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第341章 冤家路窄(1)

    “老二,小绱是特战旅医疗部特招的外科医生,她在美国没受过什么专业训练,基于所属的职业范围,她的训练和考核,你照顾着点!”

    雷老爷子的一句话,包含的意思,不可谓不多。

    不管别人有没有听懂,可金玉叶是听懂了。

    第一,夏绱和她一样,即将参加御天特战队队员的考核,不过,她的专业是医生。

    第二,雷战亲自要求雷谨晫放水,还在饭桌上当着众人的面说,照理来说,这不是他的脾性。

    然而,了解他的人,很快便知道,这夏绱也许就是他点中的儿媳妇了,他这是在向众人奠定她在雷家的地位。

    最后一层意思,恐怕也就是刻意说给她听的了。

    不过,这样一句话中,金玉叶还听出了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这个夏绱,应该不是夏家人亲生的女儿。

    不然雷老头和夏元琼两人也不会将主意打到她身上。

    “军医也是军人,达不到我的标准,自然是卷铺盖滚蛋,我特战旅不会留无用之人!”

    一句话,可以说是犀利且毫不留情面,弄得老爷子那张老脸一阵青一阵白,反而当事人却是大大方方地笑着道:“姑丈,放心吧,我可以的,晫表哥若是对我放水,他也难以服众不是!”

    听她这么说,雷战脸色缓和了不少,“嗯,你可以就好!”

    话落,他看向金玉叶,将话题转移到她身上,“听说叶丫头也被校方举荐,你有什么想法?”

    金玉叶筷子顿了顿,抬头,十分官方地回答,“我一切听从领导安排!”

    意思是,不是她自己要去的,是领导要她去的。

    雷战当然听出了她话中意思,精锐深沉的老眸微沉,他点了点头,“嗯,不错,才一年半的时间,就得到领导关注,对了,今晚你爷爷生日,别忘了跟你梅姨一起去挑份像样的寿礼!”

    “爸,这些我都已经打点好了!”

    金玉叶没说话,乐梅便开口,不得不说,在持家方面,乐梅是绝对有一套的。

    “依我说啊,钧桀老大不小了,叶丫头也到了适婚年纪,订婚这么久,这婚礼是不是该提上日程了!”

    夏元琼慢条斯理的话,让整张餐桌上的人手中的筷子顿住,众人一致将眼神转向话题的主角。

    雷谨晫目光沉沉,握筷子的指尖紧了又紧,有逐渐发白的迹象。

    夏绱就坐他边上,瞧见他的异常,秀气的眉毛蹙了蹙,语气关心道:“晫表哥,你哪儿不舒服吗?”

    她一出声,大家伙儿的眼神又转移到他身上。

    雷谨晫敛了敛神,没理会夏绱的问话,放下筷子,“饱了!”

    冷冷地丢下两个字,某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餐桌。

    雷战脸色又黑又沉,夏元琼亦是满面愁容,她不着痕迹地瞧了眼金玉叶一眼,发现她像个没事人似的,吃的欢快地紧。

    哎,真是冤孽!

    无奈地叹了声,刚才的婚礼话题因为雷谨晫的离席,而被打断,后面,没有人再说什么,整个餐厅,只听得见餐具碰撞的脆响声。

    饭后,金玉叶被雷媛媛拖出去逛街,夏绱当然也是陪同其中的。

    “对了小叶,我听妈说美颜馆是你朋友开的,你能带我去插个队不,昨天打了预定电话,居然要后天才有位置!”

    一番疯狂购物下来,雷媛媛已是满载而归,几人在经过美颜馆时,她适时出声。

    “哎呦,媛媛这会儿也知道爱美了,我记得你以前可是假小子的!”

    金玉叶没说话,一旁的夏绱便捏了捏她的脸颊,笑着打趣。

    雷媛媛一把打掉她的手,“去去去,你天生丽质,不需要愁,你看我,皮肤粗的跟砂皮似的,再不捣鼓下,我都愧为女人了,叶子,向你朋友弄个特权,你看行不?”

    金玉叶抬头,看了眼‘美颜馆’几个大字,耸了耸肩,“行啊,进去吧!”

    自从入了军校,她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进去了。

    三人走了进去,立即有接待人员上前,“请问各位小姐预定的是几号桌或是包间?”

    金玉叶拿下墨镜,“开一号!”

    接待人员面上端庄有礼的笑容不变,“非常抱歉,这位小姐,我们一号包间是不对外开放的,如果您需要,请您提前预定位置,我们客服部会按照您的要求,为您安排!”

    “既然有空余的包间,为什么不开放?你们这儿就是这样接待顾客的?”

    一个骄纵尖细的声音突然插入期间。

    金玉叶转眸,看向不朝她们这儿走来的几人,碧眸眯了眯。

    呵,这是不是所谓的冤家路窄?

    金家三姐妹,外加一个姓杨的,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想必就是她们这样的。

    没过两几秒,几人已经靠近,身后还跟着个笑脸僵硬的接待员。

    “我们比她们先到,赶紧带我们去一号,待会儿还要去做造型呢!”

    一年多没见,金玉艳依旧是没啥长进,骄纵蛮横,好似全世界必须围着她转。

    “玉艳,别这样,小叶不是外人!”

    金玉婷拉了她一把,接着,眼神转向金玉叶,妆容精致的脸庞漾着温婉端庄的笑容,“小叶,好久不见,有空回家看看吧,一个人在外面,爸爸怪挂心的!”

    “切!”

    雷媛媛不屑地切了声。

    金玉婷笑脸僵了下,她不再理会她们,眼神转向接待员,“你这会儿既然有空的包间,就引我们进去,我们都是一家人,可以一起!”

    “玉婷姐,你……,哼,谁要跟她这个贱……”

    “哎哎,那谁,嘴巴放干净点啊!”

    “你……”

    “行了,玉艳,一家人有什么好吵的!”

    杨琳年纪最大,她将金玉艳拉到一边,冲雷媛媛和金玉叶道:“雷小姐,玉叶,你们别怪哈,她年纪小!”

    说着,眼神亦是转向接待员,“小姐,你们包间空着也是空着,就给我们行个方便吧,费用方面,自是不会少你们的!”“老二,小绱是特战旅医疗部特招的外科医生,她在美国没受过什么专业训练,基于所属的职业范围,她的训练和考核,你照顾着点!”

    雷老爷子的一句话,包含的意思,不可谓不多。

    不管别人有没有听懂,可金玉叶是听懂了。

    第一,夏绱和她一样,即将参加御天特战队队员的考核,不过,她的专业是医生。

    第二,雷战亲自要求雷谨晫放水,还在饭桌上当着众人的面说,照理来说,这不是他的脾性。

    然而,了解他的人,很快便知道,这夏绱也许就是他点中的儿媳妇了,他这是在向众人奠定她在雷家的地位。

    最后一层意思,恐怕也就是刻意说给她听的了。

    不过,这样一句话中,金玉叶还听出了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这个夏绱,应该不是夏家人亲生的女儿。

    不然雷老头和夏元琼两人也不会将主意打到她身上。

    “军医也是军人,达不到我的标准,自然是卷铺盖滚蛋,我特战旅不会留无用之人!”

    一句话,可以说是犀利且毫不留情面,弄得老爷子那张老脸一阵青一阵白,反而当事人却是大大方方地笑着道:“姑丈,放心吧,我可以的,晫表哥若是对我放水,他也难以服众不是!”

    听她这么说,雷战脸色缓和了不少,“嗯,你可以就好!”

    话落,他看向金玉叶,将话题转移到她身上,“听说叶丫头也被校方举荐,你有什么想法?”

    金玉叶筷子顿了顿,抬头,十分官方地回答,“我一切听从领导安排!”

    意思是,不是她自己要去的,是领导要她去的。

    雷战当然听出了她话中意思,精锐深沉的老眸微沉,他点了点头,“嗯,不错,才一年半的时间,就得到领导关注,对了,今晚你爷爷生日,别忘了跟你梅姨一起去挑份像样的寿礼!”

    “爸,这些我都已经打点好了!”

    金玉叶没说话,乐梅便开口,不得不说,在持家方面,乐梅是绝对有一套的。

    “依我说啊,钧桀老大不小了,叶丫头也到了适婚年纪,订婚这么久,这婚礼是不是该提上日程了!”

    夏元琼慢条斯理的话,让整张餐桌上的人手中的筷子顿住,众人一致将眼神转向话题的主角。

    雷谨晫目光沉沉,握筷子的指尖紧了又紧,有逐渐发白的迹象。

    夏绱就坐他边上,瞧见他的异常,秀气的眉毛蹙了蹙,语气关心道:“晫表哥,你哪儿不舒服吗?”

    她一出声,大家伙儿的眼神又转移到他身上。

    雷谨晫敛了敛神,没理会夏绱的问话,放下筷子,“饱了!”

    冷冷地丢下两个字,某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餐桌。

    雷战脸色又黑又沉,夏元琼亦是满面愁容,她不着痕迹地瞧了眼金玉叶一眼,发现她像个没事人似的,吃的欢快地紧。

    哎,真是冤孽!

    无奈地叹了声,刚才的婚礼话题因为雷谨晫的离席,而被打断,后面,没有人再说什么,整个餐厅,只听得见餐具碰撞的脆响声。

    饭后,金玉叶被雷媛媛拖出去逛街,夏绱当然也是陪同其中的。

    “对了小叶,我听妈说美颜馆是你朋友开的,你能带我去插个队不,昨天打了预定电话,居然要后天才有位置!”

    一番疯狂购物下来,雷媛媛已是满载而归,几人在经过美颜馆时,她适时出声。

    “哎呦,媛媛这会儿也知道爱美了,我记得你以前可是假小子的!”

    金玉叶没说话,一旁的夏绱便捏了捏她的脸颊,笑着打趣。

    雷媛媛一把打掉她的手,“去去去,你天生丽质,不需要愁,你看我,皮肤粗的跟砂皮似的,再不捣鼓下,我都愧为女人了,叶子,向你朋友弄个特权,你看行不?”

    金玉叶抬头,看了眼‘美颜馆’几个大字,耸了耸肩,“行啊,进去吧!”

    自从入了军校,她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进去了。

    三人走了进去,立即有接待人员上前,“请问各位小姐预定的是几号桌或是包间?”

    金玉叶拿下墨镜,“开一号!”

    接待人员面上端庄有礼的笑容不变,“非常抱歉,这位小姐,我们一号包间是不对外开放的,如果您需要,请您提前预定位置,我们客服部会按照您的要求,为您安排!”

    “既然有空余的包间,为什么不开放?你们这儿就是这样接待顾客的?”

    一个骄纵尖细的声音突然插入期间。

    金玉叶转眸,看向不朝她们这儿走来的几人,碧眸眯了眯。

    呵,这是不是所谓的冤家路窄?

    金家三姐妹,外加一个姓杨的,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想必就是她们这样的。

    没过两几秒,几人已经靠近,身后还跟着个笑脸僵硬的接待员。

    “我们比她们先到,赶紧带我们去一号,待会儿还要去做造型呢!”

    一年多没见,金玉艳依旧是没啥长进,骄纵蛮横,好似全世界必须围着她转。

    “玉艳,别这样,小叶不是外人!”

    金玉婷拉了她一把,接着,眼神转向金玉叶,妆容精致的脸庞漾着温婉端庄的笑容,“小叶,好久不见,有空回家看看吧,一个人在外面,爸爸怪挂心的!”

    “切!”

    雷媛媛不屑地切了声。

    金玉婷笑脸僵了下,她不再理会她们,眼神转向接待员,“你这会儿既然有空的包间,就引我们进去,我们都是一家人,可以一起!”

    “玉婷姐,你……,哼,谁要跟她这个贱……”

    “哎哎,那谁,嘴巴放干净点啊!”

    “你……”

    “行了,玉艳,一家人有什么好吵的!”

    杨琳年纪最大,她将金玉艳拉到一边,冲雷媛媛和金玉叶道:“雷小姐,玉叶,你们别怪哈,她年纪小!”

    说着,眼神亦是转向接待员,“小姐,你们包间空着也是空着,就给我们行个方便吧,费用方面,自是不会少你们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