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第291章 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1)

    卧室里,亮着一盏橘色的壁灯,灯光柔和,透着丝丝暖色。

    大床上,两男一女。

    女人睡容安然恬静,而男人……

    咳咳!

    正在眉目传怒,眼神厮杀!

    “下去!”

    当然,这是属于霸道强势惯了的雷大首长。

    金成睿挑了挑眉,无声地用眼神示意,“老子的床!”

    雷谨晫不甘示弱,俯身在金玉叶眉心极其轻柔地吻了吻,意思很明显——

    “老子的女人!”

    金成睿无声地嗤笑,他合着眼,装作没有看到他宣誓一般的得瑟眼神。

    他的房子,他的床,他的女人,要他下去?

    妈的,没天理了。

    在金成睿心里,不管金玉叶怎么想,但他却认定了,这辈子,她是他的女人,唯一的女人。

    雷谨晫瞧着他那样子,憋闷得不行,心里低咒了一声,他抬起脚,绕过中间的女人,毫不留情地踹了下去。

    他说过,若是他们没那层血缘关系,他认了,大不了公平竞争。

    因为谁都有喜欢一个人的权利。

    可是,有着那层关系,他说什么也不允许,他虽然不拘小节,不在乎一些世俗,却也没有开明到这种地步,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心尖儿上的女人。

    他不会让别人有攻击伤害她的机会。

    ‘乱伦’这俩个字眼太沉重,他不会让她背。

    至于他自己,虽然也存在某些伦理问题,但他这是可以解决的,且只要她点头首肯,他也有信心去解决。

    他坚持要她,就不会让那些外在问题干扰她。

    而金成睿不能,他的问题,永远横陈在他们之间,没有解决的途径,就像他说的,想要解决,除非——

    回炉重造!

    另外,她是他的女人,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女人与别个男人纠缠不休,他也不例外。

    金成睿眸色微冷,极快地闪开,同时也毫不犹豫地踹了回去。

    咚咚咚——

    两个人,你来我往,小心翼翼地避开中间的女人,被子里面的脚就这样交锋起来,且动静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金玉叶不是猪,此时,就算她睡得再沉,也被旁边两个堪称幼稚行为的男人给吵醒了。

    秀眉微微蹙起,当然,两个正在进行腿上会晤的男人并没有瞧见。

    更绝的是,丫的,这两人从始至终都是闭着眼睛——

    装死!

    额角滑下三条黑线,金玉叶嘴角抽了抽,抬起那只没有伤到脚,极快地一边一脚。

    咚!咚!

    左右两个没有防备的男人,被她不留情面地给踹到了床底下。

    怔愣!

    愕然!

    接着便是窘迫,脸黑!

    金玉叶瞧着他们两人一系列的表情变化,潋滟的唇勾了勾,碧眸闪过一丝戏谑。

    “二叔,四叔,你们要玩也别当着我的面儿,隔壁有床,去那里继续吧,随你们怎么激烈,想弄什么动作都没问题!”

    “咳咳,既然醒了,我去帮你弄吃的!”

    金成睿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起来,第一时间遁走。

    雷谨晫在金玉叶面前,一向是没脸没皮的,他从地上起来,拍了拍手,面无异色地重新钻进暖暖的被窝,然而——

    视线下移,看着地抵在他胸前的脚,心,猛地抽紧。

    不是在乎她的阻拦,而是那只裹着纱布的脚。

    雪白的纱布上,渗出了点点殷红,那是血的颜色。

    她受伤了!

    “怎么搞的?”

    浓密剑眉拧成一个川字,雷谨晫拿下她的脚,声音是他一贯的肃冷,然而,他的表情,他的眼神泄露了他的心疼。

    金玉叶抽回脚,“路走多了呗,别吵我,我要睡觉!”

    说话间,金玉叶抽回脚,盖上被子,重新闭上眼睛假寐。

    雷谨晫瞧了她一眼,在床沿坐下,粗粝的手指轻抚着她滑腻的面颊,打着商量道:“咱回家睡?”

    “这么长时间不见,你都不想老子?”

    对于她的冷淡寡情,雷谨晫脸色阴郁,心里憋闷又无奈。

    还是没放心上啊。

    别的女人,若是这么久没和自家男人见面,绝对不是像她这般冷淡吧。

    只有他,每天想她想的发疯,特别是晚上,想的全身都疼。

    金玉叶睁开眼睛,瞧见他阴郁憋闷的表情,碧眸闪过一丝好笑,“二叔,我每天累得要死,哪有时间想你!”

    每天是脱掉一层皮的训练,自从宿舍里那两个女孩淘汰后,她还要练功,要么就是累得趴下,动都不想动。

    想他?

    呵呵,真心没空!

    “没良心的东西!”

    雷谨晫捏了捏她的鼻头,没好气地骂了句,而后兀自上床,掀开她的被子,“老子瞧瞧,还有哪里伤到没?”

    看了眼,除了两只脚绑着绷带,手掌上有些皮外伤外,其他都还好。

    心里微松,掖好她的被角,他连同被子一起将她搂进怀里,脸颊蹭着她的,“下次当心点!”

    金玉叶没接他的话,也没去矫情费劲儿的推开他,任由他抱着。

    没多久,金成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进来,远远地便闻到一股浓郁的羊肉香。

    “先吃碗面条将就下,晚上不宜吃太多!”

    金玉叶肚子确实有点饿了,也不和他客气,接过来便开吃。

    卧室里,两个男人,一个女人,只听见吸面条的嗖嗖声,那气氛,怎么看怎么怪异。

    金玉叶也是个淡定帝,她吃她的,怪异的气氛好似完全不影响她的食欲。

    终于,一碗面条见底,连同汤汁,金玉叶也一起喝了。

    金成睿接过她手中的碗,看向雷谨晫,挑眉,“还不准备滚,老子这里可没你的床!”

    雷谨晫不鸟他,看向金玉叶,“咱回家!”

    “妈的,老子是让你滚!”

    金成睿怒目而视,心里一百个不痛快,因为她特殊的身体,这几个月都是他在帮她,两人僵冷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一点,这个雷老二却要来横插一杠。卧室里,亮着一盏橘色的壁灯,灯光柔和,透着丝丝暖色。

    大床上,两男一女。

    女人睡容安然恬静,而男人……

    咳咳!

    正在眉目传怒,眼神厮杀!

    “下去!”

    当然,这是属于霸道强势惯了的雷大首长。

    金成睿挑了挑眉,无声地用眼神示意,“老子的床!”

    雷谨晫不甘示弱,俯身在金玉叶眉心极其轻柔地吻了吻,意思很明显——

    “老子的女人!”

    金成睿无声地嗤笑,他合着眼,装作没有看到他宣誓一般的得瑟眼神。

    他的房子,他的床,他的女人,要他下去?

    妈的,没天理了。

    在金成睿心里,不管金玉叶怎么想,但他却认定了,这辈子,她是他的女人,唯一的女人。

    雷谨晫瞧着他那样子,憋闷得不行,心里低咒了一声,他抬起脚,绕过中间的女人,毫不留情地踹了下去。

    他说过,若是他们没那层血缘关系,他认了,大不了公平竞争。

    因为谁都有喜欢一个人的权利。

    可是,有着那层关系,他说什么也不允许,他虽然不拘小节,不在乎一些世俗,却也没有开明到这种地步,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心尖儿上的女人。

    他不会让别人有攻击伤害她的机会。

    ‘乱伦’这俩个字眼太沉重,他不会让她背。

    至于他自己,虽然也存在某些伦理问题,但他这是可以解决的,且只要她点头首肯,他也有信心去解决。

    他坚持要她,就不会让那些外在问题干扰她。

    而金成睿不能,他的问题,永远横陈在他们之间,没有解决的途径,就像他说的,想要解决,除非——

    回炉重造!

    另外,她是他的女人,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女人与别个男人纠缠不休,他也不例外。

    金成睿眸色微冷,极快地闪开,同时也毫不犹豫地踹了回去。

    咚咚咚——

    两个人,你来我往,小心翼翼地避开中间的女人,被子里面的脚就这样交锋起来,且动静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金玉叶不是猪,此时,就算她睡得再沉,也被旁边两个堪称幼稚行为的男人给吵醒了。

    秀眉微微蹙起,当然,两个正在进行腿上会晤的男人并没有瞧见。

    更绝的是,丫的,这两人从始至终都是闭着眼睛——

    装死!

    额角滑下三条黑线,金玉叶嘴角抽了抽,抬起那只没有伤到脚,极快地一边一脚。

    咚!咚!

    左右两个没有防备的男人,被她不留情面地给踹到了床底下。

    怔愣!

    愕然!

    接着便是窘迫,脸黑!

    金玉叶瞧着他们两人一系列的表情变化,潋滟的唇勾了勾,碧眸闪过一丝戏谑。

    “二叔,四叔,你们要玩也别当着我的面儿,隔壁有床,去那里继续吧,随你们怎么激烈,想弄什么动作都没问题!”

    “咳咳,既然醒了,我去帮你弄吃的!”

    金成睿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起来,第一时间遁走。

    雷谨晫在金玉叶面前,一向是没脸没皮的,他从地上起来,拍了拍手,面无异色地重新钻进暖暖的被窝,然而——

    视线下移,看着地抵在他胸前的脚,心,猛地抽紧。

    不是在乎她的阻拦,而是那只裹着纱布的脚。

    雪白的纱布上,渗出了点点殷红,那是血的颜色。

    她受伤了!

    “怎么搞的?”

    浓密剑眉拧成一个川字,雷谨晫拿下她的脚,声音是他一贯的肃冷,然而,他的表情,他的眼神泄露了他的心疼。

    金玉叶抽回脚,“路走多了呗,别吵我,我要睡觉!”

    说话间,金玉叶抽回脚,盖上被子,重新闭上眼睛假寐。

    雷谨晫瞧了她一眼,在床沿坐下,粗粝的手指轻抚着她滑腻的面颊,打着商量道:“咱回家睡?”

    “这么长时间不见,你都不想老子?”

    对于她的冷淡寡情,雷谨晫脸色阴郁,心里憋闷又无奈。

    还是没放心上啊。

    别的女人,若是这么久没和自家男人见面,绝对不是像她这般冷淡吧。

    只有他,每天想她想的发疯,特别是晚上,想的全身都疼。

    金玉叶睁开眼睛,瞧见他阴郁憋闷的表情,碧眸闪过一丝好笑,“二叔,我每天累得要死,哪有时间想你!”

    每天是脱掉一层皮的训练,自从宿舍里那两个女孩淘汰后,她还要练功,要么就是累得趴下,动都不想动。

    想他?

    呵呵,真心没空!

    “没良心的东西!”

    雷谨晫捏了捏她的鼻头,没好气地骂了句,而后兀自上床,掀开她的被子,“老子瞧瞧,还有哪里伤到没?”

    看了眼,除了两只脚绑着绷带,手掌上有些皮外伤外,其他都还好。

    心里微松,掖好她的被角,他连同被子一起将她搂进怀里,脸颊蹭着她的,“下次当心点!”

    金玉叶没接他的话,也没去矫情费劲儿的推开他,任由他抱着。

    没多久,金成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进来,远远地便闻到一股浓郁的羊肉香。

    “先吃碗面条将就下,晚上不宜吃太多!”

    金玉叶肚子确实有点饿了,也不和他客气,接过来便开吃。

    卧室里,两个男人,一个女人,只听见吸面条的嗖嗖声,那气氛,怎么看怎么怪异。

    金玉叶也是个淡定帝,她吃她的,怪异的气氛好似完全不影响她的食欲。

    终于,一碗面条见底,连同汤汁,金玉叶也一起喝了。

    金成睿接过她手中的碗,看向雷谨晫,挑眉,“还不准备滚,老子这里可没你的床!”

    雷谨晫不鸟他,看向金玉叶,“咱回家!”

    “妈的,老子是让你滚!”

    金成睿怒目而视,心里一百个不痛快,因为她特殊的身体,这几个月都是他在帮她,两人僵冷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一点,这个雷老二却要来横插一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