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第380章 扰乱军心者,杀无赦!(1)

    呜呜呜——

    刺耳的警报声拉响,划破寂静的夜空。

    嘭嘭嘭!咀咀咀!

    “快,快,集合!”

    枪声,哨声,督导员的粗嗓门子的吆喝声,就算是猪,这会儿也被这种阵状给惊醒。

    “靠,深更半夜的,搞毛线!”

    “让不让人活了!”

    “妈的,简直是要命!”

    各种抱怨声,骂咧声混杂在一起,然而,尽管抱怨,士兵们却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穿戴,整装……

    金玉叶当然也是随波逐流。

    五分钟后,所有士兵已经集合完毕。

    说是所有,在一个个扛不住他们非人的折磨而退出后,剩下的也就十来个人,三女九男。

    “立正!”

    “稍息!”

    “同志们,上级传来命令,在蓝军与红军实战演习中,蓝军司令被俘,上级请求支援,你们的任务是,深入敌后,在两天之内,必须安全解救蓝军司令。”

    督导员冷箭简单交代了半夜将人叫醒的目的。

    说了一大堆,总之一句话,训练了两个月,这是要来验收成果了。

    “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有!”

    “没吃饭啊,大声点!”

    “有!”

    不管什么时候,金玉叶最讨厌的,就是扯着嗓子吼。

    丫的,吼得脸红脖子粗的,而且特伤耳膜。

    “呃,督导员,蓝军司令被关在哪儿?”

    冷箭淡淡睨了说话之人一眼,没鸟他,而是将一个牛皮袋递给了一旁神色寡淡的金玉叶,“007,这次任务,由你指挥!”

    所有人将视线转移到金玉叶身上,有不以为然的,有探究的,当然也有信任的。

    这里面十二个人中,要论资质,金玉叶不是最深的。

    毕竟,这里除了夏奕,夏绱和安锰他们几个从学校出来的菜鸟外,其余的都是军龄较深的老兵,就连其中一个女人,都是在部队里摸爬打滚了五六年的。

    而能力,金玉叶在这两个月来,也并没有向当初军校考核那般大出风头,安安分分地按照要求训练,各个项目的成绩,只保持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状态。

    在女人中,她是最出色的,不过,在男人面前,她也没去争强好胜。

    部队里面的水,并不浅,各方人际关系复杂,虽然她和金家水火不容,不过,这些只有他们自己内部知道,在外人眼中,她还是姓金。

    什么时候该出风头,什么时候该收敛,她比谁都清楚。

    尤其是后面一个月,她顾及自个儿的身子,各个方面,她只保持着不掉队。

    这样的情况,冷箭突然指名由她指挥任务,有人诧异,又人探究,也实属正常。

    轰轰轰——

    运输机螺旋桨的轰鸣声几乎穿透耳膜,金玉叶坐在机舱内,慢条斯理地打开牛皮袋,里面是一张地图,里面标着蓝军,红军的作战地,另外还有一张密令。

    “007,上面说了什么?”

    金玉叶没说话,将资料递了过去,那人接过,当他看到里面的内容时,忍不住爆了一声粗,“靠,喵了个咪的,这不是要我们去送死吗?”

    其他人听他这样说,纷纷接过去,看了眼,最后将眼神一致转向闭目沉思的金玉叶。

    “007,你有什么打算?”

    出声的是陈威,也就是当年军校考核期间,和金玉叶比试过枪法的男兵。

    时隔两年,那张年轻气盛的脸上成熟稳重了不少,气息内敛,神色清冷,姿态不卑不吭。

    “切,我说陈威,你是男人不,居然问一个刚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老子看你待会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金玉叶没说话,其中一个男兵便不屑地呛声。

    “是啊,陈威,一个女人,她能知道什么!”

    另一个人跟着附和。

    其他几人没说话,不过,那怀疑的眼神,却很明显。

    这就是社会,不管在哪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争端,就连打着正义口号,为人民服务的军人,也不例外。

    “操,女人怎么了?你妈不是女人啊?你丫的敢说你不是从女人肚子里钻出来的?”

    一向温和如小白兔一般的夏奕听着那些话,难得地爆粗了,口吃的毛病,在这两年的不懈努力下,已经好了。

    如今,只要不紧张的情况下,他基本就不会犯口吃的毛病。

    “你……”

    那人气怒,想说什么,然而,下一秒,额头上抵着硬硬地枪杆子,硬生生让他住了嘴。

    “嘿,这是干嘛呢,别内……”

    旁边的人想打圆场,金玉叶一个厉目扫过,尽管只是轻飘飘一个眼神,却让那人心尖儿颤了颤,抬手挠了挠头,乖乖闭嘴了。

    “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战场上,扰乱军心者,杀、无、赦!”

    森凉的碧眸犹如一把冰箭,直直射向对面的叫嚣的男人,那泛着实质性戾气的话语,更是让一众人感觉机舱内的空气瞬间稀薄压抑了不少。

    咕噜!

    被她的眼神盯着,额头上抵着枪杆子的男人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你想怎么样?”

    金玉叶没理会他的话,泛着寒气的碧眸在每个人脸上扫了一圈,最后停留子在最先骂咧的那个男人身上,“谁不服气的,举手!”

    “我服从指挥!”

    安锰那张清冷的俊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过,那眼神,却是透着一股信服。

    “叶子,我也听你的!”

    夏奕不用说,那是无条件听从。

    “服从指挥安排!”

    陈威是知道她能力,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妹子,我听你安排!”

    “我也听从安排!”

    一个个纷纷表态,最后只剩下那两个起哄的,其中一个还被她手中的枪抵着脑门。

    “你们两个,不服?”

    轻飘飘的语气,平静无波的眼神,却让两个大老爷们儿心底有些发憷,“不服”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六子,姜鹏,督导员不是傻缺,让她指挥,总有他的考量,另外,别忘了你军人的职责,绝对服从,你不服她,也就是不服从上级安排。”呜呜呜——

    刺耳的警报声拉响,划破寂静的夜空。

    嘭嘭嘭!咀咀咀!

    “快,快,集合!”

    枪声,哨声,督导员的粗嗓门子的吆喝声,就算是猪,这会儿也被这种阵状给惊醒。

    “靠,深更半夜的,搞毛线!”

    “让不让人活了!”

    “妈的,简直是要命!”

    各种抱怨声,骂咧声混杂在一起,然而,尽管抱怨,士兵们却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穿戴,整装……

    金玉叶当然也是随波逐流。

    五分钟后,所有士兵已经集合完毕。

    说是所有,在一个个扛不住他们非人的折磨而退出后,剩下的也就十来个人,三女九男。

    “立正!”

    “稍息!”

    “同志们,上级传来命令,在蓝军与红军实战演习中,蓝军司令被俘,上级请求支援,你们的任务是,深入敌后,在两天之内,必须安全解救蓝军司令。”

    督导员冷箭简单交代了半夜将人叫醒的目的。

    说了一大堆,总之一句话,训练了两个月,这是要来验收成果了。

    “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有!”

    “没吃饭啊,大声点!”

    “有!”

    不管什么时候,金玉叶最讨厌的,就是扯着嗓子吼。

    丫的,吼得脸红脖子粗的,而且特伤耳膜。

    “呃,督导员,蓝军司令被关在哪儿?”

    冷箭淡淡睨了说话之人一眼,没鸟他,而是将一个牛皮袋递给了一旁神色寡淡的金玉叶,“007,这次任务,由你指挥!”

    所有人将视线转移到金玉叶身上,有不以为然的,有探究的,当然也有信任的。

    这里面十二个人中,要论资质,金玉叶不是最深的。

    毕竟,这里除了夏奕,夏绱和安锰他们几个从学校出来的菜鸟外,其余的都是军龄较深的老兵,就连其中一个女人,都是在部队里摸爬打滚了五六年的。

    而能力,金玉叶在这两个月来,也并没有向当初军校考核那般大出风头,安安分分地按照要求训练,各个项目的成绩,只保持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状态。

    在女人中,她是最出色的,不过,在男人面前,她也没去争强好胜。

    部队里面的水,并不浅,各方人际关系复杂,虽然她和金家水火不容,不过,这些只有他们自己内部知道,在外人眼中,她还是姓金。

    什么时候该出风头,什么时候该收敛,她比谁都清楚。

    尤其是后面一个月,她顾及自个儿的身子,各个方面,她只保持着不掉队。

    这样的情况,冷箭突然指名由她指挥任务,有人诧异,又人探究,也实属正常。

    轰轰轰——

    运输机螺旋桨的轰鸣声几乎穿透耳膜,金玉叶坐在机舱内,慢条斯理地打开牛皮袋,里面是一张地图,里面标着蓝军,红军的作战地,另外还有一张密令。

    “007,上面说了什么?”

    金玉叶没说话,将资料递了过去,那人接过,当他看到里面的内容时,忍不住爆了一声粗,“靠,喵了个咪的,这不是要我们去送死吗?”

    其他人听他这样说,纷纷接过去,看了眼,最后将眼神一致转向闭目沉思的金玉叶。

    “007,你有什么打算?”

    出声的是陈威,也就是当年军校考核期间,和金玉叶比试过枪法的男兵。

    时隔两年,那张年轻气盛的脸上成熟稳重了不少,气息内敛,神色清冷,姿态不卑不吭。

    “切,我说陈威,你是男人不,居然问一个刚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老子看你待会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金玉叶没说话,其中一个男兵便不屑地呛声。

    “是啊,陈威,一个女人,她能知道什么!”

    另一个人跟着附和。

    其他几人没说话,不过,那怀疑的眼神,却很明显。

    这就是社会,不管在哪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争端,就连打着正义口号,为人民服务的军人,也不例外。

    “操,女人怎么了?你妈不是女人啊?你丫的敢说你不是从女人肚子里钻出来的?”

    一向温和如小白兔一般的夏奕听着那些话,难得地爆粗了,口吃的毛病,在这两年的不懈努力下,已经好了。

    如今,只要不紧张的情况下,他基本就不会犯口吃的毛病。

    “你……”

    那人气怒,想说什么,然而,下一秒,额头上抵着硬硬地枪杆子,硬生生让他住了嘴。

    “嘿,这是干嘛呢,别内……”

    旁边的人想打圆场,金玉叶一个厉目扫过,尽管只是轻飘飘一个眼神,却让那人心尖儿颤了颤,抬手挠了挠头,乖乖闭嘴了。

    “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战场上,扰乱军心者,杀、无、赦!”

    森凉的碧眸犹如一把冰箭,直直射向对面的叫嚣的男人,那泛着实质性戾气的话语,更是让一众人感觉机舱内的空气瞬间稀薄压抑了不少。

    咕噜!

    被她的眼神盯着,额头上抵着枪杆子的男人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你想怎么样?”

    金玉叶没理会他的话,泛着寒气的碧眸在每个人脸上扫了一圈,最后停留子在最先骂咧的那个男人身上,“谁不服气的,举手!”

    “我服从指挥!”

    安锰那张清冷的俊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过,那眼神,却是透着一股信服。

    “叶子,我也听你的!”

    夏奕不用说,那是无条件听从。

    “服从指挥安排!”

    陈威是知道她能力,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妹子,我听你安排!”

    “我也听从安排!”

    一个个纷纷表态,最后只剩下那两个起哄的,其中一个还被她手中的枪抵着脑门。

    “你们两个,不服?”

    轻飘飘的语气,平静无波的眼神,却让两个大老爷们儿心底有些发憷,“不服”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六子,姜鹏,督导员不是傻缺,让她指挥,总有他的考量,另外,别忘了你军人的职责,绝对服从,你不服她,也就是不服从上级安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