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第398章 再见,唯一的甘甜!

    嘭嘭嘭——

    枪声依旧,绝望惊恐的尖叫声令人毛骨悚然,头顶隐隐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显示着地方特警已经出动。

    一路上,两兄妹并肩作战,干掉一波又一波的歹徒,越是往前,两人越是心惊。

    “小叶,我们找到他们就想办法离开这里!”

    金世煊一张脸从始至终都绷得死紧,碧色的眸子晦涩莫名。

    这是第二次哥哥强调不让她插手此事,金玉叶没说话,不过心里却是疑惑。

    她知道,虽然这三年地狱般的生存方式,可是,因为多年的军旅生涯,他骨子里有一股军人特有的刚正与热血,此时,这样的画面,想必他心里,不会无动于衷。

    然而,他却一遍一遍地提醒她,这件事,让她袖手旁观。

    呼!

    “哥,你在害怕!”

    又干掉一批人,金玉叶吐出一口浊气,身子紧紧贴在墙壁上,语气不是疑问,而是对事实的一种陈述。

    金世煊抿了抿唇,无言。

    不容他们多想,面对新一批心狠手辣的歹徒,两兄妹再一次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

    监控室里,整座度假酒店的内部情况全部暴露在银幕上,里面的人看着银幕上过五关斩六将的二人,眼里皆露出阴狠与毒辣的神色。

    “Boss,我带人去干掉他们!”

    室内一片沉静,被人唤作Boss的男人坐在棕色的真皮转椅上,他鼻梁上架着一副几乎能遮住半张脸的茶色墨镜,墨镜下的眼睑微翕,圆润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叩着木质扶手。

    里面几个带着黑色面罩,只露出一双双如狼一般冷残眸子的男人看着皆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命令。

    “不管他们,执行C计划!”

    良久,男人出声,声音冷而淡漠,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好似不带任何情绪。

    “Boss,他们会坏了计划!”

    刚才出声的那个男人再次出声,语气冷硬,眼神嗜血。

    唰!

    墨镜下的眸子霍然睁开,直直射向出声之人,尽管隔着镜片,可仍是不减那抹森冷的锐利,“执行C计划!”

    “Boss,我们不能容忍丝毫意外!”

    “我、说、不、管、他、们!”

    一字一顿,透着绝对的权威与霸气。

    那人还想说什么,不过看到他锐利的眼神,话终是没有出口,而是低头应了一声“是!”

    “Boss,Luky和姓霍的被人救走,我们的行动已经惊动了军方!”

    耳朵里的通讯器传来A行动小组组长阴冷的话语,男人轻叩指尖的动作停顿,薄厚适中的唇瓣不疾不徐轻吐,“封锁岛上全部出口,尽快揪出那两人,找到WXR102研究数据!”

    “是!”

    又是一声‘是’,整齐,冷戾,带着一股血腥之气。

    这就是FX佣兵团,里面的人没有感情,没有温度,有的只是无尽的嗜血与狠戾。

    监控室里,所有人都出去了,独留那个带着茶色墨镜的男人。

    他盯着画面上整个酒店的情景,最后,眼神落在那一男一女的画面上。

    茶色墨镜下,那双浅褐色的眸子渐渐由冷转柔,手不自觉地抬起,指尖轻抚着画面上,那张精致如画的脸颊,在她玫瑰色的唇瓣上来回摩挲。

    “再见了,唯一的甘甜!”

    如风般的呢喃,很轻很轻,却带着一种痴缠与诀别。

    那个女人,虽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是,她是他黑暗生命里,是唯一的一抹亮光,是他淡然无味的味蕾里,仅有的一股甘甜,在这样的日子里,还能最后再见她一眼,呵呵,真好。

    轰轰轰——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请速速放下武器!”

    直升机的轰鸣声,扩声器的交流声,旅客的惊叫声混为一体,前以一个小时还是度假天堂,美轮美奂的小岛,此时,已经陷入人间炼狱。

    那浓郁的血腥散发在空气中,是整个岛上,笼罩在令人窒息的氛围。

    嚯——

    “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金玉叶手中的柳叶刀堪堪收回,“流骁!”

    流骁点了点头,眼神将她全身上下扫视了一遍,直到确认她没受伤,这才开口,“这里不安全,跟我来!”

    由流骁带路,三个人灵巧利落地避开一拨又一拨的蒙面歹徒,来到酒店顶楼的办公室,里面躺着尸体,皆是一枪毙命。

    显然,这里已经被歹徒光顾过。

    流骁熟门熟路地推开一旁的书柜,下一秒,冷戾的呵斥响起,“谁?”

    “流骁!”

    见是他,倪星恺收起枪,看了眼他身后,见两位矜贵的主子无事,轻轻吁出一口气,缓解气氛般笑着调侃,“祸害果真都是命大的!”

    金玉叶白了他一眼,没说话,进了后面的隐秘休息室,“你们怎么找到这么个地儿的?”

    “我和这度假村的老板有些交情!”

    回答她的,正是他们要找的霍偲竣。

    此时,他脸色苍白,额角布满了蜜汗,空气中充斥着一股血腥味,眼神移到他手臂上那滩暗色的血迹和还未来得及处理的伤口,心里了然。

    “汪灵儿呢?”

    此问题一出,气氛陡然沉默。

    被此阵仗吓得脸色煞白却依旧力持镇定的倪星悦抹了把眼角的泪出声,“歹徒冲进来时,她去了洗手间,现在不知情况如何!”

    听着她的话,金玉叶将眼神再一次转向霍偲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Luky这次的交易,是什么?”

    妈的,好不容易度个假,却是如此惊心动魄。

    霍偲竣重重地吸了一口香烟,深邃的眸子平静无波,然而,眼底深处,却是无尽的担忧与伤痛,他唇瓣蠕动了几下,终是将此次的目的告知:“WXP102研究数据!”

    嘶——

    金世煊倒抽了一口冷气,“我看你们真是不要命了!”

    “哥,你知道什么?”

    金世煊看了众人一眼,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WXP102是FX雇佣兵团,同时也是美国政府内最高机密,是一种能激发人体各处最大潜能的药物!”

    操!

    “要死了,这个Luky,这次是惹到煞星了!”

    “刚开始我并不知道这东西与FX有关!”

    随着他的话落,叮地一声,霍偲竣手臂上的子弹被挑出,他面无异色地任由手底下的人帮他包扎,在这期间,他甚至连眉头都未皱一下。

    如果不是他惨白的脸色和脸上豆大的汗珠众人还会以为那只手不是他的。

    “现在在哪里?”

    良久,金玉叶出声问,神情也是少见的凝重。

    光是一个FX,就难以对付,而FX的背后,牵涉到美国政府,他们又怎么会让这东西流到外面?

    “交易未成,还在Luky手中!”

    叩叩叩——

    话落的同时,带有暗示性的轻扣声响起,众人眼神一致转向那面充当门的书柜,倪星恺掏出枪,戒备地推开书柜,看到外面的人是霍偲竣派出去查探汪灵儿的保镖,这才放下枪。

    “老大,汪小姐被当做人质绑在大堂的柱子上,身上安了炸弹!”

    哧——

    霍偲竣陡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由于太过紧张,椅子与地板摩擦地声音分外刺耳。

    咔嚓——

    手中的枪上膛,深邃的眸子猩红而骇然。

    “老大,你冷静点,不可轻举妄动!”

    看着他疯狂不顾一切地样子,几个保镖上前拦住他的去路。

    “闪开!”

    霍偲竣刚毅的俊脸绷得死紧,眼里尽是痛色。

    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此时却在遭受那些苦楚。

    “他想死,就让他去!”

    金玉叶不带情绪的声音响起,她说着话,手却利索地帮金世煊处理着手肘上的伤口,这是刚才在与歹徒交手期间,为了护她,而不小心留下的。

    霍偲竣瞪了她一眼,不过,本就沉稳内敛,控制力极强的他经过她这句话,很快便冷静下来。

    “现在怎么办?”

    倪星恺看着金玉叶,语气虽然不怎么上心,但眼底却有些忧心。

    如今连军方都已经出动,他比谁都明白,那女人现在的处境。

    三方人马,或多或少,皆和她有那么点关系,若是被军方得知,与她而言,不可谓不棘手。

    “先找到Luky,让他交出东西!”

    金玉叶将弹膛装满子弹,语气不疾不徐。

    金世煊一把拉住她的手,“小叶,你不适合插手此事!”

    “哥,放心吧,我有分寸!”

    叮铃铃……

    不算宽敞的空间内,响起一阵手机铃声,金世煊掏出裤兜里的手机,看着银幕上闪烁的几个字,碧色的瞳孔微缩。

    “Lan!”

    一个字,嘶哑中透着干涩与一种莫名的情绪。

    那头沉吟了半响,冷淡地近乎没有情绪的磁性嗓音响起,“嗯,是我!”

    金世煊沉默,等着对方开口。

    “顾好自身安全,其余的事,你……劝她别插手,还有……”

    说到这里,电话那头顿了顿,没过两秒,比之刚才更加暗沉的声音传来——

    “再见!”

    一声再见,似乎带着一种决然告别的意味。

    嘟嘟嘟——

    看着手机被挂断的通话,金世煊碧眸闪过一丝复杂。

    在接到他电话的那一刻,他便已经猜到,此次行动的头儿是他,可是,他那声再见,为何他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

    像是想到什么,金世煊瞳孔缩了缩,“小叶,阿凯,你们几个哪儿也别去,就在这里!”嘭嘭嘭——

    枪声依旧,绝望惊恐的尖叫声令人毛骨悚然,头顶隐隐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显示着地方特警已经出动。

    一路上,两兄妹并肩作战,干掉一波又一波的歹徒,越是往前,两人越是心惊。

    “小叶,我们找到他们就想办法离开这里!”

    金世煊一张脸从始至终都绷得死紧,碧色的眸子晦涩莫名。

    这是第二次哥哥强调不让她插手此事,金玉叶没说话,不过心里却是疑惑。

    她知道,虽然这三年地狱般的生存方式,可是,因为多年的军旅生涯,他骨子里有一股军人特有的刚正与热血,此时,这样的画面,想必他心里,不会无动于衷。

    然而,他却一遍一遍地提醒她,这件事,让她袖手旁观。

    呼!

    “哥,你在害怕!”

    又干掉一批人,金玉叶吐出一口浊气,身子紧紧贴在墙壁上,语气不是疑问,而是对事实的一种陈述。

    金世煊抿了抿唇,无言。

    不容他们多想,面对新一批心狠手辣的歹徒,两兄妹再一次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

    监控室里,整座度假酒店的内部情况全部暴露在银幕上,里面的人看着银幕上过五关斩六将的二人,眼里皆露出阴狠与毒辣的神色。

    “Boss,我带人去干掉他们!”

    室内一片沉静,被人唤作Boss的男人坐在棕色的真皮转椅上,他鼻梁上架着一副几乎能遮住半张脸的茶色墨镜,墨镜下的眼睑微翕,圆润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叩着木质扶手。

    里面几个带着黑色面罩,只露出一双双如狼一般冷残眸子的男人看着皆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命令。

    “不管他们,执行C计划!”

    良久,男人出声,声音冷而淡漠,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好似不带任何情绪。

    “Boss,他们会坏了计划!”

    刚才出声的那个男人再次出声,语气冷硬,眼神嗜血。

    唰!

    墨镜下的眸子霍然睁开,直直射向出声之人,尽管隔着镜片,可仍是不减那抹森冷的锐利,“执行C计划!”

    “Boss,我们不能容忍丝毫意外!”

    “我、说、不、管、他、们!”

    一字一顿,透着绝对的权威与霸气。

    那人还想说什么,不过看到他锐利的眼神,话终是没有出口,而是低头应了一声“是!”

    “Boss,Luky和姓霍的被人救走,我们的行动已经惊动了军方!”

    耳朵里的通讯器传来A行动小组组长阴冷的话语,男人轻叩指尖的动作停顿,薄厚适中的唇瓣不疾不徐轻吐,“封锁岛上全部出口,尽快揪出那两人,找到WXR102研究数据!”

    “是!”

    又是一声‘是’,整齐,冷戾,带着一股血腥之气。

    这就是FX佣兵团,里面的人没有感情,没有温度,有的只是无尽的嗜血与狠戾。

    监控室里,所有人都出去了,独留那个带着茶色墨镜的男人。

    他盯着画面上整个酒店的情景,最后,眼神落在那一男一女的画面上。

    茶色墨镜下,那双浅褐色的眸子渐渐由冷转柔,手不自觉地抬起,指尖轻抚着画面上,那张精致如画的脸颊,在她玫瑰色的唇瓣上来回摩挲。

    “再见了,唯一的甘甜!”

    如风般的呢喃,很轻很轻,却带着一种痴缠与诀别。

    那个女人,虽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是,她是他黑暗生命里,是唯一的一抹亮光,是他淡然无味的味蕾里,仅有的一股甘甜,在这样的日子里,还能最后再见她一眼,呵呵,真好。

    轰轰轰——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请速速放下武器!”

    直升机的轰鸣声,扩声器的交流声,旅客的惊叫声混为一体,前以一个小时还是度假天堂,美轮美奂的小岛,此时,已经陷入人间炼狱。

    那浓郁的血腥散发在空气中,是整个岛上,笼罩在令人窒息的氛围。

    嚯——

    “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金玉叶手中的柳叶刀堪堪收回,“流骁!”

    流骁点了点头,眼神将她全身上下扫视了一遍,直到确认她没受伤,这才开口,“这里不安全,跟我来!”

    由流骁带路,三个人灵巧利落地避开一拨又一拨的蒙面歹徒,来到酒店顶楼的办公室,里面躺着尸体,皆是一枪毙命。

    显然,这里已经被歹徒光顾过。

    流骁熟门熟路地推开一旁的书柜,下一秒,冷戾的呵斥响起,“谁?”

    “流骁!”

    见是他,倪星恺收起枪,看了眼他身后,见两位矜贵的主子无事,轻轻吁出一口气,缓解气氛般笑着调侃,“祸害果真都是命大的!”

    金玉叶白了他一眼,没说话,进了后面的隐秘休息室,“你们怎么找到这么个地儿的?”

    “我和这度假村的老板有些交情!”

    回答她的,正是他们要找的霍偲竣。

    此时,他脸色苍白,额角布满了蜜汗,空气中充斥着一股血腥味,眼神移到他手臂上那滩暗色的血迹和还未来得及处理的伤口,心里了然。

    “汪灵儿呢?”

    此问题一出,气氛陡然沉默。

    被此阵仗吓得脸色煞白却依旧力持镇定的倪星悦抹了把眼角的泪出声,“歹徒冲进来时,她去了洗手间,现在不知情况如何!”

    听着她的话,金玉叶将眼神再一次转向霍偲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Luky这次的交易,是什么?”

    妈的,好不容易度个假,却是如此惊心动魄。

    霍偲竣重重地吸了一口香烟,深邃的眸子平静无波,然而,眼底深处,却是无尽的担忧与伤痛,他唇瓣蠕动了几下,终是将此次的目的告知:“WXP102研究数据!”

    嘶——

    金世煊倒抽了一口冷气,“我看你们真是不要命了!”

    “哥,你知道什么?”

    金世煊看了众人一眼,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WXP102是FX雇佣兵团,同时也是美国政府内最高机密,是一种能激发人体各处最大潜能的药物!”

    操!

    “要死了,这个Luky,这次是惹到煞星了!”

    “刚开始我并不知道这东西与FX有关!”

    随着他的话落,叮地一声,霍偲竣手臂上的子弹被挑出,他面无异色地任由手底下的人帮他包扎,在这期间,他甚至连眉头都未皱一下。

    如果不是他惨白的脸色和脸上豆大的汗珠众人还会以为那只手不是他的。

    “现在在哪里?”

    良久,金玉叶出声问,神情也是少见的凝重。

    光是一个FX,就难以对付,而FX的背后,牵涉到美国政府,他们又怎么会让这东西流到外面?

    “交易未成,还在Luky手中!”

    叩叩叩——

    话落的同时,带有暗示性的轻扣声响起,众人眼神一致转向那面充当门的书柜,倪星恺掏出枪,戒备地推开书柜,看到外面的人是霍偲竣派出去查探汪灵儿的保镖,这才放下枪。

    “老大,汪小姐被当做人质绑在大堂的柱子上,身上安了炸弹!”

    哧——

    霍偲竣陡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由于太过紧张,椅子与地板摩擦地声音分外刺耳。

    咔嚓——

    手中的枪上膛,深邃的眸子猩红而骇然。

    “老大,你冷静点,不可轻举妄动!”

    看着他疯狂不顾一切地样子,几个保镖上前拦住他的去路。

    “闪开!”

    霍偲竣刚毅的俊脸绷得死紧,眼里尽是痛色。

    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此时却在遭受那些苦楚。

    “他想死,就让他去!”

    金玉叶不带情绪的声音响起,她说着话,手却利索地帮金世煊处理着手肘上的伤口,这是刚才在与歹徒交手期间,为了护她,而不小心留下的。

    霍偲竣瞪了她一眼,不过,本就沉稳内敛,控制力极强的他经过她这句话,很快便冷静下来。

    “现在怎么办?”

    倪星恺看着金玉叶,语气虽然不怎么上心,但眼底却有些忧心。

    如今连军方都已经出动,他比谁都明白,那女人现在的处境。

    三方人马,或多或少,皆和她有那么点关系,若是被军方得知,与她而言,不可谓不棘手。

    “先找到Luky,让他交出东西!”

    金玉叶将弹膛装满子弹,语气不疾不徐。

    金世煊一把拉住她的手,“小叶,你不适合插手此事!”

    “哥,放心吧,我有分寸!”

    叮铃铃……

    不算宽敞的空间内,响起一阵手机铃声,金世煊掏出裤兜里的手机,看着银幕上闪烁的几个字,碧色的瞳孔微缩。

    “Lan!”

    一个字,嘶哑中透着干涩与一种莫名的情绪。

    那头沉吟了半响,冷淡地近乎没有情绪的磁性嗓音响起,“嗯,是我!”

    金世煊沉默,等着对方开口。

    “顾好自身安全,其余的事,你……劝她别插手,还有……”

    说到这里,电话那头顿了顿,没过两秒,比之刚才更加暗沉的声音传来——

    “再见!”

    一声再见,似乎带着一种决然告别的意味。

    嘟嘟嘟——

    看着手机被挂断的通话,金世煊碧眸闪过一丝复杂。

    在接到他电话的那一刻,他便已经猜到,此次行动的头儿是他,可是,他那声再见,为何他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

    像是想到什么,金世煊瞳孔缩了缩,“小叶,阿凯,你们几个哪儿也别去,就在这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