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第383章 叶子,我想(2)

    众人默!

    “现在,我们分组行动,三组,一组负责摧毁空中指挥部,由姜鹏、六子、蔡娉、汪纬、李吢,一组负责控制空中侦察机和武装轰炸机,由陈威、安锰、夏绱、罗俊,夏奕和陈天跟我去救人。”

    “大家有没有意见!”

    “哎,我说007,咱能别那么黑心肝儿不,好歹我也是从导弹营出去的,这会儿居然让我……”

    “是啊,我也是侦察营的,不带这样的!”

    姜鹏和那个叫罗俊的男兵有些犹豫,毕竟,那里可以说是他们的‘娘家’,若是以前的兄弟知道,丫的,还不被损死?

    金玉叶挑了挑眉,“嫌黑心肝儿啊,你是乐意黑心肝儿呢,还是乐意被踢出特战营?”

    “行了,别墨迹,这是任务,战场无父子,真正战争的时候,就算是对面是你老子,你也要一枪崩了,优柔寡断,只有等死的份!”

    目标拟定,三个组,分头行动,金玉叶带着夏奕和另一个男兵继续往前,而另外两个组,分别往距离这里不算太远的导弹营和侦察营出发。

    蓝军指挥室。“首长,他们已经进入我区的防守线了!”

    “几个人?”

    行军椅上,一个四十来岁,身材壮硕,神色威严刚毅的男人优哉游哉地喝着茶,语气不以为然。

    “三个!”

    男人挑了挑浓密的剑眉,指尖摸了摸硬茬的短须,“不是说有十二个吗?”

    “出现在我区监控内的,只有三个!”

    男人沉吟了片刻,沉声吩咐,“扩充监控范围,严密监控,让侦察小组,狙击小组待命,随时准备出击!”

    “是!”

    负责监控的士兵看着消失在原处的三个点,愕然出声,“呃,首长,他们不见了!”

    天渐黑,空中铺上了一层暗色的帷幕,恰到好处地掩饰了大地下的一切。

    呼~

    几颗头颅从水中钻出,“叶子,你怎么了?你身上好烫!”

    “上岸!”

    此时金玉叶脸色透着不正常的绯色,尽管一直泡在水里,身上温度都烫的吓人。

    “是不是发烧了?”

    随他们一起的另一个男兵陈天被她这症状给搞的有些懵。

    “等等,岸上有哨兵!”

    尽管如此状态,可金玉叶的感官依旧灵敏。

    “叶子,你在发烧,我们得上岸!”

    夏奕急得不行,这样的状况,还泡在水里,不是找死吗?

    “没关系,水里更好,他们在左前方,距离大概一百米左右,四个人,我们游到另一边上岸,绕过去悄悄干掉他们!”

    这时候没人去在意她为何能如此精准的判定对方的位置,两个人齐心协力,拖着她往岸上游。

    清冷的月色为大地渡了一层银辉,小小的土凹里,几个人正哈欠连天。

    “组长,我说,这黑灯瞎火的,他们不会来了吧!”

    “谁知道?不过,管他来不来,你丫给老子守好就行!”

    “嘿,安啦,不会让他们从我眼皮底下溜……”

    嘭嘭嘭——

    一句话没说完,连续几声枪响,几人集体中招,看着周围空包弹的烟雾,几人还没反应过来。

    “操!咋回事这是?”

    “咋回事?被灭了呗!”

    夏奕从暗处走出来,上前熟练地缴了他们的装备,包括他们眼睛上带的军用夜视镜。

    “叶子,你怎么样?”

    金玉叶放下枪,靠着树干坐下,拧开水壶喝了口水,“没事,你手给我!”

    夏奕纳闷儿,不过还是乖乖地伸出了手。

    金玉叶拉过,滚烫的身子靠进他怀里,“我有点累,让我靠靠!”

    夏奕正想说什么,然而,下一秒,身子陡然僵住。

    手指头刺刺地疼着,而指头下,是软软热热地触感,腻腻滑滑的,“叶……叶子!”

    纯情小白兔被这突如起来的艳福弄的脑子发懵,有些不知所措,想说什么,嘴唇却直哆嗦。

    金玉叶没理他,拉着他的手,覆在胸前的柔软上。

    “叶子,你……你还生着病呢,你若想,咱等任务结束?”

    身边还站着几个观众,心上人还在发着烧,夏奕就算再想和她更进一步,也不会如此禽兽。

    这会儿一边紧张地安抚着,一边抽着自己的手,只是,拉扯之间,手碰到的地儿更多了,让他耳根子臊的厉害。

    金玉叶听到他的话,嘴角抽了抽,不过依旧是没说什么,只是紧抓着他的手,不让他抽离。

    其实,根据他的所长,她本是打算将他安排给安锰那一组的,毕竟,他对电脑控制程序熟悉。

    不过,想到她自个儿的状况,她还是决定将他安排到了身边,作备用!

    “007,你没事儿吧?”

    陈天语气担忧,心里各种纳闷儿,一个小时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发高烧了?

    夏奕转过头,“没……没事,你别过来!”

    此时,他们俩个被对着几人,所以他们看到的只是金玉叶虚弱地靠在夏奕怀里,至于前面正在做什么勾当,他们还不清楚。

    手掌下软绵滑腻的触感,怀里抱着的是稀罕到心坎儿上的女人,夏奕这个初哥有些把持不住了。

    “叶子,我想……!”

    柔柔地呢喃一声,夏奕俯身,小心翼翼地去搜寻她的唇,却也只是轻轻地碰了碰,不敢太过深入。

    金玉叶这会儿浑身软绵绵地,一只手拽着他的手,另一只手被他拉着,就算想推拒也推拒不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那几个‘嗝毙’的士兵看着这状况,不明所以。

    陈天则是急在心头,他们还得去执行任务呢,这状况,任务能继续?

    轰轰轰——

    突然,空中传来一阵螺旋桨的轰鸣声,由远及近。

    金玉叶心下一惊。

    擦!

    奶奶的,屋漏偏逢连夜雨有木有。

    “夏奕,陈天,隐蔽,死人给我遵守死人的规矩!”

    几分钟后,直升机盘旋与头顶,一个黑影顺着绳索从快速滑了下来,带着夜视眼镜的眸子在那几个“死人”身上停顿一秒,肃冷而略显焦躁的低沉嗓音响起,“这里刚才是不是有个女兵?”

    “报告首长,我们挂了!”

    “妈的,不说信不信老子真让你们挂在这里!”

    几人互视一眼,对这种情况明显有些摸不着头脑。

    “二叔!”众人默!

    “现在,我们分组行动,三组,一组负责摧毁空中指挥部,由姜鹏、六子、蔡娉、汪纬、李吢,一组负责控制空中侦察机和武装轰炸机,由陈威、安锰、夏绱、罗俊,夏奕和陈天跟我去救人。”

    “大家有没有意见!”

    “哎,我说007,咱能别那么黑心肝儿不,好歹我也是从导弹营出去的,这会儿居然让我……”

    “是啊,我也是侦察营的,不带这样的!”

    姜鹏和那个叫罗俊的男兵有些犹豫,毕竟,那里可以说是他们的‘娘家’,若是以前的兄弟知道,丫的,还不被损死?

    金玉叶挑了挑眉,“嫌黑心肝儿啊,你是乐意黑心肝儿呢,还是乐意被踢出特战营?”

    “行了,别墨迹,这是任务,战场无父子,真正战争的时候,就算是对面是你老子,你也要一枪崩了,优柔寡断,只有等死的份!”

    目标拟定,三个组,分头行动,金玉叶带着夏奕和另一个男兵继续往前,而另外两个组,分别往距离这里不算太远的导弹营和侦察营出发。

    蓝军指挥室。“首长,他们已经进入我区的防守线了!”

    “几个人?”

    行军椅上,一个四十来岁,身材壮硕,神色威严刚毅的男人优哉游哉地喝着茶,语气不以为然。

    “三个!”

    男人挑了挑浓密的剑眉,指尖摸了摸硬茬的短须,“不是说有十二个吗?”

    “出现在我区监控内的,只有三个!”

    男人沉吟了片刻,沉声吩咐,“扩充监控范围,严密监控,让侦察小组,狙击小组待命,随时准备出击!”

    “是!”

    负责监控的士兵看着消失在原处的三个点,愕然出声,“呃,首长,他们不见了!”

    天渐黑,空中铺上了一层暗色的帷幕,恰到好处地掩饰了大地下的一切。

    呼~

    几颗头颅从水中钻出,“叶子,你怎么了?你身上好烫!”

    “上岸!”

    此时金玉叶脸色透着不正常的绯色,尽管一直泡在水里,身上温度都烫的吓人。

    “是不是发烧了?”

    随他们一起的另一个男兵陈天被她这症状给搞的有些懵。

    “等等,岸上有哨兵!”

    尽管如此状态,可金玉叶的感官依旧灵敏。

    “叶子,你在发烧,我们得上岸!”

    夏奕急得不行,这样的状况,还泡在水里,不是找死吗?

    “没关系,水里更好,他们在左前方,距离大概一百米左右,四个人,我们游到另一边上岸,绕过去悄悄干掉他们!”

    这时候没人去在意她为何能如此精准的判定对方的位置,两个人齐心协力,拖着她往岸上游。

    清冷的月色为大地渡了一层银辉,小小的土凹里,几个人正哈欠连天。

    “组长,我说,这黑灯瞎火的,他们不会来了吧!”

    “谁知道?不过,管他来不来,你丫给老子守好就行!”

    “嘿,安啦,不会让他们从我眼皮底下溜……”

    嘭嘭嘭——

    一句话没说完,连续几声枪响,几人集体中招,看着周围空包弹的烟雾,几人还没反应过来。

    “操!咋回事这是?”

    “咋回事?被灭了呗!”

    夏奕从暗处走出来,上前熟练地缴了他们的装备,包括他们眼睛上带的军用夜视镜。

    “叶子,你怎么样?”

    金玉叶放下枪,靠着树干坐下,拧开水壶喝了口水,“没事,你手给我!”

    夏奕纳闷儿,不过还是乖乖地伸出了手。

    金玉叶拉过,滚烫的身子靠进他怀里,“我有点累,让我靠靠!”

    夏奕正想说什么,然而,下一秒,身子陡然僵住。

    手指头刺刺地疼着,而指头下,是软软热热地触感,腻腻滑滑的,“叶……叶子!”

    纯情小白兔被这突如起来的艳福弄的脑子发懵,有些不知所措,想说什么,嘴唇却直哆嗦。

    金玉叶没理他,拉着他的手,覆在胸前的柔软上。

    “叶子,你……你还生着病呢,你若想,咱等任务结束?”

    身边还站着几个观众,心上人还在发着烧,夏奕就算再想和她更进一步,也不会如此禽兽。

    这会儿一边紧张地安抚着,一边抽着自己的手,只是,拉扯之间,手碰到的地儿更多了,让他耳根子臊的厉害。

    金玉叶听到他的话,嘴角抽了抽,不过依旧是没说什么,只是紧抓着他的手,不让他抽离。

    其实,根据他的所长,她本是打算将他安排给安锰那一组的,毕竟,他对电脑控制程序熟悉。

    不过,想到她自个儿的状况,她还是决定将他安排到了身边,作备用!

    “007,你没事儿吧?”

    陈天语气担忧,心里各种纳闷儿,一个小时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发高烧了?

    夏奕转过头,“没……没事,你别过来!”

    此时,他们俩个被对着几人,所以他们看到的只是金玉叶虚弱地靠在夏奕怀里,至于前面正在做什么勾当,他们还不清楚。

    手掌下软绵滑腻的触感,怀里抱着的是稀罕到心坎儿上的女人,夏奕这个初哥有些把持不住了。

    “叶子,我想……!”

    柔柔地呢喃一声,夏奕俯身,小心翼翼地去搜寻她的唇,却也只是轻轻地碰了碰,不敢太过深入。

    金玉叶这会儿浑身软绵绵地,一只手拽着他的手,另一只手被他拉着,就算想推拒也推拒不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那几个‘嗝毙’的士兵看着这状况,不明所以。

    陈天则是急在心头,他们还得去执行任务呢,这状况,任务能继续?

    轰轰轰——

    突然,空中传来一阵螺旋桨的轰鸣声,由远及近。

    金玉叶心下一惊。

    擦!

    奶奶的,屋漏偏逢连夜雨有木有。

    “夏奕,陈天,隐蔽,死人给我遵守死人的规矩!”

    几分钟后,直升机盘旋与头顶,一个黑影顺着绳索从快速滑了下来,带着夜视眼镜的眸子在那几个“死人”身上停顿一秒,肃冷而略显焦躁的低沉嗓音响起,“这里刚才是不是有个女兵?”

    “报告首长,我们挂了!”

    “妈的,不说信不信老子真让你们挂在这里!”

    几人互视一眼,对这种情况明显有些摸不着头脑。

    “二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