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第386章 身份?(1)

    滴答!

    眼睑处的汗水滴落,滑入唇角,金玉叶瞧瞧移动,然而,那双森冷的红眸却随着她的移动而转动。

    擦!

    流年不利有木有?

    宝石一般红色的眼睛,身体却碧绿碧绿的,美而艳丽。

    说实话,各种各样的蛇她见得真心不少,就连世界最毒的太攀,眼镜王蛇,她都见识过,然而,这种蛇,她在古代和现代,都没见过。

    不能说她见识少,而是这种蛇,绝对是稀有品种。

    从它那艳丽的颜色,和那股她所熟悉的气味,她知道,此蛇有毒,而且还是剧毒的那种。

    她对毒的味道,比任何人都要敏感。

    在多次试图绕道无果后,金玉叶放弃了。

    丫的,那玩意儿就像是死守阵地的忠仆,她往哪儿移,它那红彤彤的小眼睛就往哪儿移。

    她想,她应该庆幸,它不发起攻击。

    “老兄,能让让道不!”

    金玉叶表示各种蛋疼,若是平时或是有准备的时候,她倒是不惧,可是,前天晚上是被警报声从被窝里捞出来的,出了几件不离身的武器和药物,她啥也带。

    最最重要的是,她这会儿可是挂在悬崖上,稍不注意,便是脑浆四溢,粉身碎骨。

    “头儿,她好像遇到麻烦了!”

    直升机内,冷箭瞧着远程监控屏幕,耳朵里听着娇软无力,却异常憋闷的声音,神色肃然而紧张。

    雷谨晫耳朵里亦是带着通讯器,当然也听到了那头传来的话,那双冷寒的眸子缩了又缩,一张刚冷的俊脸绷得死紧。

    “悬崖上,能有什么?”

    几人能想要的,最普遍的物种——

    蛇!

    想到这里,不算大的机舱内,四个大男人,背脊一阵发寒。

    其余三人视线一致落到沉默得几近诡异的男人身上,“头儿……”

    不知是谁唤了声,沉默中的男人眼皮掀了掀,面部肌肉抽动,似乎试了几次,他才发出与平时无异的肃冷语调,“联系蓝军指挥部,安排医疗队待命,加速前进!”

    冷箭将速度提到极致,而一旁的追魂则是接通了蓝军指挥部的通讯,将情况说了一遍。

    这期间,雷谨晫依旧是不发一语,垂放在两侧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就如同他此时的心脏,那种恐惧、心慌和怒气,充斥在心间,压得他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嘭!

    “妈的,吃了熊心豹胆的混蛋!”

    重重的一拳打在旁边硬硬的座椅上,手背中的骨节,血肉模糊,然而,就算如此,心中的怒气和害怕也未减半分。

    他怒,怒她如此胆大妄为,他气,气她从不会想到,有人会担心她,可是,他更害怕,害怕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如果不是昨晚因担心她的身体发生突发状况而放了监听器在她身上,继而得知她要攀那悬崖,那结果……

    结果他不敢去想象。

    “头儿……”

    操,操,操!

    “奶奶的,这日子,绝逼和老子犯冲!”

    在大眼瞪小眼持续了十来分钟后,金玉叶连爆了三句粗,心里郁闷得想吐血,抓狂。

    当然,这些字眼,也一字不露地传到了雷谨晫他们耳朵里。

    雷谨晫神色绷得更紧了,冷寒的眸子就像是罩了一层黑雾,黑雾里酝酿着风暴。

    这边,金玉叶在几番衡量后,抬眼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在距离她三四米左右的悬崖缝上,有棵手胳膊粗的劲松,如今这种僵持不下的状况,也只有奋力一搏了。

    心下一横,碧眸闪过一抹厉色,左手死死抓住那方凸起,右手一掷,绕在腕上的银丝飞出,同一时间,身子下滑,只是在下一刻,险险停了下来。

    呼!

    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

    手用力扯了几下银丝,嗯,缠的很紧,直到此刻,金玉叶揪紧的心脏才稍稍放松,抬眸瞧了眼头顶,那玩意儿正从她吐着猩红的蛇信子。

    她事不宜迟,双手抓紧银丝,双脚噔噔地蹬了几脚,很快便越过了危险物,同时,手也攀上了劲松的枝干,然而,下一秒,她碧眸突地瞠大。

    卧槽!

    “要死了,要不要这么缠着不放,小心老子将你给炖了!”

    第一时间收起银丝,她卯足了劲儿往上趴着,那速度,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快,好似身后有恶鬼追一般。

    不过,也确实有东西在追,只是不是恶鬼,而是一条漂亮得不像话的蛇。

    漂亮的手指磨破了皮,沙砾混合着血水,触目惊心,额角上的汗水如雨一般,一颗颗,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掉。

    轰轰轰——

    空中传来螺旋桨的轰鸣声,通过望远镜,雷谨晫看到那一幕,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这一刻,就算他在想保持冷静,也乱了心神,“冷箭,快,速速降落!”

    “靠,这女人,不要命了!”

    “妈的,蜘蛛侠也没她那么牛!”

    直升机在几人惊叹声,紧张地咒骂声中降落。

    雷谨晫半秒钟都不停留,匆匆下了机舱,然而,下一秒,一颗头颅,露出崖顶,某个不要命地女人在一个纵跃之下,已经四平八稳地躺在了地上,直喘气。

    呼哈,呼哈!

    “哎呦,各位首长都在这儿看风景呢!”

    金玉叶转头,瞧着排排站的一众领导,戏谑出声。

    雷谨晫一张脸阴云密布,眼神冷的吓人,他一步步靠近,这会儿金玉叶也坐了起来,“首……”

    “啪——”

    未出口的话语,被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打断,头上,太阳火辣辣的,此时,金玉叶的脸上亦是火辣辣的。

    不算疼,却很麻。

    四周很静,却又很吵。

    静的是气氛,吵的是心跳声,粗重呼吸声和吸气声。

    金玉叶眼睛很冷。

    然而,雷谨晫的眸子更冷,只是那只扇了她耳刮子的手却是在抖,“你很想死?”

    “啪——”

    又是一声脆响,只是,这次的角色互换。滴答!

    眼睑处的汗水滴落,滑入唇角,金玉叶瞧瞧移动,然而,那双森冷的红眸却随着她的移动而转动。

    擦!

    流年不利有木有?

    宝石一般红色的眼睛,身体却碧绿碧绿的,美而艳丽。

    说实话,各种各样的蛇她见得真心不少,就连世界最毒的太攀,眼镜王蛇,她都见识过,然而,这种蛇,她在古代和现代,都没见过。

    不能说她见识少,而是这种蛇,绝对是稀有品种。

    从它那艳丽的颜色,和那股她所熟悉的气味,她知道,此蛇有毒,而且还是剧毒的那种。

    她对毒的味道,比任何人都要敏感。

    在多次试图绕道无果后,金玉叶放弃了。

    丫的,那玩意儿就像是死守阵地的忠仆,她往哪儿移,它那红彤彤的小眼睛就往哪儿移。

    她想,她应该庆幸,它不发起攻击。

    “老兄,能让让道不!”

    金玉叶表示各种蛋疼,若是平时或是有准备的时候,她倒是不惧,可是,前天晚上是被警报声从被窝里捞出来的,出了几件不离身的武器和药物,她啥也带。

    最最重要的是,她这会儿可是挂在悬崖上,稍不注意,便是脑浆四溢,粉身碎骨。

    “头儿,她好像遇到麻烦了!”

    直升机内,冷箭瞧着远程监控屏幕,耳朵里听着娇软无力,却异常憋闷的声音,神色肃然而紧张。

    雷谨晫耳朵里亦是带着通讯器,当然也听到了那头传来的话,那双冷寒的眸子缩了又缩,一张刚冷的俊脸绷得死紧。

    “悬崖上,能有什么?”

    几人能想要的,最普遍的物种——

    蛇!

    想到这里,不算大的机舱内,四个大男人,背脊一阵发寒。

    其余三人视线一致落到沉默得几近诡异的男人身上,“头儿……”

    不知是谁唤了声,沉默中的男人眼皮掀了掀,面部肌肉抽动,似乎试了几次,他才发出与平时无异的肃冷语调,“联系蓝军指挥部,安排医疗队待命,加速前进!”

    冷箭将速度提到极致,而一旁的追魂则是接通了蓝军指挥部的通讯,将情况说了一遍。

    这期间,雷谨晫依旧是不发一语,垂放在两侧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就如同他此时的心脏,那种恐惧、心慌和怒气,充斥在心间,压得他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嘭!

    “妈的,吃了熊心豹胆的混蛋!”

    重重的一拳打在旁边硬硬的座椅上,手背中的骨节,血肉模糊,然而,就算如此,心中的怒气和害怕也未减半分。

    他怒,怒她如此胆大妄为,他气,气她从不会想到,有人会担心她,可是,他更害怕,害怕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如果不是昨晚因担心她的身体发生突发状况而放了监听器在她身上,继而得知她要攀那悬崖,那结果……

    结果他不敢去想象。

    “头儿……”

    操,操,操!

    “奶奶的,这日子,绝逼和老子犯冲!”

    在大眼瞪小眼持续了十来分钟后,金玉叶连爆了三句粗,心里郁闷得想吐血,抓狂。

    当然,这些字眼,也一字不露地传到了雷谨晫他们耳朵里。

    雷谨晫神色绷得更紧了,冷寒的眸子就像是罩了一层黑雾,黑雾里酝酿着风暴。

    这边,金玉叶在几番衡量后,抬眼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在距离她三四米左右的悬崖缝上,有棵手胳膊粗的劲松,如今这种僵持不下的状况,也只有奋力一搏了。

    心下一横,碧眸闪过一抹厉色,左手死死抓住那方凸起,右手一掷,绕在腕上的银丝飞出,同一时间,身子下滑,只是在下一刻,险险停了下来。

    呼!

    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

    手用力扯了几下银丝,嗯,缠的很紧,直到此刻,金玉叶揪紧的心脏才稍稍放松,抬眸瞧了眼头顶,那玩意儿正从她吐着猩红的蛇信子。

    她事不宜迟,双手抓紧银丝,双脚噔噔地蹬了几脚,很快便越过了危险物,同时,手也攀上了劲松的枝干,然而,下一秒,她碧眸突地瞠大。

    卧槽!

    “要死了,要不要这么缠着不放,小心老子将你给炖了!”

    第一时间收起银丝,她卯足了劲儿往上趴着,那速度,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快,好似身后有恶鬼追一般。

    不过,也确实有东西在追,只是不是恶鬼,而是一条漂亮得不像话的蛇。

    漂亮的手指磨破了皮,沙砾混合着血水,触目惊心,额角上的汗水如雨一般,一颗颗,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掉。

    轰轰轰——

    空中传来螺旋桨的轰鸣声,通过望远镜,雷谨晫看到那一幕,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这一刻,就算他在想保持冷静,也乱了心神,“冷箭,快,速速降落!”

    “靠,这女人,不要命了!”

    “妈的,蜘蛛侠也没她那么牛!”

    直升机在几人惊叹声,紧张地咒骂声中降落。

    雷谨晫半秒钟都不停留,匆匆下了机舱,然而,下一秒,一颗头颅,露出崖顶,某个不要命地女人在一个纵跃之下,已经四平八稳地躺在了地上,直喘气。

    呼哈,呼哈!

    “哎呦,各位首长都在这儿看风景呢!”

    金玉叶转头,瞧着排排站的一众领导,戏谑出声。

    雷谨晫一张脸阴云密布,眼神冷的吓人,他一步步靠近,这会儿金玉叶也坐了起来,“首……”

    “啪——”

    未出口的话语,被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打断,头上,太阳火辣辣的,此时,金玉叶的脸上亦是火辣辣的。

    不算疼,却很麻。

    四周很静,却又很吵。

    静的是气氛,吵的是心跳声,粗重呼吸声和吸气声。

    金玉叶眼睛很冷。

    然而,雷谨晫的眸子更冷,只是那只扇了她耳刮子的手却是在抖,“你很想死?”

    “啪——”

    又是一声脆响,只是,这次的角色互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