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第289章 三人(1)

    不算宽敞的机舱里,金玉叶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静心调息着那股在体内乱窜的气流。

    此时她脸上的油彩已经洗去,过多的内力透支和疲惫,使她那张精致脸颊惨白如纸,本是玫瑰色艳丽的红唇,这会儿也变成了灰白色。

    金成睿拿过医药箱,将她的脚抬起,放自个儿腿上,小心翼翼地脱掉她的鞋。

    果真如他所料。

    雪白的绷带,已经变成了红色。

    “教……”

    “训练结束了!”

    金成睿绷着一张脸,冷冷的打断她的话,出口的声音暗哑干涩。

    金玉叶勾唇笑了笑,无所谓地改口道:“四叔,既然你解开了,就帮我擦擦这个吧!”

    说话间,她不知从哪儿舀出一个小玻璃瓶出来,里面装着碧绿色的膏状物体,显然,是让他抹伤口上的。

    金成睿没说话,接过药膏,帮她重新清理了伤口后,他拧开盖子,指尖舀出一点,极其轻柔地涂抹在伤处,那小心翼翼地动作,实在让人难以看出,他是一个铁血无情,心狠手毒的魔鬼教官。

    弄好了一切,他并没有帮她穿上鞋,而是任由她的脚搁在腿上,用军装轻轻地裹着,好似裹着一件稀世珍宝一般,那么地小心翼翼。

    金玉叶太累,也没去在乎这些,闭着眼睛假寐,没多久,便已经陷入了梦乡。

    十二月的天,冷空气侵袭,直升机抵达101部队军用机场的时候,外面正飘着星星点点的雪花儿。

    金成睿并没有叫醒她,拿了件军大衣一裹,直接将她打横抱了下去。

    许是金玉叶太累,许是他的动作太轻柔,总之,金玉叶她没有醒过来,安静而乖顺地被他抱在怀里。

    外面,新兵老兵,已有不少人候在那里,看到这一幕,皆都瞠大了眼。

    这里有的人是知道他们叔侄关系的,只是这三个月来,金成睿在面对金玉叶的时候,完全没有表现得一丝一毫的特殊。

    她的训练不比他们少,平时两人见面,也完全是教官与学员,看不出两人有多亲近。

    所以,这会儿才给他们带来这么大的视觉冲击。

    当然,鉴于金玉叶受伤,再加上两人的叔侄关系,他们也并没有多想,叔叔照顾侄女,这很正常。

    金成睿目不斜视,冷冷交代了杨副教几句,便抱着人向卫生所走去。

    这一觉金玉叶睡得时间很长,等她醒来的时侯,是第二天早上了。

    身体得到休息,精神气儿好了不少,那脸色已经没有昨天那样苍白,棱唇也恢复了丝丝血色。

    考核结束,便是宣布最终结果的时候。

    昨天还飘着小小雪花的天空,今天骄阳暖融,训练场上,二十几号人,肃然而立,紧张而期待地等待他们的最终结果。

    于他们而言,这次的结果,关乎到他们以后的军旅生涯。

    “立正!”

    “向右看,齐!”

    “向前,看!”

    “稍息!”

    整齐一致的动作,严肃刚正的表情,一举一动,皆都透着军人本色。

    三个月,将一群懵懂浮夸的少年,打造成不输于任何一个老兵的团队,恐怕也只有被称为金牌教官的金成睿能做到了。

    严谨铁血,狠辣无情,是他的代名词。

    操练起兵来,那是毫不含糊,再孬再纨绔的人,在他铁血毒辣的魔鬼训练下,也会被磨去棱角,剔去刺头儿。

    金成睿背着手上前,他背脊永远都是那么挺直,军绿色的军装加身,迎着似火骄阳,那棱角分明的面容,那肃冷威严的气势,一切都是那样完美。

    “三个月的考核,已经结束,这三个月来,你们付出了汗水,付出了心血,当然,取得的成绩,也相当不错。”

    “不过,名额有限,我们会根据考核的综合成绩,择优录取,大家的成绩都是一目了然,全程公开,是没有什么掺假走后门之说,能被录取的,凭的都是真本事,真才能。”

    “现在有请国防大学副校长,中央军政委副书记杨军少将公布此次录取名单!”

    “全体敬礼!”

    “稍息!”

    抑扬顿挫,浩气凛然的一段开场白结束,金成睿完成任务,退后一步。

    一个面容严肃威严的中年男人上前,抬手回了一礼,这才有条不稳的打开文件夹,“同志们好,现在我宣布,XX年国防大学特招人员名单如下:编号007,名扬高中B班金玉叶,编号042,名扬高中A班安锰,编号071,裕华高中A班程刚,编号064,实验高中B班郝明,编号053,名扬高中B班夏奕!”

    最后一个名字落地,夏奕那颗提到嗓子眼上的心终于安放了下来,不知不觉,短短的两分钟的时间,他的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

    他看向一旁的女人,正好对上她看过来的眼睛,那双碧眸深邃迷人,里面漾着丝丝暖色,就如一条漾着碧波的河流,悄然流进他的心田,助长了他心间那颗名为“爱”的种子。

    她是他的女神,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她,他已经忘了,只知道,是她点亮了他无趣孤寂的生活,他的人生,因为有她,而变得色彩斑斓。

    “从这一刻起,你们已经是一名解放军军人,要遵从纪律,听从上级的指挥,为国为民……”

    各位领导一系列的军人思想理念灌输,这个讲几十分钟,那个讲几十分钟,待一切结束,已是几个小时后的事了。

    下午,其他人分别被送走,而他们五个人,则是直接被送进了国防大学校领导办公室。

    由国防大学校长为他们颁发总参臂章,肩章,所有的一切资料正式入档。

    同时,根据他们自身条件,才能和填写的志愿相结合,对他们所要学习的专业做了全方位的分配和安排,着重培养。

    毫无疑问的,金玉叶和安锰被分配到指挥专业,而夏奕和另外几人则是非指挥专业,也就是工程技术这片领域。

    后面又是一番冗长的政治思想教育,接着,便由各专业教导员分别带他们去熟悉以后的学习场所,了解主要课程和作息。不算宽敞的机舱里,金玉叶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静心调息着那股在体内乱窜的气流。

    此时她脸上的油彩已经洗去,过多的内力透支和疲惫,使她那张精致脸颊惨白如纸,本是玫瑰色艳丽的红唇,这会儿也变成了灰白色。

    金成睿拿过医药箱,将她的脚抬起,放自个儿腿上,小心翼翼地脱掉她的鞋。

    果真如他所料。

    雪白的绷带,已经变成了红色。

    “教……”

    “训练结束了!”

    金成睿绷着一张脸,冷冷的打断她的话,出口的声音暗哑干涩。

    金玉叶勾唇笑了笑,无所谓地改口道:“四叔,既然你解开了,就帮我擦擦这个吧!”

    说话间,她不知从哪儿舀出一个小玻璃瓶出来,里面装着碧绿色的膏状物体,显然,是让他抹伤口上的。

    金成睿没说话,接过药膏,帮她重新清理了伤口后,他拧开盖子,指尖舀出一点,极其轻柔地涂抹在伤处,那小心翼翼地动作,实在让人难以看出,他是一个铁血无情,心狠手毒的魔鬼教官。

    弄好了一切,他并没有帮她穿上鞋,而是任由她的脚搁在腿上,用军装轻轻地裹着,好似裹着一件稀世珍宝一般,那么地小心翼翼。

    金玉叶太累,也没去在乎这些,闭着眼睛假寐,没多久,便已经陷入了梦乡。

    十二月的天,冷空气侵袭,直升机抵达101部队军用机场的时候,外面正飘着星星点点的雪花儿。

    金成睿并没有叫醒她,拿了件军大衣一裹,直接将她打横抱了下去。

    许是金玉叶太累,许是他的动作太轻柔,总之,金玉叶她没有醒过来,安静而乖顺地被他抱在怀里。

    外面,新兵老兵,已有不少人候在那里,看到这一幕,皆都瞠大了眼。

    这里有的人是知道他们叔侄关系的,只是这三个月来,金成睿在面对金玉叶的时候,完全没有表现得一丝一毫的特殊。

    她的训练不比他们少,平时两人见面,也完全是教官与学员,看不出两人有多亲近。

    所以,这会儿才给他们带来这么大的视觉冲击。

    当然,鉴于金玉叶受伤,再加上两人的叔侄关系,他们也并没有多想,叔叔照顾侄女,这很正常。

    金成睿目不斜视,冷冷交代了杨副教几句,便抱着人向卫生所走去。

    这一觉金玉叶睡得时间很长,等她醒来的时侯,是第二天早上了。

    身体得到休息,精神气儿好了不少,那脸色已经没有昨天那样苍白,棱唇也恢复了丝丝血色。

    考核结束,便是宣布最终结果的时候。

    昨天还飘着小小雪花的天空,今天骄阳暖融,训练场上,二十几号人,肃然而立,紧张而期待地等待他们的最终结果。

    于他们而言,这次的结果,关乎到他们以后的军旅生涯。

    “立正!”

    “向右看,齐!”

    “向前,看!”

    “稍息!”

    整齐一致的动作,严肃刚正的表情,一举一动,皆都透着军人本色。

    三个月,将一群懵懂浮夸的少年,打造成不输于任何一个老兵的团队,恐怕也只有被称为金牌教官的金成睿能做到了。

    严谨铁血,狠辣无情,是他的代名词。

    操练起兵来,那是毫不含糊,再孬再纨绔的人,在他铁血毒辣的魔鬼训练下,也会被磨去棱角,剔去刺头儿。

    金成睿背着手上前,他背脊永远都是那么挺直,军绿色的军装加身,迎着似火骄阳,那棱角分明的面容,那肃冷威严的气势,一切都是那样完美。

    “三个月的考核,已经结束,这三个月来,你们付出了汗水,付出了心血,当然,取得的成绩,也相当不错。”

    “不过,名额有限,我们会根据考核的综合成绩,择优录取,大家的成绩都是一目了然,全程公开,是没有什么掺假走后门之说,能被录取的,凭的都是真本事,真才能。”

    “现在有请国防大学副校长,中央军政委副书记杨军少将公布此次录取名单!”

    “全体敬礼!”

    “稍息!”

    抑扬顿挫,浩气凛然的一段开场白结束,金成睿完成任务,退后一步。

    一个面容严肃威严的中年男人上前,抬手回了一礼,这才有条不稳的打开文件夹,“同志们好,现在我宣布,XX年国防大学特招人员名单如下:编号007,名扬高中B班金玉叶,编号042,名扬高中A班安锰,编号071,裕华高中A班程刚,编号064,实验高中B班郝明,编号053,名扬高中B班夏奕!”

    最后一个名字落地,夏奕那颗提到嗓子眼上的心终于安放了下来,不知不觉,短短的两分钟的时间,他的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

    他看向一旁的女人,正好对上她看过来的眼睛,那双碧眸深邃迷人,里面漾着丝丝暖色,就如一条漾着碧波的河流,悄然流进他的心田,助长了他心间那颗名为“爱”的种子。

    她是他的女神,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她,他已经忘了,只知道,是她点亮了他无趣孤寂的生活,他的人生,因为有她,而变得色彩斑斓。

    “从这一刻起,你们已经是一名解放军军人,要遵从纪律,听从上级的指挥,为国为民……”

    各位领导一系列的军人思想理念灌输,这个讲几十分钟,那个讲几十分钟,待一切结束,已是几个小时后的事了。

    下午,其他人分别被送走,而他们五个人,则是直接被送进了国防大学校领导办公室。

    由国防大学校长为他们颁发总参臂章,肩章,所有的一切资料正式入档。

    同时,根据他们自身条件,才能和填写的志愿相结合,对他们所要学习的专业做了全方位的分配和安排,着重培养。

    毫无疑问的,金玉叶和安锰被分配到指挥专业,而夏奕和另外几人则是非指挥专业,也就是工程技术这片领域。

    后面又是一番冗长的政治思想教育,接着,便由各专业教导员分别带他们去熟悉以后的学习场所,了解主要课程和作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