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第371章 杜蕾斯,怎么用?(2)

    这下,在场之人风中凌乱了。

    冷魅那张阴柔的俊脸,这会儿是彻底黑了。

    妈的,这变态,永远都能轻而易举地挑起他的怒气,让他想要将他按在地上狂揍的冲动。

    “景少,你就别在这儿犯贱,说些莫须有的,惹怒他,你也没好果子吃,既然是来祝贺,贺礼总该带了吧!”

    金世煊暗中捏了捏他的掌心,以示安抚,眼神却是看着对面妖邪一般的男人,唇角带着淡淡的笑,说话的语气不温不火。

    这一刻,他那张平凡的脸在璀璨灯光的映照下,好似不再平凡。

    南壡景见某人那张脸漆黑漆黑的,便沉沉笑了笑,也不再撩他,冲着身后的小型私人飞机努了努嘴,“爷的专属座驾当贺礼,够不?”

    “嗷嗷!景少,你不能这么败家,这可是……”

    黎梓月一改刚才的安分恭敬,夸张地嗷嗷叫起来。

    南壡景一个眼神扫过,他神情怕怕地闭上了嘴。

    冷魅这会儿也已经收敛了被他挑起了情绪,邪笑道:“景少慷慨,我不收也说不过去!”

    说话间,他眼神转向一旁的金世煊,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哥,这玩意儿应该难不倒你吧?”

    金世煊松了耸肩,“当然!”

    “景少,拿出来呗!”

    南壡景看着他得瑟的样子,摇了摇头,湛蓝的眸子闪过一丝宠溺。

    眼神转向一旁沉默静立的范子钏,“给他!”

    范子钏唇角蠕动了片刻,不过终是什么都没说,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特制的卡。

    金世煊上前接过,“口令!”

    范子钏掀了掀眼皮,不说话。

    金世煊眼神转向南壡景,“景少,不会是嘴上说说的吧!”

    南壡景双手****裤兜里,姿态闲适优雅,听闻他挑衅的话语,他无声一笑,渐渐走近对面亦是好整以暇瞧着他的冷魅,湛蓝的眸子闪过一丝诡光,妖冶的红唇轻吐,“爱你……妹(魅)!”

    噌!

    冷魅脑中某根紧绷的弦断了,如果不是场合不允许,他想,他绝对会一掌拍死这个邪恶的混蛋。

    这边,金世煊听到他的话,显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待他脑子疏通后,想到他说的应该是口令,也忍不住黑了脸颊。

    操,这个变态,真他么的邪恶到骨子里。

    深吸一口气,他没再说什么,转身进了机舱,留下一群神色各异的宾客。

    私人飞机的操控机舱一般都需要指纹、卡或是口令才能打开,而这架里面的保全系统更是高端技术研发。

    他曾经乘坐过,知道需要卡和口令,只有将里面的识别程序改掉,加以设置新防护系统,才能算是自己的,这些东西,身为特种兵的他,当然不会陌生。

    “对了,爷还有件小礼物要送你!”

    说话间,南壡景看了眼范子钏。

    接收到他的眼神示意,范子钏端着他手中那个方方正正的盒子走了过来,面上是一如既往的冷。

    蓝壡景一手抱着胸,一手扣了扣盒盖,“打开瞧瞧!”

    冷魅挑了挑眉,也不矫情,抬手打开,这时候,好奇心过度旺盛的夏铭霍然凑了上来,“本少也瞧……呕!”

    一句话没说完,待他看得里面所谓的礼物时,瞳孔一阵收缩,那脸色陡然一白,转过身去,趴在一棵树边上狂吐不止。

    下一秒,“哐”地一声,冷魅便重新盖上了盒子。

    从开到盖,时间也只不过半秒,除了及时凑近的夏铭外,谁也没看清盒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

    “满意吗?”

    冷魅唇角勾了勾,一双眸子深邃如枯井,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我很满意,你有心了!”

    呕!呕!

    那边,夏铭听到他的话,再一次狂吐不止。

    “什么玩意儿,居然吓成这副德性?”

    雷钧桀靠着树干,亲抿了一口酒,语气透着一丝疑惑,一丝兴味,一丝鄙视。

    夏铭扶着树干,那张脸在白炽灯光的映照下,越发的惨白无血,瞳孔中还带着余惊未消,他朝那边看了眼,接触到冷魅意味深长的眼神,心尖儿一阵颤栗。

    雷钧桀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并没发现什么,他眼神重新落到明显吓得不轻的夏铭身上,桃花眸微深,“不能说?”

    “那两个男人是变态!”

    就算他夏铭再胆大包天,也没见识过这等血腥的一幕。

    雷钧桀笑,笑容中似乎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地意味,“呵,这我一早就深有体会!”

    夏铭瞥了他一眼,一段时间的缓和,心稍稍平复了些,“你绝对体会的不够彻底!”

    说着,他突然凑近他耳边低语,“妈的,那盒子里,装的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女人的,那双碧眸,瞪得老大,奶奶的,本少晚上铁定会做恶梦!”

    夏铭骂骂咧咧地,而雷钧桀在听到他的话后,握着酒杯的手指紧了紧,桃花眸不自觉地看向不远处的伪男。

    操!

    这女人,难道她就不怕?

    果真是两个变态。

    那边,金世煊三两下就搞定了防护程序,从机舱上下来,将卡交给冷魅,“搞定了,以后它就属于你的!”

    冷魅笑了笑,明显心情很好,“搁你那儿吧!”

    “魅少,我也有贺礼要送你!”

    倪星恺那双狼一般的眸子被酒精熏染地发红,说话的语气,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显然,他知道某个无良的男人将他给卖了。

    冷魅看着他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兴味,“哦,拿出来看看!”

    “哝,超薄耐用,绝对零距离一般的享受,我想,你应该需要!”

    说话间,一个轻巧的盒子被扔到冷魅的怀里。

    瞧着怀里的东西,冷魅嘴角抽了抽,然而,下一秒,东西易主,某变态的一句话,将现场所有人雷的外焦内嫩。

    “杜蕾斯?什么破玩意儿?你要这做什么?”

    连续三个问题,让所有人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那个将那薄薄的几近透明“破玩意儿”拿出来研究的妖邪男人。

    “景……景少,你……你不知道这是什么?”

    黎梓月觉得不可思议,非常的不可思议,几乎无所不能的少主,居然不认识……避孕套。

    靠,老天,来道雷劈死他吧,好丢人,有木有?

    南壡景感觉到众人的视线,湛蓝的眸子闪过一抹阴鸷,他看向黎梓月,目光森凉,“爷应该知道?”

    “咳咳,是个男人,应该都知道!”

    倪星恺插话,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十句话九句不离黄腔的男人,居然会不知道避孕套,实在是匪夷所思。

    “哈哈哈……笑死我,这年代,居然有人不知道避孕套,哈哈……”

    人群中,有人再也忍不住,爆笑出声。

    这一笑,众人就像是被感染一般,皆都笑了开来。

    南壡景一双眸子酝酿着风暴,骨子里那种阴魅气息不自觉地散发出来,“很好笑?”

    阴冷到骨子的声音,让众人肆虐的笑声像是关了闸一般,突然卡住,众人被他那双冷残嗜血,阴冷骇然的蓝眸一扫,无形之中感觉一股气流压顶,让人双腿忍不住发软。

    “带过来!”

    仅一句话,范子钏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二话不说,上前将那个最先笑出声的男人给揪了过来。

    “你……你们想做什么?我告诉你,我……我爸是副市长!”

    男人看着他那双恐怖的眼睛,脚步不住地往后退着,只是后面有黎梓月当着,退也退不开。

    “你说这是避孕套?”

    南壡景把玩着手里他从未见过的东东,语气轻飘飘地,却透着一丝阴凉之气。

    那男人听他这么问,以为是他的身份镇住了他,便开始得瑟起来,“不是避孕套,你以为是什么?嗤!真是搞笑,居然连这都不知道!”

    “你示范一下,怎么用!”

    还别说,这玩意儿南壡景还真没见识过,就算是无意中见过,他当时也绝对没去在意。

    他来这里也有五年了,不过,平时除了处理公事,就是练功,不知道,也实属正常。

    只是,他这种情况,在别人眼里,就是不正常了。

    他那一句“示范一下”不止将那个副市长儿子搞懵了,现场所有人几乎都懵了。

    示范?

    大庭广众之下示范怎么用避孕套?

    原谅他们接受无能。

    “行了,行了,今天可是个喜庆的日子,别在这儿瞎折腾!”

    冷魅强忍着笑意,抬手看了眼腕表,快八点了,他的时间并不多,于是,便摆了摆手,示意他别胡闹。

    然而,南壡景今天像是非要弄出个所以然来一般,“今儿个必须给爷示范!”

    范子钏得到他的眼神示意,头皮有些发麻,他要不要告诉他家少主,这玩意儿,若是不硬,想示范也示范不了?

    “呵,景少,其实很简单的,只要硬了,直接套上去就行了,这是防止女人怀孕和各种病菌的!”

    黎梓月硬着头皮出声解释。

    真的很丢脸啊。

    南壡景湛蓝的眸子幽光一闪,他霍然看向冷魅,蓝眸泛着狼光,“你早就知道有这玩意儿?”

    冷魅看着他眼底的绿光,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今天本少开业,别给我捣乱!”

    “哼,你今晚死定了,看爷不好好收拾你!”

    随着话落,他如一阵风一般撩过,众人几乎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动的,只是,待他们回神之际,现场已经没了他的身影,随同一起消失的,还有今晚的主人——

    冷魅!这下,在场之人风中凌乱了。

    冷魅那张阴柔的俊脸,这会儿是彻底黑了。

    妈的,这变态,永远都能轻而易举地挑起他的怒气,让他想要将他按在地上狂揍的冲动。

    “景少,你就别在这儿犯贱,说些莫须有的,惹怒他,你也没好果子吃,既然是来祝贺,贺礼总该带了吧!”

    金世煊暗中捏了捏他的掌心,以示安抚,眼神却是看着对面妖邪一般的男人,唇角带着淡淡的笑,说话的语气不温不火。

    这一刻,他那张平凡的脸在璀璨灯光的映照下,好似不再平凡。

    南壡景见某人那张脸漆黑漆黑的,便沉沉笑了笑,也不再撩他,冲着身后的小型私人飞机努了努嘴,“爷的专属座驾当贺礼,够不?”

    “嗷嗷!景少,你不能这么败家,这可是……”

    黎梓月一改刚才的安分恭敬,夸张地嗷嗷叫起来。

    南壡景一个眼神扫过,他神情怕怕地闭上了嘴。

    冷魅这会儿也已经收敛了被他挑起了情绪,邪笑道:“景少慷慨,我不收也说不过去!”

    说话间,他眼神转向一旁的金世煊,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哥,这玩意儿应该难不倒你吧?”

    金世煊松了耸肩,“当然!”

    “景少,拿出来呗!”

    南壡景看着他得瑟的样子,摇了摇头,湛蓝的眸子闪过一丝宠溺。

    眼神转向一旁沉默静立的范子钏,“给他!”

    范子钏唇角蠕动了片刻,不过终是什么都没说,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特制的卡。

    金世煊上前接过,“口令!”

    范子钏掀了掀眼皮,不说话。

    金世煊眼神转向南壡景,“景少,不会是嘴上说说的吧!”

    南壡景双手****裤兜里,姿态闲适优雅,听闻他挑衅的话语,他无声一笑,渐渐走近对面亦是好整以暇瞧着他的冷魅,湛蓝的眸子闪过一丝诡光,妖冶的红唇轻吐,“爱你……妹(魅)!”

    噌!

    冷魅脑中某根紧绷的弦断了,如果不是场合不允许,他想,他绝对会一掌拍死这个邪恶的混蛋。

    这边,金世煊听到他的话,显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待他脑子疏通后,想到他说的应该是口令,也忍不住黑了脸颊。

    操,这个变态,真他么的邪恶到骨子里。

    深吸一口气,他没再说什么,转身进了机舱,留下一群神色各异的宾客。

    私人飞机的操控机舱一般都需要指纹、卡或是口令才能打开,而这架里面的保全系统更是高端技术研发。

    他曾经乘坐过,知道需要卡和口令,只有将里面的识别程序改掉,加以设置新防护系统,才能算是自己的,这些东西,身为特种兵的他,当然不会陌生。

    “对了,爷还有件小礼物要送你!”

    说话间,南壡景看了眼范子钏。

    接收到他的眼神示意,范子钏端着他手中那个方方正正的盒子走了过来,面上是一如既往的冷。

    蓝壡景一手抱着胸,一手扣了扣盒盖,“打开瞧瞧!”

    冷魅挑了挑眉,也不矫情,抬手打开,这时候,好奇心过度旺盛的夏铭霍然凑了上来,“本少也瞧……呕!”

    一句话没说完,待他看得里面所谓的礼物时,瞳孔一阵收缩,那脸色陡然一白,转过身去,趴在一棵树边上狂吐不止。

    下一秒,“哐”地一声,冷魅便重新盖上了盒子。

    从开到盖,时间也只不过半秒,除了及时凑近的夏铭外,谁也没看清盒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

    “满意吗?”

    冷魅唇角勾了勾,一双眸子深邃如枯井,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我很满意,你有心了!”

    呕!呕!

    那边,夏铭听到他的话,再一次狂吐不止。

    “什么玩意儿,居然吓成这副德性?”

    雷钧桀靠着树干,亲抿了一口酒,语气透着一丝疑惑,一丝兴味,一丝鄙视。

    夏铭扶着树干,那张脸在白炽灯光的映照下,越发的惨白无血,瞳孔中还带着余惊未消,他朝那边看了眼,接触到冷魅意味深长的眼神,心尖儿一阵颤栗。

    雷钧桀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并没发现什么,他眼神重新落到明显吓得不轻的夏铭身上,桃花眸微深,“不能说?”

    “那两个男人是变态!”

    就算他夏铭再胆大包天,也没见识过这等血腥的一幕。

    雷钧桀笑,笑容中似乎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地意味,“呵,这我一早就深有体会!”

    夏铭瞥了他一眼,一段时间的缓和,心稍稍平复了些,“你绝对体会的不够彻底!”

    说着,他突然凑近他耳边低语,“妈的,那盒子里,装的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女人的,那双碧眸,瞪得老大,奶奶的,本少晚上铁定会做恶梦!”

    夏铭骂骂咧咧地,而雷钧桀在听到他的话后,握着酒杯的手指紧了紧,桃花眸不自觉地看向不远处的伪男。

    操!

    这女人,难道她就不怕?

    果真是两个变态。

    那边,金世煊三两下就搞定了防护程序,从机舱上下来,将卡交给冷魅,“搞定了,以后它就属于你的!”

    冷魅笑了笑,明显心情很好,“搁你那儿吧!”

    “魅少,我也有贺礼要送你!”

    倪星恺那双狼一般的眸子被酒精熏染地发红,说话的语气,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显然,他知道某个无良的男人将他给卖了。

    冷魅看着他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兴味,“哦,拿出来看看!”

    “哝,超薄耐用,绝对零距离一般的享受,我想,你应该需要!”

    说话间,一个轻巧的盒子被扔到冷魅的怀里。

    瞧着怀里的东西,冷魅嘴角抽了抽,然而,下一秒,东西易主,某变态的一句话,将现场所有人雷的外焦内嫩。

    “杜蕾斯?什么破玩意儿?你要这做什么?”

    连续三个问题,让所有人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那个将那薄薄的几近透明“破玩意儿”拿出来研究的妖邪男人。

    “景……景少,你……你不知道这是什么?”

    黎梓月觉得不可思议,非常的不可思议,几乎无所不能的少主,居然不认识……避孕套。

    靠,老天,来道雷劈死他吧,好丢人,有木有?

    南壡景感觉到众人的视线,湛蓝的眸子闪过一抹阴鸷,他看向黎梓月,目光森凉,“爷应该知道?”

    “咳咳,是个男人,应该都知道!”

    倪星恺插话,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十句话九句不离黄腔的男人,居然会不知道避孕套,实在是匪夷所思。

    “哈哈哈……笑死我,这年代,居然有人不知道避孕套,哈哈……”

    人群中,有人再也忍不住,爆笑出声。

    这一笑,众人就像是被感染一般,皆都笑了开来。

    南壡景一双眸子酝酿着风暴,骨子里那种阴魅气息不自觉地散发出来,“很好笑?”

    阴冷到骨子的声音,让众人肆虐的笑声像是关了闸一般,突然卡住,众人被他那双冷残嗜血,阴冷骇然的蓝眸一扫,无形之中感觉一股气流压顶,让人双腿忍不住发软。

    “带过来!”

    仅一句话,范子钏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二话不说,上前将那个最先笑出声的男人给揪了过来。

    “你……你们想做什么?我告诉你,我……我爸是副市长!”

    男人看着他那双恐怖的眼睛,脚步不住地往后退着,只是后面有黎梓月当着,退也退不开。

    “你说这是避孕套?”

    南壡景把玩着手里他从未见过的东东,语气轻飘飘地,却透着一丝阴凉之气。

    那男人听他这么问,以为是他的身份镇住了他,便开始得瑟起来,“不是避孕套,你以为是什么?嗤!真是搞笑,居然连这都不知道!”

    “你示范一下,怎么用!”

    还别说,这玩意儿南壡景还真没见识过,就算是无意中见过,他当时也绝对没去在意。

    他来这里也有五年了,不过,平时除了处理公事,就是练功,不知道,也实属正常。

    只是,他这种情况,在别人眼里,就是不正常了。

    他那一句“示范一下”不止将那个副市长儿子搞懵了,现场所有人几乎都懵了。

    示范?

    大庭广众之下示范怎么用避孕套?

    原谅他们接受无能。

    “行了,行了,今天可是个喜庆的日子,别在这儿瞎折腾!”

    冷魅强忍着笑意,抬手看了眼腕表,快八点了,他的时间并不多,于是,便摆了摆手,示意他别胡闹。

    然而,南壡景今天像是非要弄出个所以然来一般,“今儿个必须给爷示范!”

    范子钏得到他的眼神示意,头皮有些发麻,他要不要告诉他家少主,这玩意儿,若是不硬,想示范也示范不了?

    “呵,景少,其实很简单的,只要硬了,直接套上去就行了,这是防止女人怀孕和各种病菌的!”

    黎梓月硬着头皮出声解释。

    真的很丢脸啊。

    南壡景湛蓝的眸子幽光一闪,他霍然看向冷魅,蓝眸泛着狼光,“你早就知道有这玩意儿?”

    冷魅看着他眼底的绿光,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今天本少开业,别给我捣乱!”

    “哼,你今晚死定了,看爷不好好收拾你!”

    随着话落,他如一阵风一般撩过,众人几乎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动的,只是,待他们回神之际,现场已经没了他的身影,随同一起消失的,还有今晚的主人——

    冷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