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第345章 小金威武(1)

    现场的气氛诡异而冷凝。

    众人的眼睛都瞧着金成嵘,尽管他还没承认,不过看他刚才紧张的样子和表情,也都知道,这个女人怀里抱着的,确实是他的私生子。

    此时此刻,一众宾客唏嘘不已。

    前段时间还因为他不嫌弃坐过牢有过案底的糟糠之妻而传出有情有义的美名,没想到居然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外表君子,内心禽兽。

    外面的小三连儿子都有了,他还有情有义?

    狗屁!

    “给老子说话?”

    金老头手中上等的紫檀木拐杖敲得大理石咚咚作响,那脸色,已经不足以用黑来形容了。

    也对,寿辰之日,出了此等丑闻,他没被气得一命归西,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金成秀拍着他的背脊,帮他顺了顺气,提醒道:“爸,您别激动,有什么事儿寿宴过了再说,别让各位世伯叔叔们看了笑话!”

    金老头看了眼周围的宾客,气昏头的脑子清醒了不少,他脸上扬起一抹牵强地笑容。

    “各位,对不住了,这样的日子出了此等荒唐事,实属家门不幸,大家伙儿百忙之中抽空前来,却没能好好乐乐,我老头子深感歉意,改天再约众位老弟喝茶,今天就到这儿了!”

    “爸,这是好事啊,你儿子帮你添了个大胖孙子,双喜临门,你该高兴才对!”

    杨婉君唯恐天下不乱地道。

    那张经过高档化妆品都遮不住苍老的脸颊上,漾着讥屑的笑容,浑浊地眼睛里,满是愤世嫉俗和对金成嵘的怨恨。

    “婉君,别跟着瞎起哄!”

    杨老爷子尽管也怒金成嵘对他女儿的背叛,可是他更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这件事若是处理不好,金成嵘也就真的垮台了。

    当初他们牺牲了女儿,可不是看着他垮台的。

    哈哈哈……

    “我瞎起哄?这出戏的主角可是我老公,是你们一个个的对不起我在先,我不好过,你们谁都别想好过,儿子是吗?你金成嵘肮脏的事做尽,这辈子注定没儿子送终!”

    话落,她猛地推开金成嵘,上前一把夺过那女人手中的孩子,用力往地上掷去。

    所有人都没想到她会如此癫狂,且这一幕发生得太快,就算想要救,已然来不急。

    哇哇哇……

    孩子大声哭着,那脆生生的嫩嗓子几乎都哑了。

    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皆眼睁睁地看着那大红毛披风包裹的奶娃娃像是电影里面的慢镜头般,坠落,再坠落……

    眼见那奶娃娃即将血溅当场,一众人像是不忍心再看般,皆都闭上了眼。

    千钧一发之际——

    一抹极快身影犹如一道闪电般一晃而过。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一秒,两秒,三秒……

    将近五秒钟后,婴儿的哭啼声逐渐减小,地上预料中的血没有,这时候一阵纯净的咯咯笑声传进众人的耳朵,大家伙儿一致寻声而望。

    然而,那一幕,却让一众人怔愣当场。

    只见那只身躯健壮威武的豹子嘴里叼着小奶娃,爪子挠着女子的裙摆,正向她的主人讨巧卖乖,邀功讨赏。

    众人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到哭笑不得。

    这豹子,好生傲娇!

    “呵,这孩子,既然没人要,就给了的宠物当晚餐了!”

    金玉叶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此时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那凉凉的语气,无形之中透着一丝血腥味,让在场的人心尖儿颤了颤。

    那名女人心下一惊,想要上前,却又畏惧那只健硕凶猛的豹子,“这位小姐,谢谢你救了我的孩子,我……”

    “停,没人要救你的孩子,是我的宝贝儿饿了!”

    听她这么说,那女人看着被小金叼在嘴里的儿子,脸色白了又白,她求救地眼神看向金成嵘,“成嵘,对不起,我什么都不求了,求你救救咱们的孩子!”

    再怎么样,她终归是个母亲,刚才说那些话,她也只是在气头上,另外是想要逼迫他在众人面前承认她们两母子而已,这会儿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被野兽叼在嘴里,她又如何不心惧?

    金成嵘脸色又青又白,不过,让他向那孽女低头,他又做不到,自然而然地,他将眼神转向了老四。

    金成睿接收到他的眼神,性感的薄唇抿成一条凛冽的直线,淡淡道:“它不听我的话!”

    “三丫头,将孩子还给人家!”

    金老头恨铁不成刚地狠狠剜了金成嵘一眼,冲金玉叶舔着老脸出声。

    金玉叶耸了耸肩,“爷爷,你眼花了吧,孩子可不在我手上!”

    “哈哈,金成嵘,这个女人的心比蛇蝎还毒,你曾经那样对她,这会儿想她放过你儿子,你他么的白日做梦!”

    杨婉君癫狂地大笑着,那扭曲的嘴脸,浑浊狂乱的眼神,明显昭示了这个女人在面对亲人和丈夫的共同背板和半年的牢狱之灾之下,她的精神已经崩溃。

    也是,曾经的她有多骄傲,此时的她便有多痛苦,曾经她站的有多高,此时便跌的有多狠。

    众多宾客虽然不明内情,不过,他们却听出一个敏感的字眼,那就是,这金家的养女,在金家的日子,并不如外表那么如意。

    这时候,众人又将眼神一致转向金成嵘,各人眼中,满是怀疑和探究。

    那些眼神如芒带刺,让金成嵘一阵不舒服,保养得极好的脸上,满是难堪与羞愤。

    “叶丫头……”

    金成秀想说什么,却被金成睿的眼神制止。

    此时,大厅已经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那孩子不知道自己刚才经历生死一线,也不知道害怕,这会儿被小金叼在口中,不但没哭,那双眼睛还骨碌碌地转着,被小金甩来甩去的时候,偶尔还咧嘴笑着吐泡泡。

    时间好似过去良久,实际上却也只是一瞬间。

    金成嵘闭了闭眼,一步步走到金玉叶面前,“玉叶,是爸爸对不起你,孩子是无辜的,将他给我吧!”现场的气氛诡异而冷凝。

    众人的眼睛都瞧着金成嵘,尽管他还没承认,不过看他刚才紧张的样子和表情,也都知道,这个女人怀里抱着的,确实是他的私生子。

    此时此刻,一众宾客唏嘘不已。

    前段时间还因为他不嫌弃坐过牢有过案底的糟糠之妻而传出有情有义的美名,没想到居然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外表君子,内心禽兽。

    外面的小三连儿子都有了,他还有情有义?

    狗屁!

    “给老子说话?”

    金老头手中上等的紫檀木拐杖敲得大理石咚咚作响,那脸色,已经不足以用黑来形容了。

    也对,寿辰之日,出了此等丑闻,他没被气得一命归西,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金成秀拍着他的背脊,帮他顺了顺气,提醒道:“爸,您别激动,有什么事儿寿宴过了再说,别让各位世伯叔叔们看了笑话!”

    金老头看了眼周围的宾客,气昏头的脑子清醒了不少,他脸上扬起一抹牵强地笑容。

    “各位,对不住了,这样的日子出了此等荒唐事,实属家门不幸,大家伙儿百忙之中抽空前来,却没能好好乐乐,我老头子深感歉意,改天再约众位老弟喝茶,今天就到这儿了!”

    “爸,这是好事啊,你儿子帮你添了个大胖孙子,双喜临门,你该高兴才对!”

    杨婉君唯恐天下不乱地道。

    那张经过高档化妆品都遮不住苍老的脸颊上,漾着讥屑的笑容,浑浊地眼睛里,满是愤世嫉俗和对金成嵘的怨恨。

    “婉君,别跟着瞎起哄!”

    杨老爷子尽管也怒金成嵘对他女儿的背叛,可是他更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这件事若是处理不好,金成嵘也就真的垮台了。

    当初他们牺牲了女儿,可不是看着他垮台的。

    哈哈哈……

    “我瞎起哄?这出戏的主角可是我老公,是你们一个个的对不起我在先,我不好过,你们谁都别想好过,儿子是吗?你金成嵘肮脏的事做尽,这辈子注定没儿子送终!”

    话落,她猛地推开金成嵘,上前一把夺过那女人手中的孩子,用力往地上掷去。

    所有人都没想到她会如此癫狂,且这一幕发生得太快,就算想要救,已然来不急。

    哇哇哇……

    孩子大声哭着,那脆生生的嫩嗓子几乎都哑了。

    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皆眼睁睁地看着那大红毛披风包裹的奶娃娃像是电影里面的慢镜头般,坠落,再坠落……

    眼见那奶娃娃即将血溅当场,一众人像是不忍心再看般,皆都闭上了眼。

    千钧一发之际——

    一抹极快身影犹如一道闪电般一晃而过。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一秒,两秒,三秒……

    将近五秒钟后,婴儿的哭啼声逐渐减小,地上预料中的血没有,这时候一阵纯净的咯咯笑声传进众人的耳朵,大家伙儿一致寻声而望。

    然而,那一幕,却让一众人怔愣当场。

    只见那只身躯健壮威武的豹子嘴里叼着小奶娃,爪子挠着女子的裙摆,正向她的主人讨巧卖乖,邀功讨赏。

    众人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到哭笑不得。

    这豹子,好生傲娇!

    “呵,这孩子,既然没人要,就给了的宠物当晚餐了!”

    金玉叶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此时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那凉凉的语气,无形之中透着一丝血腥味,让在场的人心尖儿颤了颤。

    那名女人心下一惊,想要上前,却又畏惧那只健硕凶猛的豹子,“这位小姐,谢谢你救了我的孩子,我……”

    “停,没人要救你的孩子,是我的宝贝儿饿了!”

    听她这么说,那女人看着被小金叼在嘴里的儿子,脸色白了又白,她求救地眼神看向金成嵘,“成嵘,对不起,我什么都不求了,求你救救咱们的孩子!”

    再怎么样,她终归是个母亲,刚才说那些话,她也只是在气头上,另外是想要逼迫他在众人面前承认她们两母子而已,这会儿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被野兽叼在嘴里,她又如何不心惧?

    金成嵘脸色又青又白,不过,让他向那孽女低头,他又做不到,自然而然地,他将眼神转向了老四。

    金成睿接收到他的眼神,性感的薄唇抿成一条凛冽的直线,淡淡道:“它不听我的话!”

    “三丫头,将孩子还给人家!”

    金老头恨铁不成刚地狠狠剜了金成嵘一眼,冲金玉叶舔着老脸出声。

    金玉叶耸了耸肩,“爷爷,你眼花了吧,孩子可不在我手上!”

    “哈哈,金成嵘,这个女人的心比蛇蝎还毒,你曾经那样对她,这会儿想她放过你儿子,你他么的白日做梦!”

    杨婉君癫狂地大笑着,那扭曲的嘴脸,浑浊狂乱的眼神,明显昭示了这个女人在面对亲人和丈夫的共同背板和半年的牢狱之灾之下,她的精神已经崩溃。

    也是,曾经的她有多骄傲,此时的她便有多痛苦,曾经她站的有多高,此时便跌的有多狠。

    众多宾客虽然不明内情,不过,他们却听出一个敏感的字眼,那就是,这金家的养女,在金家的日子,并不如外表那么如意。

    这时候,众人又将眼神一致转向金成嵘,各人眼中,满是怀疑和探究。

    那些眼神如芒带刺,让金成嵘一阵不舒服,保养得极好的脸上,满是难堪与羞愤。

    “叶丫头……”

    金成秀想说什么,却被金成睿的眼神制止。

    此时,大厅已经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那孩子不知道自己刚才经历生死一线,也不知道害怕,这会儿被小金叼在口中,不但没哭,那双眼睛还骨碌碌地转着,被小金甩来甩去的时候,偶尔还咧嘴笑着吐泡泡。

    时间好似过去良久,实际上却也只是一瞬间。

    金成嵘闭了闭眼,一步步走到金玉叶面前,“玉叶,是爸爸对不起你,孩子是无辜的,将他给我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