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第385章 这样,她更好(2)

    “首长,他们已经干掉了咱们三个侦察小组,两个狙击小组,另外还解决了四个哨兵小组,现在正往T06区域前进!”

    “首长,Z50区域发现了其他人的踪迹,五人!”

    “首长,K12区域也有他们的踪迹,四人,另外还抢夺了我们的运输大卡!”

    坐在行军椅上的硬朗男人,也就是蓝军现任指挥官孟锡远在听到手下的各项报告时,刚开始那股漫不经心的闲散劲儿终于没了,眉目间一片肃然,“操,他们跑到那两个区域搞什么飞机?”

    如果金玉叶这会儿再这里,一定会回他一句——

    丫的,就是去搞你的飞机!

    “致电侦察营和导弹营全体戒备,另外,在Z69和K18区域布置雷区!”

    “是!”

    手下人去执行命令,孟锡远习惯性地摸了摸短须,而后点开桌上的电脑,屏幕上出现一张张年轻的面孔,炯炯有神的黑目扫了一遍,一双碧眸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看着那张精致深刻的五官,那略微熟悉的眉眼,他那颗平静了二十多年的心脏,奇异地跳动了几下。

    指尖微动,点开她的资料,金玉叶,女,出生日:XXX,年龄21,军龄2年,就读于国防大学指挥系四班,曾参与……

    “金玉叶?金?”

    看着上面一系列资料,孟锡远磨搓着长满青色胡茬的下巴,低声呢喃,炯亮的眸子划过一抹恍惚,稍转即逝。

    “灰狼,在T09区域布置防守!”

    “呃,首长,那里是一大片沼泽地!”

    孟锡远眼底闪过一丝担忧,“他们往T06区域前进,那里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沼泽,一条高达百米的悬崖!”

    胆儿真够肥的,居然走这两条死路。

    “明白,我这就去布置!”

    眼神再一次转向那张略微熟悉的精致五官,孟锡远炯亮的眼神有些悠远,时间似乎回到了那一年,那个夏天。

    “小兄弟,你没事吧?”

    “我……”

    承受了太多鄙夷的白眼,少年有些难以启。

    女人那双碧眸漾着柔柔的光芒,她看了眼地上用钢笔写的字,“呵,原来是钱包被偷了,哝,我平时不怎么出门,身上就这么多零钱。”

    手里捧着那三百六十八块钱,少年看着那抹被一个高大俊美男人揽在怀里的纤细背影,“他们都说我是骗子,你为什么会信?”

    女人回头,风,无意间吹起了她脸上的面纱,“因为你的眼睛没有骗人!”

    那一刻,她嘴角的笑容那样美好而纯粹,她的眼神,充满了信任。

    一句轻轻柔柔的问候,改变他命运的三百六十八块,无意间窥视到的绝美容颜,却困了他半生。

    “首长,布置妥当!”

    孟锡远从久远的记忆中回神,不露痕迹地敛了敛情绪,“嗯,要确保他们安全!”

    听他这样说,灰狼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不过,他也没多问什么,继续去监控。

    天已经大亮,在森林中穿梭了一夜,摆脱各种追踪,拦截,狙杀,几个人几乎已经精疲力竭。

    呼哈,呼哈!

    “妈的,终于摆脱了。”

    “叶子,这里有个洞!”

    金玉叶顺着夏奕的眼神看去,再瞧瞧他们二人的状况,“进去休息会儿!”

    “待会儿会不会来个瓮中捉鳖?”

    夏奕没好气地踹了他屁股一脚,“陈天,你他么的少乌鸦嘴!”

    入了洞,里面有点暗,头顶滴着水珠,空气中透着一股湿气与阴凉。

    打开军用手电筒,金玉叶不知从哪儿摸出一个装着绿色液体的瓶子,“咳,叶子,你还带了香水啊?”

    金玉叶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这能掩去身上的气味,军犬不容易搜寻得到,不然不出一刻钟,他们真的会给我们来个瓮中捉鳖!”

    “嘿,还有这么好的东西!”

    陈天感到惊奇,以前在一块儿训练,他只觉得这个女人长得挺漂亮,又因为她那双碧眼,心里便认定她是权贵子弟兵,没啥实质性的本事。

    然而,短短三十几个小时的相处,他总算是认识到,什么叫深藏不露。

    “抓紧时间休息,后面的路,更难走!”

    淡淡的丢下这句话,金玉叶从背囊里拿出收缴过来的绳索,一条条接起来,而后隔一段距离,打一个结。

    三个小时后。

    烈日当空,夏奕抬眼看着高高的悬崖,心里发憷,“叶子,别告诉我,咱们要从这里爬上去?”

    金玉叶回头,神色沉静,“嗯,我先上去,待会儿我抛下绳子,你们爬!”

    “不行,太危险了,这么高,摔下来会死人的!”

    夏奕严词厉色地拒绝,那张退去了可爱婴儿肥,如今有棱有角的面容紧张而严肃。

    “是啊007,这太危险了,只是演习而已,别将命给丢了!”

    陈天亦是劝诫。

    “放心,不会让你们丢命的!”

    丢下这句话,金玉叶转身便开始爬,下一秒,却被夏奕给拉住,“绳子给我,我先爬上去!”

    金玉叶拍了拍他的脸颊,“别说姐打击你,你啊,还得练几年!”

    “我不管,反正我不让你爬!”

    夏奕像是一个耍赖的孩子般,紧紧地抱着她的腰,心里痛恨自己没用,什么事,都要她打头阵,就算他再努力,也跟不上她的步伐。

    金玉叶冷了脸色,“小奕,我还没那么蠢,为了个演习而去搭上自个儿的命,没把握的事,我不会贸然去做!”

    确实,百米高的悬崖,在没有任何保障的情况下,对一般人来说,是不怎么可能攀上去,可是,对于她而言,并不是那么难。

    以前上山采药,那些珍贵的药材,大部分都是生长在悬崖上或是夹缝中,别说百米,两百米她都攀过。

    蓝军定然也是认为他们不可能走这条路,而她就是要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在金玉叶的坚持下,夏奕拿她没有办法,也只能任由她去,而他只能站在下面,眼巴巴地望着,每每有碎石掉下来,他就会吓出一声冷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像壁虎一般攀在悬崖上的身影越来越小,只要肉眼看不见。

    此时,攀爬了将近一大半的金玉叶,这会儿在那儿停止不动了。

    静,死一般的寂静。

    静得她能清楚地听见自己噗通噗通地心跳声。

    两双眼,一红一碧,双方都泛着微冷的寒光。“首长,他们已经干掉了咱们三个侦察小组,两个狙击小组,另外还解决了四个哨兵小组,现在正往T06区域前进!”

    “首长,Z50区域发现了其他人的踪迹,五人!”

    “首长,K12区域也有他们的踪迹,四人,另外还抢夺了我们的运输大卡!”

    坐在行军椅上的硬朗男人,也就是蓝军现任指挥官孟锡远在听到手下的各项报告时,刚开始那股漫不经心的闲散劲儿终于没了,眉目间一片肃然,“操,他们跑到那两个区域搞什么飞机?”

    如果金玉叶这会儿再这里,一定会回他一句——

    丫的,就是去搞你的飞机!

    “致电侦察营和导弹营全体戒备,另外,在Z69和K18区域布置雷区!”

    “是!”

    手下人去执行命令,孟锡远习惯性地摸了摸短须,而后点开桌上的电脑,屏幕上出现一张张年轻的面孔,炯炯有神的黑目扫了一遍,一双碧眸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看着那张精致深刻的五官,那略微熟悉的眉眼,他那颗平静了二十多年的心脏,奇异地跳动了几下。

    指尖微动,点开她的资料,金玉叶,女,出生日:XXX,年龄21,军龄2年,就读于国防大学指挥系四班,曾参与……

    “金玉叶?金?”

    看着上面一系列资料,孟锡远磨搓着长满青色胡茬的下巴,低声呢喃,炯亮的眸子划过一抹恍惚,稍转即逝。

    “灰狼,在T09区域布置防守!”

    “呃,首长,那里是一大片沼泽地!”

    孟锡远眼底闪过一丝担忧,“他们往T06区域前进,那里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沼泽,一条高达百米的悬崖!”

    胆儿真够肥的,居然走这两条死路。

    “明白,我这就去布置!”

    眼神再一次转向那张略微熟悉的精致五官,孟锡远炯亮的眼神有些悠远,时间似乎回到了那一年,那个夏天。

    “小兄弟,你没事吧?”

    “我……”

    承受了太多鄙夷的白眼,少年有些难以启。

    女人那双碧眸漾着柔柔的光芒,她看了眼地上用钢笔写的字,“呵,原来是钱包被偷了,哝,我平时不怎么出门,身上就这么多零钱。”

    手里捧着那三百六十八块钱,少年看着那抹被一个高大俊美男人揽在怀里的纤细背影,“他们都说我是骗子,你为什么会信?”

    女人回头,风,无意间吹起了她脸上的面纱,“因为你的眼睛没有骗人!”

    那一刻,她嘴角的笑容那样美好而纯粹,她的眼神,充满了信任。

    一句轻轻柔柔的问候,改变他命运的三百六十八块,无意间窥视到的绝美容颜,却困了他半生。

    “首长,布置妥当!”

    孟锡远从久远的记忆中回神,不露痕迹地敛了敛情绪,“嗯,要确保他们安全!”

    听他这样说,灰狼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不过,他也没多问什么,继续去监控。

    天已经大亮,在森林中穿梭了一夜,摆脱各种追踪,拦截,狙杀,几个人几乎已经精疲力竭。

    呼哈,呼哈!

    “妈的,终于摆脱了。”

    “叶子,这里有个洞!”

    金玉叶顺着夏奕的眼神看去,再瞧瞧他们二人的状况,“进去休息会儿!”

    “待会儿会不会来个瓮中捉鳖?”

    夏奕没好气地踹了他屁股一脚,“陈天,你他么的少乌鸦嘴!”

    入了洞,里面有点暗,头顶滴着水珠,空气中透着一股湿气与阴凉。

    打开军用手电筒,金玉叶不知从哪儿摸出一个装着绿色液体的瓶子,“咳,叶子,你还带了香水啊?”

    金玉叶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这能掩去身上的气味,军犬不容易搜寻得到,不然不出一刻钟,他们真的会给我们来个瓮中捉鳖!”

    “嘿,还有这么好的东西!”

    陈天感到惊奇,以前在一块儿训练,他只觉得这个女人长得挺漂亮,又因为她那双碧眼,心里便认定她是权贵子弟兵,没啥实质性的本事。

    然而,短短三十几个小时的相处,他总算是认识到,什么叫深藏不露。

    “抓紧时间休息,后面的路,更难走!”

    淡淡的丢下这句话,金玉叶从背囊里拿出收缴过来的绳索,一条条接起来,而后隔一段距离,打一个结。

    三个小时后。

    烈日当空,夏奕抬眼看着高高的悬崖,心里发憷,“叶子,别告诉我,咱们要从这里爬上去?”

    金玉叶回头,神色沉静,“嗯,我先上去,待会儿我抛下绳子,你们爬!”

    “不行,太危险了,这么高,摔下来会死人的!”

    夏奕严词厉色地拒绝,那张退去了可爱婴儿肥,如今有棱有角的面容紧张而严肃。

    “是啊007,这太危险了,只是演习而已,别将命给丢了!”

    陈天亦是劝诫。

    “放心,不会让你们丢命的!”

    丢下这句话,金玉叶转身便开始爬,下一秒,却被夏奕给拉住,“绳子给我,我先爬上去!”

    金玉叶拍了拍他的脸颊,“别说姐打击你,你啊,还得练几年!”

    “我不管,反正我不让你爬!”

    夏奕像是一个耍赖的孩子般,紧紧地抱着她的腰,心里痛恨自己没用,什么事,都要她打头阵,就算他再努力,也跟不上她的步伐。

    金玉叶冷了脸色,“小奕,我还没那么蠢,为了个演习而去搭上自个儿的命,没把握的事,我不会贸然去做!”

    确实,百米高的悬崖,在没有任何保障的情况下,对一般人来说,是不怎么可能攀上去,可是,对于她而言,并不是那么难。

    以前上山采药,那些珍贵的药材,大部分都是生长在悬崖上或是夹缝中,别说百米,两百米她都攀过。

    蓝军定然也是认为他们不可能走这条路,而她就是要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在金玉叶的坚持下,夏奕拿她没有办法,也只能任由她去,而他只能站在下面,眼巴巴地望着,每每有碎石掉下来,他就会吓出一声冷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像壁虎一般攀在悬崖上的身影越来越小,只要肉眼看不见。

    此时,攀爬了将近一大半的金玉叶,这会儿在那儿停止不动了。

    静,死一般的寂静。

    静得她能清楚地听见自己噗通噗通地心跳声。

    两双眼,一红一碧,双方都泛着微冷的寒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