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第286章 无耻下流无下限(2)

    所以,她的战术,依旧是选择逐个击破。

    “收到!”

    由064引路,随着痕迹,金玉叶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军绿色声音,绑匪的衣服和他们不一样,所以,很好人,显然,这个就是出来捡干柴的绑匪。

    十米以外的距离,二人脚步顿住,金玉叶找了个绝佳的狙击点,趴下身子,在枪口装上灭音器,瞄准,扣动扳机。

    嗤——

    子弹直逼眉心,顿时散发出一阵蓝色的烟雾。

    空包弹,军事演习上惯用的子弹,五米之外,不会有伤人的威力。

    第一目标,阵亡!

    “卧槽!”

    那人低咒一声,一把丢下干柴,取下帽子,在原地坐了下来。

    金玉叶现身,拿下他的传讯器,如她所料,刚才他的那声咒骂传到了其他几人的耳里。

    “小杨子,什么情况?”

    “妈的,被蛇咬了,快过来帮一把!”

    出口的,显然是刚才阵亡之人的声音。

    她不怕他出声,就怕他不出声,不然,她还模仿不出他的声音来。

    那人显然很吃惊,眼睛瞠得大大的,而064早已见怪不怪,很自觉地去解他的武器和背囊,当然,绑匪毙命,肩章是不能取的。

    一样的方法,金玉叶扒了那人的衣服,将他拖到一边,不过这次倒是没有绑他,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没多久,人来了。

    看到靠在树上,低着头没半分动静的队友,心下一惊,“操,小杨子,怎么样?不会是挂了吧?”

    说话间,来人已经走近,正想去掀帽子,看他的脸色,然而,手还未触到帽子,刚才还一动不动的人突然一个猛扑,将他扑倒在地的同时,耳朵里的传讯器也被拽了下来。

    “妈的,小杨子你丫的玩叛变!”

    来人遭到埋伏,一边和金玉叶过招,一边出声怒骂,显然,他以为刚才阵亡的小杨子受人威胁,所以才将他给骗过来的。

    “操,老子嗝毙了,叛变个毛!”

    听到他的话,不远处的丛林里传出一个比他还愤怒郁闷的声音。

    “呵,老兄,他还没机会叛变呢!”

    金玉叶笑着戏谑,出口的声音,显然与刚才那人一样。

    对面之人怔了怔,金玉叶趁他怔愣之际,眸色一厉,趁机一个横扫腿。

    咚——

    在体力与内力的全开的情况下,人高马大的男人果断倒地了。

    金玉叶长腿一抬,一脚踩在他的背脊上,阻止他想要一跃而起的身子,“老兄,投降不?”

    这次出口的,是她原本的声音,娇娇媚媚的,显得无害的紧。从声音上听来,别人很难相信,这么一个娇气的软妹子,居然强悍如斯。

    “哼,军人就没有投降一说!”

    金玉叶额角黑线,抚了抚额,无语道:“老兄,你现在是绑匪,可以放下你军人的骨气!”

    “咳咳,绑匪也是有骨气的,死也不降!”

    显然,这个绑匪骨气硬啊。

    金玉叶唇角微弯,笑意掺了一抹冷色,“得,那就死吧!”

    话声落,嗤的一声,如刚才一样,一阵蓝烟笼罩。

    呃,就这样杀了?

    分数也不是这样浪费的吧!

    躲在暗处的064看着她雷厉风行的狠辣手段,心里无声地诽腹着。

    咳咳……咳咳……

    “靠,你教官没教过你,近距离开枪会伤人吗?”

    背部的疼痛让那人愤怒出声,同时也被蓝色烟雾呛得猛咳。

    金玉叶笑,“老兄,是你自己求死的,难道我还要跑到五米之外,再对你开枪?丫的,你以为我傻啊!”

    “你……”

    “死人是没权利说话,064,动手,扒衣服,连内裤一起扒了!”

    “呃,是!”

    064汗颜不已,不过仍是缴了他的装备,开始扒那人的衣服来,当然,他也没忘记她的交代——

    扒内裤。

    “操,狗崽子,给老子住手!”

    “妈的,哪里来的混蛋,喂,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

    那人见064真扒他内裤,便涨红着一张脸,冲着两人骂骂咧咧的。

    “闭嘴,你妈的,一个死人,穿内裤做什么?”

    金玉叶枪杆子霸气地往他嘴里一塞,眼神瞟了一眼他身下,那人脸都成了绛紫色,看到她的眼神,手下意识地去遮下身。

    “嗤,小的跟条毛毛虫似的,遮个屁啊!”

    那人又气又怒,外加泪流满面,他现在是明白了,丫的,这女人是在惩罚他不投降呢。

    解决了两个,此时,天已经渐渐陷入灰暗,后面,金玉叶和064穿着那两人的衣服,回了扎营的地方。

    黑麻麻的天,也看不清脸。

    “怎么回事啊这是?”

    “妈的,被蛇咬了,老子进去帮他瞧瞧!”

    金玉叶转身的片刻,悄声对夏奕下了狙杀命令,便扶着人进了帐篷,里面一个人质外加一个守卫,见到他们进去,那人关心道:“老五,小杨子咋样?”

    “嗝毙了!”

    戏谑的三个字从金玉叶口中吐出,当然,出口的是那个叫老五的人的声音。

    “呃,不会吧!”

    那人惊愣,弯下身去,想要揭开遮住‘小杨子’半张脸的帽子,然而,下一秒,一个冰冷的铁质物体直抵他的后脑勺,同时,外面传来一声枪响。

    “007,目标已击杀,完毕!”

    传讯器里,传来夏奕欢快的声音,金玉叶唇角一扬,“007收到,完毕!”

    “老兄,只剩你最后一个了,投降还是受死?”

    “死也不……”

    “哦,对了,这是你同伴的的,死人想必也没穿内裤的必要,所以,我给他扒了,本以为可以一饱眼福,没想到他那玩意儿像条毛毛虫似的,又短又小!”

    所以,我给他扒了,像毛毛虫似的又短又小?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让人背脊发寒,心尖儿发颤,嘴角各种抽搐。

    那人看着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内裤,额角冒出一滴冷汗,“呃,我投降!”

    操他么的,这是哪里来的女人?

    太他么的无耻下流了,他绝对不要被扒内裤!

    第二战,成功解救人质,绑匪三死一降,不算满堂彩,但也算不错,毕竟只要成功救出人质,自己人无牺牲状况,便已经算是胜利了。

    最后一个问题,向集合地A51高地进攻。

    这个时候,想要绕过那条河走过去,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就算不眠不休走一个晚上,明天早上九点,他们也到不了。

    站在河边上,除了对金玉叶全身心信任的夏奕,其他两人都有点愁。

    “007,你不会是打算游过去吧?”

    021挠着头,看着眼前宽广的河流,语气有些不确定道。

    毕竟这两天,这女人的举动,几乎将他们雷得外焦内嫩,他很怀疑,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

    “嗯,游过去!”

    话落,她遂先转身向不远处的竹林走过去,“快过来干活!”

    所谓的干活,就是削竹子。

    此次考核装备中,每人身上都有一把极为锋利的瑞士军刀,削几颗半大不小的竹子,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

    一整个晚上,如金玉叶所言,他们很忙也很累,专门削竹子,竹根削断一半,然后用军用绳索绑住竹尖部分,往下拉,竹子也就断了。

    四个人,那是越干越带劲,谁也没有丝毫怠惰偷懒。

    凌晨三点,十八颗较粗的竹子全部清理了枝头,只剩下竹竿,金玉叶将几人的绳子拿了出来,另外他们从绑匪的背囊里也搜刮了不少的绳子。

    其余三人,这时候才算真正明白,她要做什么了。

    凌晨五点,一个简易牢固的竹筏出炉,同时,一行人也踏上了归途。

    这条河极宽,几乎都不能称之为河了,四个人轮流撑筏,越是到后面,几人的疲态也就越明显,再加上手掌基本都被磨伤了,所以,撑竿的时候特别痛。

    站在竹筏前,金玉叶看了眼腕上的军用表,秀眉蹙了蹙,七点,还有两个小时,上了岸,他们还有一段山路要走,时间上,已然有些紧迫。

    “我来!”

    金玉叶上前,就想夏奕手中的撑竿。

    夏奕当然是不让的,“别,你……手伤了!”

    “你不也伤了嘛!”

    “我皮厚,你……”

    “别废话,再不快点,要迟到了!”

    金玉叶强势抢过,运功于手臂,一竿下去,竹筏的速度,快了不止一星半点儿。

    其余两人心下惊奇,皆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只有夏奕看着她冒汗的额角和越来越苍白的唇色,心下抽疼着。

    他一把夺下064手中的竿,咬牙使劲全力,和她一起撑着。

    在金玉叶的过度透支内力的情况下,早上八点,他们终于上了岸。

    然而,金玉叶的脸色已经不能用苍白来形容了,不过,她脸上画着油彩,倒是看不出来什么,只是那张玫瑰色艳红的唇瓣,这会儿已经是毫无血色。

    “叶子,你……别吓我!”

    脚下一个踉跄,一旁的夏奕吓得心尖儿一颤,手脚利落地将她扶住。

    “来,我背你!”

    金玉叶深吸了一口子气,调节了一下呼吸和胸腔内那股乱窜的气流,“不用,给我抓紧时间走,还有十分钟,必须要到!”所以,她的战术,依旧是选择逐个击破。

    “收到!”

    由064引路,随着痕迹,金玉叶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军绿色声音,绑匪的衣服和他们不一样,所以,很好人,显然,这个就是出来捡干柴的绑匪。

    十米以外的距离,二人脚步顿住,金玉叶找了个绝佳的狙击点,趴下身子,在枪口装上灭音器,瞄准,扣动扳机。

    嗤——

    子弹直逼眉心,顿时散发出一阵蓝色的烟雾。

    空包弹,军事演习上惯用的子弹,五米之外,不会有伤人的威力。

    第一目标,阵亡!

    “卧槽!”

    那人低咒一声,一把丢下干柴,取下帽子,在原地坐了下来。

    金玉叶现身,拿下他的传讯器,如她所料,刚才他的那声咒骂传到了其他几人的耳里。

    “小杨子,什么情况?”

    “妈的,被蛇咬了,快过来帮一把!”

    出口的,显然是刚才阵亡之人的声音。

    她不怕他出声,就怕他不出声,不然,她还模仿不出他的声音来。

    那人显然很吃惊,眼睛瞠得大大的,而064早已见怪不怪,很自觉地去解他的武器和背囊,当然,绑匪毙命,肩章是不能取的。

    一样的方法,金玉叶扒了那人的衣服,将他拖到一边,不过这次倒是没有绑他,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没多久,人来了。

    看到靠在树上,低着头没半分动静的队友,心下一惊,“操,小杨子,怎么样?不会是挂了吧?”

    说话间,来人已经走近,正想去掀帽子,看他的脸色,然而,手还未触到帽子,刚才还一动不动的人突然一个猛扑,将他扑倒在地的同时,耳朵里的传讯器也被拽了下来。

    “妈的,小杨子你丫的玩叛变!”

    来人遭到埋伏,一边和金玉叶过招,一边出声怒骂,显然,他以为刚才阵亡的小杨子受人威胁,所以才将他给骗过来的。

    “操,老子嗝毙了,叛变个毛!”

    听到他的话,不远处的丛林里传出一个比他还愤怒郁闷的声音。

    “呵,老兄,他还没机会叛变呢!”

    金玉叶笑着戏谑,出口的声音,显然与刚才那人一样。

    对面之人怔了怔,金玉叶趁他怔愣之际,眸色一厉,趁机一个横扫腿。

    咚——

    在体力与内力的全开的情况下,人高马大的男人果断倒地了。

    金玉叶长腿一抬,一脚踩在他的背脊上,阻止他想要一跃而起的身子,“老兄,投降不?”

    这次出口的,是她原本的声音,娇娇媚媚的,显得无害的紧。从声音上听来,别人很难相信,这么一个娇气的软妹子,居然强悍如斯。

    “哼,军人就没有投降一说!”

    金玉叶额角黑线,抚了抚额,无语道:“老兄,你现在是绑匪,可以放下你军人的骨气!”

    “咳咳,绑匪也是有骨气的,死也不降!”

    显然,这个绑匪骨气硬啊。

    金玉叶唇角微弯,笑意掺了一抹冷色,“得,那就死吧!”

    话声落,嗤的一声,如刚才一样,一阵蓝烟笼罩。

    呃,就这样杀了?

    分数也不是这样浪费的吧!

    躲在暗处的064看着她雷厉风行的狠辣手段,心里无声地诽腹着。

    咳咳……咳咳……

    “靠,你教官没教过你,近距离开枪会伤人吗?”

    背部的疼痛让那人愤怒出声,同时也被蓝色烟雾呛得猛咳。

    金玉叶笑,“老兄,是你自己求死的,难道我还要跑到五米之外,再对你开枪?丫的,你以为我傻啊!”

    “你……”

    “死人是没权利说话,064,动手,扒衣服,连内裤一起扒了!”

    “呃,是!”

    064汗颜不已,不过仍是缴了他的装备,开始扒那人的衣服来,当然,他也没忘记她的交代——

    扒内裤。

    “操,狗崽子,给老子住手!”

    “妈的,哪里来的混蛋,喂,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

    那人见064真扒他内裤,便涨红着一张脸,冲着两人骂骂咧咧的。

    “闭嘴,你妈的,一个死人,穿内裤做什么?”

    金玉叶枪杆子霸气地往他嘴里一塞,眼神瞟了一眼他身下,那人脸都成了绛紫色,看到她的眼神,手下意识地去遮下身。

    “嗤,小的跟条毛毛虫似的,遮个屁啊!”

    那人又气又怒,外加泪流满面,他现在是明白了,丫的,这女人是在惩罚他不投降呢。

    解决了两个,此时,天已经渐渐陷入灰暗,后面,金玉叶和064穿着那两人的衣服,回了扎营的地方。

    黑麻麻的天,也看不清脸。

    “怎么回事啊这是?”

    “妈的,被蛇咬了,老子进去帮他瞧瞧!”

    金玉叶转身的片刻,悄声对夏奕下了狙杀命令,便扶着人进了帐篷,里面一个人质外加一个守卫,见到他们进去,那人关心道:“老五,小杨子咋样?”

    “嗝毙了!”

    戏谑的三个字从金玉叶口中吐出,当然,出口的是那个叫老五的人的声音。

    “呃,不会吧!”

    那人惊愣,弯下身去,想要揭开遮住‘小杨子’半张脸的帽子,然而,下一秒,一个冰冷的铁质物体直抵他的后脑勺,同时,外面传来一声枪响。

    “007,目标已击杀,完毕!”

    传讯器里,传来夏奕欢快的声音,金玉叶唇角一扬,“007收到,完毕!”

    “老兄,只剩你最后一个了,投降还是受死?”

    “死也不……”

    “哦,对了,这是你同伴的的,死人想必也没穿内裤的必要,所以,我给他扒了,本以为可以一饱眼福,没想到他那玩意儿像条毛毛虫似的,又短又小!”

    所以,我给他扒了,像毛毛虫似的又短又小?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让人背脊发寒,心尖儿发颤,嘴角各种抽搐。

    那人看着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内裤,额角冒出一滴冷汗,“呃,我投降!”

    操他么的,这是哪里来的女人?

    太他么的无耻下流了,他绝对不要被扒内裤!

    第二战,成功解救人质,绑匪三死一降,不算满堂彩,但也算不错,毕竟只要成功救出人质,自己人无牺牲状况,便已经算是胜利了。

    最后一个问题,向集合地A51高地进攻。

    这个时候,想要绕过那条河走过去,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就算不眠不休走一个晚上,明天早上九点,他们也到不了。

    站在河边上,除了对金玉叶全身心信任的夏奕,其他两人都有点愁。

    “007,你不会是打算游过去吧?”

    021挠着头,看着眼前宽广的河流,语气有些不确定道。

    毕竟这两天,这女人的举动,几乎将他们雷得外焦内嫩,他很怀疑,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

    “嗯,游过去!”

    话落,她遂先转身向不远处的竹林走过去,“快过来干活!”

    所谓的干活,就是削竹子。

    此次考核装备中,每人身上都有一把极为锋利的瑞士军刀,削几颗半大不小的竹子,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

    一整个晚上,如金玉叶所言,他们很忙也很累,专门削竹子,竹根削断一半,然后用军用绳索绑住竹尖部分,往下拉,竹子也就断了。

    四个人,那是越干越带劲,谁也没有丝毫怠惰偷懒。

    凌晨三点,十八颗较粗的竹子全部清理了枝头,只剩下竹竿,金玉叶将几人的绳子拿了出来,另外他们从绑匪的背囊里也搜刮了不少的绳子。

    其余三人,这时候才算真正明白,她要做什么了。

    凌晨五点,一个简易牢固的竹筏出炉,同时,一行人也踏上了归途。

    这条河极宽,几乎都不能称之为河了,四个人轮流撑筏,越是到后面,几人的疲态也就越明显,再加上手掌基本都被磨伤了,所以,撑竿的时候特别痛。

    站在竹筏前,金玉叶看了眼腕上的军用表,秀眉蹙了蹙,七点,还有两个小时,上了岸,他们还有一段山路要走,时间上,已然有些紧迫。

    “我来!”

    金玉叶上前,就想夏奕手中的撑竿。

    夏奕当然是不让的,“别,你……手伤了!”

    “你不也伤了嘛!”

    “我皮厚,你……”

    “别废话,再不快点,要迟到了!”

    金玉叶强势抢过,运功于手臂,一竿下去,竹筏的速度,快了不止一星半点儿。

    其余两人心下惊奇,皆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只有夏奕看着她冒汗的额角和越来越苍白的唇色,心下抽疼着。

    他一把夺下064手中的竿,咬牙使劲全力,和她一起撑着。

    在金玉叶的过度透支内力的情况下,早上八点,他们终于上了岸。

    然而,金玉叶的脸色已经不能用苍白来形容了,不过,她脸上画着油彩,倒是看不出来什么,只是那张玫瑰色艳红的唇瓣,这会儿已经是毫无血色。

    “叶子,你……别吓我!”

    脚下一个踉跄,一旁的夏奕吓得心尖儿一颤,手脚利落地将她扶住。

    “来,我背你!”

    金玉叶深吸了一口子气,调节了一下呼吸和胸腔内那股乱窜的气流,“不用,给我抓紧时间走,还有十分钟,必须要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