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第360章 亲自动手(2)

    冷魅没有拒绝那些护士帮他处理脚上的伤,他握着金世煊的手,抬眸看向雷钧桀,墨色的眸子毫无情绪,有的只是令人心惊的深幽,“张开嘴!”

    雷钧桀怔愣,不解,不过还是依言张开了嘴巴,然而,下一瞬,一颗不知名的玩意儿随着他指尖一谈,没入了他口中。

    桃花眸沉了沉,“什么东西?”

    冷魅并没有替他解惑,只是语气冷沉地警告,“嘴巴给我憋紧点儿,不然,你承受不起后果!”

    “你不相信我?”

    一句话,没经过大脑思考,就这样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他自己都觉得好笑。

    他们两人,有着最亲密的身份关系,然而,认真说来,只是比陌生人熟那么一点,凭她的谨慎,她又如何能信他。

    另外,因他的身份,理智告诉他,他必须将他的事上报,交由军部处理,可是,那一刻,他似乎忘了他的身份,他的职责,甚至他的使命,说出了那么一句不符合他原则的话。

    果然,冷魅在听到他的话后,唇讥屑地勾了勾,“你认为你值得我信?”

    雷钧桀无言。

    一路上,没人再说什么,护士们手脚麻利地帮两人的外伤做着简单的清理。

    冷魅一双眼睛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金世煊的情况,这会儿他已经支撑不住而昏了过去,由于他背部灼伤厉害,子弹又是打在背上,他只能趴着。

    看着他那血肉模糊甚至带着一股焦臭味的背,冷魅心就像是被人捅刀子一般,疼得厉害。

    一路闯过无数红灯,应他的要求,救护车在半个小时后,停在了同仁医院大门口。

    在车上的时候,冷魅便联系过流骁身为副院长的父亲流彬和倪星悦,所以,下了车,便见他已经穿了一身白大褂带着一群医生候在那里。

    见他下来,倪星悦紧张地上前,“魅,这是你要的!”

    冷魅没有多言,顺手接过,冲一旁的流彬道:“帮我准备一间手术室,另外我需要两个助手!”

    流彬讶异,“你准备自己动手?”

    因为百生堂和同仁有业务往来,更因为当初有流骁的牵线,所以,他和流彬算是比较熟的,有时候甚至会一起探讨医学方面的知识。

    “嗯!”

    听到他的回答,流彬看着他此时的样子,蹙眉,“你目前的状态很不好,而且这不符合规定,要不,交给我!”

    “我自己来,无需你们医院承担任何责任!”

    不是不相信他的医术,只是,哥哥的事,他不想假他人之手,另外,相对于别人,他更相信他自己。

    流彬见他坚持,便没在说什么,着手去帮他安排。

    很快,金世煊被推进了手术室,冷魅换了身无菌服,跟着流彬进了手术室。

    除了刚开始那片刻的惊慌外,从始至终,他面上没露一丝情绪,冷静的不似常人,有条不紊地准备着一切。

    雷钧桀一直在旁边瞧着,如果不是知道她流过泪,他会以为,手术室里那所谓的哥,在她心底并不重要。

    因为,他在她眼睛里,看不到一个正常女人该有脆弱与无助,他看到的貌似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强人,在她面前,好似没有东西能将她压倒。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外面片刻之间便聚集了很多人。

    闻讯赶来的金成睿,南壡景也在得知事件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没多久,整个手术室外的走廊里甚至整个医院,几乎被人包围。

    “给爷查,查出来刨了他家祖坟,集体鞭尸!”

    南壡景一张完美精致的俊脸阴鸷而恐怖,那双湛蓝的眸子犹如地狱幽泉一般,散发着森冷慑人的寒气,说出的话语和身上那股嗜血的暴戾之气更是在在场的众人心尖儿忍不住颤了颤。

    樊祤一向温和的面容难得的透着一股戾气,他点了点头,不发一语地领命前去办事儿。

    金成睿看向倪星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他出了帝豪,便被人跟踪,那些人将他的车逼至郊区,接着便是枪杀,最后一枪爆了他车子的油箱,出手之狠辣,明显要置于他死地,如果不是我们在后面跟着,也许……!”

    后面的话倪星恺没说,不过,在场的人都明白,如果不是他和雷钧桀在后面帮衬,面对如此火力十足的围杀,他们很难脱身。

    想到这里,倪星恺似乎要感谢姓雷的了,如果他不跟着他的车,他也不会跟在他后面,而那时候,他们还在想,怎么样无声无息地弄死他。

    金成睿听完,想到当时的危险场景,他心里就一阵后怕,背脊发凉。

    手术室外,空气中环绕着一股低气压,手术室内,气氛紧张的肃静,只有医疗器材的滴答声和各种医用工具的碰撞声。

    “子弹穿透左背,深度3。3,距离心脏0。13!”

    紧张的气氛中,响起助手医生平静得近乎无感情的声音。

    流彬神情一紧,瞧了眼正在施针的男人,“魅少,手术风险很大,为了安全起见,我觉得我们应该讨论一下!”

    冷魅面容不变,手中的动作更是不见丝毫停滞,“不必!”

    他哥哥等不了他们停下来讨论,他自己都是医生,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伤势,如今,趁着有他的内力帮他护住心脉,他必须要一鼓作气取出子弹。

    “若是出了事,谁负责?”

    一个年轻一点的医生忍不住出声,毕竟这次的手术并没有通过正规渠道,谁都不想惹上麻烦。

    冷魅没理他,继续手中的动作。

    手术室里,气氛越发的紧张而诡异起来。

    “相信他吧!”

    这时候,一个两鬓斑白的医生出声,流彬眼神看向他,终是没在说什么。

    手术依旧进行中,施好针封住了几处重要穴位,前期工作准备完毕。

    冷魅拿出医药箱里的那把特殊的薄的像张纸一般的柳叶刀,手脚利落地下刀,取弹,止血,上药,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速度快而准,手法之精妙纯熟,让一众医生和护士们惊叹不已。

    “呵,这才是真正的名医!”

    刚才那个发话的老医生感叹地出声,看他的眼神透着惊讶于浓浓的欣赏。

    这个过程看起来简单,然而,这中间的风险与难度,在场的医生们没有一个是不了解的。

    然而,他仅用了二十来分钟,便已经完成了在别人眼里十分艰难的手术,这样的医术,不得不让人惊叹。

    手术完美完成,后面便是外伤处理,相对于风险极大的手术,外伤显然要简单得多,双腿腿部严重骨折,背部灼伤,全部弄好,已经是五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凌晨四点,“咔嚓”一声,手术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声无菌服的冷魅从里面出来,然而,下一秒,他内力损耗严重的身子便再也支撑不住,无力下滑。

    站在外面的几道身影同时上前,南壡景先天性优势,第一时间便接住了他下滑的身子,身后一探他脉搏,一张脸也越发地阴郁了。

    “你想废了你自己?”

    阴冷到骨子里的语气,透着一股邪妄与煞气。

    冷魅无力地靠在他怀里,听闻他的话,他牵强地扯出一抹淡笑,“这不是有你吗?”

    一句话,让南壡景心里啥气都没了。

    他深深看了他一眼,蓝眸闪过一丝复杂,俯身强势地吻住他残留着暗红血迹的唇瓣,发泄似的一阵蹂躏。

    看的在场的一众人满头黑线。

    “丫头,你这是吃定爷了?”

    冷魅不说话,难得地温顺的靠在他怀里。

    南壡景湛蓝的眸子闪过一丝无奈,一丝挣扎与疼痛,最终化为不见底的深幽。

    两个彼此了解到骨血的人,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便能明白对方心里所想。

    明知道她只是一句安抚他的话,可他却甘之如蚀地为她压下心里的暴戾和那头嗜血的小怪兽。

    那一刻,想必她感觉到他的杀意,所以,说了这么一句话来安抚他。

    是的,有那么一刻,他想杀了金世煊,因为,他让她伤害了自己,而他不允许再有这样的事发生,更妒忌她对他的重视。冷魅没有拒绝那些护士帮他处理脚上的伤,他握着金世煊的手,抬眸看向雷钧桀,墨色的眸子毫无情绪,有的只是令人心惊的深幽,“张开嘴!”

    雷钧桀怔愣,不解,不过还是依言张开了嘴巴,然而,下一瞬,一颗不知名的玩意儿随着他指尖一谈,没入了他口中。

    桃花眸沉了沉,“什么东西?”

    冷魅并没有替他解惑,只是语气冷沉地警告,“嘴巴给我憋紧点儿,不然,你承受不起后果!”

    “你不相信我?”

    一句话,没经过大脑思考,就这样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他自己都觉得好笑。

    他们两人,有着最亲密的身份关系,然而,认真说来,只是比陌生人熟那么一点,凭她的谨慎,她又如何能信他。

    另外,因他的身份,理智告诉他,他必须将他的事上报,交由军部处理,可是,那一刻,他似乎忘了他的身份,他的职责,甚至他的使命,说出了那么一句不符合他原则的话。

    果然,冷魅在听到他的话后,唇讥屑地勾了勾,“你认为你值得我信?”

    雷钧桀无言。

    一路上,没人再说什么,护士们手脚麻利地帮两人的外伤做着简单的清理。

    冷魅一双眼睛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金世煊的情况,这会儿他已经支撑不住而昏了过去,由于他背部灼伤厉害,子弹又是打在背上,他只能趴着。

    看着他那血肉模糊甚至带着一股焦臭味的背,冷魅心就像是被人捅刀子一般,疼得厉害。

    一路闯过无数红灯,应他的要求,救护车在半个小时后,停在了同仁医院大门口。

    在车上的时候,冷魅便联系过流骁身为副院长的父亲流彬和倪星悦,所以,下了车,便见他已经穿了一身白大褂带着一群医生候在那里。

    见他下来,倪星悦紧张地上前,“魅,这是你要的!”

    冷魅没有多言,顺手接过,冲一旁的流彬道:“帮我准备一间手术室,另外我需要两个助手!”

    流彬讶异,“你准备自己动手?”

    因为百生堂和同仁有业务往来,更因为当初有流骁的牵线,所以,他和流彬算是比较熟的,有时候甚至会一起探讨医学方面的知识。

    “嗯!”

    听到他的回答,流彬看着他此时的样子,蹙眉,“你目前的状态很不好,而且这不符合规定,要不,交给我!”

    “我自己来,无需你们医院承担任何责任!”

    不是不相信他的医术,只是,哥哥的事,他不想假他人之手,另外,相对于别人,他更相信他自己。

    流彬见他坚持,便没在说什么,着手去帮他安排。

    很快,金世煊被推进了手术室,冷魅换了身无菌服,跟着流彬进了手术室。

    除了刚开始那片刻的惊慌外,从始至终,他面上没露一丝情绪,冷静的不似常人,有条不紊地准备着一切。

    雷钧桀一直在旁边瞧着,如果不是知道她流过泪,他会以为,手术室里那所谓的哥,在她心底并不重要。

    因为,他在她眼睛里,看不到一个正常女人该有脆弱与无助,他看到的貌似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强人,在她面前,好似没有东西能将她压倒。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外面片刻之间便聚集了很多人。

    闻讯赶来的金成睿,南壡景也在得知事件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没多久,整个手术室外的走廊里甚至整个医院,几乎被人包围。

    “给爷查,查出来刨了他家祖坟,集体鞭尸!”

    南壡景一张完美精致的俊脸阴鸷而恐怖,那双湛蓝的眸子犹如地狱幽泉一般,散发着森冷慑人的寒气,说出的话语和身上那股嗜血的暴戾之气更是在在场的众人心尖儿忍不住颤了颤。

    樊祤一向温和的面容难得的透着一股戾气,他点了点头,不发一语地领命前去办事儿。

    金成睿看向倪星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他出了帝豪,便被人跟踪,那些人将他的车逼至郊区,接着便是枪杀,最后一枪爆了他车子的油箱,出手之狠辣,明显要置于他死地,如果不是我们在后面跟着,也许……!”

    后面的话倪星恺没说,不过,在场的人都明白,如果不是他和雷钧桀在后面帮衬,面对如此火力十足的围杀,他们很难脱身。

    想到这里,倪星恺似乎要感谢姓雷的了,如果他不跟着他的车,他也不会跟在他后面,而那时候,他们还在想,怎么样无声无息地弄死他。

    金成睿听完,想到当时的危险场景,他心里就一阵后怕,背脊发凉。

    手术室外,空气中环绕着一股低气压,手术室内,气氛紧张的肃静,只有医疗器材的滴答声和各种医用工具的碰撞声。

    “子弹穿透左背,深度3。3,距离心脏0。13!”

    紧张的气氛中,响起助手医生平静得近乎无感情的声音。

    流彬神情一紧,瞧了眼正在施针的男人,“魅少,手术风险很大,为了安全起见,我觉得我们应该讨论一下!”

    冷魅面容不变,手中的动作更是不见丝毫停滞,“不必!”

    他哥哥等不了他们停下来讨论,他自己都是医生,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伤势,如今,趁着有他的内力帮他护住心脉,他必须要一鼓作气取出子弹。

    “若是出了事,谁负责?”

    一个年轻一点的医生忍不住出声,毕竟这次的手术并没有通过正规渠道,谁都不想惹上麻烦。

    冷魅没理他,继续手中的动作。

    手术室里,气氛越发的紧张而诡异起来。

    “相信他吧!”

    这时候,一个两鬓斑白的医生出声,流彬眼神看向他,终是没在说什么。

    手术依旧进行中,施好针封住了几处重要穴位,前期工作准备完毕。

    冷魅拿出医药箱里的那把特殊的薄的像张纸一般的柳叶刀,手脚利落地下刀,取弹,止血,上药,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速度快而准,手法之精妙纯熟,让一众医生和护士们惊叹不已。

    “呵,这才是真正的名医!”

    刚才那个发话的老医生感叹地出声,看他的眼神透着惊讶于浓浓的欣赏。

    这个过程看起来简单,然而,这中间的风险与难度,在场的医生们没有一个是不了解的。

    然而,他仅用了二十来分钟,便已经完成了在别人眼里十分艰难的手术,这样的医术,不得不让人惊叹。

    手术完美完成,后面便是外伤处理,相对于风险极大的手术,外伤显然要简单得多,双腿腿部严重骨折,背部灼伤,全部弄好,已经是五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凌晨四点,“咔嚓”一声,手术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声无菌服的冷魅从里面出来,然而,下一秒,他内力损耗严重的身子便再也支撑不住,无力下滑。

    站在外面的几道身影同时上前,南壡景先天性优势,第一时间便接住了他下滑的身子,身后一探他脉搏,一张脸也越发地阴郁了。

    “你想废了你自己?”

    阴冷到骨子里的语气,透着一股邪妄与煞气。

    冷魅无力地靠在他怀里,听闻他的话,他牵强地扯出一抹淡笑,“这不是有你吗?”

    一句话,让南壡景心里啥气都没了。

    他深深看了他一眼,蓝眸闪过一丝复杂,俯身强势地吻住他残留着暗红血迹的唇瓣,发泄似的一阵蹂躏。

    看的在场的一众人满头黑线。

    “丫头,你这是吃定爷了?”

    冷魅不说话,难得地温顺的靠在他怀里。

    南壡景湛蓝的眸子闪过一丝无奈,一丝挣扎与疼痛,最终化为不见底的深幽。

    两个彼此了解到骨血的人,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便能明白对方心里所想。

    明知道她只是一句安抚他的话,可他却甘之如蚀地为她压下心里的暴戾和那头嗜血的小怪兽。

    那一刻,想必她感觉到他的杀意,所以,说了这么一句话来安抚他。

    是的,有那么一刻,他想杀了金世煊,因为,他让她伤害了自己,而他不允许再有这样的事发生,更妒忌她对他的重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