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第352章 爷后悔了(1)

    有了雷谨晫的帮忙,鉴定结果在第二天便已经出来。

    果然如金玉叶所料,金玉艳的精神状态不正常。

    另外,根据他们最近明里暗里对她最近半年的生活状态的调查结果,得知她常常流连于酒吧和夜总会,私生活糜烂。

    最最重要的是,她嗑药。

    经过各种化验,她体内明显有药物残留的痕迹,这足以证明,她在案发当晚,服食过引发精神过于亢奋的药物。

    这些证据,对案情的帮助,不可谓不大。

    今天是开庭时间,按照要求,法院采取的是闭庭审理,来的人并不多,金家如今是敏感时期,来的只有金成耀夫妇和金成秀几人。

    至于金玉叶这边,雷谨晫、雷钧桀、雷媛媛、樊祤和倪星悦他们都来了。

    九点半开庭,基本成员皆已到位,金玉叶是作为第二被告人,同样坐到了被告席上,而她旁边,坐着的是第一被告人,金成睿。

    这是继那天晚上事发之后,两人第一次相见,冷峻刚毅的面容憔悴了不少,下巴上冒出了青色的胡茬,那双冷寒的眸子,越发的深邃幽暗,里面平静得犹如一潭死水,无波无澜。

    两人的视线仅一相交,便已错开。

    然而那一眼,彼此心里都不平静,只不过两个都是极会掩藏情绪之人,面上皆没有什么变化。

    开庭之前,司斓和克瑞都做了充足的准备,再加上两人都是业界顶尖的律师,后面的审理和辩护,虽然多多少少遇到些问题,但总体来说,还算比较顺利的。

    案情如他们所拟定的方向走。

    咚!

    法官手中的法槌重重落下,全场寂静无声,法官那威严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响起:“被告人金成睿,失手伤其侄女金玉艳,致伤者当场死亡,因死者在死前服食过特殊药物,念其属自卫,且认罪态度良好,现,本庭宣布,判处被告人金成睿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第二被告人金玉叶,因第三方证人与其存在个人情绪,证词不被取用,令有第一被告人承认其罪行,现,本庭宣布,第二被告人金玉叶无罪释放!”

    金玉叶的审判结果,在意料之中,金成睿的却是在几人的预料之外了,不过,这样的结果,于他们而言是好事,省了金玉叶后续不少的麻烦。

    彼此相视一眼,碧眸对上他的黑眸,两人眼底无形之中,有一股名为温情的情绪在眼中流淌。

    金成睿相对于雷谨晫的炽烈如火,他的情感一直平温,不灼人,却也不容人忽视。

    于金玉叶来说,他就像是一杯温水,温度适中,不会太烫,亦不会太冷,鉴于亲人与情人之间。

    也许正是因为这份亲情牵绊,他对她,总是带着一股小心翼翼的矛盾。

    两人判决一出,冷舒便红着眼大叫,“我要上诉,我要上诉……”

    金成耀紧箍着情绪失控的冷舒,看着金成睿的目光复杂又恼恨,不过在看向金玉叶时,那眼里,只剩下恨了。

    在金家所有人看来,金成睿就是替金玉叶顶罪的。

    “四哥,你……”

    金成秀走到金成睿面前,脾气一向火爆怪异的她在遇到一系列沉重的打击后,也忍不住感伤起来,话未出口,泪先流。

    因为他们两兄妹年纪比较相近,所以,两人的感情,一直比其他兄长来的亲热些,如今却……

    金成睿冷寒的眸子闪过一丝暖色,不过,说出的话,却是清冷而无情,“我已经不是你四哥了!”

    虽然被拘留着,但外面的事和金家的态度,他还是能知道的。

    他不怨怪任何人,也没资格去怨怪谁,这辈子,他只能对他们说抱歉了。

    因为他将他的一切,都交给了令一个人。

    曾经,他因为顾及家人,想要两全,而失去过一次,这些日子以来,他也看清楚了,两全已然不可能,在亲情与爱情的天枰中,他不可自控地偏向了爱情。

    尽管这是一段不被世俗接纳的禁忌之爱。

    他的亲人没了他,还有好多亲人互相关怀帮衬着,而她,却只是孤身一人。

    这样也好,他们的举动,替他做了抉择。

    如今,他总算是她一个人的了,他可以不用再处于两难的局面,可以不用再为他们之间的矛盾与战争而伤神。

    法院并不是一个交流的好地方,一行人并没有逗留太久,由于金成睿还需要办理一些必要手续,金玉叶他们一行人先出的法院。

    刚出威严肃穆的大门口,一众人就被阶梯下那辆金色的酷炫跑车晃得眼疼。

    擦!

    人骚包,连车也他么的骚包!

    瞧着你倚门而立的妖孽男人,金玉叶心里忍不住诽腹着。

    南壡景双手抱胸,状态一如既往的悠闲而慵懒,妖冶泣血的红唇漾着邪魅撩人的笑意:“丫头,和男人打个啵儿都能打到法庭上的,恐怕你是第一人吧!”

    一句不着调儿的话语,阴魅森冷的语气,让不少人差点从阶梯上栽下来。

    金玉叶额角黑线,瞧着那人欠扁的笑脸,碧眸闪过一丝郁结之色,“你来看我笑话?”

    “呵,笑话?确实是笑话,看到你阴沟里翻船,还真不容易,所以,爷劝你,这男人啊,还是少搞点,赶紧和爷回家,将该办的事儿都办了,啥破事儿都没了!”

    南壡景说的漫不经心,只是墨镜下那双湛蓝的眸子却是阴鸷而冷妄,眼底的某种情绪好似到了一个临界点,即将破土而出,嘴角的笑容也越发的邪魅妖异。

    只是稍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笑的越欢,也就说明他心里越不痛快。

    “喂,我说人妖,你这是作死的节奏吗?我嫂子你都敢……!”

    一句话没说完,雷媛媛瞧着冲她飞过来不知名的东西,美目突地瞠大。

    金玉叶心下一惊,急忙拽过呆怔的雷媛媛,下一秒——

    “嗤”地一轻响,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没入雷媛媛身后的常青树上,众人眸子里,一阵惊疑不定。有了雷谨晫的帮忙,鉴定结果在第二天便已经出来。

    果然如金玉叶所料,金玉艳的精神状态不正常。

    另外,根据他们最近明里暗里对她最近半年的生活状态的调查结果,得知她常常流连于酒吧和夜总会,私生活糜烂。

    最最重要的是,她嗑药。

    经过各种化验,她体内明显有药物残留的痕迹,这足以证明,她在案发当晚,服食过引发精神过于亢奋的药物。

    这些证据,对案情的帮助,不可谓不大。

    今天是开庭时间,按照要求,法院采取的是闭庭审理,来的人并不多,金家如今是敏感时期,来的只有金成耀夫妇和金成秀几人。

    至于金玉叶这边,雷谨晫、雷钧桀、雷媛媛、樊祤和倪星悦他们都来了。

    九点半开庭,基本成员皆已到位,金玉叶是作为第二被告人,同样坐到了被告席上,而她旁边,坐着的是第一被告人,金成睿。

    这是继那天晚上事发之后,两人第一次相见,冷峻刚毅的面容憔悴了不少,下巴上冒出了青色的胡茬,那双冷寒的眸子,越发的深邃幽暗,里面平静得犹如一潭死水,无波无澜。

    两人的视线仅一相交,便已错开。

    然而那一眼,彼此心里都不平静,只不过两个都是极会掩藏情绪之人,面上皆没有什么变化。

    开庭之前,司斓和克瑞都做了充足的准备,再加上两人都是业界顶尖的律师,后面的审理和辩护,虽然多多少少遇到些问题,但总体来说,还算比较顺利的。

    案情如他们所拟定的方向走。

    咚!

    法官手中的法槌重重落下,全场寂静无声,法官那威严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响起:“被告人金成睿,失手伤其侄女金玉艳,致伤者当场死亡,因死者在死前服食过特殊药物,念其属自卫,且认罪态度良好,现,本庭宣布,判处被告人金成睿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第二被告人金玉叶,因第三方证人与其存在个人情绪,证词不被取用,令有第一被告人承认其罪行,现,本庭宣布,第二被告人金玉叶无罪释放!”

    金玉叶的审判结果,在意料之中,金成睿的却是在几人的预料之外了,不过,这样的结果,于他们而言是好事,省了金玉叶后续不少的麻烦。

    彼此相视一眼,碧眸对上他的黑眸,两人眼底无形之中,有一股名为温情的情绪在眼中流淌。

    金成睿相对于雷谨晫的炽烈如火,他的情感一直平温,不灼人,却也不容人忽视。

    于金玉叶来说,他就像是一杯温水,温度适中,不会太烫,亦不会太冷,鉴于亲人与情人之间。

    也许正是因为这份亲情牵绊,他对她,总是带着一股小心翼翼的矛盾。

    两人判决一出,冷舒便红着眼大叫,“我要上诉,我要上诉……”

    金成耀紧箍着情绪失控的冷舒,看着金成睿的目光复杂又恼恨,不过在看向金玉叶时,那眼里,只剩下恨了。

    在金家所有人看来,金成睿就是替金玉叶顶罪的。

    “四哥,你……”

    金成秀走到金成睿面前,脾气一向火爆怪异的她在遇到一系列沉重的打击后,也忍不住感伤起来,话未出口,泪先流。

    因为他们两兄妹年纪比较相近,所以,两人的感情,一直比其他兄长来的亲热些,如今却……

    金成睿冷寒的眸子闪过一丝暖色,不过,说出的话,却是清冷而无情,“我已经不是你四哥了!”

    虽然被拘留着,但外面的事和金家的态度,他还是能知道的。

    他不怨怪任何人,也没资格去怨怪谁,这辈子,他只能对他们说抱歉了。

    因为他将他的一切,都交给了令一个人。

    曾经,他因为顾及家人,想要两全,而失去过一次,这些日子以来,他也看清楚了,两全已然不可能,在亲情与爱情的天枰中,他不可自控地偏向了爱情。

    尽管这是一段不被世俗接纳的禁忌之爱。

    他的亲人没了他,还有好多亲人互相关怀帮衬着,而她,却只是孤身一人。

    这样也好,他们的举动,替他做了抉择。

    如今,他总算是她一个人的了,他可以不用再处于两难的局面,可以不用再为他们之间的矛盾与战争而伤神。

    法院并不是一个交流的好地方,一行人并没有逗留太久,由于金成睿还需要办理一些必要手续,金玉叶他们一行人先出的法院。

    刚出威严肃穆的大门口,一众人就被阶梯下那辆金色的酷炫跑车晃得眼疼。

    擦!

    人骚包,连车也他么的骚包!

    瞧着你倚门而立的妖孽男人,金玉叶心里忍不住诽腹着。

    南壡景双手抱胸,状态一如既往的悠闲而慵懒,妖冶泣血的红唇漾着邪魅撩人的笑意:“丫头,和男人打个啵儿都能打到法庭上的,恐怕你是第一人吧!”

    一句不着调儿的话语,阴魅森冷的语气,让不少人差点从阶梯上栽下来。

    金玉叶额角黑线,瞧着那人欠扁的笑脸,碧眸闪过一丝郁结之色,“你来看我笑话?”

    “呵,笑话?确实是笑话,看到你阴沟里翻船,还真不容易,所以,爷劝你,这男人啊,还是少搞点,赶紧和爷回家,将该办的事儿都办了,啥破事儿都没了!”

    南壡景说的漫不经心,只是墨镜下那双湛蓝的眸子却是阴鸷而冷妄,眼底的某种情绪好似到了一个临界点,即将破土而出,嘴角的笑容也越发的邪魅妖异。

    只是稍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笑的越欢,也就说明他心里越不痛快。

    “喂,我说人妖,你这是作死的节奏吗?我嫂子你都敢……!”

    一句话没说完,雷媛媛瞧着冲她飞过来不知名的东西,美目突地瞠大。

    金玉叶心下一惊,急忙拽过呆怔的雷媛媛,下一秒——

    “嗤”地一轻响,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没入雷媛媛身后的常青树上,众人眸子里,一阵惊疑不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