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第263章 小狐狸,今晚回去(1)

    咔嚓——

    推开招待室的门,出现在金玉叶面前的,是一抹挺拔高大的军绿色背影。

    得!

    不用脑子想,她也知道是谁了。

    “007报到,首长好!”

    收腹,挺背,敬礼,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这就是军人!

    父子也好,夫妻也罢,无论是什么样的关系,穿上军装后,那就是军人。

    军纪,军威,军礼,一样都不能少。

    雷谨晫眼神从窗户上移开,转过身子,灼亮的眸子微眯,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

    高挑的身材,笔挺的身姿,一袭女式作训服,腰间束着皮腰带,那不赢一握的纤细腰肢便凸显出来。

    头发扎成一个简洁干练的马尾辫,带着军帽,白皙精致的面容依旧白皙水嫩,并没有因为严苛的训练而像别人一样,晒得跟黑炭似的。

    说实话,这样的一身着装,没有礼服的贵气,没有裙子的飘逸,也没有那些时尚衣服的靓丽,然而,穿在她身上,给人一种分外妖娆的感觉。

    瞧那腿,那腰,那胸,腿长,腰细,胸挺,完美的身材比例,妖娆中透着一股精练飒爽,当真是个惑人的妖精。

    “首长,找我有事?”

    金玉叶见他直盯着她瞧,心里暗骂一句“色胚”,面上却不动声色。

    雷谨晫不着痕迹地收回眼神,踱步至她面前,粗粝的指尖挑起她的下颚,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娇艳水润的红唇,“还不错,有点兵的样子!”

    金玉叶唇角勾了勾,笑意明艳而妖娆,碧眸波光流转,“可是你没首长的样子!”

    亲昵地捏了捏她的鼻头,“小骚狐狸,埋汰老子!”

    既然他都不讲究了,金玉叶也不和他客气,兀自移步在沙发上坐下,“说吧,什么事儿!”

    别怀疑,那绝对不是军人的坐姿,那慵懒的姿态,邪肆的表情,与刚才正经八百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雷谨晫锋利的薄唇微不可察觉地勾起一抹弧度,移步在她身边坐下,“若是让你去拍电影,奥斯卡金像奖除了你,谁人敢拿?”

    妈的,这个女人,天生就是演戏的高手,不论是什么角色扮演,她都能演的很好。

    “得了,既然没事,我闪了,还要训练!”

    说着,她从沙发上起身,准备离开,然而,刚走两步,手被人猛地一扯,同时腰间多了一只铁臂。

    “做……唔……”

    以吻封缄有没有?

    久违的香软触感,令雷谨晫心神一漾,抬手合上她微睁的碧眸,舌尖极其细致地描绘着她的唇形,时而轻舔,时而吸允,时而轻咬,极尽温柔之能事。

    一番缱绻逗弄之后,随之而来的是狂肆凶猛的进攻。

    手掌托住她的后脑,有力的舌尖强势地撬开她的贝齿,在那片充满芬芳蜜液的领地里,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扫荡。

    势头凶猛而狂野。

    呵,这才是雷大禽兽!

    强势而霸道。

    丫的,她刚才还以为半个多月不见,这厮转性了!

    对于遵守她规矩的男人,金玉叶也从不扭捏矫情,情绪上来了,亦是热情地回应着他。

    她身上携带诡秘又变态的蛊毒,身子比一般女人都要敏感,在性这方面,可以说,只要她身体精力允许,那绝对是喂不饱的。

    更何况,雷谨晫可以说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又经常与她欢好,身上的蛊对他有依赖性,除了携带母蛊的南壡景和第一次喂血的四叔,她的身子,对他亦是没多大抵抗力。

    另外,如果她没记错,今天十五。

    想必,这厮也是为这事来的。

    果然——

    “小狐狸,今晚回去,嗯?”

    火热冗长的深吻即罢,雷谨晫双手捧着她的脸颊,额头抵着她的,唇瓣有一下没一下触着她的唇,神情充满了眷恋与浓情。

    金玉叶平复了下呼吸,“二叔,傻了吧,现在我的人身自由可是被限制了!”

    虽然他们这支特训营是一支特殊的新兵营,与正规部队不同,但是里面的纪律绝对不比正规部队松容,甚至比他们更苛刻,三个月考核训练没满,可是不准出101部队的。

    “只要你四叔点头,老子就可以处理!”

    虽然他军衔和官衔比他高,但两人的领域不同,这次的特殊考核训练,军党委交由他全权负责,见人,他没话说,但要带走,若是没个合理的理由,话说不过去。

    更何况,他并不认为,他会将她交给他。

    金玉叶碧眸邪气盎然,“你的意思是,要我去引诱他!”

    “放屁!”

    “嗯?”

    挑了挑略带英气的秀美,金玉叶就这样看着他。

    雷谨晫冷峻的脸庞面无表情,可那双灼亮的眸子却闪过一丝懊恼,“这事你去说,效果比老子好!”

    尽管他不想承认,可是,不得不说,她的话比他更有效。

    这种地方,权?他压不住他。

    毕竟她现在是他的兵,为期三个月的训练,就算倒了,病了,那也必须得在部队的卫生医疗队里,只有被淘汰的或是主动弃权的,才能出去。

    强抢?

    他还没那么蠢。

    操,有求于人的感觉真他么的不好。

    那个人还是金成睿。

    他的情敌。

    求的还是将他也稀罕的女人带走,他会答应,那不是白日做梦吗?

    据他了解,金成睿可还没那么好心。

    金玉叶从他腿上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服,“我不搞特殊,你有本事,就将我带出去,不行,就自个儿打手枪去!”

    话落,她敬了一个军礼,转身便走。

    “妈的,那你晚上怎么办?”

    金玉叶转身,妖冶的唇角勾起一抹邪肆轻浮的笑意,“这种地方,最不缺地就是男人!”

    雷谨晫俊脸一黑,“少给老子瞎搞!”

    回到射击训练场,远远地就听到一阵掌声传来,金玉叶归队才知道,原来安锰竟然也打了十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