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第239章 黑心的雷老二,发狂的金老四(2)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犯贱,找虐,贴上来的不要,偏偏去要一个不稀罕他的。

    他以为他的容忍和放飞能让她有丝丝眷恋,却没想到,她还是打破了他的底线。

    对,他的底线!

    没有任何一个正常男人,能接受得了自己放心尖儿上捧着的女人和别个男人上床。

    他雷谨晫,没这么大度!

    叩叩叩——

    包间里的门被叩响,须臾,郝经理推开门进来,语气歉然道:“抱歉,二爷,桀少,这明哲出了每个月十五会过来外,其余时间基本不过来!”

    “嘶,怎么回事儿这是?”

    “桀少,这我也不太清楚,金四少吩咐的!”

    十五?

    雷谨晫脑子里有什么东西闪过,只是太快,他没来得及抓住头绪,沉吟了半响,一直不发一语地男人开口了。

    “联系他,让他过来!”

    郝经理有些为难,这两叔侄,不用想他也知道,找明哲不会有什么好事。

    “快啊,愣着做什么?”

    雷钧桀一向霸王惯了,那脾气是说来就来的。

    “是,我这就去联系看看!”

    半个小时的时间,包间里的门再一次被推开了,进来依旧是郝经理,身后跟着他们要找的人——

    明哲。

    明哲依旧是那副样子,白白净净的,身上穿了件半新不旧的T恤衫和洗的泛白的牛仔裤,显然是刚刚赶过来,没有换这里统一的制服。

    “二爷,桀少,这就是明哲!”

    雷谨晫和雷钧桀两人上次是见过明哲的,所以这会儿也不陌生。

    看着眼前白白净净的男人,雷谨晫锐利的寒眸犹如两支冰箭一般,明哲在他强大冷戾的气场压迫下,背脊有些湿汗。

    妈啊,这男人,他什么都不用做,光一个眼神就能起到威慑作用。

    只是,他们找他做什么?

    难道是因为昨晚。

    想到昨晚,明哲有些头疼。

    昨晚两人进了酒店,他谨记郝经理的话,不碰那女孩,就一直在浴室磨磨蹭蹭的,等他出浴室,那女孩也睡着了。

    后面他小心翼翼地在另外半边床上躺着,没多久就睡死了过去,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清楚,不过,他知道,两人是没发生什么的。

    早上醒来在,头晕眼花的,而且手也不知道咋伤了,而那女孩,留了一沓红毛毛,也不见人影。

    明哲心思翻转,这边雷钧桀晃动着手中酒杯,猩红的液体在晶亮的杯子内一圈圈晕染开来。

    嘭——

    手中的杯子猛地砸在明哲的脚下,猩红的酒渍溅到他白色的帆布球鞋上。

    包间里,因这一砸,气氛越发的沉闷冷寂。

    “明哲?”

    雷钧桀重新倒了一杯酒,嘴里无意识地咀嚼着这个名字,少顷,他抬起眼来,邪肆的桃花眼直视着他,“呵呵,你知不知道金玉叶是本少的未婚妻?”

    明哲闻言,苦笑了一下,“桀少,我知道的,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家里困难,承蒙金小姐照拂,她……”

    “她,你碰了?”

    没容明哲说完,那头雷谨晫仰头,一大口酒下肚,抿紧的唇吐出几个字儿来,语气是一贯的肃冷,让人听不出喜怒。

    “二爷,明哲他有分寸的,应该……”

    “老子没问你!”

    得,郝经理闭嘴了。

    明哲心里有些紧张,不过也不怪他,一般常人任谁在某大首长那强悍的气场压迫下,想必都会紧张。

    “没,我们什么都没做!”

    “呵,这就奇了,孤男寡女,一个嫖客,一个鸭子,一起上酒店开房,不上床,难道盖被纯聊天?妈的,不是扯谈吗?”

    明哲沉默,那一句鸭子,让他脸色白了白,觉得自个儿特别地脏。

    尽管还没有伺候过什么女人,可他出卖自己的身体,这是不争的事实,他永远也摆脱不了这一段灰暗的日子。

    明哲的话,不知两叔侄到底是信了没,不过,雷谨晫并没有过多地为难他。

    他心里憋闷,就想过来喝几杯,会见他,也只是想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值得她舍他而来找他。

    见了之后,给他的唯一感觉就是干净,其余的,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不过,听到他说两人什么都没做之后,他是有些相信了的,只是心里有了另一层疑问。

    十五?

    如果他没记错,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十五,而那天在车上,她的反常,也是十五,昨天,依旧是十五,金家老四特意强调明哲十五过来帝豪——

    难道十五这个日子,有什么特殊不成?

    不得不说,雷谨晫是敏锐的,他的脑子就像是一台精密仪器,事情连贯,融通,他得到一个诡异的答——

    每个月的农历十五,她需要男人!

    当然,这个猜测,他还需要向一个人求证。

    她本人?

    他就不指望了她会告诉他了。

    不过,帮她安排男人的金老四,一定知道。

    事情想通之后,当天晚上,雷大首长做了一个决定,连夜去了金成睿目前所在的青灵市。

    电话上,他未必会说,他只有亲自跑一趟。

    不然,这事会折腾得他发疯不可。

    八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舒爽的晚风吹拂着脑袋,心里的那股怒气被吹散了不少。

    车子抵达青灵市郊区103部队训练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堂,火红的太阳高挂空中,空气中透着一股清晨才有的湿气,训练营里面响起了士兵操练的声音和洪亮高亢的歌声。

    递了证件,验证了身份,某大首长被人十分恭敬地请了进去。

    金成睿接到消息时,正在寒着脸训人,一个通讯士兵上前进了个礼后,覆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神色有片刻的怔愣。

    正了正身上的军装,金成睿交代了身边的副教官几句,阔步向不远处的办公楼走去。

    招待室里,里面旅长正在招待着,汇报着这边的情况。

    雷谨晫一身威武军装,面容肃冷,威严,尽管一宿没睡,却仍不见半分疲态,那身姿挺拔,气势凛然。

    金成睿进来,冷冽的黑眸在旅长身上停留了片刻,打了招呼,眼神便转向一旁的雷谨晫,抬手进了一个军礼,“首长!”

    不管私底下,两人关系如何,不过在部队里,他官级比他高,该有的礼他还是要行的。

    雷谨晫亦是回他一礼,两人寒暄了几句场面上的客套话,一旁的旅长知道他们有话要谈,便识相地离开了,同时还带上了招待室的门。

    “找我有事儿?”

    金成睿喝了一口勤务兵送来的茶水,直接开门见山。

    同雷谨晫一样,在明知道自己喜欢的女人跟别个男人好了,这个人还是自己兄弟的时候,他也没这么大度地去热情相待。

    “她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为何每个月农历十五……”

    雷谨晫也是个干脆利落的男人,拐弯抹角那一套不适合他们军人。

    不过,他这话问的也是有技巧的,可以称之为套话吧,因为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他并不确定。

    金成睿怔了怔,手中的茶水一抖,洒到手上而不自知。

    少顷,他不着痕迹的放下茶杯,语气淡然冷漠道:“什么怎么回事?你想说什么?”

    显然,金成睿也不是一个好套话的主儿!

    雷谨晫灼亮锐利的眸子灼亮锐利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他神色更加肃冷了,“你连男人都帮她安排好,还需要我来说?”

    “她出了什么事儿?”

    听到他那话,金成睿有些沉不住气了,所谓关心则乱,想必就是这样的。

    雷谨晫没说话,一双精锐的寒眸直直盯着他。

    金成睿闭了闭眼,心都揪成一团了,那种揪心之痛,让他喉咙哽了又哽。

    良久,他开口,声音透着一丝暗哑与涩然,“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每个月十五,她需要男人,或者干净男人的血,明哲是她选的,符合她的条件!”

    “你说她吸血?”

    一向天他下来都面不改色的雷谨晫这会儿难掩震惊,毕竟这样光怪陆离的诡异事情,他从未听说过,而且这人还牵扯到他喜欢的女人。

    “对,吸血,怕了?”

    金成睿语气带着浓郁的嘲讽之意。

    雷谨晫冷冷哼了哼,“你觉得老子是个怕事的人?”

    金成睿不置可否,相对于在这里讨论他怕不怕事,他更关心另一件事,“你还没告诉我,她出啥事儿了!”

    雷谨晫起身,帽子一戴,正了正神色,“没什么,你安心操练你的兵,她的事儿,老子会解决!”

    典型的过河拆桥某木有,雷大首长,也学会黑心肝了。

    “我操,滚犊子,你丫的今天不说,老子直接操练你!”

    金成睿气怒了,本就被猫挠一般的心,这会儿更是急躁得不行,这雷老二连夜赶来这里特地问这个,定然是有什么事儿发生。

    雷谨晫突然想到某只小狐狸损他的旁白,冷峻的脸庞难得地扬起一抹兴味的弧度,“老子对你没兴趣,我要操练,也是操练她!”

    金成睿愕然,脑子转过弯来,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后,一双眼,气的猩红。

    “雷老二,你他么的无耻,没听过朋友妻不可戏?”

    雷谨晫挑了挑眉,“妻?我怎么记得,她是你侄女?”

    对于他口中的那个‘妻’字,某大首长心里各种不爽。

    “******的,她还是你侄媳妇!”

    随着这一声气极败坏的话落地,随之而来的,是一个道狠劲的腿风。

    可见金成睿,着实气的不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