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第273章 暗夜潜出——上错车(1)

    你二叔想见你!

    一句话,说的金玉叶莫名其妙。

    丫的,他要见他,还需要他这个老子来通传吗?

    然而,下一秒。

    她想到刚才那压抑的气氛和他哀痛的背影,心里突地一紧。

    不会她来个什么危在旦夕,或是挂了吧!

    “爷爷,二叔他想见我?这话我怎么……”

    心里情绪波动,面上却是不显山不露水,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

    这雷战,绝对是个琢磨不透的人物,而她对于看不懂的人,一向是存保留态度。

    雷战看着她懵懂不知的样子,心里叹气,看来这丫头是不知道那孽子的龌龊心思了。

    若是让她知道,她那二叔正想着她,非她不娶,她以后要怎么面对他们雷家?面对钧桀?

    罢了罢了,那小子能不能挺过这一关,还是一个未知数。

    闭了闭眼,再睁开,精锐的老眸闪过一丝令人看不懂的情绪。

    想到某些事,他也不再顾忌那么多,“叶丫头,你二叔他……心悦于你,这会儿受了重伤,需要手术,不过手术风险很大,存活率只有百分之十,所以,手术之时,他想要你陪着他,不然不进手术室。”

    靠!

    还真给她猜中了。

    那个强悍的一个人,居然也会受伤?

    心下有些惶然,面上却仍是一副吃惊和为难状,“爷爷,二叔他……,可是你也知道,考核期间,我是不能离开特训营的!”

    金成睿面无表情地坐在那儿,对于他们的交谈,不予任何反应。

    雷战锐利的眸子精光灼灼,“叶丫头,你还年轻,凭你的本事,进不进国防都一样会有出息,你二叔情况甚危,能不能挺过这一关,还是个问号!”

    顿了顿,他话锋一转,“当然,虽然你唤我一声爷爷,但我老头子也不能勉强你什么,若是不愿,你就当我没说过,说到底,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话摆在那里,很明显,若是出去看他,那么,这次的特招考核,便与她无缘了。

    去还是不去?

    选择权在她手上。

    只是,为何她感觉,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雷战的心思,她一向都摸不准,他给她的感觉,很复杂,虽然对她虽然慈眉善目的,但是她知道,这只是上位者的一种表象,他真正的心思,是不会轻易透露的。

    心思翻转,金玉叶最后抬首,碧眸直视于他。

    “爷爷,出不出息,我倒是不在意,不过,进国防,一直是我的愿望,我和我哥哥感情一向很好,我想要踏着他的足迹走一圈,加以延续他的存在,至于二叔,您劝他尽快手术吧,在不耽误考核的情况下,我会陪钧桀一起去看望他的!”

    一段话,亦是不动声色,张弛有度。

    去看他?

    可以!

    前提是,她的考核不能撤消,她知道,雷战有这个能力帮她打点好。

    至于雷钧桀,她如今是他的未婚妻,陪他去看叔叔,理所应当。

    雷战挑了挑眉,尽管神色不变,可是那双紧蹙的眉,却是不自觉地松动了一些,“既然这样,那我老头子就不耽误你了,你就当我今天没来过,以后该怎样就怎样,别将我的话放在心上!”

    金玉叶一直注意着他,见他松了眉,碧眸微深。

    呵,好家伙,看来还真是一个套。

    雷战离开了,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两叔侄,金成睿把玩着手中的笔,眸色复杂地看着她,“真不去瞧瞧?”

    金玉叶兀自到了一杯水,喝了一口,“去什么,真要去了,后面我也就可以不用考了!”

    金成睿并不笨,听她的话,眸色微闪,“你是说……”

    “老头子,试探我来着呢!”

    她不说,金成睿也想通了。

    以她的能力再加上她哥哥的影响,她以后进特战营是一定的。

    而雷老二是特战营的老大,以后两人可谓是朝夕相处,雷老二对她有心思,显然也没瞒着雷战,而以雷家的声望,他又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这是来试探她对雷老二的态度。

    在他看来,一个巴掌拍不响,若是她对雷老二没那心思,他也就不稍稍放心了。

    然而,他却是不知道,这丫头成精了,对他亦是留了个心眼儿。

    这不,合情合理的一段话,就将他给打发了。

    “你不担心他?毕竟,他受伤的事,雷老头并没有骗你!”

    其实这事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影响她训练,没说而已,听说伤的确实挺重,至于重到什么程度,他就不得而知了。

    “雷老头还有心情来试探我,想来是死不了,走,练靶去!”

    金成睿看着她的背影,眸色复杂,同时心里也升起一股淡淡的伤。

    风一般的女人,风过,无痕,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让让她为之驻足?

    军区医院。

    顶楼的特殊病房,雷战双手端着军帽,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憔悴的男人,眸色莫晦高深。

    这是他的儿子,同时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儿子,他天生就是当兵的料,在军队里,在战场上他可以横扫六合,军人该有的铁血霸气,冷戾干脆他一样不少。

    他以为他会一直这样下去,越走越高,然而却没想到,一向被认为冷心无情的他,儿女情长起来,是那么的不顾一切。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她不会来,所以,你可以死心了,明天准备手术!”

    病床上的人没说话,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雷战看着毫无反应的他,心里又是一阵伤痛,摇了摇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啥也不说,就走了。

    病床上的雷谨晫见他离开,眼珠子转动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显而易见的伤痛。

    其实这个结果,他已经料到了,只是当事实摆在眼前,心里那股窒闷几乎将他溺毙。

    嘟嘟嘟——

    一阵警报声传来,刚出门的雷战心下一凛,坐在病房门口休息椅上的夏元琼亦是紧张地站起来,“阿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