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第292章 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2)

    雷谨晫看向他,冷寒的眸子微眯,“我是来找她的,当然要带她回去!”

    嗤嗤——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一愠怒,一冷寒,彼此眼底有着各自的坚持,丝毫不让。

    再看让他们纠结的某个女人。

    呃,人家吃饱喝足,被子一蒙——

    睡了。

    最后的最后……

    雷大首长脸皮堪比城墙,金大教官望尘莫及。

    结果还是和最先一样,三人同床,只是这次两人为了避免再次被踹下床的境遇,很有自觉地不再交锋,且不去碰触中间的金玉叶。

    第二天早上醒来,金玉叶并没有看到两个幼稚斗气的男人,床头有两张字条,一个是去军区上班,一个是回原来的工作岗位报到。

    嗯,没了粘人的苍蝇,心情大好!

    起床洗漱,帮自己脚上的伤擦药,经过两天特效药的滋养,她脚上磨破皮的血泡基本没什么大碍,只是被锯齿夹夹过的那只伤口看起来还有些严重。

    擦好药,重新绑上绷带,洗手换了件衣服,便下楼了。

    “叶小姐,您起来了!”

    许是得到过交代,看到她下楼,红嫂蹬蹬几步,跑到她面前,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

    不熟悉的人,金玉叶并不喜与人有肢体接触,不着痕迹地推开了她,“红嫂,我没什么大碍!”

    “呵呵,好,那我去帮你端早餐!”

    吃了早餐,金玉叶包袱一卷,闪人了。

    一个星期的假期,她可不想在两个男人争风吃醋的氛围之下度过,更何况,过了三个月的全封闭式生活,她还有很多事要办。

    先是回了学校旁边的套房,换了身冷魅的行头,便去了海边的别墅。

    刚下车,一个壮硕的花影便以迅雷不及之势向他冲来。

    毫无疑问,此花影是宝贝爱宠,小金无疑了。

    “嗷,好重,小金你该减肥了!”

    接过它冲过来的壮硕身子,那一瞬间的冲击力让冷魅脚步后退了下。

    小金显然听不懂他口中所谓的减肥,只是一个劲儿的用舌头舔着舔着他的手和脸颊,舔到手掌的伤处,它还用力地多舔几下,还用脸蹭着她的脸颊。

    “哎呦,小宝贝儿都知道心疼主子了,该赏!”

    它这样子,明显取悦了冷魅,也不在乎它沉重的身体,抱着它就往里走。

    “叶……呃,魅,你终于回来了,小金都想死你了!”

    还没进门,听到动静的倪星悦便迎了出来,看到他,绝美的面容上漾着一个大大的笑容。

    “嗯,你在这儿啊!”

    因为小金需要人照顾,这里钥匙除了冷斯有外,她也给倪星悦配置了一套。

    “冷斯不在?”

    进了门,金玉叶并没有看到冷斯的身影,便出声问。

    她想知道,他的记忆有没有恢复的迹象。

    听到他的问话,后面倪星悦沉默了。

    冷魅脸上的笑容微凝,他将小金安坐在沙发上,转身,看到倪星悦担忧的表情,心下一沉,“怎么回事?”

    “他……走了,至于去了哪里,我们也不知道!”

    倪星悦虽然不知道她和冷斯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不过看平时她对冷斯的态度,便知道,冷斯之于他,很重要,所以,她表情才会显得担忧。

    眼神蓦然一厉,心沉了又沉。

    操他么的,养不熟的白眼狼。

    “什么情况?”

    出口的声音又冷又冷,周围的空气似乎也被凝结,温度陡然下降。

    倪星悦只觉自己似乎被一团阴森寒冷的气息包裹,她心尖儿颤了颤,“我不是很清楚,我哥应该知道。”

    冷魅拨通了倪星恺的电话,一个小时后,倪星恺过来了。

    从他口中得知,冷斯前段时间无故被莫名人士追杀,有次不幸受伤,住了院,庆幸的是,他在受伤的同时,因祸得福,恢复了记忆。

    不过,他没等身上的伤好利索,便留了一张“勿找”的字条,悄然离开了。

    “我想他应该是惹上什么了人,怕连累你,所以才离开的!”

    倪星恺吸了一口烟,表情依旧是邪邪酷酷的,只是,经过一番磨练,那张酷酷的脸庞上,褪去了第一次见时,那种青涩与失意,身上多了一股沉稳冷戾的霸气。

    冷魅墨色的眸子阴鸷森冷,他不说话,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寒气息。

    “魅,你别太担心了,他本事很强,不……”

    嗤!

    冷魅嗤笑一声,语气听不出喜怒地打断她的话,“谁跟你说我担心他了!”

    他的死活,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他脑子里的记忆,有关他哥哥的记忆。

    “找,出动帮内所有弟兄,给我找,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

    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冷魅上楼进了自己的书房,打开电脑,登录了邮箱。

    由于特训之前,他便将基本工作都安排下去,三个月下来,倒是没什么重要事件急待他处理。

    “水恋留乡”的工程在顺利进行着,那里有夏国良和夏铭照看着,司斓也在一旁帮衬,他还算放心。

    另外,‘百生堂’有江源坐镇,他提拔上去的几个部门经理能力都不错,他亦是无须担心。

    将几人发给他的邮件都浏览了一遍,最后一封还是昨天发的,发信人是江源。

    看着上面的内容,冷魅阴郁的表情终于露出了一抹愉悦之色。

    呵呵,怀孕了吗?

    很好呢。

    金成嵘,老来得子,你要还是不要呢?

    冬天的昼日似乎很短暂,傍晚六点,外面已经全黑了。

    打开了属于金玉叶的手机,如他所料,上面有多通来电显示,二叔的,四叔的,另外还有两通是雷钧桀的。

    雷钧桀找她,想必是雷家人要见她了。

    只是,现在她没有时间,也没心情去应付雷家。

    三个人,分别回了他们一条短信,手机再次进入关机状态,便出了书房。

    倪星恺已经走了,倪星悦还在,见他出来,连忙从沙发上起来,“忙完了,我这就去帮你端晚餐!”

    冷魅摆了摆手,“不必了,我有事出去一趟,晚上不用帮我等门,我带钥匙!”

    “好,那你路上小心些!”

    小金跨着优雅的步伐上前,头蹭了蹭他的腿,冷魅蹲身,抚了抚它的脑袋,“宝贝儿,乖,主子我现在不能带你出去,乖乖在家玩!”

    繁华的大都市,被一层雾色笼罩,街道上的霓虹灯也添了一种朦胧的梦幻之色。

    嗤——

    黑色的布加迪威龙在某间饭庄停下,冷魅下车,潇洒地将钥匙丢给泊车门童,进了里面,报了包间号后,便由侍者领着过去了。

    “先生,请!”

    得到里面人的应许,侍者推开厚重的雕花大门,冲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冷魅唇角漾着惯性的邪魅笑容,步伐优雅地走了进去,待看到里面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那个人外,他唇角的笑意似乎更邪肆了。雷谨晫看向他,冷寒的眸子微眯,“我是来找她的,当然要带她回去!”

    嗤嗤——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一愠怒,一冷寒,彼此眼底有着各自的坚持,丝毫不让。

    再看让他们纠结的某个女人。

    呃,人家吃饱喝足,被子一蒙——

    睡了。

    最后的最后……

    雷大首长脸皮堪比城墙,金大教官望尘莫及。

    结果还是和最先一样,三人同床,只是这次两人为了避免再次被踹下床的境遇,很有自觉地不再交锋,且不去碰触中间的金玉叶。

    第二天早上醒来,金玉叶并没有看到两个幼稚斗气的男人,床头有两张字条,一个是去军区上班,一个是回原来的工作岗位报到。

    嗯,没了粘人的苍蝇,心情大好!

    起床洗漱,帮自己脚上的伤擦药,经过两天特效药的滋养,她脚上磨破皮的血泡基本没什么大碍,只是被锯齿夹夹过的那只伤口看起来还有些严重。

    擦好药,重新绑上绷带,洗手换了件衣服,便下楼了。

    “叶小姐,您起来了!”

    许是得到过交代,看到她下楼,红嫂蹬蹬几步,跑到她面前,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

    不熟悉的人,金玉叶并不喜与人有肢体接触,不着痕迹地推开了她,“红嫂,我没什么大碍!”

    “呵呵,好,那我去帮你端早餐!”

    吃了早餐,金玉叶包袱一卷,闪人了。

    一个星期的假期,她可不想在两个男人争风吃醋的氛围之下度过,更何况,过了三个月的全封闭式生活,她还有很多事要办。

    先是回了学校旁边的套房,换了身冷魅的行头,便去了海边的别墅。

    刚下车,一个壮硕的花影便以迅雷不及之势向他冲来。

    毫无疑问,此花影是宝贝爱宠,小金无疑了。

    “嗷,好重,小金你该减肥了!”

    接过它冲过来的壮硕身子,那一瞬间的冲击力让冷魅脚步后退了下。

    小金显然听不懂他口中所谓的减肥,只是一个劲儿的用舌头舔着舔着他的手和脸颊,舔到手掌的伤处,它还用力地多舔几下,还用脸蹭着她的脸颊。

    “哎呦,小宝贝儿都知道心疼主子了,该赏!”

    它这样子,明显取悦了冷魅,也不在乎它沉重的身体,抱着它就往里走。

    “叶……呃,魅,你终于回来了,小金都想死你了!”

    还没进门,听到动静的倪星悦便迎了出来,看到他,绝美的面容上漾着一个大大的笑容。

    “嗯,你在这儿啊!”

    因为小金需要人照顾,这里钥匙除了冷斯有外,她也给倪星悦配置了一套。

    “冷斯不在?”

    进了门,金玉叶并没有看到冷斯的身影,便出声问。

    她想知道,他的记忆有没有恢复的迹象。

    听到他的问话,后面倪星悦沉默了。

    冷魅脸上的笑容微凝,他将小金安坐在沙发上,转身,看到倪星悦担忧的表情,心下一沉,“怎么回事?”

    “他……走了,至于去了哪里,我们也不知道!”

    倪星悦虽然不知道她和冷斯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不过看平时她对冷斯的态度,便知道,冷斯之于他,很重要,所以,她表情才会显得担忧。

    眼神蓦然一厉,心沉了又沉。

    操他么的,养不熟的白眼狼。

    “什么情况?”

    出口的声音又冷又冷,周围的空气似乎也被凝结,温度陡然下降。

    倪星悦只觉自己似乎被一团阴森寒冷的气息包裹,她心尖儿颤了颤,“我不是很清楚,我哥应该知道。”

    冷魅拨通了倪星恺的电话,一个小时后,倪星恺过来了。

    从他口中得知,冷斯前段时间无故被莫名人士追杀,有次不幸受伤,住了院,庆幸的是,他在受伤的同时,因祸得福,恢复了记忆。

    不过,他没等身上的伤好利索,便留了一张“勿找”的字条,悄然离开了。

    “我想他应该是惹上什么了人,怕连累你,所以才离开的!”

    倪星恺吸了一口烟,表情依旧是邪邪酷酷的,只是,经过一番磨练,那张酷酷的脸庞上,褪去了第一次见时,那种青涩与失意,身上多了一股沉稳冷戾的霸气。

    冷魅墨色的眸子阴鸷森冷,他不说话,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寒气息。

    “魅,你别太担心了,他本事很强,不……”

    嗤!

    冷魅嗤笑一声,语气听不出喜怒地打断她的话,“谁跟你说我担心他了!”

    他的死活,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他脑子里的记忆,有关他哥哥的记忆。

    “找,出动帮内所有弟兄,给我找,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

    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冷魅上楼进了自己的书房,打开电脑,登录了邮箱。

    由于特训之前,他便将基本工作都安排下去,三个月下来,倒是没什么重要事件急待他处理。

    “水恋留乡”的工程在顺利进行着,那里有夏国良和夏铭照看着,司斓也在一旁帮衬,他还算放心。

    另外,‘百生堂’有江源坐镇,他提拔上去的几个部门经理能力都不错,他亦是无须担心。

    将几人发给他的邮件都浏览了一遍,最后一封还是昨天发的,发信人是江源。

    看着上面的内容,冷魅阴郁的表情终于露出了一抹愉悦之色。

    呵呵,怀孕了吗?

    很好呢。

    金成嵘,老来得子,你要还是不要呢?

    冬天的昼日似乎很短暂,傍晚六点,外面已经全黑了。

    打开了属于金玉叶的手机,如他所料,上面有多通来电显示,二叔的,四叔的,另外还有两通是雷钧桀的。

    雷钧桀找她,想必是雷家人要见她了。

    只是,现在她没有时间,也没心情去应付雷家。

    三个人,分别回了他们一条短信,手机再次进入关机状态,便出了书房。

    倪星恺已经走了,倪星悦还在,见他出来,连忙从沙发上起来,“忙完了,我这就去帮你端晚餐!”

    冷魅摆了摆手,“不必了,我有事出去一趟,晚上不用帮我等门,我带钥匙!”

    “好,那你路上小心些!”

    小金跨着优雅的步伐上前,头蹭了蹭他的腿,冷魅蹲身,抚了抚它的脑袋,“宝贝儿,乖,主子我现在不能带你出去,乖乖在家玩!”

    繁华的大都市,被一层雾色笼罩,街道上的霓虹灯也添了一种朦胧的梦幻之色。

    嗤——

    黑色的布加迪威龙在某间饭庄停下,冷魅下车,潇洒地将钥匙丢给泊车门童,进了里面,报了包间号后,便由侍者领着过去了。

    “先生,请!”

    得到里面人的应许,侍者推开厚重的雕花大门,冲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冷魅唇角漾着惯性的邪魅笑容,步伐优雅地走了进去,待看到里面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那个人外,他唇角的笑意似乎更邪肆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