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第367章 当我男人,我养你!(2)

    出了大院,雷钧桀将车停在路边,抽出一支烟点燃,优雅地吸了一口,一圈圈烟雾吐出,笼罩了他的脸。

    呵,那女人一定会抓狂吧!

    可是,他现在能抓住了,貌似就只有这份协议婚约。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最近像是入了魔一般,想着,念着,脑子里全是她,然而,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他想着的,是冷魅那张坚忍执着的脸。

    也就是说,他瞧上的是你一个——伪男!

    妈的,真是个祸害!

    碾熄了烟蒂,掏出手机,指尖在屏幕中摩挲吗,片刻之后,终是拨出了那个号码。

    “有事?”

    淡漠甚至称得上冷寒的声音从那头传来,雷钧桀唇无意识地勾了勾,“喂,大小姐,你收敛点儿,被人盯上了还不知道!”

    刚才那些照片,尽管被他忽悠过去,但是除了他挑起的那张照片,其余的,都是和她有些暧昧关系的。

    至于被他拿起的照片上的男人,如果他记得不错,应该是国际大毒枭曾漓阳才对,作为ZMS的成员,他是知道那次那次行动的,只是不知道,前去卧底的人是她。

    那么多照片,从每张上面显示的时间来看,想必这两年来,有人在暗处窥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天空披上了黑色的帷幕,闪烁的霓虹灯将这繁华的大都市映照的灯火通明。

    “魅少,这次你可得帮帮我!”

    某家私房菜馆的包厢里,冷魅白玉般的手执着酒杯,慵懒而惬意地喝着,听闻对面男人的话,他勾了勾唇,“帮不了!”

    听到他如此直接利落的拒绝,金成嵘那张苍老憔悴不少的面容一阵难堪,然而,现在的处境,他没资本发脾气,也只能勉强陪着笑脸。

    “魅少,这话你就谦虚了,现在这京都,有谁会不给你魅少面子,能不能帮我度过难关,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更何况,咱俩什么关系,以往我可没将你当外人。”

    当初他坐在市长之位时,可没少帮他打点,尽管他也捞了不少好处,可是,最终受益的人,还是他。

    “爸,你就别为难他了!”

    金玉婷委屈地出声,却换来金成嵘一个凌厉的瞪视。

    冷魅无声一笑,“金市长,我根基不稳,力量甚微,不过……”

    “不过什么?”

    冷魅不着痕迹地看了眼金玉婷,金成嵘会意,“玉婷,你出去转转!”

    金玉婷看看冷魅,再看看自个儿父亲,聪明地起身出了包间。

    待她再进来时,里面只有金成嵘一个人再自斟自饮。

    美目闪过一丝失望,“爸,他走了吗?”

    “玉婷,坐!”

    金玉婷讶异,不过还是坐了下来。

    金成嵘帮她倒了杯酒,语气难得地温和,“玉婷,爸这次能不能翻身,就靠你了!”

    金玉婷更加疑惑,“我?”

    金成嵘没回答她,而是将面前一张磁卡推到她面前,“这里有人再等你!”

    金玉婷看了眼,生在豪门的她,早已见惯了这种戏码,立马就明白了什么意思,神情有些恼,恼父亲为了仕途将她推出去,然而,更多的却是期待。

    如果是他,尽管不光彩,她也愿意。

    “爸,我行吗?”

    看着她期待的眼神,金成嵘眸色闪了闪,“他说是你就行!”

    金玉婷端起酒杯,仰头一口喝掉杯中的红酒,“我知道了!”

    夜正浓,漆黑的夜,掩盖了这大都市的肮脏与腐朽。

    看着走进酒店的那么俏丽身影,坐在车内的男人艳红的唇勾起一抹邪肆而冷残的笑容,“好戏该上场了!”

    浓重的粗喘,酥媚入骨的****,天蓝色的大床上,身子交叠,沉沉浮浮,****暧昧的声音,为这漫漫长夜,添了无与伦比的乐趣。

    燃烧的激情落幕,男人搂着女人,指尖缠绕着她的发,“今天状态很好!”

    “我高兴!”

    金玉叶像华贵的波斯猫一般,慵懒地卷缩在他怀里,脸色残留着情欲后的绯红,碧眸似闭非闭,整个人透着一股惬意慵懒,撩人心弦,诱人心魂。

    金成睿寒凉的眸子闪过一丝温色,他俯身啄了啄她红肿的唇瓣儿,“说说,又干了什么坏事!”

    金玉叶眼皮掀开,似笑非笑地瞧他,“真想知道?”

    看着她的眼神,金成睿心底发毛。

    “金成嵘玩完了!”

    没等他开口,金玉叶便出声,语气透着一丝邪恶与快意。

    金成睿眸色沉了沉,他看着她精致的笑脸,尽管她在笑着,可是,那双眸子,却不见丝毫笑意。

    粗粝的手指抚了抚她的脸颊,“你无须试探我,既然选择了你,你和那边的事,我便不再过问!”

    金玉叶扬唇浅笑,这次寒凉的碧眸染上了暖色,她倾身给了他一个热切绵长的深吻,“四叔,记着你今天的话!”

    金成睿没说话,手臂却是搂紧了她。

    “对了,部队那边,你怎么解决的?”

    前些天忙着伺候两祖宗,一直没问这事。

    “办了退役手续!”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金玉叶嘴角的笑容冷凝,“为什么?”

    感觉到她过激的情绪,金成睿拍了拍她的肩膀,“别给我想那些杂七杂八的,是我自己的选择!”

    金玉叶瞧着他的眼睛,那双漆黑的瞳孔里面,除了她的倒影,啥也没有。

    心里突然有些沉重,身子往他怀里靠了靠,语气故作轻松地打趣,“四叔,既然不当兵,就当我男人吧,我养你!”

    “嗤——”

    金成睿嗤笑一声,给了她一个爆栗,“小混蛋,老子是男人!”

    “我知道你是男人,而且还是我男人,当然要养!”

    “那你养了几个?”

    “嗯,我数数,一个,两个,三个……”

    金成睿见她还真掰着指头数,面容一黑,“操,你个混蛋,老子一个你都喂不饱,小心被弄死在床上!”

    嬉笑怒骂间,两人再次滚到了一起,彼此少了那层顾忌与心理负担,两人在一起的氛围更加的和谐契合。

    第二天一早,京都再一次炸开了锅。

    各大媒体新闻,网络微博,报纸头条上皆是同一条新闻,标题醒目“为官不正,为父不慈,市长金成嵘欲卖女保仕途,却‘卖’错了人”。

    标题下面是酒店客房里的照片,神情慌乱惊恐,拉着被子遮身的金玉婷,而她旁边,是一个六十来岁,不知名的糟老头。

    网络上更是有父女两的对话和视频,金玉婷的裸照,还有她与几个男人交欢的艳门照在网上疯狂的流传着。

    早上九点,司法部门收到匿名信件,上面记载了金成嵘这两年来贪污受贿的所有证据。

    一条条罪证经核实,早上十点,相关部门出示了逮捕令,这个曾在京都市风光无限的男人,于十点三十分,被公安机关正式逮捕。

    金成嵘这次是彻底玩完了。出了大院,雷钧桀将车停在路边,抽出一支烟点燃,优雅地吸了一口,一圈圈烟雾吐出,笼罩了他的脸。

    呵,那女人一定会抓狂吧!

    可是,他现在能抓住了,貌似就只有这份协议婚约。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最近像是入了魔一般,想着,念着,脑子里全是她,然而,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他想着的,是冷魅那张坚忍执着的脸。

    也就是说,他瞧上的是你一个——伪男!

    妈的,真是个祸害!

    碾熄了烟蒂,掏出手机,指尖在屏幕中摩挲吗,片刻之后,终是拨出了那个号码。

    “有事?”

    淡漠甚至称得上冷寒的声音从那头传来,雷钧桀唇无意识地勾了勾,“喂,大小姐,你收敛点儿,被人盯上了还不知道!”

    刚才那些照片,尽管被他忽悠过去,但是除了他挑起的那张照片,其余的,都是和她有些暧昧关系的。

    至于被他拿起的照片上的男人,如果他记得不错,应该是国际大毒枭曾漓阳才对,作为ZMS的成员,他是知道那次那次行动的,只是不知道,前去卧底的人是她。

    那么多照片,从每张上面显示的时间来看,想必这两年来,有人在暗处窥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天空披上了黑色的帷幕,闪烁的霓虹灯将这繁华的大都市映照的灯火通明。

    “魅少,这次你可得帮帮我!”

    某家私房菜馆的包厢里,冷魅白玉般的手执着酒杯,慵懒而惬意地喝着,听闻对面男人的话,他勾了勾唇,“帮不了!”

    听到他如此直接利落的拒绝,金成嵘那张苍老憔悴不少的面容一阵难堪,然而,现在的处境,他没资本发脾气,也只能勉强陪着笑脸。

    “魅少,这话你就谦虚了,现在这京都,有谁会不给你魅少面子,能不能帮我度过难关,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更何况,咱俩什么关系,以往我可没将你当外人。”

    当初他坐在市长之位时,可没少帮他打点,尽管他也捞了不少好处,可是,最终受益的人,还是他。

    “爸,你就别为难他了!”

    金玉婷委屈地出声,却换来金成嵘一个凌厉的瞪视。

    冷魅无声一笑,“金市长,我根基不稳,力量甚微,不过……”

    “不过什么?”

    冷魅不着痕迹地看了眼金玉婷,金成嵘会意,“玉婷,你出去转转!”

    金玉婷看看冷魅,再看看自个儿父亲,聪明地起身出了包间。

    待她再进来时,里面只有金成嵘一个人再自斟自饮。

    美目闪过一丝失望,“爸,他走了吗?”

    “玉婷,坐!”

    金玉婷讶异,不过还是坐了下来。

    金成嵘帮她倒了杯酒,语气难得地温和,“玉婷,爸这次能不能翻身,就靠你了!”

    金玉婷更加疑惑,“我?”

    金成嵘没回答她,而是将面前一张磁卡推到她面前,“这里有人再等你!”

    金玉婷看了眼,生在豪门的她,早已见惯了这种戏码,立马就明白了什么意思,神情有些恼,恼父亲为了仕途将她推出去,然而,更多的却是期待。

    如果是他,尽管不光彩,她也愿意。

    “爸,我行吗?”

    看着她期待的眼神,金成嵘眸色闪了闪,“他说是你就行!”

    金玉婷端起酒杯,仰头一口喝掉杯中的红酒,“我知道了!”

    夜正浓,漆黑的夜,掩盖了这大都市的肮脏与腐朽。

    看着走进酒店的那么俏丽身影,坐在车内的男人艳红的唇勾起一抹邪肆而冷残的笑容,“好戏该上场了!”

    浓重的粗喘,酥媚入骨的****,天蓝色的大床上,身子交叠,沉沉浮浮,****暧昧的声音,为这漫漫长夜,添了无与伦比的乐趣。

    燃烧的激情落幕,男人搂着女人,指尖缠绕着她的发,“今天状态很好!”

    “我高兴!”

    金玉叶像华贵的波斯猫一般,慵懒地卷缩在他怀里,脸色残留着情欲后的绯红,碧眸似闭非闭,整个人透着一股惬意慵懒,撩人心弦,诱人心魂。

    金成睿寒凉的眸子闪过一丝温色,他俯身啄了啄她红肿的唇瓣儿,“说说,又干了什么坏事!”

    金玉叶眼皮掀开,似笑非笑地瞧他,“真想知道?”

    看着她的眼神,金成睿心底发毛。

    “金成嵘玩完了!”

    没等他开口,金玉叶便出声,语气透着一丝邪恶与快意。

    金成睿眸色沉了沉,他看着她精致的笑脸,尽管她在笑着,可是,那双眸子,却不见丝毫笑意。

    粗粝的手指抚了抚她的脸颊,“你无须试探我,既然选择了你,你和那边的事,我便不再过问!”

    金玉叶扬唇浅笑,这次寒凉的碧眸染上了暖色,她倾身给了他一个热切绵长的深吻,“四叔,记着你今天的话!”

    金成睿没说话,手臂却是搂紧了她。

    “对了,部队那边,你怎么解决的?”

    前些天忙着伺候两祖宗,一直没问这事。

    “办了退役手续!”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金玉叶嘴角的笑容冷凝,“为什么?”

    感觉到她过激的情绪,金成睿拍了拍她的肩膀,“别给我想那些杂七杂八的,是我自己的选择!”

    金玉叶瞧着他的眼睛,那双漆黑的瞳孔里面,除了她的倒影,啥也没有。

    心里突然有些沉重,身子往他怀里靠了靠,语气故作轻松地打趣,“四叔,既然不当兵,就当我男人吧,我养你!”

    “嗤——”

    金成睿嗤笑一声,给了她一个爆栗,“小混蛋,老子是男人!”

    “我知道你是男人,而且还是我男人,当然要养!”

    “那你养了几个?”

    “嗯,我数数,一个,两个,三个……”

    金成睿见她还真掰着指头数,面容一黑,“操,你个混蛋,老子一个你都喂不饱,小心被弄死在床上!”

    嬉笑怒骂间,两人再次滚到了一起,彼此少了那层顾忌与心理负担,两人在一起的氛围更加的和谐契合。

    第二天一早,京都再一次炸开了锅。

    各大媒体新闻,网络微博,报纸头条上皆是同一条新闻,标题醒目“为官不正,为父不慈,市长金成嵘欲卖女保仕途,却‘卖’错了人”。

    标题下面是酒店客房里的照片,神情慌乱惊恐,拉着被子遮身的金玉婷,而她旁边,是一个六十来岁,不知名的糟老头。

    网络上更是有父女两的对话和视频,金玉婷的裸照,还有她与几个男人交欢的艳门照在网上疯狂的流传着。

    早上九点,司法部门收到匿名信件,上面记载了金成嵘这两年来贪污受贿的所有证据。

    一条条罪证经核实,早上十点,相关部门出示了逮捕令,这个曾在京都市风光无限的男人,于十点三十分,被公安机关正式逮捕。

    金成嵘这次是彻底玩完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