怖分子,疯狂起来,救回的人质,就是一具死尸。

    金玉叶扬唇,唇角笑意明艳动人,她看了他一眼,无所谓地松了耸肩,“随便,这些你打算怎么处理?”

    说话间,她的眼神看向躺在地上明显已经没了气息的冷斯,再看看不远处脸色苍白,隐忍痛苦的Luky,面上不动声色。

    “这些相关部门会处理,你现在是销假跟我们回去还是……?”

    雷谨晫说着,眼神扫了眼一旁已经取下蒙面帽子的流骁和倪星恺他们,最后停留在那张陌生却给他异常熟悉感觉的平凡脸庞上,心底有些疑惑。

    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的身形和那双碧色的眼睛,他还以为看到了世煊。

    “我还在度假中,你忙你的!”

    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她可不想这样浪费,更何况,她还有事要办。

    雷谨晫没说什么,眼神在倪星恺身上掠过,眸色沉了沉,“交什么朋友,你自己要掌握好分寸!”

    “呵,首长大人,你这是过河拆桥吗?”

    倪星恺把玩着手中的面罩,酷酷的俊脸上,似笑非笑,鼻尖上那枚紫钻鼻钉,散发着璀璨的紫光,为他的酷帅,添了一抹邪魅的气质。

    雷谨晫挑了挑眉,“你做什么勾当,难到要我一一细说?”

    倪星恺抹了抹鼻子,无声一笑,聪明地不再接话。

    有些事,彼此心知肚明就好。

    “饿死了,我们去找东西填肚子!”

    金玉叶嫌弃地脱下那一身武装,当着一众人的面,无所顾忌地牵了流骁和金世煊的手向外走去。

    像是想到什么,她回头,笑意盈盈地看向身后脸色暗沉的男人,“首长,码头上有艘游轮是我朋友的,我们可以自由航驶不?”

    雷谨晫看着她明艳的笑脸,沉吟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

    “老大,我们的人并没有找……”

    冷箭想说什么,却被他抬起的手制止了后面的话。

    雷谨晫看着那一行人的背影,眼神紧紧锁住那抹高挑纤细,却蕴含着无数力量的窈窕身影,“我相信她有分寸!”

    一行人上了游艇,流骁去了厨房,而金玉叶则是帮昏迷过去的汪灵儿检查着身体。

    “她怎么样?”

    见她从床沿上起来,霍偲竣急急上前询问。

    “吓昏了,外伤处理下,其余地没什么大碍,不过,心理问题,你要注意下!”

    霍偲竣松了一口气,粗粝的手指轻抚着床上人儿那张红肿不堪的脸颊,心里一抽一抽地疼着。

    良久,他看向窝在沙发内,不知想些什么的女人,语气郑重而认真,“这次的恩情,我霍偲竣记下了,以后若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

    金玉叶淡淡睨了他一眼,唇角习惯性地漾着明艳的笑容,“还真有事!”

    霍偲竣挑眉,示意她开口。

    金玉叶从茶几上的烟盒上抽出一支烟,“啪”地一声点燃,优雅地吸了一口,朦胧的烟雾遮挡了她面上的表情,“在十二点之前,无论用什么办法,帮我将那男人尸体弄出来!”

    霍偲竣有片刻的怔愣,不过,能把持着华安市大半经济命脉的暗皇,脑子终究是非比常人,再加上之前她一系列反常的举动,很快便知道她指的是谁。

    虽然需要费些心思,不过,他还是点头应许,“我尽量!”

    “不是尽量,是必须!”

    金玉叶弹了弹烟灰,碧色的眸子直视着他,脸上噙着迷人的笑意,然而眼底却是一片冷寒与果决。

    霍偲竣眼底闪过一丝戏谑,“你别告诉我,他也是你的入幕之宾?”

    这个女人,真是颠覆了他对女人所有的认知。

    第一次见,她是乖顺娇俏地依偎在阿阳怀里,第二次见,她在舞池里风情万种的与猛男热舞,后面又认什么捞子哥哥,还被她宰了一道,那时候,他以为她是一名不怎么安分的警察。

    认真说起来,这是他们第三次见面,然而,这一次,却是推翻了前两次所有形象的认知。

    妈的,太混乱,太牛X了。

    顶着特种兵的身份,游走在正与邪之间,所结交的,还都是些黑的不能再黑的大人物,而她却游刃有余,这样的女人,不得不让他刮目相看。

    尽管现在知道了她那些不为人知的事,可是,她背后的那些男人,和她自身的实力,他还不会找死地去捅穿她的一切。

    金玉叶没说话,恰在这时金世煊走了进来,冷冷地横了他一眼,“你想多了!”

    “消息已经放出去了,相信他们不久便会有所行动!”

    金玉叶点了点头,主动拉着他的手,让他在身边坐下,“哥,放松点,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金世煊捏了捏她手心,“我是担心你,雷谨晫并不是那么好应付!”

    想到那个男人,金玉叶碧眸闪了闪,有些烦躁地熄灭了手中的烟头。

    “别想那么多,先吃点东西!”

    流骁端着托盘进来,将两碗海鲜粥和几样小菜摆在茶几上,“这里食材不多,你们将就下!”

    “你不吃?”

    流骁笑着拂开她黏在嘴角的发丝,“我们吃过早餐。”

    听他这样说,金玉叶也不和他客气,“哥,快吃吧!”

    填饱了肚子,金玉叶去看了下倪星悦,许是从小见惯了黑道的腥风血雨,倪星悦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心绪不稳之外,倒也没什么事情。

    吩咐她好好睡一觉,金玉叶回了自己的房间,打开门,一股浓郁烟味窜入鼻尖。

    看着站在窗户边上的男人,金玉叶心里有些闷,她来到他身后,手臂环住他的精壮地腰肢,“哥,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和那男人在搞基!”

    金世煊灭了烟头的火星,转身,抬手弹了下她的额头,“瞎说什么呢!”

    “瞎说吗?你瞧瞧你现在的表情,跟死了老……唔……”

    没容她说完,金世煊便以吻封缄。

    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着他独特的清冽阳刚气息,灵巧有力的舌尖在她口中狂乱而急切地扫荡,好似在宣泄着心中的不安。

    金玉叶没有拒绝,她抬起手臂勾住他的脖颈,热情地回应着他。

    呼……

    双唇分开,金世煊呼出一口气,粗粝的指腹磨搓着她娇嫩的脸颊,“小叶,不要对我说死字!”

    死,对于他们这种人而言,真是太稀松平常,只是,他不希望从她口中说出,更何况还是……老婆!

    在他心里,她早已是他的老婆,他不希望也害怕她与死字沾边。

    “你知道吗?这一辈子,除了你和妈妈,Lan对我来说,比谁都重要,多少次生死徘徊,都是他将我从死神手里夺回,没有他,也许我早已在轮回的道上,他替我挡下了一切,精心安排我与你相见,任由我在外面逍遥,所以,小叶……”

    金玉叶食指堵住他的唇,“我懂,放心吧,就冲他对你这份情义,我保他不死,虽然我们的计划有变,不过,好在Luky及时补了一枪,他暂时是假死状态,十二点之前将他弄出来就好!”

    在得知FX这次行动的头领是冷斯且摸清了他的真正目的后,他们便不再投鼠忌器,推敲了一套保全三方,并且让他摆脱FX组织的办法。

    后面他们找到Luky,威逼利诱让他配合着演一出戏,不过在紧要关头,不知谁开了一枪,打破了他们的计划,好在一切还可以挽回。

    如今,他们已经联系上美国黑手党,且放出消息,Luky身上有WXP102的研究数据,相信不久,他们便会过来救人。

    而霍偲竣这样的人物,在这边可谓是黑白通吃,人脉之广,在上次曾漓阳的案子上,她便已经见识到,她相信,在他们撤离之前,让他弄出一个死人出来,应该不会太难。

    叩叩叩——

    敲门声打破了房间内的静默,不容他们回应,倪星恺推门而入,眼神在两人身上滴溜儿一转,语气暧昧,“哟,你们性致倒是好!”

    “少给本小姐贫,说吧,什么事?”

    倪星恺收起脸上戏谑的笑容,“已经准备好了,只是……”

    语气顿了顿,他抬眸瞄了她一眼,话锋一转,“雷大首长应该是得到了什么消息,他派人将那两货单独看守,他们不好下手!”

    “操,一个死人都不放过,他么的,他倒是够谨慎!”

    金世煊拍了拍她的背脊,安抚着她暴躁的情绪,“雷谨晫他行事一向谨慎,不然,他年纪轻轻,也不会稳稳坐在那个位置上!”一场空前绝后的恐怖分子突袭,以头领的死亡来宣布告终。

    金玉叶退下黑色的面罩,一头柔顺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在空中扬起一抹靓丽的弧度。

    众人看着一个女人出现在战场上,眼里皆闪过一丝诧异,不过,这种时刻,却没人说什么。

    雷谨晫交代了后面的工作事宜,吩咐人拆下两位人质身上的炸弹。

    待一切有条不紊地安排下去,他来到他们几人面前,眼神紧紧锁住已经退下黑色面罩的女人,那双璀璨如黑钻石般的眸子如探测雷达一般,将她全身上下,见她没受什么伤,紧绷的心算是彻底松懈下来。

    敛了敛心神,他状似鼓励般拍了拍她的肩膀,“做的不错,回去帮你记功!”

    声音一如既往的磁性冷沉,然而,那双眼睛却是透着独属于她的柔光。

    如果不是她们潜入歹徒内部,这次的任务,还是比较棘手的,毕竟那些人,一个个都是心狠手辣,且不要命的恐怖分子,疯狂起来,救回的人质,就是一具死尸。

    金玉叶扬唇,唇角笑意明艳动人,她看了他一眼,无所谓地松了耸肩,“随便,这些你打算怎么处理?”

    说话间,她的眼神看向躺在地上明显已经没了气息的冷斯,再看看不远处脸色苍白,隐忍痛苦的Luky,面上不动声色。

    “这些相关部门会处理,你现在是销假跟我们回去还是……?”

    雷谨晫说着,眼神扫了眼一旁已经取下蒙面帽子的流骁和倪星恺他们,最后停留在那张陌生却给他异常熟悉感觉的平凡脸庞上,心底有些疑惑。

    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的身形和那双碧色的眼睛,他还以为看到了世煊。

    “我还在度假中,你忙你的!”

    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她可不想这样浪费,更何况,她还有事要办。

    雷谨晫没说什么,眼神在倪星恺身上掠过,眸色沉了沉,“交什么朋友,你自己要掌握好分寸!”

    “呵,首长大人,你这是过河拆桥吗?”

    倪星恺把玩着手中的面罩,酷酷的俊脸上,似笑非笑,鼻尖上那枚紫钻鼻钉,散发着璀璨的紫光,为他的酷帅,添了一抹邪魅的气质。

    雷谨晫挑了挑眉,“你做什么勾当,难到要我一一细说?”

    倪星恺抹了抹鼻子,无声一笑,聪明地不再接话。

    有些事,彼此心知肚明就好。

    “饿死了,我们去找东西填肚子!”

    金玉叶嫌弃地脱下那一身武装,当着一众人的面,无所顾忌地牵了流骁和金世煊的手向外走去。

    像是想到什么,她回头,笑意盈盈地看向身后脸色暗沉的男人,“首长,码头上有艘游轮是我朋友的,我们可以自由航驶不?”

    雷谨晫看着她明艳的笑脸,沉吟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

    “老大,我们的人并没有找……”

    冷箭想说什么,却被他抬起的手制止了后面的话。

    雷谨晫看着那一行人的背影,眼神紧紧锁住那抹高挑纤细,却蕴含着无数力量的窈窕身影,“我相信她有分寸!”

    一行人上了游艇,流骁去了厨房,而金玉叶则是帮昏迷过去的汪灵儿检查着身体。

    “她怎么样?”

    见她从床沿上起来,霍偲竣急急上前询问。

    “吓昏了,外伤处理下,其余地没什么大碍,不过,心理问题,你要注意下!”

    霍偲竣松了一口气,粗粝的手指轻抚着床上人儿那张红肿不堪的脸颊,心里一抽一抽地疼着。

    良久,他看向窝在沙发内,不知想些什么的女人,语气郑重而认真,“这次的恩情,我霍偲竣记下了,以后若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

    金玉叶淡淡睨了他一眼,唇角习惯性地漾着明艳的笑容,“还真有事!”

    霍偲竣挑眉,示意她开口。

    金玉叶从茶几上的烟盒上抽出一支烟,“啪”地一声点燃,优雅地吸了一口,朦胧的烟雾遮挡了她面上的表情,“在十二点之前,无论用什么办法,帮我将那男人尸体弄出来!”

    霍偲竣有片刻的怔愣,不过,能把持着华安市大半经济命脉的暗皇,脑子终究是非比常人,再加上之前她一系列反常的举动,很快便知道她指的是谁。

    虽然需要费些心思,不过,他还是点头应许,“我尽量!”

    “不是尽量,是必须!”

    金玉叶弹了弹烟灰,碧色的眸子直视着他,脸上噙着迷人的笑意,然而眼底却是一片冷寒与果决。

    霍偲竣眼底闪过一丝戏谑,“你别告诉我,他也是你的入幕之宾?”

    这个女人,真是颠覆了他对女人所有的认知。

    第一次见,她是乖顺娇俏地依偎在阿阳怀里,第二次见,她在舞池里风情万种的与猛男热舞,后面又认什么捞子哥哥,还被她宰了一道,那时候,他以为她是一名不怎么安分的警察。

    认真说起来,这是他们第三次见面,然而,这一次,却是推翻了前两次所有形象的认知。

    妈的,太混乱,太牛X了。

    顶着特种兵的身份,游走在正与邪之间,所结交的,还都是些黑的不能再黑的大人物,而她却游刃有余,这样的女人,不得不让他刮目相看。

    尽管现在知道了她那些不为人知的事,可是,她背后的那些男人,和她自身的实力,他还不会找死地去捅穿她的一切。

    金玉叶没说话,恰在这时金世煊走了进来,冷冷地横了他一眼,“你想多了!”

    “消息已经放出去了,相信他们不久便会有所行动!”

    金玉叶点了点头,主动拉着他的手,让他在身边坐下,“哥,放松点,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金世煊捏了捏她手心,“我是担心你,雷谨晫并不是那么好应付!”

    想到那个男人,金玉叶碧眸闪了闪,有些烦躁地熄灭了手中的烟头。

    “别想那么多,先吃点东西!”

    流骁端着托盘进来,将两碗海鲜粥和几样小菜摆在茶几上,“这里食材不多,你们将就下!”

    “你不吃?”

    流骁笑着拂开她黏在嘴角的发丝,“我们吃过早餐。”

    听他这样说,金玉叶也不和他客气,“哥,快吃吧!”

    填饱了肚子,金玉叶去看了下倪星悦,许是从小见惯了黑道的腥风血雨,倪星悦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心绪不稳之外,倒也没什么事情。

    吩咐她好好睡一觉,金玉叶回了自己的房间,打开门,一股浓郁烟味窜入鼻尖。

    看着站在窗户边上的男人,金玉叶心里有些闷,她来到他身后,手臂环住他的精壮地腰肢,“哥,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和那男人在搞基!”

    金世煊灭了烟头的火星,转身,抬手弹了下她的额头,“瞎说什么呢!”

    “瞎说吗?你瞧瞧你现在的表情,跟死了老……唔……”

    没容她说完,金世煊便以吻封缄。

    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着他独特的清冽阳刚气息,灵巧有力的舌尖在她口中狂乱而急切地扫荡,好似在宣泄着心中的不安。

    金玉叶没有拒绝,她抬起手臂勾住他的脖颈,热情地回应着他。

    呼……

    双唇分开,金世煊呼出一口气,粗粝的指腹磨搓着她娇嫩的脸颊,“小叶,不要对我说死字!”

    死,对于他们这种人而言,真是太稀松平常,只是,他不希望从她口中说出,更何况还是……老婆!

    在他心里,她早已是他的老婆,他不希望也害怕她与死字沾边。

    “你知道吗?这一辈子,除了你和妈妈,Lan对我来说,比谁都重要,多少次生死徘徊,都是他将我从死神手里夺回,没有他,也许我早已在轮回的道上,他替我挡下了一切,精心安排我与你相见,任由我在外面逍遥,所以,小叶……”

    金玉叶食指堵住他的唇,“我懂,放心吧,就冲他对你这份情义,我保他不死,虽然我们的计划有变,不过,好在Luky及时补了一枪,他暂时是假死状态,十二点之前将他弄出来就好!”

    在得知FX这次行动的头领是冷斯且摸清了他的真正目的后,他们便不再投鼠忌器,推敲了一套保全三方,并且让他摆脱FX组织的办法。

    后面他们找到Luky,威逼利诱让他配合着演一出戏,不过在紧要关头,不知谁开了一枪,打破了他们的计划,好在一切还可以挽回。

    如今,他们已经联系上美国黑手党,且放出消息,Luky身上有WXP102的研究数据,相信不久,他们便会过来救人。

    而霍偲竣这样的人物,在这边可谓是黑白通吃,人脉之广,在上次曾漓阳的案子上,她便已经见识到,她相信,在他们撤离之前,让他弄出一个死人出来,应该不会太难。

    叩叩叩——

    敲门声打破了房间内的静默,不容他们回应,倪星恺推门而入,眼神在两人身上滴溜儿一转,语气暧昧,“哟,你们性致倒是好!”

    “少给本小姐贫,说吧,什么事?”

    倪星恺收起脸上戏谑的笑容,“已经准备好了,只是……”

    语气顿了顿,他抬眸瞄了她一眼,话锋一转,“雷大首长应该是得到了什么消息,他派人将那两货单独看守,他们不好下手!”

    “操,一个死人都不放过,他么的,他倒是够谨慎!”

    金世煊拍了拍她的背脊,安抚着她暴躁的情绪,“雷谨晫他行事一向谨慎,不然,他年纪轻轻,也不会稳稳坐在那个位置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