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第366章 当我男人,我养你!(1)

    静,死一般的寂静!

    乐梅脸色难看,唇瓣蠕动,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雷谨晫低眸,复杂地看了眼怀里的女人,尽管知道此时为了她那诡异莫名的身体,他不应该说这话,更不应该如此靠近,可是,他忍不住!

    这些日子来,她的事,他尽量不去想不去闻,然而,那股蚀骨的思念,还是抵挡不住。

    不见她还好,一见她,便是来势汹汹。

    更何况,这样的事,他不希望由她来承担。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终归是经过风浪的,心性不比一般,很快,乐梅便已经收敛了心神,语气平静地问。

    “一开始就是!”

    淡淡地丢下这句话,雷谨晫不再多言,抱着人上了楼梯。

    乐梅看着他那冷峭挺拔的背影,突然觉得很刺眼。

    心里怒气高涨,为自己的儿子不值,叫屈。

    “二叔,这就是你的方法?”

    进了屋,金玉叶从他怀里跳了下来,为彼此倒了杯水,神色瞧不出喜怒。

    雷谨晫深邃的眸子微闪,“不是!”

    其实,他刚开始并没有打算这般,后面发现大嫂的跟踪后,他才将计就计。

    金玉叶没再说什么,这件事,她自己不好办,雷钧桀心思有变,显然也靠不住,交给他们雷家自己人,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雷谨晫在确定她的脚无碍后,并没有多留,尽管他真的很想留下,不过,他不敢拿她的身体甚至是生命开玩笑。

    回到雷家,如他所料般,一大家子都在客厅等他。

    嘭——

    “混账东西!”

    一个茶杯飞来,雷谨晫不闪不多,任由瓷杯砸在脑门儿上。

    杯碎,猩红的血越过眼睑,直流而下。

    “阿晫!”

    “站住!”

    夏元琼心疼儿子,想要上前,却被雷战呵斥住。

    “爸,有话好好说吧!”

    雷谨强脸色难看,不过仍是保持着理智,不希望家里闹的鸡飞狗跳。

    “是啊老头子,你将人砸成这样,能解决问题吗?”

    夏元琼说着,也不去看他的脸色,拿出手帕上前帮儿子擦拭着脸上触目惊心的血迹。

    雷谨晫抬手稍挡开她一些,深邃的眸子直视一旁神色莫名的雷钧桀。

    “钧桀,我不知道你们一开始是搞什么幺蛾子,不过,我们之间是怎么回事,你应该知道,二叔我并没有和你抢老婆,她对你无情,你对她无意,今儿个捅破了这层纸,你是不是该表个态?”

    乐梅一听这话,顿觉不对劲,她看向自己儿子,“钧桀,这事你知道?”

    雷钧桀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对众多双眼睛视而不见,垂着眼睑,不知在想些什么。

    少顷,他抬眼,桃花眼亦是直视着他,唇无所谓地勾了勾,“二叔,我记得你说你们已经分了?”

    雷谨晫好似知道他想说什么,直接出口打消他的念头,“就算分了,你也不能!”

    霸道的话语,倨傲的眼神,让一众人气结。

    不过,雷战和夏元琼两人倒是有些欣慰。

    分了就好。

    “老二,这事可不小,咱雷家不比一般,更何况你如今的身份,根本就不容许这种事发生,叶丫头也不是一般的姑娘,看着温温顺顺的,可是比谁都有主见,金家弄到这般地步,想必有她不少功劳!”

    雷谨强实事求是地说着,金家的事,看似与她无关,可是很多事连串在一起,才发现,每一件事,和她都有或多或少的干系。

    多年来商场上打滚,那个女孩,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看不透。

    另外,他并不觉得老二驾驭得了她。

    “大哥,她怎么样,我了解……”

    “了解个屁,你个不争气的东西,给老子好好瞧瞧!”

    说话间,雷战甩出一叠照片砸至他身上,一张张照片落地,上面皆是男人和女人的亲密照。

    照片中女主角只有一个,然而,男主角,却是多个,有他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

    许是距离隔得远,角度不太好,不过,仍是可以看清上面的女人是她无疑,而且照片上面,精准地显示出了拍摄时间。

    客厅里的气氛在照片甩出的那一刻,更加的冷凝。

    “你查她?”

    雷谨晫深邃的眸子酝酿着风暴,瞳孔如漩涡般,透着一丝危险,一丝暴戾。

    听到他指责似的语气和阴鸷的眼神,雷战亦是暴怒,“老子还没那个闲工夫,这是人家匿名寄给你妈的!”

    “呵,真是看不出来,钧桀,这种不自爱的女人,我绝对接受不了她成为媳妇!”

    雷钧桀没说话,捡起脚边的一张照片,看着里面的男人,桃花眸微闪,“爷爷,你去查查这个男人是谁,就知道照片是怎么回事了,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如眼睛所见!”

    将那张照片放在茶几上,雷钧桀勾起外套搭,潇洒地搭在背上,起身出了客厅,走至门口,他像是想到什么,回头,冲几人笑了笑道:“对了,这婚约,我并不打算解除!”

    说着,他眼神转向脸色难看的雷谨晫,“二叔,以前我确实没将这场婚约放在心上,第一,因为她是你女人,第二,也因为我对她无意,不过现在,我瞧对眼了,你们也分了,我想我有权利去追求!”

    “钧桀,你……”

    “妈,这件事希望你别掺和,哪个女人婚前没一两个男人,你儿子我也过不少女人,不同的是,她的男人恰巧是二叔而已,你们谁都明白,这场婚约并不那么好解除,既然我不介意,这事我想到此为止,以后,我不想听到‘解除婚约’这几个字。”

    最后几个字,雷钧桀说的严词厉色,面上也褪去了一贯的吊儿郎当,可见,他是认真的。

    客厅里,几人神色各异,不过,没有一个人是愉悦的。

    雷谨晫看着他的背影,眸色深深,果然如他感觉的那般,钧桀对她上心了,不过……

    他注定了没这个机会。静,死一般的寂静!

    乐梅脸色难看,唇瓣蠕动,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雷谨晫低眸,复杂地看了眼怀里的女人,尽管知道此时为了她那诡异莫名的身体,他不应该说这话,更不应该如此靠近,可是,他忍不住!

    这些日子来,她的事,他尽量不去想不去闻,然而,那股蚀骨的思念,还是抵挡不住。

    不见她还好,一见她,便是来势汹汹。

    更何况,这样的事,他不希望由她来承担。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终归是经过风浪的,心性不比一般,很快,乐梅便已经收敛了心神,语气平静地问。

    “一开始就是!”

    淡淡地丢下这句话,雷谨晫不再多言,抱着人上了楼梯。

    乐梅看着他那冷峭挺拔的背影,突然觉得很刺眼。

    心里怒气高涨,为自己的儿子不值,叫屈。

    “二叔,这就是你的方法?”

    进了屋,金玉叶从他怀里跳了下来,为彼此倒了杯水,神色瞧不出喜怒。

    雷谨晫深邃的眸子微闪,“不是!”

    其实,他刚开始并没有打算这般,后面发现大嫂的跟踪后,他才将计就计。

    金玉叶没再说什么,这件事,她自己不好办,雷钧桀心思有变,显然也靠不住,交给他们雷家自己人,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雷谨晫在确定她的脚无碍后,并没有多留,尽管他真的很想留下,不过,他不敢拿她的身体甚至是生命开玩笑。

    回到雷家,如他所料般,一大家子都在客厅等他。

    嘭——

    “混账东西!”

    一个茶杯飞来,雷谨晫不闪不多,任由瓷杯砸在脑门儿上。

    杯碎,猩红的血越过眼睑,直流而下。

    “阿晫!”

    “站住!”

    夏元琼心疼儿子,想要上前,却被雷战呵斥住。

    “爸,有话好好说吧!”

    雷谨强脸色难看,不过仍是保持着理智,不希望家里闹的鸡飞狗跳。

    “是啊老头子,你将人砸成这样,能解决问题吗?”

    夏元琼说着,也不去看他的脸色,拿出手帕上前帮儿子擦拭着脸上触目惊心的血迹。

    雷谨晫抬手稍挡开她一些,深邃的眸子直视一旁神色莫名的雷钧桀。

    “钧桀,我不知道你们一开始是搞什么幺蛾子,不过,我们之间是怎么回事,你应该知道,二叔我并没有和你抢老婆,她对你无情,你对她无意,今儿个捅破了这层纸,你是不是该表个态?”

    乐梅一听这话,顿觉不对劲,她看向自己儿子,“钧桀,这事你知道?”

    雷钧桀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对众多双眼睛视而不见,垂着眼睑,不知在想些什么。

    少顷,他抬眼,桃花眼亦是直视着他,唇无所谓地勾了勾,“二叔,我记得你说你们已经分了?”

    雷谨晫好似知道他想说什么,直接出口打消他的念头,“就算分了,你也不能!”

    霸道的话语,倨傲的眼神,让一众人气结。

    不过,雷战和夏元琼两人倒是有些欣慰。

    分了就好。

    “老二,这事可不小,咱雷家不比一般,更何况你如今的身份,根本就不容许这种事发生,叶丫头也不是一般的姑娘,看着温温顺顺的,可是比谁都有主见,金家弄到这般地步,想必有她不少功劳!”

    雷谨强实事求是地说着,金家的事,看似与她无关,可是很多事连串在一起,才发现,每一件事,和她都有或多或少的干系。

    多年来商场上打滚,那个女孩,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看不透。

    另外,他并不觉得老二驾驭得了她。

    “大哥,她怎么样,我了解……”

    “了解个屁,你个不争气的东西,给老子好好瞧瞧!”

    说话间,雷战甩出一叠照片砸至他身上,一张张照片落地,上面皆是男人和女人的亲密照。

    照片中女主角只有一个,然而,男主角,却是多个,有他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

    许是距离隔得远,角度不太好,不过,仍是可以看清上面的女人是她无疑,而且照片上面,精准地显示出了拍摄时间。

    客厅里的气氛在照片甩出的那一刻,更加的冷凝。

    “你查她?”

    雷谨晫深邃的眸子酝酿着风暴,瞳孔如漩涡般,透着一丝危险,一丝暴戾。

    听到他指责似的语气和阴鸷的眼神,雷战亦是暴怒,“老子还没那个闲工夫,这是人家匿名寄给你妈的!”

    “呵,真是看不出来,钧桀,这种不自爱的女人,我绝对接受不了她成为媳妇!”

    雷钧桀没说话,捡起脚边的一张照片,看着里面的男人,桃花眸微闪,“爷爷,你去查查这个男人是谁,就知道照片是怎么回事了,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如眼睛所见!”

    将那张照片放在茶几上,雷钧桀勾起外套搭,潇洒地搭在背上,起身出了客厅,走至门口,他像是想到什么,回头,冲几人笑了笑道:“对了,这婚约,我并不打算解除!”

    说着,他眼神转向脸色难看的雷谨晫,“二叔,以前我确实没将这场婚约放在心上,第一,因为她是你女人,第二,也因为我对她无意,不过现在,我瞧对眼了,你们也分了,我想我有权利去追求!”

    “钧桀,你……”

    “妈,这件事希望你别掺和,哪个女人婚前没一两个男人,你儿子我也过不少女人,不同的是,她的男人恰巧是二叔而已,你们谁都明白,这场婚约并不那么好解除,既然我不介意,这事我想到此为止,以后,我不想听到‘解除婚约’这几个字。”

    最后几个字,雷钧桀说的严词厉色,面上也褪去了一贯的吊儿郎当,可见,他是认真的。

    客厅里,几人神色各异,不过,没有一个人是愉悦的。

    雷谨晫看着他的背影,眸色深深,果然如他感觉的那般,钧桀对她上心了,不过……

    他注定了没这个机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