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第293章 她要他,非要不可!(1)

    包间内,相对于其他饭局,这里的气氛显然安静不少。

    人只有两个,金成嵘,还有一个他意料之中同时也意料之外的人——

    金玉婷。

    呵呵,就不知道是金成嵘按耐不住,还是金玉婷自个儿按耐不住,亲自送上门来了。

    他的到来,令两人瞬间抬眸。

    “魅少,你可真难请啊!”

    金成嵘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一杯酒,神色褪去了平时的威严沉稳,多了一股慵懒惬意之色。

    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最近他的仕途一帆风顺,生活有滋有味的,五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成熟而有韵味,再加上他那副好体魄与好相貌,真真是风采卓绝。

    冷魅脱了大衣,搭在椅背上,落座,动作随性自然,他亦是勾唇笑了笑,“前段时间在国外,这不是一回来就前来赴约了吗?”

    “呵呵,了解,大忙人嘛!”

    说完,他屈尊降贵,亲自帮他倒了一杯酒,话锋一转,看向一旁的金玉婷,“魅少,这是我女儿玉婷,你应该不陌生吧,上次你救了她,她可是一直惦记着你呢,说是要亲自谢谢你,这不,今天恰巧带过来了!”

    酒桌上,这样话,想必任何一个男人都明白其中的内涵。

    冷魅虽然是个伪男,但并不影响,他对人性,对社会交际的了解。

    端起酒杯,优雅轻柔地晃了晃杯中猩红的液体,墨色的眸子转向一旁的女人,眼底透着一股似笑非笑的邪气儿,“金小姐无须放心上,举手之劳而已!”

    话落,他头微仰,一口饮尽杯中的红酒。

    一举一动皆透着优雅矜贵,慵懒闲适却不失男子该有的气概。

    金玉婷今天显然做过一番打扮的,身上穿了件粉色的修身抹胸长裙,配上一件短装的白色妮子披肩,高雅贵气,娇俏温婉又不失端庄。

    经过几个月的调养,刚开始骨瘦如柴身体,已经丰润了不少,脸色也恢复了以前的红润光泽。

    听见冷魅的话,她悠然一笑,“对魅少而言是举手之劳,但对我而言,却是一场救赎,如果不是你,也许我……”

    后面的话,她没再说下去,许是想到不好的事,那张粉面含春的脸也白了白。

    “哎呀,我这个女儿,一直心高气傲,没想到却对魅少你……”

    “爸!”

    金玉婷嗲怪地打断金成嵘的话,粉面上闪过一抹嫣红,看起来倒是一株含苞欲放的娇花。

    “呵呵,还不好意思了!”

    金成嵘笑,锐利的眸子一直注视着冷魅的神色,却见他嘴角挂着邪魅的笑意,眼神深幽,让他瞧不出丝毫情绪。

    这个男人,绝对是个人物,他身体内那个孽女给他下的毒还要靠他,而且他知道他太多事情,既然玉婷中意他,他没有理由不成人之美,只有成为自己人,他才能真正放心。

    “爸,魅少,你们先聊,我去趟洗手间!”

    金玉婷见他不表态,面上有些难堪,不过,她掩藏的很好,依旧是笑颜如花地打招呼。

    金玉婷出去了,包间里只有他们两个男人,金成嵘再次帮他倒了杯酒,“魅少,你看,我们两父女多亏了有你相助,想来你和我们金家也是有缘。”

    冷魅不露声色,端起酒杯轻啜了一口,笑意邪肆道:“那当然,以后我的事,还得靠你这个市长多担待呢!”

    “咱俩谁跟谁,那不是必须的嘛!”

    话落,两人相视一笑,一个笑的开心,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手中,一个是笑的莫晦高深,让人窥视不出半分心思。

    酒足饭饱,该说的话说了,该做的事做了,饭局散场是一定的。

    出门之时,金成嵘接了个电话,借口离开。

    那么剩下金玉婷,是冷魅的任务无疑了。

    “上车!”

    淡淡地,透着一股邪气霸道的两个字,让金玉婷心跳加快了一步,她撩了撩发,拉开车门上车,“麻烦你了,其实我可以打车回去的!”

    妈的,上都上来了,还矫情个屁!

    心里诽腹着,面上却是无所谓的笑了笑,并不言语。

    性能极佳的布加迪威龙一路向金家庄园驶去。

    车内,两人寂静无声,金玉婷想找话题聊,可是见他一心驾车,她也不好意思开口。

    她的吸毒事件,成了她一辈子的污点,另外还……

    这个男人,如此美好,她没有勇气开口对他说喜欢,不,比喜欢更深一层,是爱才对,她爱上了他,爱上这个邪魅如魔,危险如罂粟一般的男人。

    因为爱,她不顾矜持,硬是要父亲带她过来,然而,面对他的冷淡,一向自信傲然的她,第一次无措了。

    不,在经过绑架事件后,她已经失去了自信傲然的资本。

    “到了!”

    依旧是淡淡的两个字,原来车子在不知不觉间停了下来,金玉婷回神,“呃,谢谢你了,要……进去坐坐吗?”

    “呵,下次吧,今天太晚!”

    冷魅邪气地笑了笑,墨色的眸子在暗夜中看起来习习生辉,魔魅而妖娆,透着一股撩人意味。

    金玉婷迷失在他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少顷,她想起他刚才说了什么,心里闪过一丝无言的喜悦,“好,那我进去了!”

    “等等!”

    冷魅无声一笑,出声叫住了她,同时他将搭在椅背上的外套递了过来,语气难得的透着一丝温色,“外面冷,披上吧!”

    金玉婷指尖捏紧了外套,鼻子嗅着他身上特有的那股清香,心瞬间沉沦,她看着越来越远的车子,缓缓蹲下身去,将脸埋在外套里,眼里有股温热的东西溢出,悄然流进黑色的外套上。

    她有多久没感受过这种温暖了?

    自从绑架事件后,爸爸不重视她了,妈妈因为她而坐牢了,玉婧被送去国外了,以前的朋友见到她,一个个都像是躲瘟疫一般,避开她,还说她是吸毒犯。

    良久,她起身,抬眸,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眼底闪过一丝疯狂。包间内,相对于其他饭局,这里的气氛显然安静不少。

    人只有两个,金成嵘,还有一个他意料之中同时也意料之外的人——

    金玉婷。

    呵呵,就不知道是金成嵘按耐不住,还是金玉婷自个儿按耐不住,亲自送上门来了。

    他的到来,令两人瞬间抬眸。

    “魅少,你可真难请啊!”

    金成嵘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一杯酒,神色褪去了平时的威严沉稳,多了一股慵懒惬意之色。

    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最近他的仕途一帆风顺,生活有滋有味的,五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成熟而有韵味,再加上他那副好体魄与好相貌,真真是风采卓绝。

    冷魅脱了大衣,搭在椅背上,落座,动作随性自然,他亦是勾唇笑了笑,“前段时间在国外,这不是一回来就前来赴约了吗?”

    “呵呵,了解,大忙人嘛!”

    说完,他屈尊降贵,亲自帮他倒了一杯酒,话锋一转,看向一旁的金玉婷,“魅少,这是我女儿玉婷,你应该不陌生吧,上次你救了她,她可是一直惦记着你呢,说是要亲自谢谢你,这不,今天恰巧带过来了!”

    酒桌上,这样话,想必任何一个男人都明白其中的内涵。

    冷魅虽然是个伪男,但并不影响,他对人性,对社会交际的了解。

    端起酒杯,优雅轻柔地晃了晃杯中猩红的液体,墨色的眸子转向一旁的女人,眼底透着一股似笑非笑的邪气儿,“金小姐无须放心上,举手之劳而已!”

    话落,他头微仰,一口饮尽杯中的红酒。

    一举一动皆透着优雅矜贵,慵懒闲适却不失男子该有的气概。

    金玉婷今天显然做过一番打扮的,身上穿了件粉色的修身抹胸长裙,配上一件短装的白色妮子披肩,高雅贵气,娇俏温婉又不失端庄。

    经过几个月的调养,刚开始骨瘦如柴身体,已经丰润了不少,脸色也恢复了以前的红润光泽。

    听见冷魅的话,她悠然一笑,“对魅少而言是举手之劳,但对我而言,却是一场救赎,如果不是你,也许我……”

    后面的话,她没再说下去,许是想到不好的事,那张粉面含春的脸也白了白。

    “哎呀,我这个女儿,一直心高气傲,没想到却对魅少你……”

    “爸!”

    金玉婷嗲怪地打断金成嵘的话,粉面上闪过一抹嫣红,看起来倒是一株含苞欲放的娇花。

    “呵呵,还不好意思了!”

    金成嵘笑,锐利的眸子一直注视着冷魅的神色,却见他嘴角挂着邪魅的笑意,眼神深幽,让他瞧不出丝毫情绪。

    这个男人,绝对是个人物,他身体内那个孽女给他下的毒还要靠他,而且他知道他太多事情,既然玉婷中意他,他没有理由不成人之美,只有成为自己人,他才能真正放心。

    “爸,魅少,你们先聊,我去趟洗手间!”

    金玉婷见他不表态,面上有些难堪,不过,她掩藏的很好,依旧是笑颜如花地打招呼。

    金玉婷出去了,包间里只有他们两个男人,金成嵘再次帮他倒了杯酒,“魅少,你看,我们两父女多亏了有你相助,想来你和我们金家也是有缘。”

    冷魅不露声色,端起酒杯轻啜了一口,笑意邪肆道:“那当然,以后我的事,还得靠你这个市长多担待呢!”

    “咱俩谁跟谁,那不是必须的嘛!”

    话落,两人相视一笑,一个笑的开心,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手中,一个是笑的莫晦高深,让人窥视不出半分心思。

    酒足饭饱,该说的话说了,该做的事做了,饭局散场是一定的。

    出门之时,金成嵘接了个电话,借口离开。

    那么剩下金玉婷,是冷魅的任务无疑了。

    “上车!”

    淡淡地,透着一股邪气霸道的两个字,让金玉婷心跳加快了一步,她撩了撩发,拉开车门上车,“麻烦你了,其实我可以打车回去的!”

    妈的,上都上来了,还矫情个屁!

    心里诽腹着,面上却是无所谓的笑了笑,并不言语。

    性能极佳的布加迪威龙一路向金家庄园驶去。

    车内,两人寂静无声,金玉婷想找话题聊,可是见他一心驾车,她也不好意思开口。

    她的吸毒事件,成了她一辈子的污点,另外还……

    这个男人,如此美好,她没有勇气开口对他说喜欢,不,比喜欢更深一层,是爱才对,她爱上了他,爱上这个邪魅如魔,危险如罂粟一般的男人。

    因为爱,她不顾矜持,硬是要父亲带她过来,然而,面对他的冷淡,一向自信傲然的她,第一次无措了。

    不,在经过绑架事件后,她已经失去了自信傲然的资本。

    “到了!”

    依旧是淡淡的两个字,原来车子在不知不觉间停了下来,金玉婷回神,“呃,谢谢你了,要……进去坐坐吗?”

    “呵,下次吧,今天太晚!”

    冷魅邪气地笑了笑,墨色的眸子在暗夜中看起来习习生辉,魔魅而妖娆,透着一股撩人意味。

    金玉婷迷失在他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少顷,她想起他刚才说了什么,心里闪过一丝无言的喜悦,“好,那我进去了!”

    “等等!”

    冷魅无声一笑,出声叫住了她,同时他将搭在椅背上的外套递了过来,语气难得的透着一丝温色,“外面冷,披上吧!”

    金玉婷指尖捏紧了外套,鼻子嗅着他身上特有的那股清香,心瞬间沉沦,她看着越来越远的车子,缓缓蹲下身去,将脸埋在外套里,眼里有股温热的东西溢出,悄然流进黑色的外套上。

    她有多久没感受过这种温暖了?

    自从绑架事件后,爸爸不重视她了,妈妈因为她而坐牢了,玉婧被送去国外了,以前的朋友见到她,一个个都像是躲瘟疫一般,避开她,还说她是吸毒犯。

    良久,她起身,抬眸,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眼底闪过一丝疯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