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第334章 终于见到她(2)

    金玉叶邪气一笑,突然松手,那人没想到她会突然松开,脚步踉跄了几下,最后一屁股坐到地上,引来众人一阵哄笑。

    那人脸涨的通红,眼底闪过一抹恼恨,冲身后的一个女警吆喝,“笑什么笑,小刘,这个女人妨碍公务,袭警,带回去!”

    “是,副队!”

    女警懒懒地应了声,上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也没有直接将人带走,而是冷着脸道:“身份证拿出来!”

    金玉叶耸了耸肩,“没带!”

    女警挑眉,依旧冷着一张脸,“没带?那就请跟我们走一趟!”

    哎!这女人,惹上副队,也怪她倒霉。

    女警心里暗自诽腹着。

    “同志,这是我的证件,她是我侄女!”

    金成睿这时候已经从楼上下来,递上自己的军人证件,那名女警瞧了眼,扫描仪一扫,确认无误后,倒是敬了个保准的军礼,清秀的面容也温和了不少,“首长同志你好,我们现在……”

    “行了,你们忙!”

    金成睿淡淡地打断她的话,伸手就去牵金玉叶,“我们走!”

    “哎哎,小刘,不是让你带回去吗?”

    那名副队长看到他们离开,连忙出声嚷嚷着。

    女警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那人瞧了眼金成睿,“军人怎么了?他是军人,她又不是,上头很重视这次行动,不可放过任何可疑人物,搜,必须给我搜!”

    说话间,他来到金成睿面前,“同志,既然是自己人,你就应该理解,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宝贝儿,手痒不痒?”

    一个阴魅邪肆的声音突然插入期间,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还别说,最了解她性子的,恐怕非南壡景莫属。

    金玉叶瞧了他一眼,捏了捏手,双手骨骼咔咔作响,妖艳的红唇扬起一抹邪笑,“还真挺痒的!”

    “痒就揍,爷帮你担着!”

    话声落,几名保镖就将周围的人隔离开来,只留那名牛逼哄哄的副队长在中间,这样的情况,那些正在查身份证,或是搜身的警察们却当做什么都没瞧见,依旧办着自个儿的事。

    显然,这名副队长的人缘着实差的可以。

    “干……干什么呢,”

    金玉叶嘴角笑意森凉邪气儿,“干什么?呵呵,姑奶奶我告诉你,什么叫袭警!”

    随着话毕,一个个重重地拳头落在那名副队长的腹部。

    嗷嗷嗷——

    男人嗷嗷地叫着,弯着腰都直不起身来,“他们袭警,快,将他们一个个都带回去,混蛋,都愣着做什么!”

    金玉叶还想补上一脚,金成睿却拉住了她,“教训一下就行了,事情闹大对你影响不好,咱有办法教训他!”

    她现在是军人,而且还是学校重点培养对象,出这样的事,终归是不好。

    虽然他也很想将这家伙揍一顿。

    “怎么回事?”

    齐芠一袭全副武装的特警服走了进来,看到里面的场景,出声厉喝。

    只是,当他看到中间的几人时,眼底微讶,“金老四,你们怎么在这儿?”

    “过来玩,对了,这位同志利用职权殴打市民,这是证据!”

    金成睿说着,将手中的手机递了过去,上面的画面正是那名副队长扬起警棍作势打金玉叶的一幕。

    齐芠一看,顿感头疼,他眼神转向一旁的金玉叶,出声着道:“嫂子,抱歉,这事我们会给你一个……”

    “等等,你谁啊,谁是你嫂子,别乱攀关系,既然没什么事,我们走了,大年初一的,真他么的晦气!”

    不耐地丢下这句话,金玉叶寒着脸一把推开挡道的警察,大刺刺地走了出去。

    “哎,齐队长,我怀疑那女人身上藏毒,而且还袭警,你就这样放……”

    “闭嘴!”

    “好啊,你居然包庇嫌犯,我一定会向上面投诉!”

    远远地,还能听到那名脑残副队的叫嚣声,这样的人去做警察,还真是侮辱了警察两个字。

    出了大门,一股冷风灌了进来,膨胀到发疼的脑子似乎不那么疼了。

    拢了拢衣领,看着外面炫目的霓虹灯,金玉叶嘴角漾起一丝凉薄而冷嘲的笑意。

    她不会,也不能让任何人影响到她,绝对不会。

    突然,一张熟悉到令她心颤的面容无意间闯入她的视线里,她心神猛地一震,尽管隔得有些距离,可是对于眼力极好的她来说,依然能瞧清楚那张脸。

    黑色的轿车急速地从眼前晃过,她心下一急,疾步来到一步机车旁,推开一旁的警察,“自己人,这车我借用一下!”

    说话间,她也没等那名警察反应过来,人已经坐上摩托车,脚一蹬,油门移开,轰隆一声,警察专用的摩托车便飞去老远。

    “停下,给我停下,不然我开枪了!”

    警察举着枪叫嚣威胁着,只是,留给他的,只是一个车屁股,后面有几辆第一时间追了过去。

    没多久,金成睿和南壡景一行人也都出来了,身边还跟着面容肃冷的齐芠。

    “大家注意,别让任何可疑人物出去!”

    “头儿,刚才有个穿红衣服的个子高高自称是自己人的女人抢了缉毒队的一辆摩托车,有几名弟兄已经追上去了!”

    一名特警队员上面报告着。

    齐芠一听,额角突突地跳着,“金老四,这位姑奶奶到底在玩什么,我们这是在办正事儿,能由她瞎搞吗?”

    金成睿眼底闪过一丝担忧,虽然那女人经常不按牌理出牌,可她也不是一个爱胡闹之人。

    “放心吧,她是军人,不会胡来!”

    此时,金成睿也只能这样说。

    至于南壡景,在听到特警队员的话后,早已带着保镖追了上去。

    凛冽的寒风,极致的速度,那风就像刀子一样招呼着脸颊,然而,骑车之人就像是不知道疼一般,将油门一加到底,使车速加快再加快。

    “焰哥,竣哥,那条子居然追上来了,要不要开枪干掉?”

    车辆极少的山路中,黑色的大奔飞驰着,开车之人透过后视镜,看着紧追不舍的摩托车,语气发狠道。

    “焰哥,还是个女人!”

    此话一出,车里其余三人纷纷看向后视镜,待看到那袭惹火的红衣时,三个人,眼神皆是一缩。

    “甩开她!”

    曾漓阳闭了闭眼,出声。

    霍偲竣看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

    前面副驾座上的男人准备掏枪的动作顿住,紧绷的心微微一松。

    显然,若是他说开枪,也许下一刻,死的人就是他了。

    “焰哥,甩不开,她跟的太紧!”

    嚗——

    话声刚一落,一声巨响几乎震破耳膜,后胎突然爆裂,车子因为速度太快而剧烈摇晃了几下,不过,开车之人显然是个老手,减了速度,很快便稳了下来,渐渐踩住刹车。

    哧啦——

    刺耳的刹车声在前方响起,车内几人看向横在前方的摩托车,在瞧瞧上面的发丝飞扬的女人,互相对视一眼。

    “竣哥,舞厅里的那个女人!”

    霍偲竣没有说话,眼神看向一旁的曾漓阳,“你自己看着办!”

    “还要我请你下车吗?”

    娇软柔媚却明显带着一丝颤音的女音传来,曾漓阳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各种混乱地情绪,“咔嚓”一声,推开了车门。

    看着对面依旧美丽如斯,却比那时候多了一股傲然之气的女人,曾漓阳唇角微扯,一抹讥屑的笑容出现在脸上,那双温和的眸子因这一笑而显得有些阴妄冷寒,“你倒是不怕死?”

    看到他,不远处的金玉叶一愣,“你居然没死?”

    曾漓阳一听这话,顿觉不对劲,眼神更加阴鸷了,“你不是在追我?”

    “嗤,你想多了!”

    金玉叶嗤笑一声,从机车上一跃而下,这时候,副驾坐上的车门也被打开了。

    高大的身材,比一般人都要深刻的五官,俊朗的面容,那双碧色的眸子里,此时漾着一丝激动,一丝复杂,更多了却是深深的想念。

    两厢对视,几乎如出一辙的碧眸,两人眼底不可抑止渐渐溢出丝丝晶莹,在这寒冷地夜色中,显得特别的晶亮。

    金玉叶一步步靠近,每走一步,她那个颗寒冷的心似乎就热一分。

    她的哥哥,她的亲人,近在咫尺,只要她走近,她就触手可及,不再是梦中虚无的幻影,看得到,却触不到。

    “哥哥!”

    一声“哥哥”透着思念,透着庆幸,透着雀跃……

    这一刻,她不再觉得今年年份和她犯冲,新年的第一天,这是她收到最好的一份新年礼物。

    金世煊僵冷了三年的俊脸上,突然漾起一个大大地笑容,纯粹而自然,就像是冰雪遇到似火骄阳,突然融化一般,是那样的耀眼,那样的灼目。

    而她显然就是他的太阳。

    金世煊抬手抚上她冰冷的脸颊,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容颜,这会儿,触感之真实,让他手不自觉地微微颤抖着。

    心中的激动与思念如潮水般狂涌而来,他再也忍不住那股念想,猛地将她拽入怀中,有力的臂膀收紧再收紧。

    “小叶,小叶,小叶……”金玉叶邪气一笑,突然松手,那人没想到她会突然松开,脚步踉跄了几下,最后一屁股坐到地上,引来众人一阵哄笑。

    那人脸涨的通红,眼底闪过一抹恼恨,冲身后的一个女警吆喝,“笑什么笑,小刘,这个女人妨碍公务,袭警,带回去!”

    “是,副队!”

    女警懒懒地应了声,上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也没有直接将人带走,而是冷着脸道:“身份证拿出来!”

    金玉叶耸了耸肩,“没带!”

    女警挑眉,依旧冷着一张脸,“没带?那就请跟我们走一趟!”

    哎!这女人,惹上副队,也怪她倒霉。

    女警心里暗自诽腹着。

    “同志,这是我的证件,她是我侄女!”

    金成睿这时候已经从楼上下来,递上自己的军人证件,那名女警瞧了眼,扫描仪一扫,确认无误后,倒是敬了个保准的军礼,清秀的面容也温和了不少,“首长同志你好,我们现在……”

    “行了,你们忙!”

    金成睿淡淡地打断她的话,伸手就去牵金玉叶,“我们走!”

    “哎哎,小刘,不是让你带回去吗?”

    那名副队长看到他们离开,连忙出声嚷嚷着。

    女警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那人瞧了眼金成睿,“军人怎么了?他是军人,她又不是,上头很重视这次行动,不可放过任何可疑人物,搜,必须给我搜!”

    说话间,他来到金成睿面前,“同志,既然是自己人,你就应该理解,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宝贝儿,手痒不痒?”

    一个阴魅邪肆的声音突然插入期间,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还别说,最了解她性子的,恐怕非南壡景莫属。

    金玉叶瞧了他一眼,捏了捏手,双手骨骼咔咔作响,妖艳的红唇扬起一抹邪笑,“还真挺痒的!”

    “痒就揍,爷帮你担着!”

    话声落,几名保镖就将周围的人隔离开来,只留那名牛逼哄哄的副队长在中间,这样的情况,那些正在查身份证,或是搜身的警察们却当做什么都没瞧见,依旧办着自个儿的事。

    显然,这名副队长的人缘着实差的可以。

    “干……干什么呢,”

    金玉叶嘴角笑意森凉邪气儿,“干什么?呵呵,姑奶奶我告诉你,什么叫袭警!”

    随着话毕,一个个重重地拳头落在那名副队长的腹部。

    嗷嗷嗷——

    男人嗷嗷地叫着,弯着腰都直不起身来,“他们袭警,快,将他们一个个都带回去,混蛋,都愣着做什么!”

    金玉叶还想补上一脚,金成睿却拉住了她,“教训一下就行了,事情闹大对你影响不好,咱有办法教训他!”

    她现在是军人,而且还是学校重点培养对象,出这样的事,终归是不好。

    虽然他也很想将这家伙揍一顿。

    “怎么回事?”

    齐芠一袭全副武装的特警服走了进来,看到里面的场景,出声厉喝。

    只是,当他看到中间的几人时,眼底微讶,“金老四,你们怎么在这儿?”

    “过来玩,对了,这位同志利用职权殴打市民,这是证据!”

    金成睿说着,将手中的手机递了过去,上面的画面正是那名副队长扬起警棍作势打金玉叶的一幕。

    齐芠一看,顿感头疼,他眼神转向一旁的金玉叶,出声着道:“嫂子,抱歉,这事我们会给你一个……”

    “等等,你谁啊,谁是你嫂子,别乱攀关系,既然没什么事,我们走了,大年初一的,真他么的晦气!”

    不耐地丢下这句话,金玉叶寒着脸一把推开挡道的警察,大刺刺地走了出去。

    “哎,齐队长,我怀疑那女人身上藏毒,而且还袭警,你就这样放……”

    “闭嘴!”

    “好啊,你居然包庇嫌犯,我一定会向上面投诉!”

    远远地,还能听到那名脑残副队的叫嚣声,这样的人去做警察,还真是侮辱了警察两个字。

    出了大门,一股冷风灌了进来,膨胀到发疼的脑子似乎不那么疼了。

    拢了拢衣领,看着外面炫目的霓虹灯,金玉叶嘴角漾起一丝凉薄而冷嘲的笑意。

    她不会,也不能让任何人影响到她,绝对不会。

    突然,一张熟悉到令她心颤的面容无意间闯入她的视线里,她心神猛地一震,尽管隔得有些距离,可是对于眼力极好的她来说,依然能瞧清楚那张脸。

    黑色的轿车急速地从眼前晃过,她心下一急,疾步来到一步机车旁,推开一旁的警察,“自己人,这车我借用一下!”

    说话间,她也没等那名警察反应过来,人已经坐上摩托车,脚一蹬,油门移开,轰隆一声,警察专用的摩托车便飞去老远。

    “停下,给我停下,不然我开枪了!”

    警察举着枪叫嚣威胁着,只是,留给他的,只是一个车屁股,后面有几辆第一时间追了过去。

    没多久,金成睿和南壡景一行人也都出来了,身边还跟着面容肃冷的齐芠。

    “大家注意,别让任何可疑人物出去!”

    “头儿,刚才有个穿红衣服的个子高高自称是自己人的女人抢了缉毒队的一辆摩托车,有几名弟兄已经追上去了!”

    一名特警队员上面报告着。

    齐芠一听,额角突突地跳着,“金老四,这位姑奶奶到底在玩什么,我们这是在办正事儿,能由她瞎搞吗?”

    金成睿眼底闪过一丝担忧,虽然那女人经常不按牌理出牌,可她也不是一个爱胡闹之人。

    “放心吧,她是军人,不会胡来!”

    此时,金成睿也只能这样说。

    至于南壡景,在听到特警队员的话后,早已带着保镖追了上去。

    凛冽的寒风,极致的速度,那风就像刀子一样招呼着脸颊,然而,骑车之人就像是不知道疼一般,将油门一加到底,使车速加快再加快。

    “焰哥,竣哥,那条子居然追上来了,要不要开枪干掉?”

    车辆极少的山路中,黑色的大奔飞驰着,开车之人透过后视镜,看着紧追不舍的摩托车,语气发狠道。

    “焰哥,还是个女人!”

    此话一出,车里其余三人纷纷看向后视镜,待看到那袭惹火的红衣时,三个人,眼神皆是一缩。

    “甩开她!”

    曾漓阳闭了闭眼,出声。

    霍偲竣看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

    前面副驾座上的男人准备掏枪的动作顿住,紧绷的心微微一松。

    显然,若是他说开枪,也许下一刻,死的人就是他了。

    “焰哥,甩不开,她跟的太紧!”

    嚗——

    话声刚一落,一声巨响几乎震破耳膜,后胎突然爆裂,车子因为速度太快而剧烈摇晃了几下,不过,开车之人显然是个老手,减了速度,很快便稳了下来,渐渐踩住刹车。

    哧啦——

    刺耳的刹车声在前方响起,车内几人看向横在前方的摩托车,在瞧瞧上面的发丝飞扬的女人,互相对视一眼。

    “竣哥,舞厅里的那个女人!”

    霍偲竣没有说话,眼神看向一旁的曾漓阳,“你自己看着办!”

    “还要我请你下车吗?”

    娇软柔媚却明显带着一丝颤音的女音传来,曾漓阳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各种混乱地情绪,“咔嚓”一声,推开了车门。

    看着对面依旧美丽如斯,却比那时候多了一股傲然之气的女人,曾漓阳唇角微扯,一抹讥屑的笑容出现在脸上,那双温和的眸子因这一笑而显得有些阴妄冷寒,“你倒是不怕死?”

    看到他,不远处的金玉叶一愣,“你居然没死?”

    曾漓阳一听这话,顿觉不对劲,眼神更加阴鸷了,“你不是在追我?”

    “嗤,你想多了!”

    金玉叶嗤笑一声,从机车上一跃而下,这时候,副驾坐上的车门也被打开了。

    高大的身材,比一般人都要深刻的五官,俊朗的面容,那双碧色的眸子里,此时漾着一丝激动,一丝复杂,更多了却是深深的想念。

    两厢对视,几乎如出一辙的碧眸,两人眼底不可抑止渐渐溢出丝丝晶莹,在这寒冷地夜色中,显得特别的晶亮。

    金玉叶一步步靠近,每走一步,她那个颗寒冷的心似乎就热一分。

    她的哥哥,她的亲人,近在咫尺,只要她走近,她就触手可及,不再是梦中虚无的幻影,看得到,却触不到。

    “哥哥!”

    一声“哥哥”透着思念,透着庆幸,透着雀跃……

    这一刻,她不再觉得今年年份和她犯冲,新年的第一天,这是她收到最好的一份新年礼物。

    金世煊僵冷了三年的俊脸上,突然漾起一个大大地笑容,纯粹而自然,就像是冰雪遇到似火骄阳,突然融化一般,是那样的耀眼,那样的灼目。

    而她显然就是他的太阳。

    金世煊抬手抚上她冰冷的脸颊,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容颜,这会儿,触感之真实,让他手不自觉地微微颤抖着。

    心中的激动与思念如潮水般狂涌而来,他再也忍不住那股念想,猛地将她拽入怀中,有力的臂膀收紧再收紧。

    “小叶,小叶,小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