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第382章 叶子,我想(1)

    天蒙蒙亮,一行人进入了金玉叶指定的森林,利用参天大树做掩饰,一路向目的地进攻着。

    头顶的太阳越来越烈,每一个人身上的丛林作训服,几乎都能拧出水来。

    “007,休息下吧,她有点受不住了!”

    金玉叶回头,只见夏绱正被另一个女人搀扶着,以前水嫩嫩的嘴唇,这会儿干裂发白,喘息急促,没被油彩遮住的面部皮肤苍白无血。

    抬手看了眼军用手表,略带英气的眉头蹙了蹙,“休息一刻钟!”

    随着她的话落,大家伙儿皆靠在树上休息,喝水的喝水,吃干粮的吃干粮。

    金玉叶走到夏绱面前,帮她解开水壶,拧开盖子,“喝点水!”

    夏绱猛喝了几口,喝得太急,被呛到了,又是一阵剧烈的猛咳,金玉叶拍着她的背脊,帮她顺着气儿。

    “咳咳,抱歉,我貌似脱……呼,大家伙儿后腿了!”

    夏绱一边喘着气,一边歉然道。

    金玉叶安抚地笑了笑,“你已经很好了,别想太多,坐下来好好休息下!”

    再好也始终不如你!

    夏绱看着她的背影,心里默默道。

    “叶子,你去哪儿?”

    夏奕见她走远,连忙出声。

    “我在附近看看有没有干净的水源!”

    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般,她没给他开口的机会,继续道,“你乖乖留在这儿,陈威,安锰注意周围动静,虽然还没到达敌军防线,难保他们在这边设了暗哨,发现异常,立即隐蔽!”

    “靠,我怀疑她不是女人!”

    “我也怀疑,他娘的,连续走了十来个小时,我们男人都累得够呛,她却像个没事人似的!”

    几个男兵看着她稳健的步伐和在森林中闲适的姿态,嘴里嘟嚷着。

    “两年前,我们在一起训练,她的一切,都是别人的双倍,你们别小瞧她是个女人!”

    安锰平时话不多,不过,只要他一开口,必定是说到点子上的。

    那几个心里有些意见的老兵们听他这样说,皆都愣了愣。

    “嚯,两年前?她也只有十八九岁吧!”

    “是啊,十八九岁,可是那时候她不用枪托,一枪能打断四百米之外,外径仅一点五毫米的细线!”

    说起这段令他大受打击的往事,陈威这会儿已经没有气馁难堪,有的只是坦然,那种勇于承认失败的坦然。

    “吹的吧,四百米之外,一点五毫米的细线,不可能!”

    “吹?人家陈威亲自和她比的,手下败将!”

    陈威丢了快枯树皮过去,自我调侃道:“喂,我说姓夏的,你就别揭哥的伤疤了!”

    一行人坐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调侃着。

    夏绱背靠着一棵树坐着,耳朵里听着那些有关那人的精彩,那双深幽的美目里,闪过一丝怨,一丝自嘲。

    呵!

    果真是同人不同命!

    一个肚皮里出来的,可是,那人却占尽了一切美好与风光。

    而她……

    休息了一刻钟,金玉叶找到了干净的水源,分别般一众人补充了水,而后继续前行。

    炎热的夏天,喝的比吃的,更加重要。

    “全体注意,我们已经进入了敌人的警戒线!”

    临近傍晚,不算重的声音,却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众人神色一肃,纷纷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这一路走来,众人算是真正见识了这个女人的能力,在没水的情况下,她能根据周围的植物,精准地帮他们找到水源,行事果敢,毫不拖泥带水,精准慎密地分析着敌人的布防,恰当地选出最有利与他们的路线。

    刚开始那些不服她的男兵,这会儿也都完全无话可说。

    簌簌——

    细微的声响从传来,金玉叶耳朵微动,“隐蔽!”

    五分钟之后,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从跟前经过,蓝军的哨兵无疑。

    “我的妈啊,叶妹子,你是顺风耳还是千里眼,足足蹲了五分钟,才出现,真牛叉!”

    蹲在金玉叶身边的女人忍不住咋舌,丫的,她当了五六年的兵,也没有她这般敏锐程度。

    有她在,那些哨兵和侦察兵,丫的,还怕个屁啊。

    “007,下一步该怎么走?”

    金玉叶拿出地图,指尖摩挲着下巴,沉思。

    要说只救个人,她把握还是挺大的,只是,上面还要求他们摧毁空中指挥部和防守?

    一个字——

    难!

    飞也不能飞,又没相应的武装设备,丫的,要她那什么去打?

    “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意见?”

    碧眸搜寻一圈,最后停留在目光闪烁的姜鹏身上,“有话就说!”

    咳咳~

    姜鹏轻咳了两声,昨晚闹的不愉快,明显让他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开口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们的时间较紧张,上头给了两个任务,所以必须要兵分两路才行,目前,我们所在的位置在这里,距离蓝军基地大概还有十来个小时的路程,救人方面,只要设法进了蓝军基地,就好办,现在棘手的是,天上的麻烦,要怎么解决?”

    “嗤,说了等于没说!”

    夏奕嗤笑一声,低声嘟嚷着。

    金玉叶给了他一个爆栗,没好气道:“嘀咕什么呢!”

    夏奕抹了抹脑门儿,“这些问题,谁想不到?谁都知道天上‘鸟’的不好解决,关键是,要提出一个解决方案!”

    一个“鸟”字,让金玉叶脑中灵光一闪,她再次瞧了眼地图,唇角扬起一抹邪气的笑,“我知道该用什么打‘鸟’了!”

    众人看着她嘴角的笑意,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当大家伙儿听到她的话,额角汗滴滴。

    “咳咳,叶妹子,方法是好,可是,你这样做,上头会吐血的,更何况,要我们赔损失怎么办?”

    金玉叶将地图收起,涂满油彩的脸上,漾着狂野恣意的笑容,“既然要玩,他们就要有承担损失的准备,记住,蓝军与我们来说是敌人,战场上,难道你还要去计较敌人的损失?”天蒙蒙亮,一行人进入了金玉叶指定的森林,利用参天大树做掩饰,一路向目的地进攻着。

    头顶的太阳越来越烈,每一个人身上的丛林作训服,几乎都能拧出水来。

    “007,休息下吧,她有点受不住了!”

    金玉叶回头,只见夏绱正被另一个女人搀扶着,以前水嫩嫩的嘴唇,这会儿干裂发白,喘息急促,没被油彩遮住的面部皮肤苍白无血。

    抬手看了眼军用手表,略带英气的眉头蹙了蹙,“休息一刻钟!”

    随着她的话落,大家伙儿皆靠在树上休息,喝水的喝水,吃干粮的吃干粮。

    金玉叶走到夏绱面前,帮她解开水壶,拧开盖子,“喝点水!”

    夏绱猛喝了几口,喝得太急,被呛到了,又是一阵剧烈的猛咳,金玉叶拍着她的背脊,帮她顺着气儿。

    “咳咳,抱歉,我貌似脱……呼,大家伙儿后腿了!”

    夏绱一边喘着气,一边歉然道。

    金玉叶安抚地笑了笑,“你已经很好了,别想太多,坐下来好好休息下!”

    再好也始终不如你!

    夏绱看着她的背影,心里默默道。

    “叶子,你去哪儿?”

    夏奕见她走远,连忙出声。

    “我在附近看看有没有干净的水源!”

    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般,她没给他开口的机会,继续道,“你乖乖留在这儿,陈威,安锰注意周围动静,虽然还没到达敌军防线,难保他们在这边设了暗哨,发现异常,立即隐蔽!”

    “靠,我怀疑她不是女人!”

    “我也怀疑,他娘的,连续走了十来个小时,我们男人都累得够呛,她却像个没事人似的!”

    几个男兵看着她稳健的步伐和在森林中闲适的姿态,嘴里嘟嚷着。

    “两年前,我们在一起训练,她的一切,都是别人的双倍,你们别小瞧她是个女人!”

    安锰平时话不多,不过,只要他一开口,必定是说到点子上的。

    那几个心里有些意见的老兵们听他这样说,皆都愣了愣。

    “嚯,两年前?她也只有十八九岁吧!”

    “是啊,十八九岁,可是那时候她不用枪托,一枪能打断四百米之外,外径仅一点五毫米的细线!”

    说起这段令他大受打击的往事,陈威这会儿已经没有气馁难堪,有的只是坦然,那种勇于承认失败的坦然。

    “吹的吧,四百米之外,一点五毫米的细线,不可能!”

    “吹?人家陈威亲自和她比的,手下败将!”

    陈威丢了快枯树皮过去,自我调侃道:“喂,我说姓夏的,你就别揭哥的伤疤了!”

    一行人坐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调侃着。

    夏绱背靠着一棵树坐着,耳朵里听着那些有关那人的精彩,那双深幽的美目里,闪过一丝怨,一丝自嘲。

    呵!

    果真是同人不同命!

    一个肚皮里出来的,可是,那人却占尽了一切美好与风光。

    而她……

    休息了一刻钟,金玉叶找到了干净的水源,分别般一众人补充了水,而后继续前行。

    炎热的夏天,喝的比吃的,更加重要。

    “全体注意,我们已经进入了敌人的警戒线!”

    临近傍晚,不算重的声音,却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众人神色一肃,纷纷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这一路走来,众人算是真正见识了这个女人的能力,在没水的情况下,她能根据周围的植物,精准地帮他们找到水源,行事果敢,毫不拖泥带水,精准慎密地分析着敌人的布防,恰当地选出最有利与他们的路线。

    刚开始那些不服她的男兵,这会儿也都完全无话可说。

    簌簌——

    细微的声响从传来,金玉叶耳朵微动,“隐蔽!”

    五分钟之后,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从跟前经过,蓝军的哨兵无疑。

    “我的妈啊,叶妹子,你是顺风耳还是千里眼,足足蹲了五分钟,才出现,真牛叉!”

    蹲在金玉叶身边的女人忍不住咋舌,丫的,她当了五六年的兵,也没有她这般敏锐程度。

    有她在,那些哨兵和侦察兵,丫的,还怕个屁啊。

    “007,下一步该怎么走?”

    金玉叶拿出地图,指尖摩挲着下巴,沉思。

    要说只救个人,她把握还是挺大的,只是,上面还要求他们摧毁空中指挥部和防守?

    一个字——

    难!

    飞也不能飞,又没相应的武装设备,丫的,要她那什么去打?

    “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意见?”

    碧眸搜寻一圈,最后停留在目光闪烁的姜鹏身上,“有话就说!”

    咳咳~

    姜鹏轻咳了两声,昨晚闹的不愉快,明显让他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开口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们的时间较紧张,上头给了两个任务,所以必须要兵分两路才行,目前,我们所在的位置在这里,距离蓝军基地大概还有十来个小时的路程,救人方面,只要设法进了蓝军基地,就好办,现在棘手的是,天上的麻烦,要怎么解决?”

    “嗤,说了等于没说!”

    夏奕嗤笑一声,低声嘟嚷着。

    金玉叶给了他一个爆栗,没好气道:“嘀咕什么呢!”

    夏奕抹了抹脑门儿,“这些问题,谁想不到?谁都知道天上‘鸟’的不好解决,关键是,要提出一个解决方案!”

    一个“鸟”字,让金玉叶脑中灵光一闪,她再次瞧了眼地图,唇角扬起一抹邪气的笑,“我知道该用什么打‘鸟’了!”

    众人看着她嘴角的笑意,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当大家伙儿听到她的话,额角汗滴滴。

    “咳咳,叶妹子,方法是好,可是,你这样做,上头会吐血的,更何况,要我们赔损失怎么办?”

    金玉叶将地图收起,涂满油彩的脸上,漾着狂野恣意的笑容,“既然要玩,他们就要有承担损失的准备,记住,蓝军与我们来说是敌人,战场上,难道你还要去计较敌人的损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