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第337章 无眠之夜(1)

    擦!

    叔可忍,婶不可忍!

    金玉叶火气腾腾地往上窜,她利落的闪开身子,避开他的魔爪,扬手就是一把粉末洒了过去,“色胚,给老子滚回家睡你妈去!”

    南壡景第一时间屏息,同时迅猛地擒住她的手,用力一扯,空旷的怀抱,立即被填满,“火气那么大,看来是不灭不行了!”

    金玉叶碧眸一厉,长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势抬起,脚尖直逼他的脑门儿。

    南壡景见招拆招,头一偏,避开她的有力的长腿,同时腾出的那只手十分无耻地往她身下探去。

    “行了,你这些招儿都是爷教的,留点儿力气到床上再……”

    一句话没容他说完,面颊上一股有力的劲风以迅雷不及之势向他袭来,同一刻,已经彻底被惹毛的金玉叶亦是以牙还牙,手往下攻去。

    一边脸蛋儿,一边命根子。

    是个男人,都应该先解救命根子,可是,偏偏是南壡景。

    丫的,这厮对他那张面皮比自己的命还稀罕,所以,他想也不想地抬手接住了金世煊的拳头,任由下面空门大开。

    “嗯!”

    一声闷哼至南壡景喉间发出,似欢愉,似痛苦。

    同时,交手的三人,在一刻突然停了下来,维持着那个姿势零点一秒。

    “丫头,给爷悠着点,捏坏了,爷拿什么伺候你!”

    两兄妹脸色顿时一黑。

    “妈的,老子今天就碎了你!”

    金玉叶本来只用了一分力,这会儿手用力捏了下去。

    南壡景好似早已料到她的意图,一脚踹开金世煊,指尖在她某个穴位上轻点一下,险险保住了……

    “你对她做了什么?”

    金世煊见她维持着那个暧昧到极致的姿势不动,一张俊脸黑沉黑沉地,碧色的眸子凛冽而冷寒。

    虽然他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不过,小叶不乐意的事,他就算拼了命,也不允许任何人逼迫。

    这三年的空白,对她缺失的疼爱,他会慢慢补回来,不会让她再受任何人欺负。

    南壡景湛蓝的眸子邪气的瞧着正维持着碎蛋姿势,脸色阴郁的女人,艳红的唇勾起一抹魔魅的笑意,“你应该问,她现在在对爷做什么?”

    论嘴皮子功夫,金世煊是绝对敌不过他的,他也懒得再理这个没脸没皮,无耻的流氓,眼神转向脸色难看的妹妹,“小叶……”

    “哥,你先去睡,他不会对我怎样!”

    很多事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金玉叶采取回避态度。

    极其了解这变态的她,现在也看出来了,丫的,心里闹不痛快了。

    金世煊眼底闪过一抹痛色,他抿了抿唇,没再说什么,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出了客房。

    突如其来的相遇,让他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面对她偌大的转变,他一时半会儿也适应不过来。

    以前的她,会对他依赖,偶尔会冲他撒娇,她有什么心事,都会告诉他,那时候,他就是她的一切。

    如今,他突然觉得,明明就在眼前,却相隔好远。

    这已经不仅仅是三年的距离,而是心与心的距离。

    他依然是他,可是她却变了。

    这样的转变,他心疼的同时,也无措。

    他习惯了她的依赖,习惯了她一切的一切。

    他喜欢她,甚至爱她,这是从他懂事起,便已经知道的事。

    因为有些事不能让她知晓,所以,他掩藏着这份感情,只是尽他所能,呵护着她,宠溺着她。

    曾经他设想过,她会遇到自己喜欢的男孩,会如同所有女孩一样,正常地结婚生子,而他就当一个疼宠她的哥哥,只要在一旁看着她幸福就好。

    因为,她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

    至于其他,他也想过。

    哪天她发现他们不是亲兄妹,她能接受他的感情,两人如同所有小夫妻那般,带着妈妈,幸福地在一起。

    可是,这种想法,他也知道,这只是他的奢望。

    妈妈从一开始就警告过他,她只能是他的妹妹,若是哪天不是了,他更加没资格削想她。

    如今看来,不管是那种情况,他在她身边,好像都找不到属于他的位置了。

    她成长得已经不再需要他了。

    咔嚓!

    门轻轻关上,阻隔了外面的一切。

    南壡景漠然地收回眼神,抱起人就往卧室走去。

    金玉叶碧眸深幽,就这样瞧着他,“你又发什么癫?”

    “爷发情!”

    话落,他猛地俯身扑上,近乎撕咬般吻上她的唇,那凶狠的力道,狂乱的动作,好似要将她的皮肉撕碎,尽数吞进肚子一般。

    唇齿交锋,舌尖缠绕。

    没多久,两人口腔里便充斥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

    那血,有她的,也有他自己的。

    一番野兽般的撕咬,男人退开,趴在她身上粗喘,“丫头,别轻易去触碰爷的底线!”

    她的游戏,他纵容,他忍让,他视而不见,却并不代表他真的能大方到不介意。

    那蛊是他下的,他没有理由,也没权利去要求她什么,也可以等到她放下一切,可前提是,她不能超越他的底线。

    雷谨晫他不放在心上,那是因为他知道,她能约束控制自己,更知道,他们两人不是同一个世界,不可能在一起。

    可是今天这个金世煊,他突然就介意上了。

    那男人眼底的情意,稍有点眼色的人都能看出来,他不相信,她自己不知道。

    金世煊和雷谨晫不同,她对亲情有多在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姓雷的,她可以控制约束,甚至可以毫不留恋地抛却。

    可是金世煊?

    他很清楚地知道——

    她不行。

    金玉叶没有去接他的话,因为了解,所以,她不需要去问他底线是什么。

    说实在的,这个男人,对她能忍到这般地步,她着实讶异,按照他以往的性子,他是不会去顾及他人感受的,直接自己称心了就行。擦!

    叔可忍,婶不可忍!

    金玉叶火气腾腾地往上窜,她利落的闪开身子,避开他的魔爪,扬手就是一把粉末洒了过去,“色胚,给老子滚回家睡你妈去!”

    南壡景第一时间屏息,同时迅猛地擒住她的手,用力一扯,空旷的怀抱,立即被填满,“火气那么大,看来是不灭不行了!”

    金玉叶碧眸一厉,长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势抬起,脚尖直逼他的脑门儿。

    南壡景见招拆招,头一偏,避开她的有力的长腿,同时腾出的那只手十分无耻地往她身下探去。

    “行了,你这些招儿都是爷教的,留点儿力气到床上再……”

    一句话没容他说完,面颊上一股有力的劲风以迅雷不及之势向他袭来,同一刻,已经彻底被惹毛的金玉叶亦是以牙还牙,手往下攻去。

    一边脸蛋儿,一边命根子。

    是个男人,都应该先解救命根子,可是,偏偏是南壡景。

    丫的,这厮对他那张面皮比自己的命还稀罕,所以,他想也不想地抬手接住了金世煊的拳头,任由下面空门大开。

    “嗯!”

    一声闷哼至南壡景喉间发出,似欢愉,似痛苦。

    同时,交手的三人,在一刻突然停了下来,维持着那个姿势零点一秒。

    “丫头,给爷悠着点,捏坏了,爷拿什么伺候你!”

    两兄妹脸色顿时一黑。

    “妈的,老子今天就碎了你!”

    金玉叶本来只用了一分力,这会儿手用力捏了下去。

    南壡景好似早已料到她的意图,一脚踹开金世煊,指尖在她某个穴位上轻点一下,险险保住了……

    “你对她做了什么?”

    金世煊见她维持着那个暧昧到极致的姿势不动,一张俊脸黑沉黑沉地,碧色的眸子凛冽而冷寒。

    虽然他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不过,小叶不乐意的事,他就算拼了命,也不允许任何人逼迫。

    这三年的空白,对她缺失的疼爱,他会慢慢补回来,不会让她再受任何人欺负。

    南壡景湛蓝的眸子邪气的瞧着正维持着碎蛋姿势,脸色阴郁的女人,艳红的唇勾起一抹魔魅的笑意,“你应该问,她现在在对爷做什么?”

    论嘴皮子功夫,金世煊是绝对敌不过他的,他也懒得再理这个没脸没皮,无耻的流氓,眼神转向脸色难看的妹妹,“小叶……”

    “哥,你先去睡,他不会对我怎样!”

    很多事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金玉叶采取回避态度。

    极其了解这变态的她,现在也看出来了,丫的,心里闹不痛快了。

    金世煊眼底闪过一抹痛色,他抿了抿唇,没再说什么,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出了客房。

    突如其来的相遇,让他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面对她偌大的转变,他一时半会儿也适应不过来。

    以前的她,会对他依赖,偶尔会冲他撒娇,她有什么心事,都会告诉他,那时候,他就是她的一切。

    如今,他突然觉得,明明就在眼前,却相隔好远。

    这已经不仅仅是三年的距离,而是心与心的距离。

    他依然是他,可是她却变了。

    这样的转变,他心疼的同时,也无措。

    他习惯了她的依赖,习惯了她一切的一切。

    他喜欢她,甚至爱她,这是从他懂事起,便已经知道的事。

    因为有些事不能让她知晓,所以,他掩藏着这份感情,只是尽他所能,呵护着她,宠溺着她。

    曾经他设想过,她会遇到自己喜欢的男孩,会如同所有女孩一样,正常地结婚生子,而他就当一个疼宠她的哥哥,只要在一旁看着她幸福就好。

    因为,她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

    至于其他,他也想过。

    哪天她发现他们不是亲兄妹,她能接受他的感情,两人如同所有小夫妻那般,带着妈妈,幸福地在一起。

    可是,这种想法,他也知道,这只是他的奢望。

    妈妈从一开始就警告过他,她只能是他的妹妹,若是哪天不是了,他更加没资格削想她。

    如今看来,不管是那种情况,他在她身边,好像都找不到属于他的位置了。

    她成长得已经不再需要他了。

    咔嚓!

    门轻轻关上,阻隔了外面的一切。

    南壡景漠然地收回眼神,抱起人就往卧室走去。

    金玉叶碧眸深幽,就这样瞧着他,“你又发什么癫?”

    “爷发情!”

    话落,他猛地俯身扑上,近乎撕咬般吻上她的唇,那凶狠的力道,狂乱的动作,好似要将她的皮肉撕碎,尽数吞进肚子一般。

    唇齿交锋,舌尖缠绕。

    没多久,两人口腔里便充斥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

    那血,有她的,也有他自己的。

    一番野兽般的撕咬,男人退开,趴在她身上粗喘,“丫头,别轻易去触碰爷的底线!”

    她的游戏,他纵容,他忍让,他视而不见,却并不代表他真的能大方到不介意。

    那蛊是他下的,他没有理由,也没权利去要求她什么,也可以等到她放下一切,可前提是,她不能超越他的底线。

    雷谨晫他不放在心上,那是因为他知道,她能约束控制自己,更知道,他们两人不是同一个世界,不可能在一起。

    可是今天这个金世煊,他突然就介意上了。

    那男人眼底的情意,稍有点眼色的人都能看出来,他不相信,她自己不知道。

    金世煊和雷谨晫不同,她对亲情有多在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姓雷的,她可以控制约束,甚至可以毫不留恋地抛却。

    可是金世煊?

    他很清楚地知道——

    她不行。

    金玉叶没有去接他的话,因为了解,所以,她不需要去问他底线是什么。

    说实在的,这个男人,对她能忍到这般地步,她着实讶异,按照他以往的性子,他是不会去顾及他人感受的,直接自己称心了就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