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第396章 冤家路窄

    海风习习,夜凉如水,晚上的黄金岛在白炽灯的映照下越发的美轮美奂,热闹之势不减白天。

    旅客们在沙滩的烧烤台上,弄起了烧烤,喝起了生啤,令人垂涎的香味徐绕在空气中,笑声,闹声,酒杯碰撞声不绝于耳。

    “来,干杯,金妖孽,祝你终于恢复单身,可以无所顾忌地睡男人!”

    倪星恺高举着酒杯,与她碰撞,金玉叶唇角勾起一丝邪气的笑容,潇洒地饮尽杯中的啤酒,“姐一直都是无所顾忌!”

    嗤——

    倪星恺嗤笑,“也对,你丫的就从没委屈过自己,雷大少遇上你,算他倒了八辈子霉!”

    “喂,姓倪的,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他倒了八辈子霉?”

    金世煊端着烤好的鱿鱼串过来,刚好听到倪星恺的话,语气颇为不满地道。

    “都不知道几世修来的福,才有这一场婚约!”

    流骁优雅地为她满上酒,语气温和自然,却无端地带着一丝羡慕。

    他对雷钧桀这个未婚夫的身份可是眼红了好久。

    “OK,我说错话了,他雷钧桀上辈子祖上积德!”才有这么一个阴险腹黑,风流成性的未婚妻。

    当然,后面一句话,倪星恺聪明地没有说出来。

    丫的,这女人身边的男人,各个都不是好惹的角儿,就连这个看着温柔淡雅的流骁,都是练家子。

    一旁正在伺候小女朋友吃东西的霍偲竣见他那怂样,冷峻的面容生出一丝戏谑,“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没有去钻她的裙底?”

    倪星恺表情顿了顿,脑子里不期然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还别说,那时候,他心里还真有那么点想法。

    她给他的第一印象是,美,识时务,而且……很无耻。

    不过,这些,很对他的胃口。

    只是,在第二次遇到她后,这些想法全没了,那时候的她,就像是暗夜里的修罗,地狱的索命鬼。

    那森冷的寒刀,甩出去便是一条人命,虽然他常年徘徊在生死边缘,可是,他从未体会到,那一刻,他离死亡是那么近,近到只要她的刀甩过来,他就一命呜呼。

    想到往事,倪星恺无声一笑,眼神转向金玉叶,“金妖孽,还记得咱两的第一次相遇吗?”

    “记得,我的第一个一百万,就是拿你换来的!”

    金玉叶吃了一口金世煊递过来不怎么烫嘴地鱿鱼,语气轻飘飘,淡淡然。

    “呵呵,认真说来,你有今天,祁长胜父子功不可没!”

    一伙人聊着往事,打着哈哈,喝着小酒,吃着香喷喷的烧烤,偶尔汪灵儿这个没进化的姑娘来几句雷人的妙语,弄得大家伙儿哈哈大笑,而金世煊和流骁两人一个安静地听着,一个体贴地伺候着她吃喝。

    在倪星恺口中的金玉叶,是金世煊从未见过的,他想要了解她多一点,更多一点,所以,他安安静静地听着。

    从他们的闲聊中,他知道了她只身带着倪星恺去亚马逊原始森林历险,知道她不要命地从虎口下救人,知道她被金成嵘欺负,知道金家两姐妹将她的房子变成狗窝,知道……

    知道得越多,心里也就越痛,他无法想象,那时候的她,独自面对豺狼虎豹一般的金家人,会不会害怕或是心寒?

    “哈哈……亲狗屁股,太有才了!”

    当倪星恺将金玉叶曾经对他说过的事当笑话一般说出来,汪灵儿第一个忍不住大笑声,那笑声猖狂而尖锐,而其余人则是恶寒不已。

    刚拉过便便的狗屁股?

    想想都恶心得要命。

    “呵,真巧,霍少和恺少也在这儿!”

    阴冷透着戏谑的声音响起,话虽是冲着霍偲竣说的,然而,那双如孤狼一般冷残的碧眸却死死盯着美男环绕的金玉叶。

    咯噔——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金玉叶心里咯噔一下,大叹一声冤家路窄。

    霍偲竣站起身,看了眼倪星恺,蜜色的唇漾着一抹不动声色的笑意,“原来Luky先生和恺少也相识!”

    “呵,都是老熟人!”

    说着他眼神转向金玉叶身边的流骁,唇角的笑意邪肆阴冷,“流……骁是吧,怎么没见魅少?”

    流骁笑意温润俊雅,慢条斯理地拿手帕帮身边的女人擦了擦嘴角的油渍,“他忙!”

    啧啧啧!

    “真是柔情蜜意,只是这一幕,不知魅少看到,该作何感想?”

    说话间,霍偲竣吩咐人在一旁加了个座位,“既然都是熟人,若Luky先生不嫌弃,一起坐坐?”

    Luky经过霍偲竣身边,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霍偲竣深沉的眸光微闪,不动声色地瞧了眼金玉叶,而对方正似笑非笑地睨着他。

    心思微沉,到底是经过风浪的,他面无异色地坐了下来,笑着道,“Luky先生想要认识美人,何不亲自出马?”

    Luky意味不明地瞧了他眼,无声一笑,接着在金玉叶对面坐下,利落地开了罐啤酒,冲金玉叶扬了扬,眼神邪肆却无端了泛着一丝冷光,“小妞,瞧着很面熟啊?”

    金玉叶挑了挑眉,戏谑道:“泡妞的台词太老套含蓄了,你应该说,美人,今晚能打一炮不?”

    噗!

    如此直白不要脸的话像是顺口溜儿似的,一旁的霍偲竣不淡定了,一口酒很不雅地喷了出来。

    想到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古灵精怪,口中抹蜜儿似的小姑娘,霍偲竣在心底啐了句,“丫的,真会装!”

    Luky笑了笑,然而,眼底却无半分笑意,“美人恩,消受不起,本少还怕就这么不明不白死在床上,更何况,就你那姿色,呵,瞧不上!”

    呵呵!

    金玉叶痴痴一笑,也不在意,接着她像是想到什么,“对了,你叫Luky?”

    Luky挑了挑眉,笑着点头,深邃的碧眸盯着她精致的俏脸,眼底闪过一丝幽冷的光束。

    有一种人,就算笑着,你也感觉不到他半分笑意,那种从骨子透出来的阴冷,让人觉得,他越是笑的欢,也就越危险。

    而Luky,恰巧是这种人。

    “呵呵,我好像听冷魅提过,他有个朋友也叫Luky,那玩意儿不怎么给力,如果恰巧是你的话,这美人恩,你……还真消受不起,也不是瞧不上,而是压根儿就上不了!”

    如此不客气的话语,对男人来说,绝对是侮辱。

    Luky带过来的几个身材魁梧的外国保镖那眼神如利剑一般刺向金玉叶,正想有所动作,却被Luky一个眼神制止。

    他举杯轻啄了口冰啤,语气轻谩冷嘲,那双眼,放肆地盯着流骁,“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你身边的男人,被他睡过!”

    Luky的到来,让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霍偲竣明显感觉到两人之间应该有什么过节,他这次过来,就是和Luky谈笔重要买卖的,所以,他这会儿谁也不惹,像是没注意到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般,一心伺候着他的小女朋友吃东西。

    至于倪星恺,当然知道他们之间的过节,不过,这种事,他不好出声。

    毕竟他们和Luky暗地里的合作还在继续,他帮他们所带来的利润,是不菲的,另外,以他的了解,她并不需要他出声。

    后面的时间,几乎成了Luky与金玉叶的唇枪舌战,尽管那男人被金玉叶的毒舌气个半死,但是,许是因为霍偲竣和倪星恺在场,他并没有轻举妄动,只是那双眼睛,却越发的阴鸷冷残。

    一直到午夜十二点,一伙人吹够了海风,酒足饭饱后,这才各自回到客房。

    临散场时,金玉叶冲流骁和金世煊两人低声交代了几句,而后头也不回地进了属于她的客房,惹来流骁和金世煊两人无可奈何的小眼神。

    夜深人静,汹涌澎湃的海浪声隐隐传来,金玉叶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舒爽的海风拂面,吹起了她柔柔地发丝。

    咔嚓!

    一声细微的声响传入耳朵,她唇角勾起一丝潋滟的笑意,她倒要看看,他会怎么对付她这个仇人。

    “少主,人带来了!”

    豪华的总统套房,室内只留了一盏橘红色的壁灯,柔和而暧昧。

    Luky身上仅围一条浴巾,金色的头发上还滴着水珠,橘色的灯光打在他冷硬深刻的五官上,使他的面容看起来多了一丝柔和,少了一股戾气。

    仰头,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搁下空杯,起身来到床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床上的女人。

    尽管不想承认,可是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美,她身上汇聚了一个极品尤物该有的所有优点,也符合男人的劣性根——

    征服欲。

    只是,这里面的男人,不包括他。

    菲薄的唇扬起一抹森冷的笑意,冰凉的指尖抚过这张令他痛恨了两年的精致面颊,那滑腻的触感,让他心底突地闪过一丝异样。

    “少主!”

    黑人保镖悄无声息地进来,递给他一个托盘,而上面,是一只注射器,塑料的注射管里,渗着极为透亮的蓝色液体。

    Luky戴上一次性橡胶手套,拿起注射器,然而,就在转身之际,对上一双和他如出一辙地碧色眸子,此时那眼底,含着淡淡地戏谑与疑惑,“原来祁长胜将那玩意儿用到你身上了?”海风习习,夜凉如水,晚上的黄金岛在白炽灯的映照下越发的美轮美奂,热闹之势不减白天。

    旅客们在沙滩的烧烤台上,弄起了烧烤,喝起了生啤,令人垂涎的香味徐绕在空气中,笑声,闹声,酒杯碰撞声不绝于耳。

    “来,干杯,金妖孽,祝你终于恢复单身,可以无所顾忌地睡男人!”

    倪星恺高举着酒杯,与她碰撞,金玉叶唇角勾起一丝邪气的笑容,潇洒地饮尽杯中的啤酒,“姐一直都是无所顾忌!”

    嗤——

    倪星恺嗤笑,“也对,你丫的就从没委屈过自己,雷大少遇上你,算他倒了八辈子霉!”

    “喂,姓倪的,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他倒了八辈子霉?”

    金世煊端着烤好的鱿鱼串过来,刚好听到倪星恺的话,语气颇为不满地道。

    “都不知道几世修来的福,才有这一场婚约!”

    流骁优雅地为她满上酒,语气温和自然,却无端地带着一丝羡慕。

    他对雷钧桀这个未婚夫的身份可是眼红了好久。

    “OK,我说错话了,他雷钧桀上辈子祖上积德!”才有这么一个阴险腹黑,风流成性的未婚妻。

    当然,后面一句话,倪星恺聪明地没有说出来。

    丫的,这女人身边的男人,各个都不是好惹的角儿,就连这个看着温柔淡雅的流骁,都是练家子。

    一旁正在伺候小女朋友吃东西的霍偲竣见他那怂样,冷峻的面容生出一丝戏谑,“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没有去钻她的裙底?”

    倪星恺表情顿了顿,脑子里不期然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还别说,那时候,他心里还真有那么点想法。

    她给他的第一印象是,美,识时务,而且……很无耻。

    不过,这些,很对他的胃口。

    只是,在第二次遇到她后,这些想法全没了,那时候的她,就像是暗夜里的修罗,地狱的索命鬼。

    那森冷的寒刀,甩出去便是一条人命,虽然他常年徘徊在生死边缘,可是,他从未体会到,那一刻,他离死亡是那么近,近到只要她的刀甩过来,他就一命呜呼。

    想到往事,倪星恺无声一笑,眼神转向金玉叶,“金妖孽,还记得咱两的第一次相遇吗?”

    “记得,我的第一个一百万,就是拿你换来的!”

    金玉叶吃了一口金世煊递过来不怎么烫嘴地鱿鱼,语气轻飘飘,淡淡然。

    “呵呵,认真说来,你有今天,祁长胜父子功不可没!”

    一伙人聊着往事,打着哈哈,喝着小酒,吃着香喷喷的烧烤,偶尔汪灵儿这个没进化的姑娘来几句雷人的妙语,弄得大家伙儿哈哈大笑,而金世煊和流骁两人一个安静地听着,一个体贴地伺候着她吃喝。

    在倪星恺口中的金玉叶,是金世煊从未见过的,他想要了解她多一点,更多一点,所以,他安安静静地听着。

    从他们的闲聊中,他知道了她只身带着倪星恺去亚马逊原始森林历险,知道她不要命地从虎口下救人,知道她被金成嵘欺负,知道金家两姐妹将她的房子变成狗窝,知道……

    知道得越多,心里也就越痛,他无法想象,那时候的她,独自面对豺狼虎豹一般的金家人,会不会害怕或是心寒?

    “哈哈……亲狗屁股,太有才了!”

    当倪星恺将金玉叶曾经对他说过的事当笑话一般说出来,汪灵儿第一个忍不住大笑声,那笑声猖狂而尖锐,而其余人则是恶寒不已。

    刚拉过便便的狗屁股?

    想想都恶心得要命。

    “呵,真巧,霍少和恺少也在这儿!”

    阴冷透着戏谑的声音响起,话虽是冲着霍偲竣说的,然而,那双如孤狼一般冷残的碧眸却死死盯着美男环绕的金玉叶。

    咯噔——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金玉叶心里咯噔一下,大叹一声冤家路窄。

    霍偲竣站起身,看了眼倪星恺,蜜色的唇漾着一抹不动声色的笑意,“原来Luky先生和恺少也相识!”

    “呵,都是老熟人!”

    说着他眼神转向金玉叶身边的流骁,唇角的笑意邪肆阴冷,“流……骁是吧,怎么没见魅少?”

    流骁笑意温润俊雅,慢条斯理地拿手帕帮身边的女人擦了擦嘴角的油渍,“他忙!”

    啧啧啧!

    “真是柔情蜜意,只是这一幕,不知魅少看到,该作何感想?”

    说话间,霍偲竣吩咐人在一旁加了个座位,“既然都是熟人,若Luky先生不嫌弃,一起坐坐?”

    Luky经过霍偲竣身边,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霍偲竣深沉的眸光微闪,不动声色地瞧了眼金玉叶,而对方正似笑非笑地睨着他。

    心思微沉,到底是经过风浪的,他面无异色地坐了下来,笑着道,“Luky先生想要认识美人,何不亲自出马?”

    Luky意味不明地瞧了他眼,无声一笑,接着在金玉叶对面坐下,利落地开了罐啤酒,冲金玉叶扬了扬,眼神邪肆却无端了泛着一丝冷光,“小妞,瞧着很面熟啊?”

    金玉叶挑了挑眉,戏谑道:“泡妞的台词太老套含蓄了,你应该说,美人,今晚能打一炮不?”

    噗!

    如此直白不要脸的话像是顺口溜儿似的,一旁的霍偲竣不淡定了,一口酒很不雅地喷了出来。

    想到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古灵精怪,口中抹蜜儿似的小姑娘,霍偲竣在心底啐了句,“丫的,真会装!”

    Luky笑了笑,然而,眼底却无半分笑意,“美人恩,消受不起,本少还怕就这么不明不白死在床上,更何况,就你那姿色,呵,瞧不上!”

    呵呵!

    金玉叶痴痴一笑,也不在意,接着她像是想到什么,“对了,你叫Luky?”

    Luky挑了挑眉,笑着点头,深邃的碧眸盯着她精致的俏脸,眼底闪过一丝幽冷的光束。

    有一种人,就算笑着,你也感觉不到他半分笑意,那种从骨子透出来的阴冷,让人觉得,他越是笑的欢,也就越危险。

    而Luky,恰巧是这种人。

    “呵呵,我好像听冷魅提过,他有个朋友也叫Luky,那玩意儿不怎么给力,如果恰巧是你的话,这美人恩,你……还真消受不起,也不是瞧不上,而是压根儿就上不了!”

    如此不客气的话语,对男人来说,绝对是侮辱。

    Luky带过来的几个身材魁梧的外国保镖那眼神如利剑一般刺向金玉叶,正想有所动作,却被Luky一个眼神制止。

    他举杯轻啄了口冰啤,语气轻谩冷嘲,那双眼,放肆地盯着流骁,“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你身边的男人,被他睡过!”

    Luky的到来,让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霍偲竣明显感觉到两人之间应该有什么过节,他这次过来,就是和Luky谈笔重要买卖的,所以,他这会儿谁也不惹,像是没注意到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般,一心伺候着他的小女朋友吃东西。

    至于倪星恺,当然知道他们之间的过节,不过,这种事,他不好出声。

    毕竟他们和Luky暗地里的合作还在继续,他帮他们所带来的利润,是不菲的,另外,以他的了解,她并不需要他出声。

    后面的时间,几乎成了Luky与金玉叶的唇枪舌战,尽管那男人被金玉叶的毒舌气个半死,但是,许是因为霍偲竣和倪星恺在场,他并没有轻举妄动,只是那双眼睛,却越发的阴鸷冷残。

    一直到午夜十二点,一伙人吹够了海风,酒足饭饱后,这才各自回到客房。

    临散场时,金玉叶冲流骁和金世煊两人低声交代了几句,而后头也不回地进了属于她的客房,惹来流骁和金世煊两人无可奈何的小眼神。

    夜深人静,汹涌澎湃的海浪声隐隐传来,金玉叶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舒爽的海风拂面,吹起了她柔柔地发丝。

    咔嚓!

    一声细微的声响传入耳朵,她唇角勾起一丝潋滟的笑意,她倒要看看,他会怎么对付她这个仇人。

    “少主,人带来了!”

    豪华的总统套房,室内只留了一盏橘红色的壁灯,柔和而暧昧。

    Luky身上仅围一条浴巾,金色的头发上还滴着水珠,橘色的灯光打在他冷硬深刻的五官上,使他的面容看起来多了一丝柔和,少了一股戾气。

    仰头,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搁下空杯,起身来到床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床上的女人。

    尽管不想承认,可是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美,她身上汇聚了一个极品尤物该有的所有优点,也符合男人的劣性根——

    征服欲。

    只是,这里面的男人,不包括他。

    菲薄的唇扬起一抹森冷的笑意,冰凉的指尖抚过这张令他痛恨了两年的精致面颊,那滑腻的触感,让他心底突地闪过一丝异样。

    “少主!”

    黑人保镖悄无声息地进来,递给他一个托盘,而上面,是一只注射器,塑料的注射管里,渗着极为透亮的蓝色液体。

    Luky戴上一次性橡胶手套,拿起注射器,然而,就在转身之际,对上一双和他如出一辙地碧色眸子,此时那眼底,含着淡淡地戏谑与疑惑,“原来祁长胜将那玩意儿用到你身上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