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第278章 正大光明的男人(2)

    两小姑娘见她如此,也不好再说什么,没多久便躺床上午休了。

    叩叩叩——

    一阵叩门声传来,东北妹子的床距离门近,刚躺下的她便起床,认命地去开门,看到门口的刘东,利索地行了一个军礼,“刘少尉,您有事?”

    刘东回她一礼,眼神冲里面瞧了瞧,小姑娘立即明白过来,“您找007吧,她正发烧呢,您来了正好!”

    因为上次和金玉艳的吵架,两小姑娘都知道金玉叶和金成睿的关系,而刘东是金成睿的司机,他找她,也就代表着她们教官有找。

    刘东一听这话,可了不得!

    也不去理会其他,赶紧地进了宿舍,“007,快起来,去医疗室!”

    妈啊,这姑奶奶生病了,教官可得心疼死。

    “007,起来啊!”

    刘东见她不理,心里那叫一个急啊,咳咳!当然,他是替他家教官急。

    金玉叶还是不理。

    “007,……”

    “滚出去,吵死了!”

    这次理了,可是刘东想撞墙,说实在的,对这位,他心里还是有点发憷的。

    正当他准备找人求救时,一转身,看到身后的脸色苍白的男人,愣了愣,刚想说话,却被他的眼神制止。

    而那两个小姑娘,看到莫名其妙闯进她们宿舍的亦是呆怔了,主要是,她们看到他肩膀上那两杠三星的军章。

    上校啊!

    上校居然跑她们宿舍来了,这叫她们怎么不惊讶?

    雷谨晫无视她们的眼神,兀自爬上床,连着被子干脆利落地将裹成蚕蛹一般的女人给抱了起来。

    嘶——

    抽气声来自两小姑娘。

    乖乖,这007到底是什么来头?

    教官是她叔叔,现在这个上校大人又屈尊降贵,亲自抱她,有这么强大的背景,她还那么不要命地训练个屁啊?

    “刘东,你他么的胆子……”

    金玉叶以为是刘东胆大包天,拉开蒙在头上的被子,待看到那张苍白冷峻的脸时,话声戛然而止。

    揉了揉犯疼的脑袋,“是你啊,怎么过来了?”

    看着她迷离水雾的碧眸和潮红的面颊,雷谨晫喉咙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一样,涩涩的,薄唇翕动了下,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首长,快带她去医疗室!”

    刘东这会儿也不犯二了,看着露出被子的那张红得不正常的精致脸庞,连忙出声提醒。

    雷谨晫抱着她的手臂收紧再收紧,那力道,恨不得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良久,他闭了闭眼,再睁开,眼里透着一股豁出去一切的决然,“告诉你教官,人老子带走了!”

    “二叔,……”

    “别多想,先养好身子再说!”

    他当然知道她在顾忌什么,以他的身份,这点后门他还是可以开的。

    他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男人,那些规矩、原则,与自己喜欢的女人比起来,孰轻孰重,他心中自有掂量。

    雷谨晫抱着人出了宿舍,现在正值午休,不少人在宿舍楼里,看到这一幕,皆都讶异愕然,议论声不断。

    “靠,上校诶,好威风,好牛逼!”

    “他抱的人应该是007吧!”

    “什么叫应该,本来就是,没看到他从601宿舍出来的吗?”

    “哎,真不知道这007是什么身份!”

    “嘿,我听说她是市长千金,雷家的准孙媳妇儿呢,不知真的假的?”

    “嚯,那么牛逼的后台,又那么强的本事,她还考核个屁啊!”

    金玉叶这会儿头实在是昏沉得厉害,四肢乏力,她也没劲儿去挣扎,甚至连话都不想说,任由他抱着,至于去哪里,她也没心思去管了。

    妈的,身体底子终究是太弱,不管她怎么调养,怎么锻炼,一旦病起来,那是来势汹汹。

    这边,夏奕心里一直提着,这会儿到议论声,连忙跑出宿舍。

    看到她被人抱着,心里担心地要命,他蹬蹬地跑下楼,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他们面前,也不待喘息平复,便急急地问,“叶……呼哈,叶子,你……怎么样?”

    “生病了,让开,我带她去看医生!”

    “雷老二,你他么的脑残还是怎么着,等你带她出去,她脑子都给烧坏了!”

    夏奕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身后便传来一个阴寒气怒的声音。

    下一秒,雷谨晫怀里的人易主,一下子被金成睿夺了去。

    雷谨晫双腿微不可察觉地颤了颤,胸前处一阵气血翻涌,一股腥甜直冲喉咙,却被他强硬咽了下去。

    他额角渗着一滴滴冷汗,脸色苍白得不像话,看着空空的手,他握紧了拳,咚地一声,有力的拳头砸在一旁的墙壁上。

    “首长!”

    吴良惊呼一声,上前将他扶住,“回医院吧,您身子骨还没好呢,这里有金教照看着,不会有事的!”

    “老子的女人,为什么要别人照看!”

    冷冷地丢下这句话,雷谨晫便去追赶着金成睿的步伐。

    而听到这句话的夏奕却是愣在原地,他耳朵里什么都听不到,就只有雷谨晫那句“老子的女人!”

    而这也是雷谨晫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毫无顾忌的承认,金玉叶是他的女人。

    医疗室里,金玉叶这会儿正在挂水,高烧到四十度,情况危急,各种降温方法轮番上阵,折腾了两个小时,温度总算是降了下来。

    后面,金成睿是不能长时间留在这里的,他将刘东给在这里照顾着,雷谨晫一直守在病床边上,看着她被折腾得苍白的脸蛋儿,心疼的不行。

    看着她这样,他宁愿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他自己,身体上的疼痛可以忍,然而这种心尖儿上的疼痛,就像是拿着一把刀子削着他的心头肉一般,痛得难以忍受。

    下午四点左右,金玉叶醒过来了,退了烧,身体也在那么难受,她一睁眼,看到的便是脸色比他还难看的雷谨晫,秀眉蹙了蹙,“二叔,你不好好养伤,来这儿做什么?”

    丫的,别让她的内力给白耗了才好。

    雷谨晫没说话,粗粝的手指拂开她额前的碎发,动作怜惜而轻柔。

    沉静了片刻,他俯身在她唇上印下温柔虔诚一吻,“小狐狸,和钧桀解除婚约,让我做你男人,光明正大的男人,可以无所顾忌地宠你、护你、爱你,照顾你的男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