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第330章 爷的老婆(2)

    栗色的头发依旧用一根紫色的丝带束着,鬓角的几缕自然垂落,为他阴魅的气质添了几分桀骜的野性,那张脸,就像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一眉一眼,皆是无可挑剔,说不出的完美。

    然而,这样一张脸,却不会让人感觉丝毫女气,他身上那种从骨子散发出来的阴寒与得天独厚的尊贵霸气,只让人感觉高不可攀,贵不可言。

    同时,也存在着极强的危险性。

    被他那双湛蓝的眸子盯着,感觉就像是被一条带有剧毒的毒蛇盯着一般,全身都感觉凉飕飕的。

    齐芠瞧了一眼,就很怂地别过了眼。

    操,太妖了!

    雷谨晫眼神冷冷地扫了眼他身边的樊祤,寒眸转向破门而入的某人,气场顿开,“景少,这里可不是你的帝豪!”

    南壡景双手插在西装裤袋里,对他的话报以凉凉一笑,语气森凉而狂肆,“爷一样来去自如!”

    话落,他不再看任何人,径直向床边走去,雷谨晫身形一闪,极快地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想你应该知道,她不会想看到你!”

    南壡景脚步顿住,眼皮轻掀,湛蓝的眸子看向他,雷谨晫丝毫不受他身上那股阴寒之气影响,两人眼神对视,一黑一蓝,一个冷寒,一个阴鸷。

    噼里啪啦——

    火花四溅。

    室内的温度突然冷凝,尽管开着暖气,几人还是感觉到了空气中的森森寒气。

    时间似乎过去一个世纪之久,却也只是片刻之间。

    “呵,爷怎么就不明白,你这么个又老又丑,蠢得掉渣的男人怎么就让她上心了呢?”

    咳咳……

    如此损人的话一出,卧室内咳嗽声此起彼伏。

    雷谨晫面部肌肉抽动了几下,然而,没待他说什么,对面的男人突然发难,一个横扫腿扫过,那狠戾的劲风,让他心惊了惊。

    他矫健的身子猛然弹开,避开他的腿风,可是,下一秒,他的拳头又以及其刁钻诡异的招式攻了过来,速度之快,差点让他避闪不及。

    齐芠见两人交起来手来,看好戏的神色立即一凛,想要上前,却被一旁的白衣人挡住,“别掺和!”

    金成睿看着交手的两人,眸色凝了凝,“樊少,这是什么情况?”

    “放心吧四少,景少不会害金小姐!”

    樊祤语气温和,面上笑容清澈坦荡。

    金成睿薄唇抿了抿,没在说话,只是轻柔地帮她擦拭着额上因为退烧而渗出的冷汗,看着她比刚开还要苍白几分的俏脸,心里隐隐担忧着。

    嘭——

    缠斗结束,以雷谨晫失败告终。

    南壡景有内力,再加上他基本都是古武的招式,刁钻诡异不说,还阴狠毒辣。

    在没有任何武器的情况下,雷谨晫会输,在情理之中。

    不过,他也不是输不起之人,他从不认为自己是最强的,技不如人,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检讨自己。

    “你到底想做什么?”

    南壡景瞧都没瞧他一眼,拿出块纯白的手帕擦了擦手,而后像是沾了什么细菌一般,嫌弃扔到地上,“都给爷滚出去!”

    赤裸裸的蔑视有木有?

    雷谨晫眸色暗了暗,冷峻的面容绷得死紧,浑身散发着一股冷冽而暴戾的气息。

    金成睿深邃的眸子亦是闪过一丝冷光。

    “嚯,你他么的谁啊!”

    齐芠身为特警队的队长,家里在南新市也算得上权贵,在自个儿的地盘上被人如此驱赶,有脾气是自然的。

    “丢出去!”

    凉凉的三个字一出,几个身强体壮的黑衣保镖立即涌入。

    “卧槽,你们这是干什么?”

    “袭警吗?”

    齐芠叫嚣着,反抗着,然而,就算再怎么厉害,他也抵不过几个身手极好,人高马大的外国保镖的群攻。

    几招下来,他便被人制服,随之而来的是“咚”地一声,他硬生生被人毫不留情地给丢了出去。

    而那名中年医生早在他们进来时,便已经收拾东西出去了,樊祤也不知在何时退了出去,卧室里,只剩下他们三人。

    南壡景瞧了眼仍杵在房间里的两人,红得妖异的唇微勾,“既然要瞧,那你们就好生瞧瞧,她到底是谁的老婆!”

    说话间,他稍稍掀开被子,指尖挑开她睡袍的领口,露出里面变成暗红色,显得有些枯萎的曼珠沙华,湛蓝的眸子闪过一丝幽暗。

    而雷谨晫和金成睿两人看着变色的妖异花朵,心下一惊,异口同声:“怎么回事?”

    “快登极乐了!”

    依旧是凉凉的,透着阴魅与慵懒的声音,然而,出口的话,却让其余两人眼神霍然转向他。

    雷谨晫拳头握得死紧,心里就像是被一座高山压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看着他的眼神晦涩难明,良久,才从喉间挤出几个字,声音暗哑而艰涩,“你能救她对不对?”

    南壡景邪魅一笑,“当然,她是爷的老婆,不过,其实救不救对爷来说是无所谓,就算死了,我们也是对鬼鸳鸯!”

    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不明就里的金成睿不甚明白,可是昨晚和他通过电话的雷谨晫却明白,他这是在让他表态。

    她对他动了情,如果两人继续下去,那么,就算救,也没用。

    他毫不怀疑这个男人的话,昨晚她一出状况,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显然,他能感应到她的身体状况。

    尽管这样的情况让人匪夷所思,可是,她的身体,已经超越了他的认知范围,已经不能用平常思路去想问题。

    “救!”

    一个字,决定了他的选择。

    当然,这不代表他放弃,她不能爱,那么,他爱她就好。

    知道她曾不可控制地对他动过情,对他来说,足以。

    没什么比她生命更重要。

    他不可能自私地为了那份情,而去枉顾她的命。

    南壡景笑了笑,然而,笑意却不达眼底,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精致的小刀,划破手指,如注的鲜血溢出,一滴滴落到那朵曼珠沙华上,很快便渗透她的肌肤。

    鲜红的血依旧在滴,南壡景的脸色渐渐由红润变得苍白,胸口透着死亡气息的曼珠沙华逐渐由暗红色变成妖艳的血红,枯萎的花苞以肉眼可及之势盛开,绽放。

    如火,如血,美得妖异,美得惊心,却透着一股不祥的美。

    曼珠沙华,又称地狱花,开在黄泉路上的花朵,是妖异,分离,死亡的象征。

    花开了,没多久,又以肉眼可及之势收拢,南壡景这时候抬手,指尖放在唇边吸允了几下,“丫头,还不醒,是不是等着爷喂别处?”栗色的头发依旧用一根紫色的丝带束着,鬓角的几缕自然垂落,为他阴魅的气质添了几分桀骜的野性,那张脸,就像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一眉一眼,皆是无可挑剔,说不出的完美。

    然而,这样一张脸,却不会让人感觉丝毫女气,他身上那种从骨子散发出来的阴寒与得天独厚的尊贵霸气,只让人感觉高不可攀,贵不可言。

    同时,也存在着极强的危险性。

    被他那双湛蓝的眸子盯着,感觉就像是被一条带有剧毒的毒蛇盯着一般,全身都感觉凉飕飕的。

    齐芠瞧了一眼,就很怂地别过了眼。

    操,太妖了!

    雷谨晫眼神冷冷地扫了眼他身边的樊祤,寒眸转向破门而入的某人,气场顿开,“景少,这里可不是你的帝豪!”

    南壡景双手插在西装裤袋里,对他的话报以凉凉一笑,语气森凉而狂肆,“爷一样来去自如!”

    话落,他不再看任何人,径直向床边走去,雷谨晫身形一闪,极快地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想你应该知道,她不会想看到你!”

    南壡景脚步顿住,眼皮轻掀,湛蓝的眸子看向他,雷谨晫丝毫不受他身上那股阴寒之气影响,两人眼神对视,一黑一蓝,一个冷寒,一个阴鸷。

    噼里啪啦——

    火花四溅。

    室内的温度突然冷凝,尽管开着暖气,几人还是感觉到了空气中的森森寒气。

    时间似乎过去一个世纪之久,却也只是片刻之间。

    “呵,爷怎么就不明白,你这么个又老又丑,蠢得掉渣的男人怎么就让她上心了呢?”

    咳咳……

    如此损人的话一出,卧室内咳嗽声此起彼伏。

    雷谨晫面部肌肉抽动了几下,然而,没待他说什么,对面的男人突然发难,一个横扫腿扫过,那狠戾的劲风,让他心惊了惊。

    他矫健的身子猛然弹开,避开他的腿风,可是,下一秒,他的拳头又以及其刁钻诡异的招式攻了过来,速度之快,差点让他避闪不及。

    齐芠见两人交起来手来,看好戏的神色立即一凛,想要上前,却被一旁的白衣人挡住,“别掺和!”

    金成睿看着交手的两人,眸色凝了凝,“樊少,这是什么情况?”

    “放心吧四少,景少不会害金小姐!”

    樊祤语气温和,面上笑容清澈坦荡。

    金成睿薄唇抿了抿,没在说话,只是轻柔地帮她擦拭着额上因为退烧而渗出的冷汗,看着她比刚开还要苍白几分的俏脸,心里隐隐担忧着。

    嘭——

    缠斗结束,以雷谨晫失败告终。

    南壡景有内力,再加上他基本都是古武的招式,刁钻诡异不说,还阴狠毒辣。

    在没有任何武器的情况下,雷谨晫会输,在情理之中。

    不过,他也不是输不起之人,他从不认为自己是最强的,技不如人,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检讨自己。

    “你到底想做什么?”

    南壡景瞧都没瞧他一眼,拿出块纯白的手帕擦了擦手,而后像是沾了什么细菌一般,嫌弃扔到地上,“都给爷滚出去!”

    赤裸裸的蔑视有木有?

    雷谨晫眸色暗了暗,冷峻的面容绷得死紧,浑身散发着一股冷冽而暴戾的气息。

    金成睿深邃的眸子亦是闪过一丝冷光。

    “嚯,你他么的谁啊!”

    齐芠身为特警队的队长,家里在南新市也算得上权贵,在自个儿的地盘上被人如此驱赶,有脾气是自然的。

    “丢出去!”

    凉凉的三个字一出,几个身强体壮的黑衣保镖立即涌入。

    “卧槽,你们这是干什么?”

    “袭警吗?”

    齐芠叫嚣着,反抗着,然而,就算再怎么厉害,他也抵不过几个身手极好,人高马大的外国保镖的群攻。

    几招下来,他便被人制服,随之而来的是“咚”地一声,他硬生生被人毫不留情地给丢了出去。

    而那名中年医生早在他们进来时,便已经收拾东西出去了,樊祤也不知在何时退了出去,卧室里,只剩下他们三人。

    南壡景瞧了眼仍杵在房间里的两人,红得妖异的唇微勾,“既然要瞧,那你们就好生瞧瞧,她到底是谁的老婆!”

    说话间,他稍稍掀开被子,指尖挑开她睡袍的领口,露出里面变成暗红色,显得有些枯萎的曼珠沙华,湛蓝的眸子闪过一丝幽暗。

    而雷谨晫和金成睿两人看着变色的妖异花朵,心下一惊,异口同声:“怎么回事?”

    “快登极乐了!”

    依旧是凉凉的,透着阴魅与慵懒的声音,然而,出口的话,却让其余两人眼神霍然转向他。

    雷谨晫拳头握得死紧,心里就像是被一座高山压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看着他的眼神晦涩难明,良久,才从喉间挤出几个字,声音暗哑而艰涩,“你能救她对不对?”

    南壡景邪魅一笑,“当然,她是爷的老婆,不过,其实救不救对爷来说是无所谓,就算死了,我们也是对鬼鸳鸯!”

    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不明就里的金成睿不甚明白,可是昨晚和他通过电话的雷谨晫却明白,他这是在让他表态。

    她对他动了情,如果两人继续下去,那么,就算救,也没用。

    他毫不怀疑这个男人的话,昨晚她一出状况,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显然,他能感应到她的身体状况。

    尽管这样的情况让人匪夷所思,可是,她的身体,已经超越了他的认知范围,已经不能用平常思路去想问题。

    “救!”

    一个字,决定了他的选择。

    当然,这不代表他放弃,她不能爱,那么,他爱她就好。

    知道她曾不可控制地对他动过情,对他来说,足以。

    没什么比她生命更重要。

    他不可能自私地为了那份情,而去枉顾她的命。

    南壡景笑了笑,然而,笑意却不达眼底,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精致的小刀,划破手指,如注的鲜血溢出,一滴滴落到那朵曼珠沙华上,很快便渗透她的肌肤。

    鲜红的血依旧在滴,南壡景的脸色渐渐由红润变得苍白,胸口透着死亡气息的曼珠沙华逐渐由暗红色变成妖艳的血红,枯萎的花苞以肉眼可及之势盛开,绽放。

    如火,如血,美得妖异,美得惊心,却透着一股不祥的美。

    曼珠沙华,又称地狱花,开在黄泉路上的花朵,是妖异,分离,死亡的象征。

    花开了,没多久,又以肉眼可及之势收拢,南壡景这时候抬手,指尖放在唇边吸允了几下,“丫头,还不醒,是不是等着爷喂别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