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第389章 媳妇儿,你男人接你回家(2)

    “不是他们发射的,那两名敌军潜进去,干掉了导弹兵,发射了导弹,将整个导弹营通讯系统和防备系统破坏,救走了其余三名俘虏,那边的营长似乎很生气,因为他们好像违反了演习规则,将他的人弄晕了不少。”

    孟锡远剑眉蹙了蹙,摆了摆手,“目前别管他们,全力防守蓝军进攻。”

    两个小时后。

    金玉叶驾着飞机,安全在蓝军基地降落。

    凌晨两点,直升机在当初他们分散地方落地,金玉叶从上面下来,嘴里发出几声鸟叫声,没多久,便有几个人影从暗处窜了出来。

    “只有你们几个?”

    安锰点了点头,“我们一个小时前便来了这里,并没有发现他们!”

    金玉叶沉吟了片刻,抬手看了眼时间,道:“还有点时间,等等他们!”

    话说着,她眼神转向一旁被陈威搀扶着的夏绱,挑了挑眉,“你受伤了?”

    “不小心崴了下脚,没什么大碍!”

    “上去我帮你看看!”

    一行人上了直升机,夏绱脱了鞋子,几人看着她肿的像包子一般的脚踝,皆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金玉叶拿出随身带的药,轻柔地帮她涂抹了些,而后极有技巧地帮她揉捏推拿着。

    “小叶,你学过中医?”

    夏绱见她熟练地动作,诧异地问。

    金玉叶点了点头,状似无意道,“嗯,我妈腿有毛病,所以学了点!”

    夏绱不知是被她揉疼了还是其他,身子不自觉颤了颤,“呵,你真孝顺!”

    金玉叶恰在这时抬眸,刚好瞧见她眼底那一闪而逝的波动和……讥屑。

    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是闪过一丝怀疑。

    她真的失忆了吗?

    应或是她不愿意记起那些过往?

    她的自觉一向准,这段时间以来,她能明显感觉她时不时探究以及复杂的眼神,刚才提及妈妈,她也只是试探一下而已,没想到,一直都瞧不出任何异常的她,会露出讥屑的眼神。

    想到某些事,金玉叶心里沉了沉,她没再多言,帮她揉捏了会儿后,交代了几句,坐在一旁闭目养神。

    将近一个半小时后,几声鸟叫声传来,等在外面的陈威回应了几声,不少片刻,姜鹏他们一行五人便出现在视野中。

    啪!

    “任务完成!”

    两人轻击了一掌,相视而笑。

    当直升机降落在特训基地时,已是凌晨五点,炎热的夏季,这个时候天基本上已经亮白了。

    一行人任务完成,两天两夜的考验,完美落幕,十二人,挺直着背脊,迎着朝阳而立。

    “报告首长,特训小组救人行动顺利完成,督导员,冷箭!”

    雷谨晫一袭军装,军姿挺拔,若如一般出鞘的绝世宝剑,一身霸气端的是无与伦比。

    他双手背在后背,面容肃冷而威严,冷寒的黑眸一一扫过众人。

    “首先,你们顺利完成任务,我很高兴,值得表扬,不过,我刚才接到电话,有人控诉你们违反演习规则,使用药物,我想问,迷药,是谁带进演习中的?”

    “报告,那并不是迷药,而是一些花的花粉,是我一路上收集的,所以,并没有违反演习规则一说!”

    雷谨晫看着面前的女人,额角突突地跳着,“那你知不知道,蓝军与红军还在演习中,你将人弄晕,若是一个炮弹下来,他们无法及时逃离炮火覆盖区域,那是会死人的!”

    金玉叶眼皮掀了掀,不说话,霍然向他靠近,手一扬,雷谨晫在她靠近之时,便已经做出反应,她抬手的瞬间,他亦是极快地裹住了她攻过来的拳头。

    众人看着这一幕,皆都倒吸了口冷气,一个个愣愣地,眸子瞠得老大。

    “你做什么?”

    雷谨晫有些怒,有些无奈。

    金玉叶松了耸肩,手从他大掌中挣脱出来,摊开手掌,素白的掌心内躺着红黄蓝几种颜色混合的花粉。

    “演习中本就有伤亡率,如果他们真死了,也只能怪他们没本事,如果他们像你这样,又怎么会被弄晕?若是实战,像他们这般,不用等炮火,对手直接将他干掉了,而我们,为了任务,为了活命,必须要学会利用一切所能利用的资源。”

    明明知道她这是歪理,然而,雷谨晫却找不到任何话来反驳。

    甚至反过来想想,她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演习虽然是假的,但是,军事演习的目的,除了提高军人各方面的经验外,还要寻找军事的布防漏洞,加以防范。

    最后的考验结束,后面便是十二个人的编排。

    金玉叶和陈威二人被编排进了御雷突击队,这支特战队伍,直属管辖人是雷谨晫自己,可以说是他的亲卫队。

    而安锰和夏奕则是被编排进了御风突击队,夏绱进了红细胞医疗外科,另一个女兵蔡娉,则是进了机关处。

    至于其他人,基本被安排到了别的特战队伍,留在御天特战营的,也就他们六人。

    所有的一切结束,等待他们的,便是一个星期的长假。

    “叶子,这一次,咱们算是彻彻底底地解放了,必须得好好庆祝下,你说好不?”

    车上,夏奕坐在金玉叶身边,兴高采烈地拉着她的手,那双圆溜溜的大眼里,满是期待之色。

    金玉叶抬手弹了下他的脑门儿,“行,你说要怎么庆祝?”

    话声刚落,哧啦一声,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

    “靠,这是找死吗?”

    “搞什么飞机啊这是?”

    “嘿,怎么停车了?”

    司机骂骂咧咧地,车上的男士兵们也是吵吵嚷嚷地,有些不明状况。

    没多久,车门被叩响,司机看到来人,立即开了车门,一抹银白的身影上车,眼神搜索一圈,最后停留在某女身上,唇角扬起一抹邪气地笑容。

    “媳妇儿,下车呗,你男人来接你回家!”“不是他们发射的,那两名敌军潜进去,干掉了导弹兵,发射了导弹,将整个导弹营通讯系统和防备系统破坏,救走了其余三名俘虏,那边的营长似乎很生气,因为他们好像违反了演习规则,将他的人弄晕了不少。”

    孟锡远剑眉蹙了蹙,摆了摆手,“目前别管他们,全力防守蓝军进攻。”

    两个小时后。

    金玉叶驾着飞机,安全在蓝军基地降落。

    凌晨两点,直升机在当初他们分散地方落地,金玉叶从上面下来,嘴里发出几声鸟叫声,没多久,便有几个人影从暗处窜了出来。

    “只有你们几个?”

    安锰点了点头,“我们一个小时前便来了这里,并没有发现他们!”

    金玉叶沉吟了片刻,抬手看了眼时间,道:“还有点时间,等等他们!”

    话说着,她眼神转向一旁被陈威搀扶着的夏绱,挑了挑眉,“你受伤了?”

    “不小心崴了下脚,没什么大碍!”

    “上去我帮你看看!”

    一行人上了直升机,夏绱脱了鞋子,几人看着她肿的像包子一般的脚踝,皆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金玉叶拿出随身带的药,轻柔地帮她涂抹了些,而后极有技巧地帮她揉捏推拿着。

    “小叶,你学过中医?”

    夏绱见她熟练地动作,诧异地问。

    金玉叶点了点头,状似无意道,“嗯,我妈腿有毛病,所以学了点!”

    夏绱不知是被她揉疼了还是其他,身子不自觉颤了颤,“呵,你真孝顺!”

    金玉叶恰在这时抬眸,刚好瞧见她眼底那一闪而逝的波动和……讥屑。

    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是闪过一丝怀疑。

    她真的失忆了吗?

    应或是她不愿意记起那些过往?

    她的自觉一向准,这段时间以来,她能明显感觉她时不时探究以及复杂的眼神,刚才提及妈妈,她也只是试探一下而已,没想到,一直都瞧不出任何异常的她,会露出讥屑的眼神。

    想到某些事,金玉叶心里沉了沉,她没再多言,帮她揉捏了会儿后,交代了几句,坐在一旁闭目养神。

    将近一个半小时后,几声鸟叫声传来,等在外面的陈威回应了几声,不少片刻,姜鹏他们一行五人便出现在视野中。

    啪!

    “任务完成!”

    两人轻击了一掌,相视而笑。

    当直升机降落在特训基地时,已是凌晨五点,炎热的夏季,这个时候天基本上已经亮白了。

    一行人任务完成,两天两夜的考验,完美落幕,十二人,挺直着背脊,迎着朝阳而立。

    “报告首长,特训小组救人行动顺利完成,督导员,冷箭!”

    雷谨晫一袭军装,军姿挺拔,若如一般出鞘的绝世宝剑,一身霸气端的是无与伦比。

    他双手背在后背,面容肃冷而威严,冷寒的黑眸一一扫过众人。

    “首先,你们顺利完成任务,我很高兴,值得表扬,不过,我刚才接到电话,有人控诉你们违反演习规则,使用药物,我想问,迷药,是谁带进演习中的?”

    “报告,那并不是迷药,而是一些花的花粉,是我一路上收集的,所以,并没有违反演习规则一说!”

    雷谨晫看着面前的女人,额角突突地跳着,“那你知不知道,蓝军与红军还在演习中,你将人弄晕,若是一个炮弹下来,他们无法及时逃离炮火覆盖区域,那是会死人的!”

    金玉叶眼皮掀了掀,不说话,霍然向他靠近,手一扬,雷谨晫在她靠近之时,便已经做出反应,她抬手的瞬间,他亦是极快地裹住了她攻过来的拳头。

    众人看着这一幕,皆都倒吸了口冷气,一个个愣愣地,眸子瞠得老大。

    “你做什么?”

    雷谨晫有些怒,有些无奈。

    金玉叶松了耸肩,手从他大掌中挣脱出来,摊开手掌,素白的掌心内躺着红黄蓝几种颜色混合的花粉。

    “演习中本就有伤亡率,如果他们真死了,也只能怪他们没本事,如果他们像你这样,又怎么会被弄晕?若是实战,像他们这般,不用等炮火,对手直接将他干掉了,而我们,为了任务,为了活命,必须要学会利用一切所能利用的资源。”

    明明知道她这是歪理,然而,雷谨晫却找不到任何话来反驳。

    甚至反过来想想,她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演习虽然是假的,但是,军事演习的目的,除了提高军人各方面的经验外,还要寻找军事的布防漏洞,加以防范。

    最后的考验结束,后面便是十二个人的编排。

    金玉叶和陈威二人被编排进了御雷突击队,这支特战队伍,直属管辖人是雷谨晫自己,可以说是他的亲卫队。

    而安锰和夏奕则是被编排进了御风突击队,夏绱进了红细胞医疗外科,另一个女兵蔡娉,则是进了机关处。

    至于其他人,基本被安排到了别的特战队伍,留在御天特战营的,也就他们六人。

    所有的一切结束,等待他们的,便是一个星期的长假。

    “叶子,这一次,咱们算是彻彻底底地解放了,必须得好好庆祝下,你说好不?”

    车上,夏奕坐在金玉叶身边,兴高采烈地拉着她的手,那双圆溜溜的大眼里,满是期待之色。

    金玉叶抬手弹了下他的脑门儿,“行,你说要怎么庆祝?”

    话声刚落,哧啦一声,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

    “靠,这是找死吗?”

    “搞什么飞机啊这是?”

    “嘿,怎么停车了?”

    司机骂骂咧咧地,车上的男士兵们也是吵吵嚷嚷地,有些不明状况。

    没多久,车门被叩响,司机看到来人,立即开了车门,一抹银白的身影上车,眼神搜索一圈,最后停留在某女身上,唇角扬起一抹邪气地笑容。

    “媳妇儿,下车呗,你男人来接你回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