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第395章 婚约解除(2)

    时间回到两天前,记者招待会结束后,她就带上刚回国的流骁、哥哥和倪星恺他们过来了华安市,除了想要过来看看这边的发展情况外,也想好好出海放松一下。

    恰巧霍偲竣的私人游艇准备出海办事,这才有了现在一幕。

    “喂,姓霍的,还有多久才能到黄金岛?”

    霍偲竣冷硬的眼睑掀了掀,嗤笑一声,戏谑道:“怎么不叫干哥哥了?”

    金玉叶挑眉,眼尾扫到不远处一抹娇小玲珑的身影,碧眸突然闪过一丝邪气儿。

    莲步款款来他身边,如水蛇一般柔软的手臂绕上他的脖颈,凑近他耳边吐气如兰,“叫干哥哥,你准备好礼物了吗?”

    这样一副画面,落在别人眼里,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霍偲竣背脊一僵,想到这个女人坑人不吐骨头的黑心肝儿,他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闪开,你……”

    话没说完,看到不知何时站在他们后面的小人儿,手中的鱼竿一抖,“灵儿!”

    “哼,骗子!”

    汪灵儿气鼓鼓地冷哼一声,十分泼辣地将一杯酒尽数泼到他面上,重重地搁下酒杯,便跑开了。

    “卧槽,你个祸害!”

    霍偲竣抹了把脸,对着金玉叶暗咒了句,便急急追了上去。

    哈哈哈……

    金玉叶看着他那狼狈样儿,忍不住大笑出声。

    年过三十的霍偲竣,居然爱上了一个十七八小萝莉,被她吃的死死地,而且那女孩的醋劲儿,大得出奇,每次只要霍偲竣和哪个女人亲近那么点儿,她不折腾得人仰马翻,就不罢休。

    两天不到的时间,她就见识了两次。

    不过这霍偲竣也是个贱骨头,各色各样的妖娆美人他不要,偏偏就要个毛都没长齐的。

    两个人,也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流骁和金世煊两人看着她脸上明媚开怀的笑容,嘴角一丝勾起一抹淡笑,就这样迎着日光,柔柔地看着她。

    其实,他们的幸福很简单,那就是,她的幸福,便是他们的幸福。

    她的快乐,便是他们的快乐。

    两个男人,却同时有一颗包容爱护她的心,所以,流骁和金世煊的相处,尽管彼此知道,对方与她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但是,难得的,这两人之间,没有硝烟味,有的只是那种淡然的随和。

    下午四点,游艇在经过四个小时的航行后,终于到了目的地,全国有名的度假胜地黄金岛。

    金色的沙滩,温柔的海风,澎湃的海浪,四处洋溢着嬉笑声,尖叫声,一起都是那么美好。

    豪华的游艇在码头停下,一众俊男美女从上面下来,身后跟着的,是霍偲竣带过来的一种保镖,这样的大阵仗,立即引来了沙滩上男男女女的注视。

    “哇!叶子,这里真美!”

    倪星悦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睛瞪得大大,此时,哪里有商场上的精练与果决?

    “还行吧,在国内,算不错的了!”

    霍偲竣是过来有正事的,入了酒店,他将自个儿小女朋友交给他们后,便带着一众保镖消失在他们的视线。

    “星悦姐姐,我们现在要干嘛?”

    汪灵儿红着一张脸,非常不自在地拉了拉身上少得可怜的布料,语气紧张地问。

    倪星悦看向身边一袭红色性感比基尼,外罩一件淡紫色薄纱的金玉叶,笑着眨了眨眼,“我啊,跟她混!”

    鉴于下午在游艇上的事,汪灵儿对金玉叶的意见可是大大地有,一听她的话,立马嘴巴噘的老高,十分不屑地将头撇向一边,冷冷哼了哼。

    金玉叶看着眼前孩子气十足的小萝莉,嘴角狠狠抽了抽,她很怀疑,霍偲竣对着这么一个‘孩子’,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灵儿,方便问你一个问题不?”

    汪灵儿不怎么搭理她,不过一想到竣叔叔交代她的话,再加上她这么友好的语气,她还是不情不愿地转过身来,“什么问题?先说好,我不一定会回答你哦!”

    金玉叶碧眸闪过一丝邪气,“你和你的竣叔叔做过爱吗?”

    此话一出,后面的金世煊和流骁两人脸色黑了,一旁的黄花大闺女倪星悦弄了个大红脸,而倪星恺则是将自个儿宝贝妹妹拉到一边,“离她远点儿!”

    被问的人汪灵儿大眼眨了眨,十分无辜地反问,“做什么爱?”

    金玉叶脚底一个踉跄,眼疾手快地流骁扶了她一把,好笑道:“当心点!”

    说着,他将她身上紫色的薄纱披肩儿拽了拽,恨不得将她包个严严实实,“都给别人看到了!”

    当然,这一句是腹语。

    金玉叶听到了,却没理他,而是诧异地看向汪灵儿,不确定道:“没做过?”

    金世煊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上前一把扯过她,“你管人家有没有做过,不是要游泳吗?赶紧下去!”

    最后的最后,到底有木有做过,金玉叶不得而知,因为她已经被自家哥哥给拽进了海里。

    蔚蓝的海水,火红的夕阳,将整个海面映照的波光粼粼。

    海水底下,一纤细妖娆,一健壮结实,两具身子犹如连体婴一般缠绕在一起,鼻对鼻,唇对唇,互相拥吻,缠绵……

    金玉叶那如海藻一般的长发,在水底下飘飘浮浮,画面唯美而浪漫。

    这是继那晚之后,两个人第一次如此缠绵,金世煊有些激动,越吻越带劲儿,舌尖缠绕着她的,粗粝的大掌耐不住寂寞地在她那滑腻的肌肤上游移。

    哗啦——

    水花四溅,金玉叶抹了把脸颊上的水,碧色的眸子眉眼如丝,呼吸急促,胸脯已经剧烈喘息而一耸一耸的。

    “哥,你丫的真骚!”

    她一直都知道哥哥在水里面能闭气很长一段时间,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将这项能力,用在这方面上。

    金世煊脸色不知道是因为她的话,还是因为闭气太久而有些红,“想你了!”

    刚才他一听到她那句话,他脑子就不自觉地想到那天晚上她在他身下绽放着妖娆的身姿,心里就更猫抓一样,痒痒的难受,同时也怕别人发现他的窘态,便拽着她下了海。时间回到两天前,记者招待会结束后,她就带上刚回国的流骁、哥哥和倪星恺他们过来了华安市,除了想要过来看看这边的发展情况外,也想好好出海放松一下。

    恰巧霍偲竣的私人游艇准备出海办事,这才有了现在一幕。

    “喂,姓霍的,还有多久才能到黄金岛?”

    霍偲竣冷硬的眼睑掀了掀,嗤笑一声,戏谑道:“怎么不叫干哥哥了?”

    金玉叶挑眉,眼尾扫到不远处一抹娇小玲珑的身影,碧眸突然闪过一丝邪气儿。

    莲步款款来他身边,如水蛇一般柔软的手臂绕上他的脖颈,凑近他耳边吐气如兰,“叫干哥哥,你准备好礼物了吗?”

    这样一副画面,落在别人眼里,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霍偲竣背脊一僵,想到这个女人坑人不吐骨头的黑心肝儿,他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闪开,你……”

    话没说完,看到不知何时站在他们后面的小人儿,手中的鱼竿一抖,“灵儿!”

    “哼,骗子!”

    汪灵儿气鼓鼓地冷哼一声,十分泼辣地将一杯酒尽数泼到他面上,重重地搁下酒杯,便跑开了。

    “卧槽,你个祸害!”

    霍偲竣抹了把脸,对着金玉叶暗咒了句,便急急追了上去。

    哈哈哈……

    金玉叶看着他那狼狈样儿,忍不住大笑出声。

    年过三十的霍偲竣,居然爱上了一个十七八小萝莉,被她吃的死死地,而且那女孩的醋劲儿,大得出奇,每次只要霍偲竣和哪个女人亲近那么点儿,她不折腾得人仰马翻,就不罢休。

    两天不到的时间,她就见识了两次。

    不过这霍偲竣也是个贱骨头,各色各样的妖娆美人他不要,偏偏就要个毛都没长齐的。

    两个人,也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流骁和金世煊两人看着她脸上明媚开怀的笑容,嘴角一丝勾起一抹淡笑,就这样迎着日光,柔柔地看着她。

    其实,他们的幸福很简单,那就是,她的幸福,便是他们的幸福。

    她的快乐,便是他们的快乐。

    两个男人,却同时有一颗包容爱护她的心,所以,流骁和金世煊的相处,尽管彼此知道,对方与她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但是,难得的,这两人之间,没有硝烟味,有的只是那种淡然的随和。

    下午四点,游艇在经过四个小时的航行后,终于到了目的地,全国有名的度假胜地黄金岛。

    金色的沙滩,温柔的海风,澎湃的海浪,四处洋溢着嬉笑声,尖叫声,一起都是那么美好。

    豪华的游艇在码头停下,一众俊男美女从上面下来,身后跟着的,是霍偲竣带过来的一种保镖,这样的大阵仗,立即引来了沙滩上男男女女的注视。

    “哇!叶子,这里真美!”

    倪星悦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睛瞪得大大,此时,哪里有商场上的精练与果决?

    “还行吧,在国内,算不错的了!”

    霍偲竣是过来有正事的,入了酒店,他将自个儿小女朋友交给他们后,便带着一众保镖消失在他们的视线。

    “星悦姐姐,我们现在要干嘛?”

    汪灵儿红着一张脸,非常不自在地拉了拉身上少得可怜的布料,语气紧张地问。

    倪星悦看向身边一袭红色性感比基尼,外罩一件淡紫色薄纱的金玉叶,笑着眨了眨眼,“我啊,跟她混!”

    鉴于下午在游艇上的事,汪灵儿对金玉叶的意见可是大大地有,一听她的话,立马嘴巴噘的老高,十分不屑地将头撇向一边,冷冷哼了哼。

    金玉叶看着眼前孩子气十足的小萝莉,嘴角狠狠抽了抽,她很怀疑,霍偲竣对着这么一个‘孩子’,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灵儿,方便问你一个问题不?”

    汪灵儿不怎么搭理她,不过一想到竣叔叔交代她的话,再加上她这么友好的语气,她还是不情不愿地转过身来,“什么问题?先说好,我不一定会回答你哦!”

    金玉叶碧眸闪过一丝邪气,“你和你的竣叔叔做过爱吗?”

    此话一出,后面的金世煊和流骁两人脸色黑了,一旁的黄花大闺女倪星悦弄了个大红脸,而倪星恺则是将自个儿宝贝妹妹拉到一边,“离她远点儿!”

    被问的人汪灵儿大眼眨了眨,十分无辜地反问,“做什么爱?”

    金玉叶脚底一个踉跄,眼疾手快地流骁扶了她一把,好笑道:“当心点!”

    说着,他将她身上紫色的薄纱披肩儿拽了拽,恨不得将她包个严严实实,“都给别人看到了!”

    当然,这一句是腹语。

    金玉叶听到了,却没理他,而是诧异地看向汪灵儿,不确定道:“没做过?”

    金世煊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上前一把扯过她,“你管人家有没有做过,不是要游泳吗?赶紧下去!”

    最后的最后,到底有木有做过,金玉叶不得而知,因为她已经被自家哥哥给拽进了海里。

    蔚蓝的海水,火红的夕阳,将整个海面映照的波光粼粼。

    海水底下,一纤细妖娆,一健壮结实,两具身子犹如连体婴一般缠绕在一起,鼻对鼻,唇对唇,互相拥吻,缠绵……

    金玉叶那如海藻一般的长发,在水底下飘飘浮浮,画面唯美而浪漫。

    这是继那晚之后,两个人第一次如此缠绵,金世煊有些激动,越吻越带劲儿,舌尖缠绕着她的,粗粝的大掌耐不住寂寞地在她那滑腻的肌肤上游移。

    哗啦——

    水花四溅,金玉叶抹了把脸颊上的水,碧色的眸子眉眼如丝,呼吸急促,胸脯已经剧烈喘息而一耸一耸的。

    “哥,你丫的真骚!”

    她一直都知道哥哥在水里面能闭气很长一段时间,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将这项能力,用在这方面上。

    金世煊脸色不知道是因为她的话,还是因为闭气太久而有些红,“想你了!”

    刚才他一听到她那句话,他脑子就不自觉地想到那天晚上她在他身下绽放着妖娆的身姿,心里就更猫抓一样,痒痒的难受,同时也怕别人发现他的窘态,便拽着她下了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