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第381章 扰乱军心者,杀无赦!(2)

    陈威看着那两人,连忙打着圆场。

    这两年来,除了每天的训练,他做的最多的事,就是通过各个能打听的渠道,去打听一个叫金玉叶的女人。

    用他自己的话讲是,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所以,对于她,他就算不全然了解,却也了解了一部分。

    各种说法层出不穷,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可是,从这些说法中,他了解到,这女人的性子,张扬而恣意。

    “听从指挥安排!”

    在几人的规劝下,两人不情不愿地服了软。

    其实,他们也只是发泄一下心里的不平衡而已,这种事,真要闹起来,吃亏的也是他们。

    “既然如此,在这两天里,别让我听到你们唧唧歪歪的,大家有想法,有好的见解,可以提出来商量,扰乱军心者,虽然不能杀无赦,但我可以将他踢出作战队伍,明白?”

    “明白!”

    内讧事情解决,后面大家伙儿一起讨论了下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

    红军作战基地指挥部在一个地势较高的山头,地图上坐标为T12,方圆几百里,各种哨岗无数,空中无人机和各种侦察机监控一切动向,轰炸机待命,整个基地,里三层外三层,被包裹得水泄不通。

    也就是说,他们十二个人,要穿透几千人的防护网,避开各种高端技术侦察仪器,深入核心,将那啥捞子的司令给救出来。

    虎口中救人,稍一不小心,就会被老虎给撕碎。

    最最麻烦的是,密令上交代,他们除了要救出蓝军司令,还要捣毁红军的空中指挥部,撤除空中防护,让蓝军顺利攻进来。

    十二个人,这不是送死的节奏吗?

    层层分析下来,机舱内,顿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谁都知道,前面那些训练和考验,都是小儿科,这一次,才是真正的大考验。

    “大家准备!”

    沉吟了片刻,金玉叶出声,却让大家伙儿莫名其妙。

    “叶子,准备什么?”

    夏奕眼睛呆萌呆萌的,涂满油彩的脸庞因为他那双眼睛,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呆萌的小花猫一般,可爱中透着一丝猫的野性。

    “降落!”

    “啊,和目的地不是还有好些距离吗?而且外面还黑着呢!”

    夏绱惊讶出声,引来其他人的一致附和。

    “等你到目的地的时候,别说救人,恐怕你还需要人救,或是直接毙了你!”

    这次出声的是安锰,声音依旧清清冷冷的,许是在指挥系呆过,他第一时间便懂了她的心思。

    金玉叶对他投去赞赏的一瞥,沉声解释,“马上就要到红军的防护范围,我们一开始就惊动了他们,后面的路会更加难走。”

    众人听到她的解释,便没再表示怀疑。

    降落地点是一个小土包上,使用降落绳,一个个滑下来的。

    此时天还没亮,月亮高挂空中,清冷的光晕普照大地。

    打开军用手电筒,金玉叶看了眼地图,分辨了下目前所处的位置,指着地图上所标志的森林,“天亮之前,必须入这片林子,不然容易暴露!”

    “操,有没有搞错,这么远,你走的过去?”

    “我走的过去!”

    金玉叶抬眸,直视开口的男兵,碧色眸子在清冷月光的映照下,就像是一块上等的碧玉,晶亮剔透,却也冷的发寒。

    “或者说,你们谁有更好办法?提出来,如果可行,我也会采纳!”

    “走吧六子,别让女人瞧不起!”

    一行人,深更半夜穿梭在野外,耳边是热闹的虫鸣声,脚下的路并不平坦,不过,好在他们都有过野外生存训练的经验,对他们说,也不是太难。

    “手给我!”

    在第N次,看着身边的女人差点跌倒后,金玉叶终是看不下去,伸出了手。

    夏绱冲她笑了笑,“没事,我自己行的,你还要指挥,别顾及我!”

    金玉叶没勉强,默默地收回了手。

    这一个月来,她拒绝任何人的帮助,咬牙挺过一次次严苛艰苦的训练,再面对她的时候,虽然面上没表现出什么,可是,就算她掩藏得再好,她也感觉到了她的疏离。

    想来,那天晚上,站在暗处的人是她吧。

    哎!

    狗血的剧情,坑爹的巧合。

    虽然她失忆了,可是,当那份DNA鉴定结果摆在她眼前时,她还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她欠她的,也只能在这些小事上照拂些了。

    至于感情,她只能说,她无能为力。

    在感情方面,她不会,也没任何权利去左右二叔的决定。

    “喂,叶子,你……不会真对她有那意思吧!”

    夏奕凑近她耳边低声道。

    在他看来,实在是太反常了。

    两人相处了几年,她的性子,他还是了解的,对于不相干的人,她凉薄得几近冷血,他这个不算多亲近的堂妹,居然能得她如此关怀备至。

    说实在的,他忧伤了,羡慕妒忌恨了。

    金玉叶想到两年前的那个玩笑,没好气地拍了拍他的脑门,“姐见不得美人受累,行不?”

    “叶子,其实我也见不得美人受累,所以……我牵你走吧!”

    说话间,他的手已经紧紧拉住了她的,虽然带着露指的皮手套,可是,在指尖相触的那一刻,他脸蛋儿不由自主地热了。

    如果现在能看清,想必,他的脸红得跟煮熟的虾有得一拼。

    金玉叶瞧着被他紧紧裹在掌心的手,再看看前面几乎高出她一个头的欣长背影,这才发现,那个长期跟在她屁股后面的跟屁虫似乎长大了。

    特训营指挥室。

    “头儿,他们在A11处着陆!”

    雷谨晫看着偌大的监控屏幕,深邃冷寒的眸子注视着上面不断移动的几个红点,语气肃冷而平静,“继续注意动向!”

    “哎,我说头儿,这次玩的这么大,你认为他们行吗?”

    寒冽的冷眸转向说话之人,雷谨晫挑了挑眉,语气狂肆而骄傲,“老子的女人,当然行!”

    指挥室的成员嘴角集体抽搐了几下,不过,大家伙儿聪明地没说什么。

    “今天农历什么日子?”

    看着外面的月色,雷谨晫心下突了突,语气略带一丝急切地出出声问。

    “不知十三还是十四,基本不怎么关注农历!”

    “十四,昨儿个十三,我女人生日!”

    雷谨晫听到回答,脸色顿时一变,“操,作死的演习!”陈威看着那两人,连忙打着圆场。

    这两年来,除了每天的训练,他做的最多的事,就是通过各个能打听的渠道,去打听一个叫金玉叶的女人。

    用他自己的话讲是,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所以,对于她,他就算不全然了解,却也了解了一部分。

    各种说法层出不穷,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可是,从这些说法中,他了解到,这女人的性子,张扬而恣意。

    “听从指挥安排!”

    在几人的规劝下,两人不情不愿地服了软。

    其实,他们也只是发泄一下心里的不平衡而已,这种事,真要闹起来,吃亏的也是他们。

    “既然如此,在这两天里,别让我听到你们唧唧歪歪的,大家有想法,有好的见解,可以提出来商量,扰乱军心者,虽然不能杀无赦,但我可以将他踢出作战队伍,明白?”

    “明白!”

    内讧事情解决,后面大家伙儿一起讨论了下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

    红军作战基地指挥部在一个地势较高的山头,地图上坐标为T12,方圆几百里,各种哨岗无数,空中无人机和各种侦察机监控一切动向,轰炸机待命,整个基地,里三层外三层,被包裹得水泄不通。

    也就是说,他们十二个人,要穿透几千人的防护网,避开各种高端技术侦察仪器,深入核心,将那啥捞子的司令给救出来。

    虎口中救人,稍一不小心,就会被老虎给撕碎。

    最最麻烦的是,密令上交代,他们除了要救出蓝军司令,还要捣毁红军的空中指挥部,撤除空中防护,让蓝军顺利攻进来。

    十二个人,这不是送死的节奏吗?

    层层分析下来,机舱内,顿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谁都知道,前面那些训练和考验,都是小儿科,这一次,才是真正的大考验。

    “大家准备!”

    沉吟了片刻,金玉叶出声,却让大家伙儿莫名其妙。

    “叶子,准备什么?”

    夏奕眼睛呆萌呆萌的,涂满油彩的脸庞因为他那双眼睛,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呆萌的小花猫一般,可爱中透着一丝猫的野性。

    “降落!”

    “啊,和目的地不是还有好些距离吗?而且外面还黑着呢!”

    夏绱惊讶出声,引来其他人的一致附和。

    “等你到目的地的时候,别说救人,恐怕你还需要人救,或是直接毙了你!”

    这次出声的是安锰,声音依旧清清冷冷的,许是在指挥系呆过,他第一时间便懂了她的心思。

    金玉叶对他投去赞赏的一瞥,沉声解释,“马上就要到红军的防护范围,我们一开始就惊动了他们,后面的路会更加难走。”

    众人听到她的解释,便没再表示怀疑。

    降落地点是一个小土包上,使用降落绳,一个个滑下来的。

    此时天还没亮,月亮高挂空中,清冷的光晕普照大地。

    打开军用手电筒,金玉叶看了眼地图,分辨了下目前所处的位置,指着地图上所标志的森林,“天亮之前,必须入这片林子,不然容易暴露!”

    “操,有没有搞错,这么远,你走的过去?”

    “我走的过去!”

    金玉叶抬眸,直视开口的男兵,碧色眸子在清冷月光的映照下,就像是一块上等的碧玉,晶亮剔透,却也冷的发寒。

    “或者说,你们谁有更好办法?提出来,如果可行,我也会采纳!”

    “走吧六子,别让女人瞧不起!”

    一行人,深更半夜穿梭在野外,耳边是热闹的虫鸣声,脚下的路并不平坦,不过,好在他们都有过野外生存训练的经验,对他们说,也不是太难。

    “手给我!”

    在第N次,看着身边的女人差点跌倒后,金玉叶终是看不下去,伸出了手。

    夏绱冲她笑了笑,“没事,我自己行的,你还要指挥,别顾及我!”

    金玉叶没勉强,默默地收回了手。

    这一个月来,她拒绝任何人的帮助,咬牙挺过一次次严苛艰苦的训练,再面对她的时候,虽然面上没表现出什么,可是,就算她掩藏得再好,她也感觉到了她的疏离。

    想来,那天晚上,站在暗处的人是她吧。

    哎!

    狗血的剧情,坑爹的巧合。

    虽然她失忆了,可是,当那份DNA鉴定结果摆在她眼前时,她还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她欠她的,也只能在这些小事上照拂些了。

    至于感情,她只能说,她无能为力。

    在感情方面,她不会,也没任何权利去左右二叔的决定。

    “喂,叶子,你……不会真对她有那意思吧!”

    夏奕凑近她耳边低声道。

    在他看来,实在是太反常了。

    两人相处了几年,她的性子,他还是了解的,对于不相干的人,她凉薄得几近冷血,他这个不算多亲近的堂妹,居然能得她如此关怀备至。

    说实在的,他忧伤了,羡慕妒忌恨了。

    金玉叶想到两年前的那个玩笑,没好气地拍了拍他的脑门,“姐见不得美人受累,行不?”

    “叶子,其实我也见不得美人受累,所以……我牵你走吧!”

    说话间,他的手已经紧紧拉住了她的,虽然带着露指的皮手套,可是,在指尖相触的那一刻,他脸蛋儿不由自主地热了。

    如果现在能看清,想必,他的脸红得跟煮熟的虾有得一拼。

    金玉叶瞧着被他紧紧裹在掌心的手,再看看前面几乎高出她一个头的欣长背影,这才发现,那个长期跟在她屁股后面的跟屁虫似乎长大了。

    特训营指挥室。

    “头儿,他们在A11处着陆!”

    雷谨晫看着偌大的监控屏幕,深邃冷寒的眸子注视着上面不断移动的几个红点,语气肃冷而平静,“继续注意动向!”

    “哎,我说头儿,这次玩的这么大,你认为他们行吗?”

    寒冽的冷眸转向说话之人,雷谨晫挑了挑眉,语气狂肆而骄傲,“老子的女人,当然行!”

    指挥室的成员嘴角集体抽搐了几下,不过,大家伙儿聪明地没说什么。

    “今天农历什么日子?”

    看着外面的月色,雷谨晫心下突了突,语气略带一丝急切地出出声问。

    “不知十三还是十四,基本不怎么关注农历!”

    “十四,昨儿个十三,我女人生日!”

    雷谨晫听到回答,脸色顿时一变,“操,作死的演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