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第315章 救人,流骁中药(1)

    流骁并没有多问,牵起他微凉的手,“那咱走吧!”

    最后瞧了眼地下酒吧,冷魅心里替雷钧桀那个倒霉悲催的哀默三秒,继而,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

    虽然不会死,但以Lkuy的狠辣手段,脱去一层皮是一定的。

    他以前听倪星恺说过,Luky当初在京都让祁长胜疯狂地找过她一段时间,只不过,不知祁长胜是真没猜出,还是出于什么心理,并没有告诉他实情。

    刚才他故意提出未婚妻的身份,另外让流骁拿出照片,就是想暂时保住雷钧桀。

    自己和他,两人的性子虽然不尽相同,但也差不到哪里去,所以,他还是有些了解他的。

    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这口气,他肯定咽不下去,为了能引出她,他必然会留着雷钧桀的命。

    另外,扯出这些,出了暂时吊住雷钧桀的命外,也间接解释了上次帮他的原因是因为他是好友的未婚夫,而不是他所认为的,他们是同一路人。

    虽然不知道他相信了几分,但至少,他们出了他的地盘。

    别看这一个小小的地下酒吧,但里面绝对是铜墙铁壁。

    保镖个个持有枪械,安全出口有人把守,就连那部电梯,都是高科技产品,需要口令与指纹才能开启,再加上又是地下,若是没个万全的准备,她有可能一时半会儿都走出不来。

    如今,他要应付的对手太多,还不宜与这样一个狠角色交恶。

    这一年来,基本都是倪星恺在和他打交道,不过,不得不说,他在军火这方面,着实帮了他们不少。

    这次他本没打算找他,可是那边给他的信息,实在太少,这才冒险将心思转移到他身上,想要看看他能不能给出有用的信息。

    结果也没让他失望,他连里面的内部情况都知道,要说他不知道他们的大本营,说什么他都不信。

    只是没想到,中途会出两个意外。

    一个Lisy,一个雷钧桀,打断了一切,还差点让他们陷于危险之中。

    不,或许,他在这个敏感时刻的出现,就已经引起他的怀疑。

    怀疑他是去打探或是救雷钧桀的。

    这才有了刚才的试探。

    想通一切,冷魅背脊一阵发凉。

    靠,如果刚才他稍不留神,也许就和雷钧桀一样,成为阶下囚了。

    夜凉如水,金玉叶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碧色的眸子深幽如井,眉宇间透着丝丝烦躁。

    流骁推门进来,“你在想雷钧桀的事?”

    “嗯,我在衡量,到底是救他还是不救,若是这时候救,我和Luky本就不算牢靠的合作关系,就会就此作罢不说,还会多了一个强劲的对手,若是不救……呵呵,除了多了一个未嫁先寡的名声,倒也没什么损失!”

    在流骁面前,金玉叶也没什么好隐藏。

    流骁轻浅地笑了笑,“既然如此,那你还在烦躁什么?”

    一针见血的话,让金玉叶怔愣。

    是啊,她在烦躁什么?

    她和雷钧桀顶多算是互惠互利,什么关系也没有,她没必要为了他去给自己增加一个劲敌。

    理智上,这是很简单的事情,那她还在烦躁什么?

    “是因为他二叔吧!”

    流骁脸上温柔的笑意不变,墨玉一般的眸子透彻而锃亮,隐含着无限包容与温情,只是,他的心里,始终无法避免地,闪过丝丝涩然。

    没来美国之前,他生日那晚,帝豪所发生的事,只要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出来,想必又是一个被她够了魂的男人。

    金玉叶没说话,沉沉地看着外面的天色。

    不可否认,看到雷钧桀这般,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雷大禽兽。

    那个无微不至的伺候着她,照顾着她,且又默默放任着她,为她顶起一切的男人。

    这一年的时间,大事没有,小事却是不断,四叔为了躲避金老头的强势逼婚,自我放逐,直到前段时间才回来。

    而她和二叔,自从有次被夏元琼撞破他们两人住在一起后,他也被雷家两老逼婚逼得紧,雷老头甚至用她的前途做威胁,而他的选择是,当场摘下了军帽,解下军装。

    气得雷老头当场就晕了过去。

    当然,这些他并没有告诉她,是雷钧桀透露给她的。

    要说心里没感觉,那是假的。

    当初在她看来,他贪恋的只是那份肉欲欢愉,就算心里有些喜欢,在她没心没肺的态度下,也不会坚持太久。

    因为她自己是什么性子,她自己清楚,现今社会,没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自己的女人只要性不要爱不说,还与别个男人纠缠不清,更何况是霸道强势的他?

    可是,他却一直坚持着,而且还是独自一个人坚持着,用他的行动,证明他的决心,用时间去证明他的认真。

    因为彼此的身份和工作,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讲究浪漫,去谈情说爱,可是,她能感觉得到,只要和他在一起,他绝对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着,呵护着。

    很多细节,当时都被她刻意去忽略,现在想想,她才发现,原来那只禽兽,在她生活中出现的频率太高,高到已经成了她的一种习惯。

    呵呵,习惯这个词,果真是很可怕。

    若是按照她以往的心性,于她不利的事,她是断不会去考虑太多的,怎么对她有利,她就怎么做,管他是死是活。

    流骁不知何时离开,再进来时,手里多了杯牛奶,“别想太多,喝杯牛奶,早点睡!”

    金玉叶回神,轻吁出一口气,冲他笑了笑,接过他的牛奶,一饮而尽,“哎,不管了,先睡觉,你也早点睡!”

    流骁笑着点了点头,一手接过她手中的空杯,另一手抬起,指腹轻柔地抹去她唇角乳白色的奶渍。

    他动作轻缓,眼神专注,空气中无端透着一股暧昧气息。

    金玉叶碧眸微闪,拉下他的手,装模作样地吸了吸鼻子,邪笑着打趣,“嗯,好强的荷尔……”流骁并没有多问,牵起他微凉的手,“那咱走吧!”

    最后瞧了眼地下酒吧,冷魅心里替雷钧桀那个倒霉悲催的哀默三秒,继而,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

    虽然不会死,但以Lkuy的狠辣手段,脱去一层皮是一定的。

    他以前听倪星恺说过,Luky当初在京都让祁长胜疯狂地找过她一段时间,只不过,不知祁长胜是真没猜出,还是出于什么心理,并没有告诉他实情。

    刚才他故意提出未婚妻的身份,另外让流骁拿出照片,就是想暂时保住雷钧桀。

    自己和他,两人的性子虽然不尽相同,但也差不到哪里去,所以,他还是有些了解他的。

    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这口气,他肯定咽不下去,为了能引出她,他必然会留着雷钧桀的命。

    另外,扯出这些,出了暂时吊住雷钧桀的命外,也间接解释了上次帮他的原因是因为他是好友的未婚夫,而不是他所认为的,他们是同一路人。

    虽然不知道他相信了几分,但至少,他们出了他的地盘。

    别看这一个小小的地下酒吧,但里面绝对是铜墙铁壁。

    保镖个个持有枪械,安全出口有人把守,就连那部电梯,都是高科技产品,需要口令与指纹才能开启,再加上又是地下,若是没个万全的准备,她有可能一时半会儿都走出不来。

    如今,他要应付的对手太多,还不宜与这样一个狠角色交恶。

    这一年来,基本都是倪星恺在和他打交道,不过,不得不说,他在军火这方面,着实帮了他们不少。

    这次他本没打算找他,可是那边给他的信息,实在太少,这才冒险将心思转移到他身上,想要看看他能不能给出有用的信息。

    结果也没让他失望,他连里面的内部情况都知道,要说他不知道他们的大本营,说什么他都不信。

    只是没想到,中途会出两个意外。

    一个Lisy,一个雷钧桀,打断了一切,还差点让他们陷于危险之中。

    不,或许,他在这个敏感时刻的出现,就已经引起他的怀疑。

    怀疑他是去打探或是救雷钧桀的。

    这才有了刚才的试探。

    想通一切,冷魅背脊一阵发凉。

    靠,如果刚才他稍不留神,也许就和雷钧桀一样,成为阶下囚了。

    夜凉如水,金玉叶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碧色的眸子深幽如井,眉宇间透着丝丝烦躁。

    流骁推门进来,“你在想雷钧桀的事?”

    “嗯,我在衡量,到底是救他还是不救,若是这时候救,我和Luky本就不算牢靠的合作关系,就会就此作罢不说,还会多了一个强劲的对手,若是不救……呵呵,除了多了一个未嫁先寡的名声,倒也没什么损失!”

    在流骁面前,金玉叶也没什么好隐藏。

    流骁轻浅地笑了笑,“既然如此,那你还在烦躁什么?”

    一针见血的话,让金玉叶怔愣。

    是啊,她在烦躁什么?

    她和雷钧桀顶多算是互惠互利,什么关系也没有,她没必要为了他去给自己增加一个劲敌。

    理智上,这是很简单的事情,那她还在烦躁什么?

    “是因为他二叔吧!”

    流骁脸上温柔的笑意不变,墨玉一般的眸子透彻而锃亮,隐含着无限包容与温情,只是,他的心里,始终无法避免地,闪过丝丝涩然。

    没来美国之前,他生日那晚,帝豪所发生的事,只要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出来,想必又是一个被她够了魂的男人。

    金玉叶没说话,沉沉地看着外面的天色。

    不可否认,看到雷钧桀这般,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雷大禽兽。

    那个无微不至的伺候着她,照顾着她,且又默默放任着她,为她顶起一切的男人。

    这一年的时间,大事没有,小事却是不断,四叔为了躲避金老头的强势逼婚,自我放逐,直到前段时间才回来。

    而她和二叔,自从有次被夏元琼撞破他们两人住在一起后,他也被雷家两老逼婚逼得紧,雷老头甚至用她的前途做威胁,而他的选择是,当场摘下了军帽,解下军装。

    气得雷老头当场就晕了过去。

    当然,这些他并没有告诉她,是雷钧桀透露给她的。

    要说心里没感觉,那是假的。

    当初在她看来,他贪恋的只是那份肉欲欢愉,就算心里有些喜欢,在她没心没肺的态度下,也不会坚持太久。

    因为她自己是什么性子,她自己清楚,现今社会,没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自己的女人只要性不要爱不说,还与别个男人纠缠不清,更何况是霸道强势的他?

    可是,他却一直坚持着,而且还是独自一个人坚持着,用他的行动,证明他的决心,用时间去证明他的认真。

    因为彼此的身份和工作,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讲究浪漫,去谈情说爱,可是,她能感觉得到,只要和他在一起,他绝对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着,呵护着。

    很多细节,当时都被她刻意去忽略,现在想想,她才发现,原来那只禽兽,在她生活中出现的频率太高,高到已经成了她的一种习惯。

    呵呵,习惯这个词,果真是很可怕。

    若是按照她以往的心性,于她不利的事,她是断不会去考虑太多的,怎么对她有利,她就怎么做,管他是死是活。

    流骁不知何时离开,再进来时,手里多了杯牛奶,“别想太多,喝杯牛奶,早点睡!”

    金玉叶回神,轻吁出一口气,冲他笑了笑,接过他的牛奶,一饮而尽,“哎,不管了,先睡觉,你也早点睡!”

    流骁笑着点了点头,一手接过她手中的空杯,另一手抬起,指腹轻柔地抹去她唇角乳白色的奶渍。

    他动作轻缓,眼神专注,空气中无端透着一股暧昧气息。

    金玉叶碧眸微闪,拉下他的手,装模作样地吸了吸鼻子,邪笑着打趣,“嗯,好强的荷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