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第308章 你必须死(1)

    嘭!嘭!嘭!

    第二声,第三声,后面,便是接连不断的枪声。

    显然,里面已经陷入了激烈的枪战中。

    “里面的人已经被包围了,请速速放下武器!”

    嘹亮的劝降声通过扩音器四处传开,一个个全副武装的特警队第一时间包围现场,将十九号仓围成一个铜墙铁壁,里面的人就算插翅也难飞。

    “阳哥,我们的计划泄露了!”

    前座上的助手神色紧张而愤怒。

    身边的男人闭着眼,温和的眉宇漾着一抹阴霾之色,身上的气息更是阴寒而暴戾,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嗜血与阴鸷,让他那张不算出色的脸一片诡异的扭曲。

    “阳……阳哥,怎么回……回事?”

    Ady紧拽着他的衣袖,明显一副极其害怕的样子,说话的声音都颤抖得厉害。

    曾漓阳睁眼,掩去眼里的晦涩与阴鸷,勉强扯出一抹温和的淡笑,柔声安慰,“没事,别怕!”

    “阳哥,现在怎么办?”

    “通知韩亚,处理干净,我们撤!”

    男人话声很轻,却无端地透着一丝寒气。

    助理显然很吃惊,“可是这批货……”

    曾漓阳一个眼神扫过,“你是要钱,还是要命!”

    助理闭嘴了,连忙拿出手机,一串串指令下去。

    Ady被曾漓阳搂在怀里,身子瑟瑟发抖着,然而,掩在暗处的唇角却是勾起一抹邪气凛然的弧度。

    丫的,想逃?

    呵,别说门,连窗户都没有。

    吱嘎!

    这时候19号货仓的门被打开,一个个虾兵蟹将双手抱头蹲在那里,特警队的人立即持枪上前,然而,下一刻——

    嘭嘭嘭——

    又是几声枪响,出来的人一个个立即毙命,一枪一个,速度快、狠、准。

    “在那边,快,拿下!”

    狙击手开枪,已然暴露了自己的藏身位置,特警队一个个犹如迅猛的猎豹,第一时间冲了上去。

    新的一轮枪战,再次展开,现场周围几百米,皆是子弹翻飞,枪声四起。

    Ady被曾漓阳搂在怀里,男人宽厚的大掌扣住她的耳朵,“撤!”

    一声“撤”,车子立马启动,此时他们的车停在警方警界线的范围之外,所以,并没有受到警方的拦截,后面几辆不起眼的车不远不近地跟着。

    一切似乎很顺利。

    黑色的大奔一步步靠近港口,透过灯光,可以看清不远处的海面上停泊着一艘中小型的客轮。

    突然,一阵警笛声鸣响,接踵而来的扩音器嘹亮的声音,“前面拍照分别为XXX,WWW,AAA的车请靠边停驶!”

    “阳哥,怎么办?”

    助理抹了把汗,声音明显透着一丝惊慌。

    “慌什么,我们只是商人而已,停吧,让后面的人镇定些,别给我捅什么篓子!”

    有了曾漓阳的话,几辆车都靠边停了下来。

    “请各位下车,配合检查!”

    一群持枪特警上前,曾漓阳一行人全部下车。

    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上前,“曾漓阳先生,现在我们警方怀疑你涉嫌一起国际贩卖毒品案件,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呵,警官,弄错了吧,我只是正经的商人,现在我需要去国外谈一笔价值三千万的生意,我不可能因为你们警方的一句怀疑,而耽误我的生意,到时候若是调查结果没我什么事,这批生意的损失,你们谁负责赔我?”

    那名中年警官面色不变,“请你配合警方调查,不然我们可以以妨碍公务起诉你!”

    曾漓阳眼神阴鸷,然而脸上却是笑意温和,“行,跟你们走一趟!”

    话落,他转首看向怀里的女人,“Ady,咱明天再去,现在你先跟李强回酒店等我!”

    “阳哥……”

    Ady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助理心急地唤了声。

    虽然他们以前也进过局子,最后都无事,但他总觉得这次有什么不对劲,知道这次交易真正地点的人,也就两三个,而这两三个绝对都是可信之人。

    另外的人,在别处交易,那是专门应付条子的障眼法,没想到那边没出事,这边却被警方包围,出动的还是地方特警队。

    曾漓阳给了他一个眼神,“带你嫂子回去,等我回来!”

    话声刚落,兜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警官,方便接个电话吧!”

    那名警官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你身边有人出卖了你,进了局子,就没机会出来了!”

    手机那头传来霍偲竣冷沉的提醒话语,曾漓阳气息在这一刻陡然一变,身边的Ady好似有所感觉,眼睑微垂,碧色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

    她如今的内力,尽管称不上有多高深,但是,通了任督二脉的她,耳聪目明,加上内力的辅助,两米之内,手机那头所说的话,逃不了她的耳朵。

    看来,姓霍的在警方有人,而且所处的位子还不低。

    看他们两人的交情,她想要拉拢霍偲竣,貌似有些不可能了。

    时间似乎过去很久,却也只有几秒钟。

    “走吧,曾先生!”

    敛了敛神色,曾漓阳收起手机,“放心,我会走的,不过,我先跟我老婆说两句话,你们这么大的阵仗,可把她吓坏了!”

    语气温和无害,说话间,他看向一旁的女人,镜片下的眸子深幽似一口枯井,里面暗藏着厉芒与一抹痛色,“Ady,怕吗?”

    没等她开口,他柔柔地笑了笑,抬手抚上她精致得不像话的面颊,兀自替她答道:“呵呵,我知道你不怕的!”

    话声落的同时,他手猛地滑向她的脖颈,想要所住她的咽喉,而另一只手则是掏出了藏在身上的手枪。

    显然,他想挟持她。

    这边,金玉叶好似早有所料一般,在他的手锁向她的咽喉之际,妖冶的唇一勾,“呵,反应倒是挺快!”

    说话间,她身子往后一仰,出手快若闪电,抓住了他的手,另外,抬脚极快了踹掉了他手中的枪。嘭!嘭!嘭!

    第二声,第三声,后面,便是接连不断的枪声。

    显然,里面已经陷入了激烈的枪战中。

    “里面的人已经被包围了,请速速放下武器!”

    嘹亮的劝降声通过扩音器四处传开,一个个全副武装的特警队第一时间包围现场,将十九号仓围成一个铜墙铁壁,里面的人就算插翅也难飞。

    “阳哥,我们的计划泄露了!”

    前座上的助手神色紧张而愤怒。

    身边的男人闭着眼,温和的眉宇漾着一抹阴霾之色,身上的气息更是阴寒而暴戾,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嗜血与阴鸷,让他那张不算出色的脸一片诡异的扭曲。

    “阳……阳哥,怎么回……回事?”

    Ady紧拽着他的衣袖,明显一副极其害怕的样子,说话的声音都颤抖得厉害。

    曾漓阳睁眼,掩去眼里的晦涩与阴鸷,勉强扯出一抹温和的淡笑,柔声安慰,“没事,别怕!”

    “阳哥,现在怎么办?”

    “通知韩亚,处理干净,我们撤!”

    男人话声很轻,却无端地透着一丝寒气。

    助理显然很吃惊,“可是这批货……”

    曾漓阳一个眼神扫过,“你是要钱,还是要命!”

    助理闭嘴了,连忙拿出手机,一串串指令下去。

    Ady被曾漓阳搂在怀里,身子瑟瑟发抖着,然而,掩在暗处的唇角却是勾起一抹邪气凛然的弧度。

    丫的,想逃?

    呵,别说门,连窗户都没有。

    吱嘎!

    这时候19号货仓的门被打开,一个个虾兵蟹将双手抱头蹲在那里,特警队的人立即持枪上前,然而,下一刻——

    嘭嘭嘭——

    又是几声枪响,出来的人一个个立即毙命,一枪一个,速度快、狠、准。

    “在那边,快,拿下!”

    狙击手开枪,已然暴露了自己的藏身位置,特警队一个个犹如迅猛的猎豹,第一时间冲了上去。

    新的一轮枪战,再次展开,现场周围几百米,皆是子弹翻飞,枪声四起。

    Ady被曾漓阳搂在怀里,男人宽厚的大掌扣住她的耳朵,“撤!”

    一声“撤”,车子立马启动,此时他们的车停在警方警界线的范围之外,所以,并没有受到警方的拦截,后面几辆不起眼的车不远不近地跟着。

    一切似乎很顺利。

    黑色的大奔一步步靠近港口,透过灯光,可以看清不远处的海面上停泊着一艘中小型的客轮。

    突然,一阵警笛声鸣响,接踵而来的扩音器嘹亮的声音,“前面拍照分别为XXX,WWW,AAA的车请靠边停驶!”

    “阳哥,怎么办?”

    助理抹了把汗,声音明显透着一丝惊慌。

    “慌什么,我们只是商人而已,停吧,让后面的人镇定些,别给我捅什么篓子!”

    有了曾漓阳的话,几辆车都靠边停了下来。

    “请各位下车,配合检查!”

    一群持枪特警上前,曾漓阳一行人全部下车。

    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上前,“曾漓阳先生,现在我们警方怀疑你涉嫌一起国际贩卖毒品案件,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呵,警官,弄错了吧,我只是正经的商人,现在我需要去国外谈一笔价值三千万的生意,我不可能因为你们警方的一句怀疑,而耽误我的生意,到时候若是调查结果没我什么事,这批生意的损失,你们谁负责赔我?”

    那名中年警官面色不变,“请你配合警方调查,不然我们可以以妨碍公务起诉你!”

    曾漓阳眼神阴鸷,然而脸上却是笑意温和,“行,跟你们走一趟!”

    话落,他转首看向怀里的女人,“Ady,咱明天再去,现在你先跟李强回酒店等我!”

    “阳哥……”

    Ady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助理心急地唤了声。

    虽然他们以前也进过局子,最后都无事,但他总觉得这次有什么不对劲,知道这次交易真正地点的人,也就两三个,而这两三个绝对都是可信之人。

    另外的人,在别处交易,那是专门应付条子的障眼法,没想到那边没出事,这边却被警方包围,出动的还是地方特警队。

    曾漓阳给了他一个眼神,“带你嫂子回去,等我回来!”

    话声刚落,兜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警官,方便接个电话吧!”

    那名警官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你身边有人出卖了你,进了局子,就没机会出来了!”

    手机那头传来霍偲竣冷沉的提醒话语,曾漓阳气息在这一刻陡然一变,身边的Ady好似有所感觉,眼睑微垂,碧色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

    她如今的内力,尽管称不上有多高深,但是,通了任督二脉的她,耳聪目明,加上内力的辅助,两米之内,手机那头所说的话,逃不了她的耳朵。

    看来,姓霍的在警方有人,而且所处的位子还不低。

    看他们两人的交情,她想要拉拢霍偲竣,貌似有些不可能了。

    时间似乎过去很久,却也只有几秒钟。

    “走吧,曾先生!”

    敛了敛神色,曾漓阳收起手机,“放心,我会走的,不过,我先跟我老婆说两句话,你们这么大的阵仗,可把她吓坏了!”

    语气温和无害,说话间,他看向一旁的女人,镜片下的眸子深幽似一口枯井,里面暗藏着厉芒与一抹痛色,“Ady,怕吗?”

    没等她开口,他柔柔地笑了笑,抬手抚上她精致得不像话的面颊,兀自替她答道:“呵呵,我知道你不怕的!”

    话声落的同时,他手猛地滑向她的脖颈,想要所住她的咽喉,而另一只手则是掏出了藏在身上的手枪。

    显然,他想挟持她。

    这边,金玉叶好似早有所料一般,在他的手锁向她的咽喉之际,妖冶的唇一勾,“呵,反应倒是挺快!”

    说话间,她身子往后一仰,出手快若闪电,抓住了他的手,另外,抬脚极快了踹掉了他手中的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