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第327章 动情了(1)

    嘭!嘭!嘭!

    外面一声高过一声的烟火在空中绽放,照亮了半边天,迎接着新年的来临。

    像是映衬着空中的爆响,某间酒店的客房里,两男一女在房间里你追我赶,你来我往地过招,所过之处,像是一阵飓风袭过,里面的东西风卷云残,噼里啪啦之声不绝于耳。

    “二叔,四叔,咱有话好好说!”

    金玉叶瞧着两人发红的眼,那似要将她生吞活剥的凶狠眼神,让她心里一阵发颤。

    丫的,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算是明白了。

    千算万算,她没有算到这两货自制力居然如此强悍,在牛鞭和强力催情药的双重攻击下,还能保持着一丝理智,木有互攻。

    “哼,今晚不弄死你,老子跟你姓!”

    雷谨晫身子如矫健的捷豹,利落的翻过碍事的沙发来到她面前,扬手一挠。

    “别啊,金家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姓金不好!”

    金玉叶嘴里贫着,动作丝毫不受影响,下蹲,后退,灵巧而利索,避开他有力的铁臂。

    看着他凶狠的眼神,和叫嚣的兄弟,不用想,她也知道,被抓住是什么后果。

    这男人平时都是一头怎么也喂不保的饿狼,更何况是现在。

    然而,逃过了狼,却入了虎口。

    身子弹开的下一秒,贴上了一具热的不正常的宽阔胸膛。

    金成睿收紧了双臂,在她耳边阴测测道:“老子的鸟好不好,你不是验证过吗?”

    噗——

    金玉叶吐血,这是一只闷骚鸟,面上正儿八经的,肚子里装的都是黄。

    “四叔,今天这个节目,我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你看,平时他在你面前不是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吗?今天你就压倒他,爆了他,看他还拽不拽!”

    两个男人齐齐黑脸。

    啪——

    不轻不重的一掌,落在某人挺翘的美臀上,金成睿不顾她恼怒的眼神,抱起她往床上一扔,“收拾他之前,老子要收拾了你这个混蛋先!”

    话落,某只妖孽身上的睡袍哗啦一声,离开了她妙曼的娇躯。

    虽然卡客房里暖气足,可是肌肤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金玉叶还是冷得瑟缩了一下。

    瞧着身上恨不得一口吞了她的男人,金玉叶抬起一脚就踹了下去,手极快地勾过浴袍,重新披上,碧眸看向另一个男人,嘴里继续欠扁地道:“二叔,要不你压他!”

    “操,小骚狐狸,你他么的就是欠操!”

    妈的,这个女人,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雷谨晫实在气的不行,身上欲火加怒火,几乎燃烧掉他仅存的理智,气息粗重而灼热,身体就像是自身在火炉一般,一个字——

    热!

    因为隐忍,他古铜色的性感肌肤上,布满了一颗颗晶莹的汗珠,给人十足的狂野劲儿。

    他一脚踢开碍事的金成睿,跃上床,手抓住她的脚踝,用力一拽。

    啊——

    金玉叶被摔的七荤八素,雷谨晫不给她反击的机会,强健的身躯倾身而上,为了避免和金成睿一般,被一脚踹开的下场,他第一时间压制住了她的双脚。

    “让你给老子胡闹,今晚你死定了。”

    说话间,金玉叶身上刚披上的睡袍再次脱离了身体,为了防止她再次穿上,他果断利落地将睡袍了撕了,那凶残的模样,看得金玉叶心底发凉。

    这边,被某个女人一脚踹开,又吃了某个男人一脚的金成睿是彻底恼了。

    他从地上一跃而起,就看到床上女人身上被剥得一丝不挂。

    轰——

    一道惊雷在脑中炸开,那一刻,他似乎连呼吸都停顿了。

    强烈的视觉冲击犹如一阵狂风大浪,袭遍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和感官,使他原本就紧绷压抑的体再也压制不住,那股强烈的念想就像是脱缰的野马般,在体内奔腾嘶鸣。

    呼!

    呼吸沉重而急促,深邃的眼眸红得惊心,当他看到雷大首长准备提枪上阵时,脑子里绷得死紧的那根弦“咔嚓”一声断开。

    他利落地退了最后一件遮蔽物,强势而霸道地推开某个男人,不给任何人反击的机会,身子迅猛一扑……

    “唔!四叔,你丫的这是饿狼扑虎吗?”

    一声痛呼从金玉叶口中发出,她看着身上眸色猩红,额角布满蜜汗,五官几近扭曲的男人,心里郁闷地吐血。

    “这是你自找的,有胆子玩,就要有承担的觉悟!”

    尽管嘴里凶狠地说着,不过,金成睿脑子里残留的一丝理智让他控制了自己的力道。

    金玉叶心里各种郁闷。

    她挖了一个偌大的坑,可是埋得人却是她自己。

    “金成睿,老子跟你没完!”

    一声爆吼使床上的两人心下一抖,下一秒,一阵劲风袭来,金成睿一惊,抱起身下的女人顺势一滚,险险避开对方有力的拳头。

    “操,你他么发什么疯!”

    雷谨晫鼻息粗重,胸膛剧烈起伏着,猩红的眸子满是怒色和痛楚。

    尽管知道他们有过这种事,就在刚才,他心里也设想过这种画面。

    可是知道归知道,设想归设想,和亲眼瞧见,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亲眼看着他闯入禁地,那种冲击,就像是当头一记闷棍,砸的他头晕目眩,同时,他钢铁一般冷硬的心,似乎也被捅出一个血淋淋的洞来。

    体内的火,这会儿已经被痛感代替。

    喀喀喀——

    紧握的拳头咔咔作响,时间似乎过了一个世纪,却也只是一瞬间。

    重重地吐出一口气,他跨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靠近,蹲下身子,抬手紧捏着某个女人的下颚,那力道,几乎捏碎她的骨骼,可见此刻,这个男人是真的怒了,恨了!

    金成睿想要伸手拉开,却被怀里的女人阻止。

    雷谨晫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眸子里却是满满的痛色,“你知道老子现在最想做什么?”

    金玉叶瞧着他眼底毫不掩饰的痛苦悲凉与无奈,心似乎被什么蛰了一下,有点痛,有点酸,然而,面上却是一派凉薄的笑,“二叔,这是玩不起了吗?”嘭!嘭!嘭!

    外面一声高过一声的烟火在空中绽放,照亮了半边天,迎接着新年的来临。

    像是映衬着空中的爆响,某间酒店的客房里,两男一女在房间里你追我赶,你来我往地过招,所过之处,像是一阵飓风袭过,里面的东西风卷云残,噼里啪啦之声不绝于耳。

    “二叔,四叔,咱有话好好说!”

    金玉叶瞧着两人发红的眼,那似要将她生吞活剥的凶狠眼神,让她心里一阵发颤。

    丫的,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算是明白了。

    千算万算,她没有算到这两货自制力居然如此强悍,在牛鞭和强力催情药的双重攻击下,还能保持着一丝理智,木有互攻。

    “哼,今晚不弄死你,老子跟你姓!”

    雷谨晫身子如矫健的捷豹,利落的翻过碍事的沙发来到她面前,扬手一挠。

    “别啊,金家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姓金不好!”

    金玉叶嘴里贫着,动作丝毫不受影响,下蹲,后退,灵巧而利索,避开他有力的铁臂。

    看着他凶狠的眼神,和叫嚣的兄弟,不用想,她也知道,被抓住是什么后果。

    这男人平时都是一头怎么也喂不保的饿狼,更何况是现在。

    然而,逃过了狼,却入了虎口。

    身子弹开的下一秒,贴上了一具热的不正常的宽阔胸膛。

    金成睿收紧了双臂,在她耳边阴测测道:“老子的鸟好不好,你不是验证过吗?”

    噗——

    金玉叶吐血,这是一只闷骚鸟,面上正儿八经的,肚子里装的都是黄。

    “四叔,今天这个节目,我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你看,平时他在你面前不是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吗?今天你就压倒他,爆了他,看他还拽不拽!”

    两个男人齐齐黑脸。

    啪——

    不轻不重的一掌,落在某人挺翘的美臀上,金成睿不顾她恼怒的眼神,抱起她往床上一扔,“收拾他之前,老子要收拾了你这个混蛋先!”

    话落,某只妖孽身上的睡袍哗啦一声,离开了她妙曼的娇躯。

    虽然卡客房里暖气足,可是肌肤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金玉叶还是冷得瑟缩了一下。

    瞧着身上恨不得一口吞了她的男人,金玉叶抬起一脚就踹了下去,手极快地勾过浴袍,重新披上,碧眸看向另一个男人,嘴里继续欠扁地道:“二叔,要不你压他!”

    “操,小骚狐狸,你他么的就是欠操!”

    妈的,这个女人,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雷谨晫实在气的不行,身上欲火加怒火,几乎燃烧掉他仅存的理智,气息粗重而灼热,身体就像是自身在火炉一般,一个字——

    热!

    因为隐忍,他古铜色的性感肌肤上,布满了一颗颗晶莹的汗珠,给人十足的狂野劲儿。

    他一脚踢开碍事的金成睿,跃上床,手抓住她的脚踝,用力一拽。

    啊——

    金玉叶被摔的七荤八素,雷谨晫不给她反击的机会,强健的身躯倾身而上,为了避免和金成睿一般,被一脚踹开的下场,他第一时间压制住了她的双脚。

    “让你给老子胡闹,今晚你死定了。”

    说话间,金玉叶身上刚披上的睡袍再次脱离了身体,为了防止她再次穿上,他果断利落地将睡袍了撕了,那凶残的模样,看得金玉叶心底发凉。

    这边,被某个女人一脚踹开,又吃了某个男人一脚的金成睿是彻底恼了。

    他从地上一跃而起,就看到床上女人身上被剥得一丝不挂。

    轰——

    一道惊雷在脑中炸开,那一刻,他似乎连呼吸都停顿了。

    强烈的视觉冲击犹如一阵狂风大浪,袭遍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和感官,使他原本就紧绷压抑的体再也压制不住,那股强烈的念想就像是脱缰的野马般,在体内奔腾嘶鸣。

    呼!

    呼吸沉重而急促,深邃的眼眸红得惊心,当他看到雷大首长准备提枪上阵时,脑子里绷得死紧的那根弦“咔嚓”一声断开。

    他利落地退了最后一件遮蔽物,强势而霸道地推开某个男人,不给任何人反击的机会,身子迅猛一扑……

    “唔!四叔,你丫的这是饿狼扑虎吗?”

    一声痛呼从金玉叶口中发出,她看着身上眸色猩红,额角布满蜜汗,五官几近扭曲的男人,心里郁闷地吐血。

    “这是你自找的,有胆子玩,就要有承担的觉悟!”

    尽管嘴里凶狠地说着,不过,金成睿脑子里残留的一丝理智让他控制了自己的力道。

    金玉叶心里各种郁闷。

    她挖了一个偌大的坑,可是埋得人却是她自己。

    “金成睿,老子跟你没完!”

    一声爆吼使床上的两人心下一抖,下一秒,一阵劲风袭来,金成睿一惊,抱起身下的女人顺势一滚,险险避开对方有力的拳头。

    “操,你他么发什么疯!”

    雷谨晫鼻息粗重,胸膛剧烈起伏着,猩红的眸子满是怒色和痛楚。

    尽管知道他们有过这种事,就在刚才,他心里也设想过这种画面。

    可是知道归知道,设想归设想,和亲眼瞧见,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亲眼看着他闯入禁地,那种冲击,就像是当头一记闷棍,砸的他头晕目眩,同时,他钢铁一般冷硬的心,似乎也被捅出一个血淋淋的洞来。

    体内的火,这会儿已经被痛感代替。

    喀喀喀——

    紧握的拳头咔咔作响,时间似乎过了一个世纪,却也只是一瞬间。

    重重地吐出一口气,他跨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靠近,蹲下身子,抬手紧捏着某个女人的下颚,那力道,几乎捏碎她的骨骼,可见此刻,这个男人是真的怒了,恨了!

    金成睿想要伸手拉开,却被怀里的女人阻止。

    雷谨晫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眸子里却是满满的痛色,“你知道老子现在最想做什么?”

    金玉叶瞧着他眼底毫不掩饰的痛苦悲凉与无奈,心似乎被什么蛰了一下,有点痛,有点酸,然而,面上却是一派凉薄的笑,“二叔,这是玩不起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